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佳人好看如痴醉 惊魂动魄见一羞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767 2018.12.22 22:13

  “我可没给你脱衣,是小姐看你吐了自己一身,臭哄哄的,才帮你把衣衫脱了,我只是把你的臭衣服洗了,所以才给你找了一身老楼主的衣裳,你千万不要认为我和小姐做了什么……事,小姐帮你脱衣裳可是闭着眼的,什么也没……看见……”

  天门雪不怀好意的眼开始直直的瞪视蓝梅,蓝梅扭着脸,又秀气又文静的杏仁小脸由白变粉,由粉变红,由红变羞,贼精的天门雪猜测到这小丫头一定是做了一件害羞的事情,便毒从心来,一本正经道:“昨天夜晚我其实是没醉,我堂堂一个大男人,那点小酒岂能奈何与我,有些人做了什么,嘿嘿,我可是一清二楚。”

  蓝梅急道:“胡扯,你都醉的如烂泥,喊不应,叫不醒,走路抬不起步,身形立不起腰,怎会清楚?吓唬人!”

  “吓唬人?我可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小姐是给我脱衣服的,可另外一个人虽然捂着脸,但眼睛瞪的老大,从手缝里直瞅人家的……”天门雪故意拉长声调。

  “不许……不许……哎呀……人家什么都没看见吗……我……我……我不侍候你啦。”蓝梅生气的跺着脚、翘着小口一副不理天门雪的任性娇态。天门雪一言中的,内心贼一样的偷乐。心中暗暗道,这小妮子乖乖巧巧、伶伶俐俐,能在身边侍候倒是称心如意。闪念一过,立马就想给小妮子来个下马威,便跳起身子要拉蓝梅的胳膊,身子立起,忽觉不妥,但已是单被落下,赤条条风光无限。小丫鬟听得动静一扭脸,天门雪急护那黑黑一片黑林,但己是迟疑半分,羞物全展,一览无遗,小丫头已把昨日偷见的神物又睹的个鲜鲜亮亮,惊魂动魄。

  “啊!”蓝梅先睹后叫再捂眼。看是连贯一体,实质是所有的动作都稍停数秒,而有些物件恰恰是不能多看的,有些物件只需偷瞄一眼便可挑起无限的遐想和罪恶深重的杀戮。蓝梅惊惊诧诧的一声羞叫,把经过杀场洗礼、死亡锤炼的玉笛公子也吓的惊慌失措,急急忙又把身子伸进了布衾。一顿,见蓝梅还捂着脸儿,便就急忙忙把蓝梅送来的衣裳拽过来,三下五除二的慌里慌张穿戴利索,这才轻移到蓝梅身侧轻柔说:“蓝梅姐姐,我可不是故意的,你……你反正都瞧清楚了,我……”

  蓝梅亮开脸,一下子捂上了天门雪的嘴,嘴里连珠炮叫:“不许你说,不许你说,不许你说。”天门雪被蓝梅捂个正着,话也说不出来,便一把拽到了蓝梅的衣袖,往自己怀里一览,蓝梅便趁势扑入了天门雪的胸膛之上。美女入怀,香气扑鼻,心潮起伏,如痴如醉,啊,啊啊,这真是一个千金不换的日子,身边美女香软醉人,闺房空气沁人心脾,室外轻风细语,宁静了流年,温柔了心田。

  爱,就这样蔓延,爱你,是如此甜蜜!一个眼神传递爱的默契,一个微笑让心有灵犀;一句话语表达情意,一个拥抱感受浪漫甜蜜;彼此爱护,彼此珍惜,爱情是幸福的港湾,爱情是永远不离不弃。谁说爱情是狗屎,谁说爱情是脑残,谁说爱情像头驴,头戴绿帽还牛逼。爱可以苦苦甜甜,虽有幸福,亦含辛酸;爱可以思念漫漫,清风相依,白云相伴;爱可以平平凡凡,不求海枯,不等石烂;爱可以简简单单,有你有我,便是浪漫。爱是真诚,无需遮遮掩掩;爱是勇敢,无需兢兢战战;爱你大声喊:我爱你哟!爱情不是驴,恋爱的男人才是驴,而且千真万确是蠢驴。

  天门雪没有一点爱情的感觉,他觉得天下的女人都是老婆,见一个占一个,不占白不占,占了也白占,今天占了今天有,明天不占他人占。

  天门雪怎么啦?翩翩公子郎应该被爱情软化的没有骨头,应该对爱情忠诚的没有灵魂,应该对爱情渴望的割腕自尽,应该让爱情的流液淹死残喘的生命,应该为了爱情掐死贫穷的双亲,应该为了爱情出卖人格和尊严,应该为了爱情……爱情是什么?爱情是被所谓的爱人踹倒三脚还要虔诚真诚忠诚的磕头感谢那只脚,就像占了天底下最大便宜,例如我们做梦都爱的撒尿儿儿、什么航航(对不起,确实忘了那玩意的姓名)之类的白脸哥哥。

  为了不在感慨,就只好让天门雪与蓝梅分开,巧的巧,二人一分开,赵莹莹就迈进了门槛,满面春光的道:“是我父亲的旧衣,不知是否合身?”天门雪道:“不合身也的穿,又不能穿你的衣衫。”赵莹莹白楞一眼,道:“你要觉得合适,你就穿吧,反正你也不出门,那柜子里衣裳倒是多的很。”天门雪不好意思的笑了,道:“开个玩笑,你倒当真了。”赵莹莹噗嗤乐了起来。

  三人又嘻嘻哈哈一阵,把龙虎盟的威胁忘得一干二净了。

  赵莹莹还想着一件事,便瞄着天门雪道:“有件事天哥哥别忘了?”

  天门雪不知所以然,便迷茫的瞧着赵莹莹。

  赵莹莹调皮的用指头点了一下天门雪的鼻子道:“就知你要耍赖,我们昨夜打的赌,一夜过后就忘啦?”

  天门雪脸绷的像石头,严肃道:“本公子从不食言,可昨夜我没有醉呀!”

  “什么?”赵莹莹立马着急了,急切道:“你还没醉?你都不知道天南地北了,吐了自己一身,连衣裳都脱不得,你自己怎么睡的觉都不清楚,还说没醉,也太耍赖了吧。”

  天门雪镇定自若、从容不迫,哈哈笑道:“小生是肯定没醉的,我记得清清楚楚,上床脱衣都是我自己所为。”

  赵莹莹杏眼圆睁,柳眉倒竖,粉面带煞,嗔怒道:“明明是我们扶你上床脱衣……”

  天门雪打断道:“是你给我脱的衣衫吗?”

  赵莹莹一怔,嗫嗫嚅嚅道:“是……是……是蓝梅帮你脱得……”声音渐底,怒气渐消,底气不足。

  蓝梅与天门雪瞬间对视了两眼,蓝梅偷偷掩笑,天门雪贼眉鼠眼的乱翻眼皮。

  赵莹莹转视蓝梅道:“蓝梅,是你帮他脱的衣服是不是?”

  蓝梅低声下气,委委屈屈,勉强道:“是。”转而大声道:“我……我可什么没有看。”

  赵莹莹有理气也壮,强词说:“听到没,嘴硬不算赢,醉了就是醉了,打翻把不算英雄好汉,大男人昨天可说过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天门雪被赵莹莹一阵抢白,无言以对,只好缴械投降,乖乖的道:“唉,关云长也有马失前蹄的时候,既是输,便任凭赵楼主发落吧。”

  赵莹莹得意洋洋,满面春风洋溢,双瞳剪水,明亮动人,却言语温和道:“承认输了就行,本楼主要你记得你欠我一次罚,什么时候罚你?怎样罚你?本楼主还没想好,想好了再给你说。”

  天门雪无奈道:“想不到赵楼主赵大侠赵小姐乃是酒醉豪杰,小生败的心服,但凭发落就是。”一转脸又道:“不过今天小生要去做一件事情,要罚就等我回来在罚吧。”

  赵莹莹疑问道:“什么事如此着急?”

  天门雪道:“红丫儿伤情虽有好转,但内伤已入肺腑,有一神秘人指点迷津,只有到续魂谷求得良药才可治的痊愈,而且还必须在一月之内治疗,今日距月余只有数天了,须立刻动身前往,方可在月内救治。”

  赵莹莹沉思半刻道:“也是,你闯进赵家楼本也是为红丫儿治病而来,不想却发生了极大的变故。即如此,我就陪你们去一趟续魂谷。”

  天门雪摇摇头道:“不可,龙虎盟情况难以预测,你要离开,便无人可敌冷飞豹了,我只与红丫儿前去,只要顺利到达续魂谷,万事便可解决,你与梅寒梅、屠茹英在此保护好赵家楼,那冷飞豹对赵家楼的背叛绝不会轻易放过,须谨慎提防,万不可大意。”

  赵莹莹暗暗思忖,觉得有理,也就不在挣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