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白脸哥哥是喜欢爱情还是眉情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024 2018.11.05 15:41

  天门雪亦展开“遁流驾”之轻功,在鞭绡之隙错展身影。只见白影飞渡,如幻如雾;黄衣腾滚,若霞若辉。此时天门雪一声朗吟:“如意金鞭不过如此,今日小爷要施展神功,取你性命,看招吧。”话未说完,天门雪悠然一碾身影,让开吴文杰击出的一招“金龙绞尾”,半空中一招“云遮日月”直击下来,吴文杰速感铺天盖地的白影向自己撞来,手中金鞭毫无招可发。此时天门雪双掌交错,使出无影绵掌中的一招“击桃取核”,金鞭如意吴文杰大叫一声,被震飞五丈之外,只感五腑六肺翻腾,哇哇两声吐出两口鲜血。

  “三村主……三爷……”黄衣人众一齐向前去搀扶吴文杰。

  天门雪手弹衣衫,彬彬而言:“本公子不想杀你,只想给个教训,也让你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金鞭如意吴文杰手扶胸口,目含怨毒之光:“老夫技不如人,今日栽倒在你手下,来日定报此恨。”

  “哈哈。老鬼想要报仇,只管找我梅寒梅。只怕你以后没有机会。”

  “我三杰村也会记住你这丫头。”

  “哈哈。别说三杰村,就是你们龙虎盟的人都找我天门雪算帐,小爷照样奉陪。”

  “哼哼……哼哼……那来的无知小辈,竟出狂言,藐视我龙虎盟之威。”话未说完,忽有三人现身当场。

  天门雪望去,只见一人身穿中灰长袍,面如秋霜,细长的身材,年约五十有零;另一人身着黑绸短衫,下穿青灯裤,面色阴沉,细眉长腮,年约五十七八;后一人是位身着紫红衣裙,高绾凤钗,面若桃花,眉眼飞挑,口如缨杏的女子,年约二十七、八。那女子现身场中后,便目不转睛的直视天门雪,一双媚眼含娇含怨。

  这时,冀北二雄老大皮天彪急忙上前迎接三人:“皮天彪叩见云堡主、闵大侠、红姑娘。”

  身着中灰长袍的人一抡拳道:“皮老弟请了。敢问你家三村主怎样?”

  皮天彪一瞟天门雪道:“禀云堡主,三村主被姓天的小子打伤。”

  原来身着中灰长袍的人竟是云家堡的堡主云中飞。那身着黑绸短衫的细眉长腮的老者乃是云中飞的师兄,袖里乾坤闵志中。那紫衣女子乃是千里飘香红丫儿。此三人正是被云中飞相邀,寻找龙虎盟秘图下落,追踪荀家父子而来。

  云中飞一瞟天门雪,趋身走到吴文杰身前,一抡拳道:“三村主伤势如何?”

  吴文杰牙关紧咬,眉角猛挑:“云堡主放心,我吴文杰还不至于死在这小子之手。”

  云中飞从怀中捣出一粒似紫似墨的东西,送到吴文杰面前道:“三村主,这是我云家的内伤疗药紫龙胆,可暂解伤痛。请三村主服下。”

  吴文杰接过紫龙胆道:“谢云堡主赠药之恩。”说完一张口服下了紫龙胆。

  云中飞回头对着天门雪道:“请问这位少侠尊姓大名。”

  天门雪抱拳道:“小生天门雪。”

  云中飞一惊道:“你是独闯碧月山庄,身藏黑杀令,一招击杀天山银雕申太紫的天门雪。”

  天门雪微微一笑道:“小生岂敢假冒。”

  云中飞一抱拳道:“请问少侠与黑杀令主是个什么称呼?”

  天门雪亦笑道:“小生不认识黑杀令主。”

  云中飞道:“那为何少侠身上有黑杀令?”

  天门雪摇头道:“皆因为是师傅所赠。”

  云中飞紧问道:“少侠师傅可是黑杀令主?”

  天门雪一紧眉头,面呈不悦,道:“小生已经陈述,不认识所谓黑杀令主。”

  云中飞讥笑数声,道:“少侠所讲岂不矛盾,即然黑杀令是你师傅所赠,你师傅必是黑杀令主,你岂有不认识之理哪?”

  天门雪见云中飞讥笑,心中更加不悦,说话便生硬了许多:“小生师傅决不是黑杀令主,至于小生身上的黑杀令,小生正在寻其根源。”

  云中飞轻轻一笑道:“你说你师傅不是黑杀令主,那你师傅是谁哪?”

  天门雪道:“家师姓名恕小生不能告知。”

  云中飞冷哼一声道:“这样解释,你能脱干与黑杀令主之嫌吗?”

  天门雪轻笑道:“小生所做之事皆与他人无干,假如有人硬将小生与他人联系起来,小生又怎能强人所想。”

  云中飞一楞神,方哈哈笑道:“少侠果是人中龙凤,不过少侠可否告知老夫,为何指使雌雄四盗,盗我云家堡的龙虎盟秘图?”说完云中飞直视天门雪。

  此时,梅寒梅上前高声道:“喂,你这人怎不讲道理,天公子是何等人,岂能做那偷鸡摸狗之事。你们这些人有眼无珠,明明是兰马堂高价收买雌雄四盗,盗走了你们的东西,你们确偏偏诬赖是天公子所为,你们这些人动机何在?”

  此时的三杰村的众人中有人道:“你说你们与此事无关,为什么要杀死兰马堂的荀家父子?”

  梅寒梅便脸一怒,道:“荀家父子是一高手所杀,与我们何干?”

  “哟,这位姑娘说的好听,敢问是那一位高手所杀?”此时一直含娇含怨直视天门雪的千里飘香红丫儿,一摆柳腰上前插言道。

  梅寒梅早已瞧见这位风骚媚骨的女人对天门雪的不怀好意,心中的怒气也早想泄出,只是没有找到茬儿。今见女人妖声妖气的对自己而来,怒气更是不打一处出,转眼一瞟红丫儿,不屑道:“别说本姑娘没见到那人,就是见到了,本姑娘也不想告诉那些有眼无珠的人。”

  “唉哟,这小姑娘长得满滋润,说话怎如此蛮横。”红丫儿妖声道。

  “哼,本姑娘说话就这样,你管得着吗?”

  “哈哈,别这么强横,男人可都不喜欢这个样子哟。”

  “你……哼,你自认为妖里妖气就能勾引男人吗?”

  “哟,小姑娘尿布没干就知道吃醋了,我什么时候勾引你的情哥哥啦?”话未说完,红丫儿两只凤眼一瞟天门雪,含媚含娇的淫笑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