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杀个血流遍地 再偷偷溜进赵家楼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095 2018.11.18 16:30

  天门雪冷哼一声,一声龙吟清啸,猛提全身功力,从马背上腾身而起,将轻功发挥到极点,迎着那密集的箭雨,疾朝死士箭奴掠去。此时,玉笛幻化出无数刃波,击落近面射来箭雨,俨如鹰隼穿林,掠波海燕,在箭雨之中来回穿行。

  说时迟,那时快,一连串的惨嚎声夹着数道血箭,直冲云霄一一“啊!场中却已惊变,定神望去,已经十几个死士箭奴的尸体横七竖八的仰仆地上。眼前的情景,直令场上诸人惊心动魄,喘不过气来。

  这一来,冷飞豹更加恼怒,左臂袖箭暗器齐出,右手提足一掌真力,猛劈天门雪的心胸要害。紧跟其后,秋不笑也轮掌朝天门雪扫来。

  天门雪大发神威,展开“遁流驾”轻功,笛掌交错,使出无影绵掌中的“击桃取核”、“雷爆电闪”、“晴天恨海””等招式,只听一阵铮铮之响,被他玉笛震飞十几根枪矛。众人不禁大惊,纷纷退后。天门雪拔身一纵,又跳到一名三杰村村丁的马上,手起掌落,把那村丁劈下坐骑,天门雪此时是专门杀个三杰村村丁给秦不败和吴文杰看的,意在警告三杰村不要逼人太甚。接着天门雪凌空飞起,如隼鹰疾下,再次落到死士箭奴中间,掌拍脚踢,玉笛横扫,所到之处,血光飞溅,尸体横飞。顷刻之间,十多个死士箭奴又命丧黄泉,剩余箭奴心胆俱裂。

  天门雪心里有些悲悯,他并不想那么狠厉的出手,但是冷飞豹的死士箭奴太酷厉了,为了保护红丫儿,他不能不施出轻易不用的无影绵掌。自出道至今,他这是二次使用,无影绵掌是掌中的霸王,若非为了以杀止杀,他真不愿意用这种掌法。

  冷飞豹望着天门雪的弑杀,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么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子,有这么一身骇人的功夫,箭射不中,刀近不了身,他怀疑天门雪不是人,似天神临凡。冷飞豹暗忖怎样对付天门雪,忽然瞅见了远处的那顶绿帷马车,心中不禁窃喜起来,立即向秋不笑暗传秘语,秋不笑便悄悄离开当场,迂回到马车后面去了。

  天门雪万没想到红丫儿会遭人劫持,他本觉的红丫儿的马车离自己不远,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立刻知晓,谁知他斗得性起,不觉间就离马车越来越远,当他忽听后面有人呼救时,已经晚了。天门雪几个起落,赶到马车跟前,那车夫已口鼻流血死亡,红丫儿却人去车空。

  天门雪大惊失色,急忙一个纵身飞跃而起,直如一支疾矢的飞箭,快如猿猴,疾如流星,一道银色弦线,消失在茫茫天空。

  那边冷飞豹大叫道:“快追,决不能让这小子逃了,龙虎盟密图必须从他身上找到踪迹……”

  天门雪追了两个时辰,忽的发现前方有座十分壮观的城堡,方圆足足十里之大,俨然是一座小镇,四面都有高耸的青砖墙围着,壮观的门楼上镌刻着三个金色大字“赵家楼”。

  天门雪一个飞纵,跃上围墙,迅捷在砖墙、房屋和树木间飞檐走壁,轻盈如燕,不露丝毫马脚。

  正是夕阳半遮,天际一片血色殷红,晚霞呈现出各般景象,缤纷落英,绚丽多彩。东侧的天际却隐泛寒光,半月蟾光粉粉闪闪、羞羞答答的透出婀娜俏丽,如万般柔情似水,与那潮红日光东西相映,宛如鲜艳而耀眼的十六七大姑娘的贴身粉红小袄,悬挂在于东西天际,映染的天醉,映染的海醉,映染的鸟醉……

  两色光辉相交相融之际,万物空寂,忽的就有数点彩光划空而入,在赵家楼上空洒出炫丽画面,生出了一片辉煌浩荡之气。

  这是赵家楼在向外界发出的信息,天门雪感觉这里面定有一些事情发生。

  在赵家楼东侧的一处小山峰之上,峰高数百丈,恍若一只利剑。峰顶怪石嶙峋,罡风呼啸,石岩千疮百孔,坚硬无比,泛出淡淡的暗紫色,罡风穿过,带出一阵阵尖利的锐啸,刺人耳鼓。

  此时,一个黑衣裹满全身的人站在那峰顶的绝高之处,丝毫不顾漫天罡风,面朝着西方天际隐现踪迹的余霞,额头天灵玄光隐现,眉宇慧思缜密,赵家楼一览无余。

  黑衣人鹰利的目光注视着赵家楼一个人影的闪动,嘴角里挂着藐视的轻笑。稍瞬,人影飞掠,犹如九天磅礴瀑布,飞流直下,悄然落地后,人影疾速前行。

  一念功夫,天门雪便游刃于赵家楼的内缘,穿越眼下一层层房屋,一道道屏障,一轮轮警觉,一打打杀势,将身形荫庇在真气之内,迅捷向赵家楼中心奔去。

  赵家楼俨然一座军事要塞,四面防城纵横,城墙、城壕、城门戒备森严,城垣有坚固厚实的墙基,上面盖有塔楼,是守卫赵家楼的炮台。

  赵家楼渐渐入夜,黑夜如柒,没有任何的星月引导,天气阴沉的窒息,但天门雪目光锋利,眼前一切晴朗明晰。

  前面出现了一座精雕细琢的青色楼阁,天门雪知道自己已经靠近了赵家楼的主宅,将身形慢了下来。赵家楼到处是家丁守卫,他们有着极高度的警惕性,任何人经过,必须持有通行令牌,否则,格杀勿论。

  天门雪轻轻贴服在房檐之上,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观察各处动静。然后悄悄地沿着楼阁的外围行走,寻找楼阁上的拐角和隐藏之处。最后,他飞跃到一座有六个角顶的建筑物上,这儿好似赵家楼的要务之地。

  “谁?”天门雪刚一稳住脚步,忽的一条人影就出现在了正前方,并猛的发出断喝。

  天门雪暗忖,好厉害的警戒。但天门雪艺高人胆大,自然被发觉,也就顺水推舟的哈哈大笑道:“赵家楼不愧号称武林第一堡垒,有如此戒备森严的防卫,看来连飞鸟也躲不过贵处的巡视。”

  “哈哈,过奖,过奖,惭愧,惭愧,小侠艺高胆大,不请自来,当是江湖中的豪爽英雄,老夫敬小英雄有胆闯赵家楼,请小侠清茶叙谈,可否?”一位六十有余的老者缓缓度出六角阁楼,笑对天门雪邀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