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八章 佝偻老头战和尚 蓝梅得救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3772 2019.01.20 18:53

  夕阳西下,红日西垂,云彩在变幻、在游移,天边的胭脂红逐渐转幻成淡青、淡紫、灰红的颜色碟……乃至仙女的霓裳,在微风中缓缓地曼舞。原野上泛起一层层金色的涟漪,浑圆、橘红的太阳缓缓悠悠地落迸蓝晶晶的山谷,留下一抹苍茫的绚丽,山也转为暗澹,树也黑压下来了,夜幕渐渐笼罩着大地。

  鼎聚升典当行位于城北,而在城东有一座大院,近四丈高的围墙由青石和夯土构成,看起来异常雄伟,隐隐还传出嬉笑和管弦之声。

  虽然天已傍黑,但大街上依旧人来人往。

  一条阴暗的胡同内,一个身穿白色拖地烟笼梅花百水裙少女躲在墙边左右看了几眼,发现没有人之后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少女顺着一条狭窄的小路慢慢往前走了不远,最后发现竟然是个死胡同,就在她准备转身退出去的时候,突然黑暗中一个茅厕里有讲话的声音传出来。

  “听说没有,鼎聚升典当行这几日热闹非凡,竟然有一粒仙丹拍卖……”

  “嘁,什么仙丹?现在江湖上到处都是吹嘘拍马屁的无耻小人,整日不务正业、不学无术,到处寻觅什么灵药仙丹养生长寿,却不知体悟自身,即无修行之德,又无信仰之心,何来长寿之理,若如此,也不过是行尸走肉,狗苟蝇营的畜类吧了!”

  “兄弟所言极是,不过既然他们如此言之凿凿,我等前去看看又何妨,何况如果这仙丹果然神奇,也可以竞拍看看!”

  “但主人让我们好好侍候这两个不僧不道的色鬼,好酒好菜一刻不得耽误,否则,咱兜也兜不起。”

  “唉,咱哥俩都是穷命,只能做个厨子侍候人。”

  “快过去吧,那俩人正喝花酒呢,还等着要好吃的呢。”随后两人出来,顺着胡同往外走去,三转两拐走进一个院子。

  正是那城东的雄伟大院,院子非常宽阔,迎面是一栋两层的高大木楼,楼下插着几根松明火把,二楼还挂着数盏兽皮灯笼,还有叮叮当当的弹拨乐器的声音和谈笑喧哗的声音传出来,在宁静的夜色下透着一股与众不同的热闹。

  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两个男人分坐两旁,其中一个还是个方面大耳的和尚。

  一个木台上,有两个穿着轻衫的女子正在弹琴和瑟,琴声叮叮咚咚,动作优雅,琴声优美,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那和尚不怀好意,眼冒着绿光。

  一会儿上来了两个男人,一个穿着青袍,颌下三缕黑须,相貌风流倜傥,走起路来不带丝毫风声,却是赤练子邢旋;另一个穿着火红的衣裳,墨黑色的长发尽极张扬地散开,一双及其冰冷的瞳子,如剑锋般凌厉,腰间悬着一柄长剑,乃是天鼠岛岛主恶猫赖鼠断魂官何师猫。

  此时,从内房里走出一名白衣男子缓缓走到房间中央,把怀里抱着的用薄纱裹着的一个长形物件放在一张长案之上,然后垂手一旁立下。胖和尚立起身子,咧嘴大笑道:“今天贫僧邀请两位大侠来此品尝一道大餐,二位定会……”四周看了一圈拱手说:“先品品大餐……”

  那白衣人便走到长案前,缓慢的将轻纱剥掉,啊!原来是一副最美最美的神仙图,那神仙仙子脸色满是羞红,身材曼妙,眉如弯月,冰冷孤傲的眼睛仿佛没有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平静,乌黑的头发,散在耳边,耳钻发出幽蓝的光芒。恰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好似那春暖花开,纷芳满园,无一处不是动人心魄。

  神仙少女就这样平静的躺在案几之上,就像上天的一个完美的杰作,俊美的不得不使人暗暗惊叹。

  “道兄,这道大餐也只有善面阴狐这样的老和尚能想出,哈哈哈……老和尚花招翻番,看来是要招兵买马,自己建个东少林寺吧?不过,本岛主想来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何师猫边说边就在这女孩的身上上捏了一把,女孩仿佛没有感觉一样的没有任何反应。

  “大师即让贫道见其尤物,又让何岛主也来,难道要学鼎聚升典当行的竞价拍卖,让我俩竞相抬价,你好从中获利!”赤练子邢旋慢条斯理的怼了一句,好似并不情愿来此。

  何师猫听此急忙对邢旋说道:“道兄,你可不能抢本岛主看上的女人,这尤物正是我练功的引子。”话停又转向胖和尚急切道:“老和尚,这尤物本岛主先订下了,多少钱都买。”何师猫永远把贪恋美色放在第一位。

  此时,胖和尚觉悟心妖狐的奸笑道:“两位施主多心了,贫僧虽然被少林寺赶出了僧门,但贫僧心中有佛,怎敢妄诓他人,今日邀请二位,实是真心实意的与二位交好,这尤物就送何岛主作练功引子……”

  “怎么,我赤练子观小?还是因为我是丧家之犬?“邢旋翻着眼珠抢白觉悟心道。

  “那里,那里!邢老板现在是大红大紫的人物,强于那青城门掌门百倍——”觉悟心笑着赔礼道。

  “青城门掌门都不是熊包,大师认为自己是少林出来的就看不起青城派了?”邢旋得理不饶人。

  正说着,门外有人嚷道:“好玩意要公平竞争,和尚别偏心眼吆。”随着话音从门外进来一人,一身华服,佝偻着背,竟是那有钱的怪异佝偻老头。

  觉悟心吃一惊,上前挡着佝偻老头道:“嗨嗨!老家伙走错门了,这儿是暗香楼,不是鼎聚升典当行。”

  佝偻老头翻着白眼继续嚷嚷:“什么暗香楼,黑香楼,俺老子虽然年纪大些,但功夫不差,大战一个时辰……咳咳咳!当然……当然有点时间长,但俺有银子,有银子就能买时间、买快乐、买……呀!这丫鬟昨天还在俺房里给俺捶背按摩,今儿咋……这丫鬟走错房了。”话未落地,便伸手在神仙身上按起来。

  觉悟心一瞧不妙,一招大擒拿手去抓佝偻老头的右肩。这佝偻老头好似没有看到危险,一双褐皮手快速地在女孩上身连点两个大岤,同时嘴里并不停住:“也,越看越熟悉,是俺花二百两银子买的小丫鬟。哎吆!”脚下一个趔趄,闪过了觉悟心的一招快速擒拿,手却没有离开神仙的身子:“乖乖,起身吧!”一掌拍在神仙仙女的醒学上,神仙仙女忽的坐立起来。就在同时,窗外撞入一人,追风逐电般直奔少女而来,邢旋与何师猫各摆一掌迎上窗外来人,而那来人并不惧怕二人同来的掌力,前行中已使出一招“暴狮甩尾”,一股排山倒海的罡气击向邢旋与何师猫,罡气扫到,人已将神仙仙女用轻纱裹住并旋身把少女掠到了一旁,与此同时,佝偻老头也用一招“柳絮卸雷”将觉悟心的伏虎掌功力卸掉。

  啊!啊!哈哈!

  何师猫与邢旋俱是惊愕异常,而觉悟心侧不温不火的纵笑了两声,道:“阿弥陀佛,原来是老熟人,天公子别来无恙。”觉悟心满面恣意纵横。

  天门雪也没有必要在装作下去,不论怎样说,这觉悟心曾经在危机中帮助过自己,人家客气,就不能跐着脸装牛皮,便也抱拳道:“大师无恙。”

  而此时,窗外进来的人早已气炸胸膛,一声咄嗟叱咤:“贼和尚!少在那儿故做姿态,你不仅是个伤风败俗的贼和尚,原来还是个十恶不赦的坏蛋人贩子,今儿本姑娘就挖出你的双眼,看你再怎样祸害女孩。”

  觉悟心抬眼看清赵莹莹,心里明白是自己偷看了这女孩,并险些失身自己而雷霆大发、恼羞成怒。觉悟心对此已是见怪不怪,知道自己行此恶事,他人咬牙切齿也是应该,便亦是皮笑肉不笑道:“赵姑娘,赵楼主,嘿嘿,洒家虽然胖点,可洒家也是男人,况且,赵姑娘美色绝世,妍姿俏丽……”

  “恶贼!拿命吧!”赵莹莹此时已被觉悟心的满嘴肉麻气的七窍生烟,出招便是七成的真元神力,“天云摧雷”“暴拳袭虎”“龙帝金锤”“金光飞碟”连续四招“暴狮武典”绝学,向觉悟心疾风骤雨般拍去。瞬间,一股股炎热的罡流压的觉悟心体内气血急速流失,不由暗自叫苦,暗思忖这小妮子何来如此神功。而此时除了天门雪知道内情外,何师猫曾经领教过赵莹莹的不经意的一招,而那一招就把何师猫震惊的当时发呆。险象环生之中觉悟心力破千钧的一招“破水激浪”,身形陡然加快,如同脱缰野马向赵莹莹冲去一击,掌中狐骚紫气只逼赵莹莹面门刺去。赵莹莹身形一变,闪电般欺到觉悟心身前,相距不过一尺,忽的从胸前飞出一只绿箭,以不可想象的神速就到了觉悟心的面前,觉悟心不知什么暗器,双掌急轮,形成一周紫色气团屏障,一股腥腥的气味蔓延开来。

  赵莹莹不知觉悟心媚狐功的来历,亦不明这媚狐功就是害她性情迷乱而后又失去知觉的罪魁祸首,所以也没有防范,但赵天正一百八十年的神力修为怎会被歪门邪道轻易攻破,虽然赵天正并未将全部功力转移到赵莹莹的身上,但他已是接近仙道的人族顶峰,可以隔空运行他人丹道,上通达元神,下舒达元精,可为任何人随时随地的治伤痛,化百毒。而赵莹莹已被赵天正疏通了所有骨骼经脉,并将其修炼的“暴狮武典”用移恼大Fa根植于赵莹莹的脑髓心机,只要意念一动,便可调出武典中的所有神功招式,就好似赵莹莹的大脑已与赵天正的大脑合二为一,而赵莹莹体内的真元神力则已达百年之高,只是目前赵莹莹接受赵天正神功的时间较短,还不能身心贯通,一旦神元与肉身融和通达,则功力当为起天下第一。

  此时,赵莹莹见觉悟心变招,并不多想,袖管飞舞,已从体内倾飞出滚滚热流,而好似绿箭的暗器,眨眼之间竟绕着觉悟心旋转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