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江湖黑杀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凤求凰兮独痴情 贵宾入座

江湖黑杀令 一萧一剑 2049 2019.01.03 23:12

  许凤虎显然也对斗发发所说的可疑人物有些疑惑,试探着道:“斗老板能确定所说的丽人不是红丫儿?”

  斗发发此时反而脸现轻松,微微笑道:“许村主此话倒是让斗某不敢断定那女人是否为红丫儿啦?因为江湖中易容术也不是很难的事,而要窥破易容之人,识得原来身份却是一件很难的事。”

  许凤虎并没有因斗发发的话而放弃对这件事的怀疑,目光中依然追问不休,道:“话虽不错,但有些人却喜欢逆事而行,常会做些出人意料不到的事,稍微疏忽,便要着他们的道儿。”

  斗发发见许凤虎疑虑重重,便道:“二位盟主放心,斗某这就安排人盯住那几个可疑人员,发现蛛丝马迹就立马回报。”

  天门雪所住院落是这鼎聚升典当行中属于最好的住处,因为斗发发不仅认为佝偻老头是个难缠的刺头,更发现从这佝偻老头的宝马香车里搬下来两个沉沉的大箱子,斗发发是生意场上一眼看透事的老油条,一瞧这架势,便断定这是老鬼把偷藏的细软从家中鼓弄出来,换得银票全部赠与给这仙女丽人,在家室外给置个花团锦簇的门庭,与这天仙佳人厮混享乐。这样的老鬼斗发发也是见得不少,皆是家中必定有个管得严的母老虎,老鬼虽有钱,但惧怕母老虎也是名冠百里,可老鬼是见女人就哼哼的驴马烂子,母老虎虽然给他娶了三个小妾,依然是满足不了老鬼对漂亮佳人的占有欲望,其实老鬼已经是个骡子之躯,可这种人就是个坏种,他需要发泄的并不全是生理欲望,而是一种霸道占有和横行炫耀的不可一世的本领及威风。斗发发因此料定这老鬼的箱子里必是价值连城的好宝贝,斗发发为此便可发一笔横财,因为这样的老鬼无论如何都要把偷出来的宝贝全部兑换出去,先上来是咬牙要价,后来就是给钱就卖,许多好玩意此时就只能卖个萝卜价了。而此时,斗发发就会一箩筐的全收了。

  人要发财是谁也挡不住的。

  此时,一套宽敞的房间里琴声袅袅,悦耳已极。那美艳丽人,正抚弄弦琴,一傍站立着她的美人丫鬟,佝偻老头则悠闲的坐在床榻上静耳欣赏,仿佛是那曲高和寡、行云流水的鉴赏圣师。

  其实天门雪只是对这高山流水的天籁之音似懂非懂,仿佛倾听,却时时在注视和倾听着四周的动静,半张半阖的眼睛中,不时会露出锐利的光芒。

  红丫儿弹奏的正是一曲《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皇兮皇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曲声悠悠,清远空灵,忧伤而又浪漫,委婉而又缠绵。当年司马相如一曲《凤求凰》打动了才女卓文君的心,司马相如自喻为凤,比卓文君为凰,雄曰凤,雌曰凰。“文君夜奔相如”演出了一幕传唱千古的私奔佳话。此时,红丫儿完全沉浸在“凤凰于飞”、“鸾凤和鸣”的双飞双栖梧桐雨的恩爱畅想之中,双眸迷醉,心荡神怡,全部心神已完全被自己弹奏的乐声陶醉。悠长的音色,深入骨髓的伤感,荡涤着尘世的喧闹,万千思绪,在不知不觉中沉溺于自己营造的唯美意境之中。

  仿佛穿透了心境,唤醒了最纤软的柔情,吹尽了最美的万种风情,流淌着淡淡的怅惘和轻轻的忧伤,演绎着情到深处人孤独的痴情。于是,在这音乐中,不经意间,回忆顿清,那如烟似梦的往日情怀和那些似曾相识的感觉染成缤纷的实景……叩击心弦、催人泪下。

  那小丫鬟被红丫儿琴声感动,思绪琴声融为一体,心凝形释,万化冥合,两行温热的泪竟悄然滚落。

  琴声顿绝,美艳丫鬟轻轻叹了口气,道:“夫人,你……你奏得真好听……”

  就在这琴声顿绝的刹那之间,天门雪突地自榻上一掠而起,口中道:“来了!”闪身掠到了帘后。

  红丫儿面色大变,道:“来了么?”

  天门雪冷笑道:“来了!”

  红丫儿有些凌乱,颤声道:“我……咋办?”

  天门雪冷静道:“继续弹琴,听琴。”天门雪又佝偻起身子,竟然从帘后走了出去。

  来的是许凤虎。

  房内琴声又起,亦扬亦挫,深沉婉转,又似泉水流淌,柔美恬静,舒软安逸。

  虽然琴声很好听,但是许凤虎何有心思欣赏,闪身一掠,贴到了那房檐木窗近前。

  且听房内有女子赞美之声,男人的爽朗笑声。突地,女子轻咤道:“有贼!”

  许凤虎心头一震,拧身后掠,飕的倒纵出院墙。

  天门雪颤颤巍巍的吆喝道:“什么玩意,敢惦记我老人家的宝贝,拧下你的吃饭家伙当……当尿壶!”

  许凤虎暗中冷笑,心道:拧老子的头,你这老鬼话说的够大,不知谁拧谁的头,暂让你快活两天吧。想吧,离开房院而去。

  第二天,九月初六,鼎聚升典当行死当即当拍卖开始。

  鼎聚升典当行大门处,几十个脸色淡漠的劲装家丁腰间佩着锋利武器,如鹰般锐利的目光,不断的在来回进去的人流之中扫过。

  天门雪紧了紧包裹在身上的宽大黑袍,微微低头,斗篷的阴影,将俏脸完全遮掩。天门雪决定另换一身行头,看看鼎聚升典当行里都来了些什么人。顺着人流,天门雪缓缓行进拍卖场大厅。

  侍女有些尴尬,今天她迎接的客人,竟然有许多身穿黑袍的人。

  “请跟我来。”侍女转身,水蛇般的腰肢摇摆出极为诱人的弧度,行走了三十多步步,侍女便停在了一个小密室前,对着天门雪恭敬弯身,笑道:“请贵宾入座。”

  天门雪装出一昏浑不在意的样子,走入了三号贵宾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