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明月巧破混灵功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606 2017.02.25 19:59

  “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武功,你是怎么得到的?”楚云镇定的问方开道。方开对楚云冷冷的说道:“我的家乡就在这座山的那一头,本来我也是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可是那个恶霸来到了我们村,就和你们的村一样。”方开说着用手指指了指离奇继续说道:“我们村被恶霸搞得生不如死,我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去向他挑战,结果被他打落了山崖。”

  “然后你没有死去,反而在山底得到了混灵功?”楚云想起来齐电也有这样的遭遇,难道齐电当初掉落的山崖和方开的是同一个还是另有原因。

  “你是怎么知道的?”方开惊讶的追问道。“我的师父当年也是掉落山崖从而学成了盖世神功。”楚云镇定的回答道。“你师父学的可是天玄神功?”方开不禁追问道。“正是,难道天玄神功和混灵功在同一个山洞中?”楚云惊讶的问道。

  “哈哈哈——你错了,混灵功是我的师父教我的!他要让我成为江湖第一高手,打败齐电!”方开狂傲的大笑道。“我师父为人正直,如今已经退隐江湖多日,你师父为什么会与我师父有这么大的仇恨?”楚云不解的问道。

  “我师父就是陆家帮的后人!你师父一定没有想到吧,当年他血洗陆家帮,可真是威风啊!”方开冷冷的对楚云回应道。楚云一听,想了起来,当年齐电的确是血洗了陆家帮,可是他跟随齐电学了三年的天玄神功,他从齐电的眼神中看得出他对当年的事情也是很自责。楚云对方开歉意的解释道:“我师父也对这件事很愧疚。”

  “就一句愧疚就可以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吗?”方开愤怒的吼道。“那您师父现在可好?”楚云关心的问道。方开用眼睛冷冷的看了一眼楚云说道:“我的恩师,他当年在齐电的手中逃了一命,他就发誓要报这个深仇大恨。恩师他知道齐电的武功是在山崖底学的,于是他找到了这里,来到了山底,发现了天玄神功。恩师看了天玄神功之后,他知道就算他也学成天玄神功也最多和齐电打成平手,而且要学成天玄神功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我的恩师决定自创一种可以打败任何人的神功,他一个人在山底,想呀想,想到头发都白了,终于想出来混灵功。”

  “原来如此,那你师父呢?”楚云听了方开的话,冷不经的追问道。方开握紧了拳头,对楚云冷冷的解释道:“我的师父已经死了,他在临死之前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我。我来到了山顶,想要去寻找齐电和那恶霸报仇,正好遇见了离成。本来我是不想帮你们的,可是他说他们村也被一个恶霸欺凌,我就知道我们的仇人是同一个。”方开说着说着,不禁冷冷的笑了笑道:“哈哈哈——皇天不负有心人,没想到我今天还能遇到齐电的传人!”

  “云哥哥,我觉得他就像是个疯子。”明月听完了方开的话,不禁娇气的说道。

  “你说什么,你敢质疑我的混灵功?”方开听了明月的话,愤怒的吼道。“老实说,你的混灵功很厉害,我也很佩服,不过也不是不能破解!”明月镇定的回应道。“哈哈哈——别说笑了,你凭什么破解,你的内力只会让我更加强大!”方开自负的说道。

  “你不相信,就试试看!”明月不屑的挑衅道。“月儿——”楚云担心的唤了一声明月。“云哥哥,不要紧,我已经想到了破解的办法。”明月对楚云自信的微笑道。楚云见明月如此的自信,虽然他不知道明月会有什么招式破解,但是他很相信她。

  “来啊——你来打我啊!”方开狂傲的对明月说道。“我这次不打你,给你次机会,让你打!”明月对方开镇定的回应道。方开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愣住了,迟迟没有出手。明月见了,不禁“噗呲——”一笑的摇了摇头说道:“方开,你没有武功底子,就算是给你机会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出手了吧!”

  “你胡说!”方开愤怒的一声大吼,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冲了上去,一拳打向明月。明月见了,镇定的施展轻功飞到了半空中躲开了他的攻击。方开见明月飞在半空之中,又是愣住了。“怎么了,你不会轻功对吧,这也是你的弱点!”明月对方开轻蔑的说道。方开听了明月的话,按耐不住心中的不满,运起了内力,猛地一掌击向明月。明月一个巧妙的转身就躲开了他的掌风,只是她本是男儿装的短辫头发被他的掌风打的恢复了原样。方开定睛看向明月,不禁痴痴的说道:“你是个姑娘?”

  “对啊,我是个姑娘,怎么了,你不打姑娘吗?”明月施展轻功又飞到了地上,对方开挑逗道。“呵呵呵——别以为会耍嘴皮子就可以取胜,你也不敢攻击我!”方开被明月这么一说,顿时对她好感全无的怒道。“那可不一定!”明月说罢,一掌击向方开。方开见了,镇定的站在原地让明月打。

  “啊——”方开一声惨叫,他手捂着胸口,痛苦的说道:“怎么会——怎么会这样?”明月微笑把手掌给方开看了一眼,只见在她的手心里有一枚绣花针。原来刚才明月将绣花针刺进了方开的胸口,方开体内的内力随着胸口的伤口流逝了出来,他也因此而痛苦的说不出话来。明月对着方开回应道:“怎么样,你的混灵功虽然可以把伤害转化成内力,可是却还是不能抵挡一枚绣花针。”

  方开手捂着胸口,忍受着巨疼,丝毫不知错的说道:“哼——旁门左道!”“这叫略施小计。”明月对方开得意的回应道。“啊——”方开愤怒的大吼一声,猛地一拳又一拳的朝自己的胸口打去,他咆哮道:“我不胡——我不胡,我的神功是天下第一——”

  明月不禁看的傻眼了,但是突然间她感觉到方开的内力似乎又回来了,而且是越来越强大。“云哥哥,快点阻止他!”明月突然有了一种不祥预感,她对楚云焦急的唤道。

  楚云一听明月呼唤,运起了内力,立马施展轻功飞到方开的面前,想要用点穴之法封住他的行为。“啊——”楚云还没有靠近方开,就被他身体四周的内力给震到了地上。明月见了,很是心急,手中握着绣花针刺向方开。

  方开见明月还想对他故技重施,停止了攻击自己,运起内力一掌击向明月。“啊——”明月被方开一掌击中了胸口,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月儿——”楚云见明月倒地,不禁呐喊了一声跑到了她的身边,抱起来了她。“月儿——月儿——”楚云焦急的唤道。明月被楚云的叫唤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弱弱的说道:“云哥哥,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我很开心,我想以后再也没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了!”“月儿,不要说瞎话,你不会有事的!”楚云看着虚弱的明月,眼睛里竟涌出了泪水,对明月真诚的说道。“云哥哥——你能不能答应我三件事?”明月对楚云轻轻的说道。“月儿——只要你没事,别说是三件事,就算一万件我也会答应。”楚云说着说着,不禁哽咽起来。

  方开见楚云和明月如此,竟也狠不下心出手打死楚云,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二人说话,离奇和其他的村民也都替明月担忧。

  “云哥哥,不用一万件,就三件,咳咳——”明月说着说着咳嗽了起来,声音变得更轻了。“月儿——快说!”楚云焦急的问明月道。“第一件,我死了你要好好活下去。”明月细声的对楚云说道。“月儿——你不会死的!”楚云鼓舞明月道。“云哥哥,第二件就是我死了,你不能再喜欢其她的女子,就算要喜欢,也只能是周烟。”明月的说话声变得越来越轻了,轻的快要听不见了。楚云情不自禁的靠近了明月的嘴,聆听着她的最后一个要求。“云哥哥,如果我——我没有死,你愿意娶——娶我吗?”明月吃力的说出了最后一个要求之后就晕了过去。楚云双眼含着泪水的望着明月,坚定不移的说道:“月儿,我愿意!”说罢,楚云抱起了明月,将她放在了离奇的面前嘱咐道:“离兄弟,帮我看好月儿!”离奇对楚云沉重的点了点头。

  “方开,我要为月儿报仇!”楚云面对着方开,愤怒的吼道。“哼——来啊,别以为可以第二次对我用同样的方法。”方开咄咄逼人的说道。楚云心知方开如今的内力已经远大于明月,他只得使出两成逆元功。楚云一掌击向方开,方开见了,镇定的一动也不动,他被楚云一掌击倒在了地上。

  方开倒在地上并没有马上爬起来,他感觉到身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在涌动,怎么会这样?方开一直在地上躺了好久才站起了身来,他望着楚云冷冷的说道:“好强大的内力,不过我喜欢!”说罢,方开将体内积攒的内力汇聚在了右手之上,一掌向楚云击去。楚云见方开的掌风威力不亚于他现在的内力,他没有去硬接,一个转身躲开了。楚云趁机踱步到方开的面前,一掌接一掌的击向方开。方开哪能抵挡住楚云的攻击,被他打中了好几下。方开愤怒方大吼一声,爆发出了强大的内力,竟将楚云给震退了几步。

  “楚云,你尽管攻击我吧,这样我就会变得更加强大!哈哈哈——”方开觉得自己的身体被楚云打中之后,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在涌动,方开不禁呼吸开始凌乱起来,但他还是很狂傲的自以为是。

  楚云见方开的气息有些混乱,心想:一开始我在学习逆元功的时候也会出现气息混乱的现象,他的身体一定承受不住这么强大的内力。可是两层的逆元功对他来说已经不能构成威胁,我该怎么办呢?楚云想到这儿,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明月,他决定为明月冒这个风险,他强行使出了第三成的逆元功。楚云不禁觉得他快要承受不住自己的身体了。楚云大喝一声,立马运用调气心法使自己的身体稍微好一些之后,猛地一掌击向了方开。方开见楚云的这一掌威力异常的强大,激动的让他一掌打中了胸口。

  方开被楚云的一掌击飞了数百米,倒在了地上,方开倒地之后,得意的站了起来。“啊——怎么会这样?”方开刚站起来之后,不禁又慌张的失声叫了出来。方开突然之间觉得体内的内力如流水一般乱涌,他的身体果然承受不住突如其然的强大内力,四肢的经脉也因此而错乱。方开“扑通——”一声双脚不听使唤的跪倒在了地上,他的经脉已经断了,成了一个废人。

  “嘻嘻嘻——你的混灵功被云哥哥打败了吧!”在楚云的耳畔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是明月!楚云惊喜的往明月的方向看去,只见她面带微笑,像是没有受伤一样。“月儿——你没事!”楚云散去了逆元功,激动的问道。

  “云哥哥,刚才真的好险,如果我没用伤害转移,我就真的死了。”明月走到了楚云的身边,娇气的解释道。“伤害转移?”楚云好奇地追问道。“云哥哥,这是御前侍卫刘昊教给我的,可以将他人的攻击转移出去,而使自己不受伤害。”明月对楚云解释道。楚云听了明月的话,不禁追问道:“月儿,你有这么厉害的武功怎么都不见你用过?”“云哥哥,伤害转移是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的,将伤害转移出去之后,自己的内力也会一样转移出去,至少要休息好久才能恢复。”明月对楚云解释道。

  “月儿——你没事就好,我刚才实在太担心你了,还以为你已经——”楚云话还没有讲完,就被明月打断了。明月对楚云柔声说道:“云哥哥,至少我知道我在你心中的位置了啊!你为了我和方开大战,还冒着内力混乱的风险使出了第三成的逆元功。”“月儿——你没事就好!”楚云对明月真诚的说道。明月听了楚云的话,轻轻的靠近了他的肩膀,娇气的说道:“云哥哥,我低估了方开,我以为云哥哥的两成逆元功内力就可以让他承受不住,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厉害。”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方开跪在地上不停的自言自语着。明月见方开可怜的模样,离开了楚云的肩膀,对他说道:“你想知道吗?”方开听了明月的话,用无奈的眼神看了看明月。“其实很简单,我和云哥哥练了好久才能适应逆元功增加的功力,更何况第三成的逆元功功力是我和云哥哥都难以承受的,你当然也不能承受了!”

  “啊——”方开听了明月的话,愤怒的大吼一声,他望着天空呐喊道:“既然如此,那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义!”说罢,方开猛地一头撞向大地,倒在了血泊之中。

  楚云和明月见方开已死,不禁都松了口气的对离奇说道:“离兄弟,那恶霸什么时候会再来?”

  “嗯,就这个月的月底,还有七天吧,还请楚少侠替我们赶走恶霸!”离奇双手抱拳对楚云说道。“放心吧,我们拿了你的银两,肯定会帮你们的!”明月搭话道,说完,她朝离奇眨了一下眼睛,示意他将计就计。离奇领会了明月的意思,连忙应和道:“是啊,明女侠说的对。”

  “离公子,我突然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去了!”从人群中突然走出了一位长相清秀的女子。这女子名叫兰絮,是从别的村子过来的。“哦——兰姑娘你先回去吧!”离奇一见说话的是兰絮,不禁面露忧愁的表情,但他还是假装成了若无其事的模样对她说道。“谢谢你,离公子!”兰絮说罢,匆匆的走了。

  离奇见兰絮匆匆离去的背影不禁看的呆住了,他的内心很乱。明月像是看出了离奇的心事,走到了他的身边,在他耳畔轻声说道:“拿走银两的就是兰絮,她这么急着回去,肯定是去看银两还在不在,怎么了,你心软了?”离奇的眼神中充满了无奈,对明月轻声说道:“请明姑娘替我和兰絮保守这个秘密!”明月听了离奇的话,没有回答他的话,心中默默的想着:这离奇也是个有心人,我要想个办法让他和兰絮姑娘在一起。想罢,明月又走到了那群村民们的面前大声说道:“村民们,有一件事情,离公子一直都在瞒着大家!”

  离奇一听明月的话,不禁担心起来,难道她要揭穿兰絮偷走银两这件事。“明姑娘——你说什么啊?”离奇紧张的问道。“我说什么你的心里很清楚呀!”明月俏皮的对离奇说道。离奇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担心的说不出话来,头上冷汗直冒了出来。离奇向楚云看了一眼,他想要让楚云帮他一把。楚云自然是领会了离奇的意思,只不过他也不明白明月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他镇定的问明月道:“月儿——你在说什么啊?”

  “云哥哥,你先不要急,待会就有好戏要看了!”明月对楚云卖了个关子。离奇听明月这样说,更加担心了,他现在真巴不得就直接跑到兰絮那里去让她离开这里。明月看着忧心忡忡的离奇问道:“其实离公子根本就没有把银两给我们对吧?”

  村民们听了明月的话,不禁开始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其中一位村民直接冲到了离奇的面前追问道:“离公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凑齐的银两呢?”

  “我对不起大家!”离奇不禁愧疚的说道:“银两是我一个人拿的,与他人无关!”

  “银两是离公子拿的?”其中一个村民不解的说道。

  “不会啊,离公子为人正直。”另一个村民搭话道。“你们说离公子是不是伪君子啊?”又一个村民说道。“不会,不会,离公子怎么可能是伪君子呢?”在旁的一个村民解释道。“依我看这银两肯定是兰絮拿的!”其中一个村民猜测到“对啊,怪不得兰絮这么快就回去了,一定是做贼心虚了。”另一个村民搭话道……村民们七嘴八舌的开始议论起来。

  离奇见村民们议论非非,大声说道:“你们没有听清楚吗,银两就是我一个人拿的,我拿去赌博了,全部输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