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明月回到皇宫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161 2017.03.02 19:04

  “你们谁都别想走!”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一群快刀门的弟子手中拿着大刀走了出来。他们看着倒在地上的卫雨和另外两名弟子,用大刀指着陈冰说道:“就是你杀了我们的师父和师兄吧,我们要杀了你,为他们报仇!”陈冰见到这些忠心的弟子,不禁对卫雨产生了钦佩。陈冰杀死卫雨这并不是他的本意,他没有想到青光剑竟然会如此的锋利。陈冰对那群弟子镇定的回应道:“你们要杀了我,我不会有怨言,可是我希望你们可以放过张大人!”

  张大人听了陈冰的话,不禁说道:“陈将军,老夫不屑苟延残喘的活着!”“你们谁都别想离开!”那群弟子厉声吼道,一拥而上的挥刀砍向了陈冰和张大人。陈冰的双腿已经麻木了,他根本就不能动弹,而且他的力气也仅剩无几。陈冰决定和他们拼命,想罢,他将青光剑紧紧的握在了手中,见一个杀一个。

  冲在前头的几名弟子被陈冰的剑气伤到了,他们有些胆怯的停后了几步。跟在他们身后边的几名弟子见了,恶狠狠的看着陈冰,提起了勇气对前头的弟子们吆喝道:“他快撑不住了,我们大家一起上就可以报仇了!”陈冰见快刀门的弟子们这么齐心,咬紧了牙关,把体内的所有力气都爆发了出来,就连他手中握的剑都挥了出去。锋利的青光剑直接砍了冲在前面的几名弟子之后“咣当——”一声落在了地上。那些幸存的弟子们见了,趁机击向了没有兵器的陈冰。

  “陈将军,我来救你!”正在这个时候,明月赶了过来,她施展轻功飞在了半空中运用逆元功将那些弟子都震倒在了地上。明月见那些弟子倒地,又施展轻功回到了地上,看着筋疲力尽的陈冰和张大人厉声命令道:“张大人,快带着陈将军去秦将军府,这里有我来抵挡!”张大人见了公主,不禁激动的跪倒在了地上恳求道:“公主,这怎么行,要走一起走!”“张大人,你敢违背本公主的命令吗?快点坐上小白离开!”明月对张大人焦急的命令道。原来当日明月离开楚云之后就想到陈冰肯定会独自一个人去快刀门救张大人会的事,她担心陈冰有危险,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张大人见明月如此的坚定,只好先扶着陈冰骑上了“小白”,往秦将军府而去。

  那些被内力震倒的弟子们都站了起来,他们见到明月出手救走了陈冰,其中一位弟子指着她威胁道:“你是什么人,竟敢得罪我们快刀门?”“我听说过你们,你们师父还是八大高手之一,没想到却是这么卑鄙的小人!”明月冷冷地回应道。“我们师父在你们眼里或许是个小人,但是他待我们都很好,我们一定要为他报仇,竟然姑娘你救走了陈冰,那我们就只好用你的人头来祭奠我们的师父!”那个弟子对明月回答道。

  明月听了那个弟的话,明白了过来,没想到卫雨竟然还是一个好师父。明月看着他和身后的弟子们,淡淡的回应道:“你们都错了!”“错了,为什么,你别以为你是个姑娘我们就会手软!”那个弟子不满的说道。“不错,你们师父的死的确很可惜,竟然他这么在乎你们,也肯定不希望你们为了他而报仇,不是吗?”明月对那个弟子镇定的解释道。那个弟子和身后的弟子们听了明月的话,不禁觉得有些道理,可是毕竟他们还是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卫雨一死,快刀门也就相当于瓦解了。

  “如果你们一定认为报仇就能安心,那么你们尽管来吧!”明月镇定的对那群弟子们说道。那群弟子们听了明月的话,不禁都放下了手中的大刀,确实,杀了明月又有什么用呢,那个弟子看着明月大声说道:“姑娘,你走吧,不要让我们再见到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做?”突然传来了娘娘腔的声音,那群弟子们向那人望去,只见那人正是商阴最器重的小德子。在小德子的身后跟随着一群东厂的太监。明月认出了小德子,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假装好奇的问道:“德公公,你怎么会来这里?”

  “啊——怪不得奴才觉得今天风和日丽,原来是明月公主啊,皇上正派御前侍卫刘昊在找你呢!”小德子一见到明月,阳奉阴违的回应道。“德公公,少拍本公主的马屁,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明月毫不在乎的追问道。那个弟子和身后的弟子们听了小德子和明月的谈话,不禁都傻了眼,没想到这个姑娘竟然还是位公主,只是他们也不明白小德子为什么会来这里。

  小德子听了明月的疑问,眼珠子可怕的转了一圈,用细细的声音说道:“奴才这次来是要杀光快刀门的人,还望明月公主可以成全!”那个弟子和身后的弟子们一听小德子的话,不禁都吓得双腿开始发抖,因为小德子带来的东厂太监数量是他们的三倍,其中那个弟子厉声对小德子吼道:“德公公,我们师父以前对九千岁言听计从,你们为什么要杀光我们?”“哈哈哈——”小德子冷冷地大笑了一声,不满的回应道:“可惜你们的师父已经让九千岁感到了不满,而你们也知道的太多了,所以,你们必须全都得死!”

  “小德子——有本公主在,就由不得你胡来!”明月正义凛然的怒道。小德子看着明月,不禁捧腹大笑道:“哈哈哈——明月公主,你以为这还是在皇宫吗,我们九千岁对你也早就不满了,竟然今天还能遇到你,那我就要杀了你,在九千岁面前捞个大功!”明月其实心里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她还是气的火冒三丈的厉声说道:“原来你们真的想谋害父皇!”小德子冷冷地看着明月回应道:“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小德子说罢,挥了挥手,那些太监们一拥而上围了上去。

  “公主莫慌,我来救你!”这时只见御前侍卫刘昊骑着骏马飞奔了过来,他来到了明月的面前,一手牵着她上了马。东厂的太监们见了,想要去追赶。刘昊见了,镇定的双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阻挡了太监们的行动,带着明月跑远了。小德子见明月被刘昊给救走了,急忙骑上马回东厂去了。那些东厂的太监们则是和快刀门的弟子斗在了一起,快刀门的弟子们没有一个生还,而东厂的太监们也只剩下了四分之一的生还者。

  明月见已经跑远了,不禁好奇的问刘昊道:“刘侍卫,你怎么会过来?”刘昊对明月解释道:“启禀公主,属下这段时间奉皇上之命四处去找您,幸好在路上遇到了张大人,是张大人告诉我您在快刀门,所以才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刘侍卫,真是太感激你了,我还以为我会命丧快刀门呢!”明月对刘昊俏皮的回应道。刘昊跟随皇上多年,而且他还和小娥也是经常在一起,自然是了解明月的性子,在她的面前他也没有主仆之间的感觉,不禁笑了笑的说道:“呵呵——公主您福大命大,万事都会逢凶化吉的!”

  “刘侍卫,你以前一直很少出宫,难道这次出宫只是为了找我?”明月总觉得刘昊好像有心事,她不禁关心的问道。刘昊听了明月的话,不禁皱起了眉头。明月坐在了刘昊的背后,并没有发现他皱眉,但是她见刘昊没有回答她,对他不满的说道:“刘侍卫,你是不是有心事瞒着我?”刘昊听了明月的疑问,他知道自己的心思瞒不过她,他只好对明月坦白道:“是皇上派我找你回皇宫!”

  “父皇他有没有为难你?”明月听了刘昊的话,不禁关心道。刘昊将马停了下来,跳下了马背,对明月双手抱拳真诚的说道:“公主——皇上并没有为难奴才,只是——”刘昊想要把事情给瞒过去,毕竟明月公主对待小娥也是情同姐妹,如果他告诉她这次来找她的真正目的,或许明月公主会成全他而回皇宫,可是那样就会让小娥对他失望。刘昊想着想着不禁面露忧愁。

  明月看着一脸忧愁的刘昊,厉声问道:“刘侍卫,父皇真的没有为难你吗?”“公主,真的没有!”刘昊面不改色的解释道。明月听了刘昊的话,向他投去了怀疑的眼神,明月的眼神盯的刘昊浑身难受。“刘侍卫,你这么紧张干嘛!”明月突然之间俏皮的对刘昊说道。刘昊见了明月调皮的模样,不禁松了一口气。

  “刘侍卫,那你现在找到了本公主是想让我回宫里去吗?”明月对刘昊追问道。“公主,奴才听秦将军说您好像认识了他夫人的侄子,你怎么没有和他在一起?”刘昊没有解释,扯开了话题。“刘侍卫,以后不要在谈起楚云,我已经忘记了他!”明月淡淡的说道。“那公主您准备什么时候回宫呢?”刘昊并不想逼明月回宫,如果她可以自愿回宫,岂不是件美事。“刘侍卫,你怎么急着要我回宫,是不是真的有事瞒我?”明月其实一直都在怀疑刘昊,经这么一说,她更加确定他心中有事了。刘昊见再也无法瞒住了,只好歉意的解释道:“启禀公主,皇上答应奴才,如果带您回宫,就把小娥许配给我,公主——我虽然很爱小娥,可我也不想逼着你回去!”

  明月对刘昊微微笑了笑的回应道:“刘侍卫,我这就随你回皇宫,我也很久没有见父皇了,而且我要把商阴的事情告诉父皇!”刘昊听了明月的话,不禁激动的说道:“奴才感谢公主成全!”“刘侍卫,我们快去宫里吧,不然商阴可要行动在前了!”明月对刘昊命令道。说罢,明月和刘昊骑上了马,飞奔向了皇宫。

  且说明月和刘昊连续赶了三炷香的时间,终于来到了皇宫,皇宫外的侍卫见到明月回来,立马跪倒在了地上,哽咽着说道:“公主殿下,皇上他——他在今日三更驾崩了!”“父皇——呜——”明月听了那侍卫的话,如雷凌灌耳的哭泣了起来,她飞奔进了皇宫。刘昊也着急的跟在了明月的后面。

  明月飞奔着来到了皇上的寝宫,只见秦天和李公公还有几位王子都跪在了地上为皇上守丧。明月流着泪,也跪了下来,她不禁在心里责怪自己的任性。明月的身边是她的兄长,他见到明月伤心难过的样子,安慰道:“月儿,父皇他在生前一直很挂念你,你要好好陪陪父皇!”“王兄,月儿知道!”明月含着泪水弱弱的回应道。明月不禁看了一眼守丧的人,唯独不见商阴,她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管这些了,只想静静的守候在皇上的身边。

  商阴没有在皇宫里,但他也不在东厂,他带了几名太监来到了秦将军府。秦将军府的下人一见是商阴,立马跑了进去通知夏雪。夏雪一听商阴竟然不请自来,担忧的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她不禁向天祈祷说道:“请老天爷一定要保佑肚子里的孩子!”夏雪说罢,镇定的走了出去,只见许多和许少正站在了门外,许多对夏雪焦急说道:“夫人,请快离开这里,商阴这次来肯定不会有好事,这里有我们来抵挡!”夏雪听了许多的话,倔强的说道:“不行,要走我们一起走!”

  “哈哈哈——秦夫人,我们又见面了!”只见商阴阴笑了一声,走到了夏雪的面前。“狗贼——我要杀了你!”夏雪见到商阴不禁回忆起了往事,愤怒的咆哮道。“好啊,来呀!”商阴对夏雪不屑的说道。夏雪见商阴一副轻蔑的模样,运起了内力,一掌“破冰掌”击向了商阴。

  商阴见了夏雪的“破冰掌”镇定的运起内力一掌接住了,可他的手却感觉到了冰冷,他不禁心想:没想到她的“破冰掌”竟然如此厉害,只可惜终究是一个女流之辈。商阴想罢,一掌向她的肚子击去,厉声说道:“去死吧!”夏雪见商阴击向了她的肚子,立马踱步后退了几步,可是她怀着七个月的胎儿,刚才动武已经触动了胎气,再加上行动的不便,她一不小心,摔倒在了地上。

  许多和许少见了,毫不犹豫的一起挡住了商阴的一掌。商阴在校场比武时见识过他们的实力,以他现在的状态自然是打不倒他们的。商阴冷冷的笑了笑,瞬间使出来了可怕的天罡神功。许多和许少见了,并没有害怕,他们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往他的肚子方向击去。

  “当——”的一声,打在了肚子上竟然毫无作用,许多和许少不禁愣住了,商阴趁机一掌将许多击倒在了地上,再一拳打断了许少的肋骨。许多口中含着鲜血站了起来,愤怒的看着商阴,他又看了一眼夏雪,只见夏雪正捂着肚子,头上冒出了冷汗。“夫人,你还跑得动吗?”许多看着夏雪焦急的问道。夏雪看着许多,感动的流出了泪水,可是她现在就算想跑也跑不远了。

  许少见了此情景,他心知夏雪的身体经不起折腾,所以他决定一搏。想罢,许少直接飞奔向了商阴。商阴见许少向他跑来,镇定的站着一动不动。“啊——你——”许少竟然直接用双手抱住了商阴的身体,朝许多竭尽全力的吼道:“哥——快带夫人走——”许多明白了许少的意思,向他投去了告别的眼泪,从地上爬了起来,背起了夏雪,想要跑出将军府。

  商阴背对着许少,嘴角上浮现了一丝阴笑的大笑道:“哈哈哈——你以为就凭这样就可以阻止我吗——”商阴说罢,爆发了内力,直接将许少的身体都给震得五马分尸了。商阴见许多背着夏雪快要出了将军府,立马施展轻功飞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许多见商阴挡住了自己的去路,不禁担忧的流出了冷汗,他知道许少已经被商阴给杀了,他也没有活着的意义。许多将夏雪放在了地上,恶狠狠的盯着商阴,爆发了全身的力量,猛地一拳击向了商阴。许多一拳正中商阴的胸口,“什么——”商阴竟然感觉到了一丝疼痛,没想到许多爆发的力量竟然可以打败他的天罡神功。可是许多刚才的那一拳已经使他的力气都耗尽了。许多虚弱的倒在了地上,商阴见了,一掌打在了他的后背上,许多惨叫了一声“啊——”昏迷不醒了。

  夏雪见许多因为她而昏迷了过去去,眼眶里不禁涌出了感激的泪水。商阴镇定的走到了夏雪的面前,说道:“夫人,现在你总可以和咱家走一趟了吧!”夏雪看着商阴,她想要自尽,可是又舍不得肚子里的骨肉。商阴猜出了她的心思,对她冷笑道:“哈哈哈——你想自尽,可是咱家还要留你的命来对付秦天。”商阴说罢,点住了夏雪的穴道,夏雪因为有身孕,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商阴见夏雪被他点住了穴道,直接将她扛在了肩膀之上,走出了秦将军府,骑上了马回东厂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