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神奇的雪族密室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590 2017.02.25 20:02

  话说郑浪和果儿、周烟,雪灵以及小婷四人经过了一个星期的赶路,终于来到了雪族密室的入口处。周烟见入口处竟用了一块岩石挡住,不禁叹了口气道:“哎——雪姑娘,这应该就是入口了吧,可是这岩石密不透风的,我们该如何进去?”

  “哼——都让开,让我来击碎它!”郑浪傲气的走到了岩石的面前,充满信心的说道。周烟听了郑浪的话,和其她人一起后退了几步。郑浪双手汇聚了一股强劲的内力,猛地一掌击向了岩石。

  “轰——”的一声巨响,岩石还是丝毫不动。“岂有此理!”郑浪不满的应道,想要再次出手。“郑浪,你等一下!”果儿厉声阻止了郑浪道。“怎么,你有办法?”郑浪停住了运气,回过了头看着果儿一脸疑惑的问道。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对雪灵和小婷说道:“雪姑娘,我觉得这岩石肯定有一个机关。”

  雪灵听了果儿的话,仔细打量了一眼岩石,只见岩石的右上角有一个凹印,似乎要放某种东西才可以启动机关。雪灵情不自禁的拿出了一半的玉佩,对小婷说道:“小婷,你的那一半玉佩带来吗?”小婷听了雪灵的话,摸了摸衣服上的口袋,掏出了另一半的玉佩应声道:“姐姐,我带了!”

  “小婷,快拿来给我!”雪灵对小婷命令道。小婷听了雪灵的话,立马将剩余的一半玉佩交给了雪灵。雪灵接过了玉佩,将两块拼凑在了一起,放到了岩石上的凹印处。“咔咔咔——”雪灵刚刚放好玉佩,只见那岩石分成了两块,中间出现了一条只够一个人进去的小道。郑浪见了,不禁走了进去,只见里面一片的漆黑,什么都看不见。雪灵立马把身后背的包袱打开了,取出了很多的木材,对郑浪说道:“郑少侠,我这里有木材和火。”

  郑浪没有回答雪灵,他由走出了密道,直接从雪灵的手里拿了三根木材,点上了火,又走了进去。果儿和周烟也紧追其后的拿了三根木材点上火走了进去。雪灵在密室外打开了地图又看了看,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哎——可是这图上只画了密道的入口,却没有说里面有些什么。”“姐姐,我们也进去看看吧,有郑少侠在,应该会没事的。”小婷对雪灵镇定的回应道。雪灵听了小婷的话,点了点头,应声道:“小婷,我们也进去吧!”说罢,雪灵和小婷也把木材点上了火,走了进去。

  “郑少侠,你们在这里等着我们吗?”雪灵一走进密道,就见郑浪他们都呆呆的站在原地不动,不禁好奇的问道。“雪姑娘,这里有三条路,不知该怎么走?”果儿用手指了指在前面的三条分叉路,无奈的说道。雪灵刚才一进来也没有仔细看,她听了果儿的话,不禁看了看前面,果然前面有三条望不到边的密道。

  “我也不知道,我的师父没有告诉我这里有三条密道。”雪灵也是一头雾水的回应道。“哼——我就走中间这条路,你们爱走哪里就哪里。”郑浪按耐不住性子的说道。“郑浪,我和你一起走中间这条,烟姐姐,你呢?”果儿听了郑浪的话,看着周烟回应道。周烟听了果儿的话,闭上了眼睛,想了想道:“我一个人走第一条。”“烟姐姐,你一个人走太危险了,还是和我们一起走吧。”果儿对周烟关心道。

  “果儿,我还是相信自己的直觉,你和郑浪一起走还安全,我会保护好自己的。”周烟对果儿婉言拒绝道。果儿听了周烟的话,不禁看了一眼郑浪,只见郑浪冷冷的回应道:“你爱跟谁就跟谁,我郑浪一个人习惯了!”果儿听了郑浪的话,知道他是个爱面子的人,毕竟周烟和她情同姐妹,她只好缓缓的走到了周烟的身边道:“那烟姐姐,我和你一起去好了。”周烟看了一眼果儿,她看得出果儿是担心郑浪的,同样对她也是姐妹情深,她对果儿感激道:“果儿,谢谢你,烟姐姐一个人慢点走好了,不碍事的,你还是和郑浪一起吧。”“烟姐姐——”果儿深情的唤了一声周烟。

  “你们两个人好啰嗦啊,我喜欢一个人清静,你们两个一起走第一条,雪姑娘和小婷姑娘走第三条,而我一个人走中间这条不就行了吗!”郑浪见果儿和周烟说了这么多,不禁不满的回应道。“郑少侠所言也很有道理,那我们就兵分三路。”雪灵听了郑浪的话,点了点头道。

  “好吧!”果儿知道郑浪的性格,她和周烟一起走也可以有个照应。于是,果儿就和周烟一起向第一条密道而去。郑浪则是自顾自的走进了第二条密道。

  郑浪走了很长的一段路,竟还是看不到边,他不禁心想:怎么会有这么长的密道,看来我还是直接用“逍遥步”来的快一点。想罢,郑浪施展起了逍遥步来,他的身影在密道里快速的走动着。终于,在郑浪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铁门。雪莲花会不会就在这铁门的里面呢?郑浪想罢,缓缓的打开了铁门,只见里面有一个宝箱放在了地上。在宝箱的傍边居然还有几具只剩骸骨的尸体。莫非这宝箱内有毒气,而这些人在打开宝箱的时候都被毒气给毒死了?郑浪心中不禁想着,不过他可不担心这些。

  郑浪镇定的运用了屏气功使自己的呼吸停止了,他慢慢地走向了宝箱,缓缓的打开了。宝箱打开之后并没有什么毒气,郑浪不禁自言自语道:“哼——这宝箱内根本就没有什么毒气,害我虚惊一场,且让我看看这宝箱里藏得是什么。”说罢,郑浪低头看去,只见宝箱里只有一本武功秘籍,秘籍上写的四个醒目的大字《破天真经》。这《破天真经》是什么武功,为什么我以前都没有听说过呢?郑浪好奇的拿起了秘籍。

  只听见“咔咔咔——”的响声,密道的铁门竟然自己关上了。郑浪一见,立马放下了手中的秘籍,运起了内力一掌击向铁门,可是铁门就如泰山一般丝毫没有动弹。郑浪心中很是不爽,自傲的他竟然会中计,他可不相信以他的功力还打不开一扇门。郑浪想罢,又猛地连续发了三掌,可是铁门还是没有被打破。

  “岂有此理——”郑浪愤怒的一声吼道,他不禁看了看地上的秘籍,心想:莫非这秘籍上的武功可以打穿这道铁门?想罢,郑浪弯腰捡起了秘籍,翻开看了一眼。

  怎么什么字都没有,郑浪不禁诧异了,秘籍上除了封面上的四个大字以外,里面什么都没有。郑浪没有因此而乱了陈脚,他已经认识到之前来这里的人肯定也会遇上这种危机,可是为什么他们的尸首会在宝箱的傍边呢?难道他们想把秘籍重新放回宝箱,可是重新放回之后又触动了机关而死去?郑浪想了想,他决定冒这个风险,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解开谜团。

  郑浪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运起了屏气功,将秘籍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宝箱。只听见“咔咔咔——”的响声,铁门竟然自己又打开了。郑浪定睛一看,心中大吃一惊:不对啊,这扇铁门和刚才的那一扇不是同一扇大门啊。郑浪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在他走进来的铁门右边,竟然出现了一条密道。郑浪朝着右边密道的方向望去,见,密道里面空无一人,同样也是一眼望不到边。郑浪不禁心想:难道雪莲花还在密道的那一边?想罢,郑浪往另一扇铁门的密道走去,一探究竟。

  果儿和周烟沿着第二条密道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在她两的面前,也出现了一扇大铁门。周烟想要伸手去打开,果儿一把拉住了她的手,焦急的提醒道:“烟姐姐,小心!”周烟会心的点了点头,和果儿一起屏住了呼吸,缓缓的打开了大铁门。

  同样的,在这个房间内也有一个宝箱,只是在这个宝箱的傍边并没有什么尸骨。果儿看了一眼宝箱,对周烟说道:“烟姐姐,不知道这宝箱里是些什么东西,你离我远一点,我想打开看一看,我担心宝箱里面有机关!”“果儿,你要小心!”周烟听了果儿的话,对她提醒道,退后了几步。

  果儿闭上了双眼,运起了屏气功,缓缓的打开了宝箱,她打开宝箱之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机关和毒气,不禁好奇的睁开了双眼,只见宝箱内竟然空无一物。可是果儿在打开宝箱的时候就触动了机关,那铁门“咔咔咔——”的自己关上了。周烟见大铁门正要关上,立马飞奔过去,想要推开大铁门,可是却丝毫没有效果。果儿认识到了这个密室的可怕和神秘,对周烟镇定的说道:“烟姐姐,其它地方肯定有机关可以打开这道门。”

  “果儿,你就别瞎想了,你难道忘了雪姑娘说过,没有人可以进入到密室的最深处吗,我们会死在这里的。”周烟无奈的对果儿回应道。“烟姐姐,你要想,我们进来的时候,这铁门是开着的,在我们以前肯定有人进来过这里。”果儿镇定的对周烟解释道。

  周烟听了果儿的话,镇定了下来,问果儿道:“果儿,那这铁门的机关会在哪里呢?”果儿看了看宝箱,想了想后镇定的回答道:“应该就是这个宝箱,我把再它关上试试看。”“咔咔咔——”果不其然,关上的大铁门的左边出现了一条密道。

  “怎么会这样?”周烟见了,不禁惊讶道。“烟姐姐,不管了,我们一起进去看看。”果儿对周烟镇定的回应道。说罢,周烟和果儿一起走进了密道。

  郑浪随着密道,施展起了“逍遥步”,没过多久,又是一扇大铁门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郑浪猛地一脚就将大铁门给踢开了,他镇定的走了进去。

  只见密室里面有一潭水,而水上漂浮着一片雪白色的花朵。莫非这花朵就是雪莲花,郑浪想罢,施展轻功摘下了一朵,又飞回到了地面上。郑浪把手中雪白色的花拿到了眼前仔细看了一眼,他刚靠近眼睛,就看到雪白色的花朵瞬间变成了黑色。怎么会这样,郑浪一脸郁闷的将花扔在了地上。郑浪想起了在之前那个密室里有一个宝箱,如果用那宝箱装满水,然后将雪莲花放入装满水的宝箱中应该就不会变色了。

  郑浪想罢,只得往回走,又来到了那个密室,他不顾三七二十一的拿起了宝箱。“嗖——”刚拿起宝箱,就见一支箭从地上射向郑浪的脑袋,幸好郑浪早就长了个心眼,一个转身躲开了。郑浪镇定的看了看宝箱位置的那个地方,心想:在他之前来的人肯定是被这里的机关给害死的,我得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郑浪想罢,手中捧着宝箱往密道走去。

  “咔咔咔——”郑浪还没来得及走出密室,只听见那道原本打开的铁门发出了响声,正慢慢的在关上。眼看密道的路快要被铁门挡住,郑浪将宝箱扔在了地上,立马施展起了“逍遥步”,来到了大铁门的中间,他猛地运用内力,双手撑住了想要关上的大铁门。

  可是大铁门还是一步步的想要自己关上,郑浪咬紧了牙关,用力支撑着,他不禁感觉到双手酸痛。没想到这里的机关竟然如此的可怕,郑浪就算再自负也不得不承认机关的精妙,他的头上冒出了冷汗。

  果儿和周烟沿着密道走着走着就见前面有一扇大铁门,她们两人好奇的走了过去。周烟走上了前去,缓缓的打开了大铁门,她往里面一看,不禁叹道:“哇——这里面好美啊!”

  果儿听了周烟的话,也紧跟着走了进去。只见密室里面有一片土壤,而土壤上生长着一片雪白色的花朵。“果儿,这一定就是雪莲花了。”周烟不禁激动的说道。

  “烟姐姐,我们还是小心一点为好。”果儿对周烟说道。“哎——又不要紧,我摘下一朵看看。”周烟对果儿微笑着说道,说罢,她伸手去摘了一朵雪莲花下来。

  “果儿,你看,没有什么事吧!”周烟把雪白色的花,拿在了手上,递给了果儿。果儿没有接过周烟手中的花,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厉声对周烟说道:“烟姐姐,快把花放下!”“放下,为什么?”周烟不解的问道。“烟姐姐,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果儿对周烟关心的说道。“怎么会呢,你啊,太多心了,我要去多采一点,好给义母。”周烟说罢,又走到了那片土壤里去采花朵了。

  “啊——”突然之间,周烟一声惨叫,她魂不守舍的将手中采的花都扔在了地上,害怕的涌出了眼泪,哽咽道:“怎么会这样,我的手,我的手——”果儿听了周烟的惨叫声,焦急的跑到了周烟的身边,焦急的看着她的一双手,只见周烟的双手竟然变成了乌黑色,就像是中了剧毒。

  “烟姐姐,你的手——”果儿看了周烟的双手,也担心的说道。“果儿,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周烟感觉到她的双手虽然变成了黑色,但她的头脑还是很清晰的,她怕再待下去会莫名其妙的死去。“烟姐姐,也不知道郑浪那边怎么样了。”果儿略有所思的回应道。

  周烟听了果儿的话。知道她对郑浪是一往情深,她对果儿镇定的回应道:“果儿,我们现在去找郑浪吧!”果儿听了周烟的话,不禁感动的点了点头。

  “咔咔咔——”正当周烟和果儿准备出去的时候,密道的铁门竟然自己关上了。“糟了——”周烟焦急的一声应道,想要跑过去阻止,可是还没来得及反应,铁门就关上了。果儿见了,跑到了铁门面前,用力推了推,铁门丝毫没有动弹。

  现在该如何是好,果儿环顾了四周,没有见到任何可以触碰的机关,难道她们只能在这里这样等死?“哼——什么雪莲花,简直就是害人的东西!”果儿咆哮了一声,飞奔向了那片花朵,她就像是个疯子一般的一朵一朵的把花给摘了下来,也不顾双手会因此变成乌黑色了。

  “果儿——”周烟见果儿这样子,不禁无助的唤了一声,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跑了过去,和她一起把花朵采了下来。“咔咔咔——”正当周烟和果儿拼了命的行动时,突然间又听到了铁门启动的声音。周烟停了下来,只见铁门已经自己打开了。

  “果儿,你看!”周烟兴奋的对果儿说道。果儿也停了下来,她一眼望去,没想到铁门已经打开了。周烟见果儿的头上满是汗水,不禁伸手替她擦了擦。“烟姐姐,你的手没事了!”果儿见到周烟的手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欣慰的说道。“果儿,是啊,我的手竟然好了,让我来瞧瞧你的!”周烟万万没有想到,她的手竟然又恢复了原样。周烟说罢,看了看果儿的双手,她的双手也完好无缺。

  果儿从花丛里走了出来,略有所思的说道:“烟姐姐,我想我明白了。”“果儿,你明白了什么?”周烟听了果儿的话,也走了出来,不解的问道。

  “烟姐姐,也许这密室里根本就没有什么雪莲花,我们都搞错了!”果儿对周烟解释道:“雪姑娘说从来都没有人可以到密室的最深处是因为雪族的祖先想让后人依靠自己的本事生活,而不是依赖雪莲花。”“果儿,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铁门会又打开了呢?”周烟听了果儿的解释,不解的追问道。果儿听了周烟的疑问,看了看那片只剩一半花朵的花丛道:“是勇气!”

  “勇气?”周烟嘴上不禁说了一句,向果儿投去了疑惑的眼神。“因为采下花朵会让手变成乌黑色,一般人都害怕,而我们刚才因为愤怒,忘记了害怕,反而误打误撞解开了机关。”果儿对周烟激动的解释道。周烟听了果儿的话,认同的点了点头。

  果儿突然间想到郑浪那边岂不也会遇上类似的机关,她对周烟焦急的说道:“烟姐姐,我担心郑浪那边,我要出去看看!”“果儿,我和你一起去吧!”周烟镇定的回应道。说罢,周烟和果儿一起走了出去。果然不出果儿所料,第一个密室的铁门也已经打开了,她们两人走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回到了起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