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雪莲花的秘密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697 2017.02.25 20:04

  “你为什么要杀人,你难道不知道,雪姑娘和小婷姑娘是雪族人吗?”周烟见到聂醒这样,忍不住追问道。

  “哈哈哈——为什么,这得要问你们啊,你们又为什么要得到雪莲花呢?”聂醒听了周烟的疑问,不禁冷笑着问道。“哼——丑八怪,凭什么要告诉你我们想要得到雪莲花的原因。咳咳——”郑浪愤怒的对聂醒回答道,他话刚说完,就难忍伤势的疼痛咳嗽了一声。

  “哈哈哈——你现在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还要逞强,看我不杀了你!”聂醒恶狠狠的说道。说罢,聂醒一掌击向了郑浪,郑浪根本就来不及躲闪,被聂醒一掌击晕在了地上。周烟见郑浪也被击倒在了地上,眼神中透入出了一股冷冷的杀意。

  “怎么样,现在就只剩下你一个人了,如果你现在跪下来求我,说不定老夫或许还能饶你一命!”聂醒看着周烟,嚣张的说道。“我看就算我跪地求饶你也不会放了我吧!”周烟冷冷的回答道。聂醒听了周烟的话,眼神中透入出了一丝冷酷,大笑着说道:“哈哈哈——没错,我现在就要替天行道,杀了你们!”说罢,聂醒一掌击向了周烟,周烟现在也伤势严重,来不及躲闪,被他一掌击中胸口,晕倒在了地上。

  “郑浪,郑浪——”郑浪的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呼唤声,他的头脑清醒了一些,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只见果儿正眼眶里含着泪水在呼唤他。“怎么是你,我已经死了吗?”郑浪一时迷茫了,痴痴的问道。“郑浪,我们都没有死!”果儿对郑浪眉开眼笑的回答道。郑浪一听果儿的话,难以置信的问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她没有骗你!”说话的正是聂醒,他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的语气也变得非常的委婉。“是你这个丑八怪——”郑浪一见聂醒,愤怒的吼道,想要马上站起来打他,可是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雪灵走了过来,她看到郑浪的模样,对他解释道:“郑少侠——这都是聂前辈的意思,还请你听我解释。”“你们刚才是在玩弄我?”郑浪一见是雪灵,咬紧了牙关,愤愤不平的问道。

  “郑少侠,这都是我们祖先的意思。聂前辈是我们雪族雪莲花的第二十代守护人。我们祖先发现了可以医治百病的雪莲花,可是祖先却发现他的族人们为了争夺雪莲花而不断的自相残杀。我们的祖先为了挽救这件事,就把雪莲花藏到了这个密室里面,派我们雪族武功最高的聂家人世代看守。”雪灵对郑浪镇定的解释道。

  “没错,雪族的祖先对我们聂家的祖先有恩再先,我们祖先曾经立下遗嘱,要让我们世世代代守护好雪莲花,不落入恶人之手。在你们之前,就有很多的人来过这个密室,可是很遗憾,他们都被自己的邪念给打败了。”聂醒解释道:“你们经历过了密道里的机关,想必也是了解到了真谛,而且你们的宁死不屈、愿意为了他人而牺牲自己,也正是我们祖先所信仰的宝贝。”

  “切——说的很有传奇色彩啊!”郑浪听了聂醒的话,不屑的应道。聂醒没有回答郑浪,只是微微笑了笑,因为他从郑浪的语气里听得出,他是一个要面子的人。“郑浪,谢谢你——”果儿深情的看着郑浪,柔声说道。“谢我?哼——为什么要谢我?”郑浪听了果儿的话,心里难以平静,但他还是故意让自己变得冷酷镇定。

  “烟姐姐说,刚才你见我被聂前辈打倒,竟奋不顾身的替我报仇,真的很谢谢你!”果儿面带微笑的感激道。“青衣使者,我只不过是看不惯这个丑八怪而已!”郑浪口不遮拦的解释道。

  “聂前辈,多亏了你手下留情我们才能安然无恙,不知真正的雪莲花在哪里!”周烟对聂醒感谢道。聂醒听了周烟的话,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哎——实不相瞒,雪莲花早已经枯萎了!”

  “雪莲花已经枯萎了?”果儿听了聂醒的话,不禁大吃一惊。“是啊,雪莲花就长在这个密室里面,可惜它已经枯萎了!”聂醒遗憾的回答道。“我不相信!”小婷听了聂醒的话,不甘心的回应道。“小婷姑娘,你若是不信,大可沿着这道门进去看看!”聂醒对周烟镇定的解释道,用手指了指前面的门。

  小婷听了聂醒的话,急忙跑了进去一看。小婷跑到了密道的尽头,只见里面又出现了一扇铁门。小婷用手缓缓的打开了,她定睛一看,只见里面竟然像个世外桃源一般,有鲜花,有大树,只是有一片土地上的花朵全部枯萎了。小婷走了过去,低头看了看,这些花和普通的花没什么两样,只不过他们的颜色是血红色的,雪莲花怎么会是血红色的呢?雪灵不放心小婷一个人,也跟了过来,她看到了那片枯萎的花朵,也是一脸的疑惑。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雪莲花,只有血莲花!”聂醒也走了过来,镇定的对雪灵和小婷解释道:“你们的祖先故意把血莲花说成了雪莲花是为了误导别有用心的人!”“原来如此!”小婷听了聂醒的解释,终于明白了过来。“那还有什么办法可以打败林敏这老妖婆!”雪灵听后不禁搭话道。

  “雪姑娘,林敏是何人?”聂醒听了雪灵的话,不解的追问道。“哦,聂前辈,没什么。”雪灵心知自己说漏了嘴,立马遮掩道。“林敏就是雪山老妖!”此时周烟也走了过来,解释道。“周姑娘——”雪灵无奈的唤了一声,叹了口气道:“哎——实不相瞒,我们这次来这里寻找雪莲花的真正原因就是为了要对付她。”聂醒听了雪灵的话,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追问道:“雪姑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雪灵对聂醒解释道:“林敏为了雪莲花不仅杀了我们很多的族人,还劫走了梁姑娘,她逼迫我们交出雪莲花,不然就会杀了梁姑娘,血洗我们雪族村。”“岂有此理——”聂醒听了雪灵的话,愤怒的一声吼道,猛地一掌挥了出去,“轰——”的一声巨响,一颗大树被击断在了地上。

  “聂前辈,请息怒!”小婷见了,走到了聂醒的面前,从容的劝道。聂醒咬紧了牙关握紧了拳头,愤愤不平的说道:“没想到这江湖上竟然还会有这种恶人,我一定要杀了她!”“聂前辈,你有所不知,这林敏的武功非常之高,就连郑浪都不是他的对手!”雪灵对聂醒无奈的解释道。“雪姑娘,你说的那个郑浪,可就是那个狂傲的小子?”聂醒不屑一顾的回应道。

  郑浪也正好走了过来,他听到了聂醒的话,并没有因此而愤怒,只是淡淡的对聂醒说道:“丑八怪,你不要自以为很厉害,如果我恢复功力,未必会输给你!”“哦——是吗,不过老夫现在可对你不感兴趣,雪族有恩与我们,我要替他们杀了林敏!”聂醒听了郑浪的话,镇定的回答道。

  “聂前辈要与我们一起出去对付林敏?”果儿跟随着郑浪一起走了过来,她听到聂醒要对付林敏,不禁问道。“哎——说来也惭愧,只不过老夫自懂事以来都没有走出过这密道,恐怕不能陪你们一起去对付林敏了,不过如果你们有办法把林敏给引到这里来就好了!”聂醒叹了口气的解释道,眼神中充满了真诚。雪灵听了聂醒的话,觉得他一辈子都守在密道里,心里很是感动,不禁微笑着感激道:“聂前辈,辛苦您了!”“哈哈哈——这有什么好谢的,我们聂家人世代都为保护你们雪族而活!”聂醒诚恳的回应道。

  “可是——”雪灵刚想要回话,就被聂醒打断道:“雪姑娘,不要再可是了,老夫心意已决,还请你们想想办法把那林敏引到我这里来!”雪灵听了聂醒的话,知道聂醒对他们族人也是忠心耿耿,而那林敏一日不除,他们也一日不得安宁,只是有什么办法引林敏自己过来呢?雪灵想着想着沉默了。“聂前辈,我倒是想到个办法可以引林敏过来!”果儿低头思索会儿后镇定的解释道。聂醒听了果儿的话,两眼冒着金光,激动的追问道:“这位姑娘,你有什么办法?”

  果儿用手指了指自己,镇定的解释道:“我去引她过来!”“青衣使者,别开玩笑了,你去引老妖婆过来,只怕会没命回来吧!”郑浪听了果儿的话,故意挖苦道,其实他的心中是很担心果儿的。“郑浪,你不用替我操心,我已想好了办法。”果儿听了郑浪的话,知道他是故意挖苦的,知道的回应道。“哼——青衣使者,你不要自以为是了,我只是怕你去送死还没有人替你收尸罢了!”郑浪傲气的说道,眼神中充满了焦虑。郑浪和果儿在一起的这段时间里,他的心里面已经有了果儿,要不是梁晴因为他而被林敏抓走,说不定他就会放下架子接受果儿。

  “郑浪,我一个人去引她才是最安全的,你就安心待在这儿恢复内力,到时候也可以和聂前辈一起对付林敏!”果儿从郑浪的眼神中看出了他的焦虑,她想等救出梁晴之后就离开郑浪,因为她不想让郑浪为难。

  “果儿,你一个人去太危险了,我陪你一起去!”周烟走到了果儿的面前,关心道。“烟姐姐,不用了,就我一个人去,要是我半个月还没有过来,你们再来找我!”果儿坚定的对周烟说道。“果儿姑娘,你一个人一定要小心!”雪灵也机智聪明,她已想到了果儿的办法,她虽然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是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她对果儿关心的提醒道。

  “雪姑娘,我知道了!”果儿充满信心的回应道。说罢,果儿就一个人走了出去,郑浪望着果儿离去的背影,不禁有些不舍得,他现在功力所剩无几,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在这里安心休息。果儿走到了密室的外面,用铃铛唤来了巨雕,坐上了巨雕往林敏的方向而去了。

  经过了三天的飞行,果儿终于看到了林敏的房子,她命令巨雕飞了下来,一个人走进了林敏住的地方。

  “哈哈哈——怎么就你一个人来?”林敏经过了这段时间,已经调整好了内力,她在屋子里感觉到有人过来,就探出了头看了一眼,她发现来的就只有一个果儿,就从屋内缓缓的走了出来,轻蔑的问道。

  果儿朝林敏看了一眼,只见林敏虽然穿了一身红衣,模样竟然却是三十几岁女子的风华之态,但是却冷不丁的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哈哈哈——怎么样,我美吗?”林敏自恋的转了一个身,细声问道。“美又如何,您想要的雪莲花再也得不到了。”果儿冷冷的回答道。“嗯——你这是什么意思,郑浪呢,怎么不见他,是做缩头乌龟了吗?”林敏娇声的讽刺道。

  “郑浪的武功已经被您全部吸走了,还能有什么用,只不过这次我们去寻找雪莲花,遇上了点麻烦。”果儿对林敏愁眉苦脸的解释道。“哦——遇到了麻烦?”林敏不解的追问道。“在藏有雪莲花的密室里面有一个绝世高手,烟儿姐姐、雪姑娘都——都被他给杀死了,呜——”果儿说着说着,不禁伤心的哭了起来。

  “哼——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林敏恶狠狠的追问道。“我跟那个绝世高手说您的武功不知比他高多少倍!”“哼——那是自然,没有人可以打败我!”林敏狂傲的说道。“就是啊,可是那个高手不相信啊,他还说您要是遇到他也会被他杀死的。”果儿面露不甘心的表情,对林敏愤愤不平的说道。

  “哼——好有意思,他在哪里,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林敏傲气的问道。果儿听了林敏的话,心知她已经快要上钩了,搭话说道:“他就在藏有雪莲花的密道里。”

  “哼——你说的很有意思啊,你凭什么让我相信这不是一个陷阱?”林敏听了果儿的话,面露严肃的表情,恶狠狠的问道。“您要是不相信就算了,反正烟儿姐姐和郑浪都已经被他给杀死了,我活着也没有任何意思,还是死了算了!”果儿说罢,伸出了手,想要拍自己的脑袋自尽。

  “住手,你为什么要来找我,难道你不怕我杀了你?”林敏见果儿想要自尽,厉声阻止,半信半疑的追问道。“我现在只想替他们报仇,可是我的武功由不是他的对手,在这天底下也只有您可以打败他!”果儿对林敏奉承道。

  “哈哈哈——谅你也不敢在我面前耍小聪明,我随你去,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何人这么嚣张!”林敏对果儿狂傲的说道。“林前辈,您走了,那梁姑娘怎么办?”果儿好奇的问道。

  “她已经被我催眠了,就算不吃不喝一个月也不会有事,你这么关心她干嘛?”林敏厉声逼问道。“哦——没什么,只是随便问问!”果儿马上遮掩道。“哼——你倒是很机灵,有没有想过做我的弟子?”林敏对果儿假装真诚的问道。果儿心里知道这是林敏在试探自己,她毫不犹豫的“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诚恳的说道:“只要前辈替我杀了那人,我愿做牛做马!”

  “哈哈哈——很好,起来吧!”林敏面露喜色的扶起了果儿道:“你叫什么名字?”“林前辈,我叫果儿!”果儿笑盈盈的回答道。“嗯,果儿,名字不错,人如其名啊,哈哈——”林敏念叨了一声果儿,不禁爽朗的笑了出来。不知为什么,果儿竟对林敏增加了些好感。林敏看着果儿,淡淡的说道:“果儿,你知道我一生中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吗?”“林前辈,果儿不知!”果儿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敏回应道。

  “我曾经也有过一个女儿,就像你这般大,可是却得了重病死去了,当时我很伤心很伤心——”林敏说着说着,回忆起了往事。林敏抬头望着天空,愤怒的吼道:“所以我要练成还老还童的神功,拥有永远也不老的生命!”“林前辈,您很爱您的女儿吗?”果儿关心的问道。

  林敏看了一眼果儿,不禁微微笑了笑的说道:“是的!可是,我对小婷也一直把她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看待,而她却背叛了我,我要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林敏说着说着,愤怒的运起了内力,一掌击向了天空,林敏的掌风在天空中化为了乌有。就算是再厉害的人,都是敌不过老天爷的。

  “算了,不提了,果儿,密道在哪里,我要去杀了这个自以为是的人!”林敏将内心平静了下来,焦急的问果儿道。果儿用手指了指前方镇定的回答道:“林前辈,就在那边!”“果儿,我们走吧!”林敏看了一眼回应道。“哦——”果儿毫不犹豫的应道。

  果儿带着林敏走出了雪山,往密道的方向走了过去。她们两人走了一天的路,果儿不禁觉得有些疲惫,她看到了前面有一家酒店,就对林敏恳求道:“林前辈,我们走了一天的路了,休息一下吧!”林敏的功力深厚,自然是感觉不到疲倦的,但她见到果儿的头上都冒着汗水,心知她是疲倦了。林敏对果儿点了点头,果儿见了,直接走进了酒店。

  “大师兄,干——”在酒店里只见到飞剑帮的一名弟子在向另一位身穿蓝色衣裳的人敬酒。此人正是飞剑帮的大师兄董茂,他以前一直被赵星压制着,如今赵星已死,他自然成为了赵漠最信任的人。董茂接过了那弟子手中的酒杯道:“师弟,大师兄平日里待你如何?”“大师兄平日里待我就像大哥一般!”那弟子立马奉承道。“可是,师父命我们去找寻杀害赵星凶手的下落,你怎么还有心情在这里喝酒?”董茂听了那弟子的话,不禁假装严肃的问道。“大师兄——师父现在最相信的人就是你,以后掌门位置就是你的了,什么杀了赵星的凶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那弟子说着,又给董茂的碗里倒满了酒,举起了碗奉承道:“我以后誓死追随大师兄!”那弟子说罢,又和董茂干了一杯酒。

  果儿此时也走进了酒店,她并不认识董茂,却看到那弟子身穿的是飞剑帮的衣服,不禁心想:怎么飞剑帮的人会在这里?果儿可不想惹是生非,她笑盈盈的对酒店小二说道:“小二,给我上几个小菜!”“客观,好嘞!”小二一声应道之后就跑进了厨房准备起小菜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