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郑浪和果儿再去雪山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402 2017.03.02 19:05

  商阴成功的将夏雪带回了东厂,将她关押在了天牢里。商阴在得知皇上驾崩之后就飞鸽传书给了郎塞,让他马上带着精兵来攻打中原。商阴想利用这次战争使还没有登基的太子乱了陈脚,他自信的认为,太子会为了保住自己的皇位,必然会派秦天去对付郎塞,只要秦天不在京城,他就可以直接大摇大摆的逼宫了。可是狡猾的商阴又担心太子会猜到他的计谋,让秦天留在皇宫,所以他抓走了夏雪,不管秦天是出去打战还是留在京城他都可以以此要挟秦天。

  一个时辰之后,楚云和周烟终于赶到了秦将军府,他见将军府门外竟然没有一个人,而且将军府的大门还敞开着,十分的好奇,他只好走了进去一看究竟。楚云见到将军府里空无一人,不禁担心起来,他立马跑了进去,只见有好多的下人都倒在了地上。周烟见到了此景也是担忧起来,跟随着楚云进去了。“姑姑——姑姑——”楚云焦急的大声唤道,可是始终没有人回话。

  楚云一路跑着呐喊着跑进了内房,他见到许多和许少倒在了地上,不禁看傻了眼。楚云焦急的来到了许少的身边,蹲下了身,摸了摸他的鼻子,可惜许少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气息。楚云没有因此而放弃,他又来到了许多的身边,他发现许多还有一丝的气息。楚云看着周烟对她焦急的说道:“周姑娘,他还有一丝气息,你来扶着他,我要替他疗伤!”周烟听了楚云的话,点了点头,蹲下了身,扶起了许多。楚云立马双手运起了内力,灌输到了他的身体里。

  过了半柱香之后,许多迷迷糊糊的睁开了双眼,他不禁回头看了一眼楚云,对他感激道:“多谢少侠救我!”“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里?”楚云看着许多,好奇的问道。许多见楚云面相和善,也没有对他怀疑,但他还是卖了个关子的对楚云问道:“不知少侠又是何人,怎么会来到这里?”

  “他是夏雪的侄子楚云,你没有听说过吗?”周烟不耐烦的对许多解释道。许多听了周烟的话,不禁吃了一惊的看着楚云,激动的问道:“你真的是楚公子吗,将军和夫人经常提起过你?”“我就是楚云,不知你是——”楚云见许多真诚的语气,也毫无保留的回应道。“太好了,你真的是楚公子,咳咳——”许多激动的回应道,不禁触动了伤口,痛的咳嗽起来。

  “你没事吧?”楚云见了,焦急的问道。许多感觉到他的体内还有一股内力在涌动,那应该是商阴的那一掌,没有想到商阴的那一掌竟然会如此的可怕,他知道自己快挣不住了。许多痛苦的看着楚云,镇定的回应道:“楚公子,我不要紧!”“我姑姑现在在哪里呀?”楚云并没有发现许多的异样,焦急的问道。“夫人已经已经——”许多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体内的内力反噬了全身,他口中喷出了鲜血,又晕了过去。楚云见了,不禁心急如焚的晃了晃他的身体,可还是不起作用。

  楚云并没有放弃,他立马施展内力再次灌输到了许多的身体内。可是这一次,楚云的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许多依然没有清醒。“楚大哥,你休息会儿吧!”周烟见楚云如此的拼命,不禁担忧的说道。“不行,他肯定知道姑姑和秦叔叔的下落,我一定要救醒他!”楚云对周烟坚定的回应道。“楚大哥——你真的想要救醒他?”周烟认真的问楚云说道。楚云对周烟坚定的点了点头。

  “楚大哥——我听说在京城的西郊,有一位神医,或许他有办法救醒这位壮士。”周烟对楚云解释道。楚云听了周烟的话,不禁有了喜色,追问道:“烟儿,那我们快过去找他!”“楚大哥,只是这神医有一个怪脾气,你要让他救人,就必须满足他的一个愿望。”周烟对楚云无奈的回应道。“管不了这么多了,我们先去找他吧!”楚云对周烟坚定的回应道。周烟见楚云如此的坚定,对他点了点头,站起了身说道:“好吧,楚大哥,我们出发吧!”说罢,楚云背起了许多,跟随着周烟走出了秦将军府。

  果儿很是担忧郑浪,郑浪独自一个人在山顶已经将近一个月了。这次果儿直接来到了山顶,只见郑浪正闭着眼睛在冥想。“郑浪,你没事吧!”果儿担忧的对郑浪问道。郑浪被果儿的一声呼唤给唤醒了过来,他睁开了双眼,看了一眼焦虑的果儿,淡淡的回应道:“青衣使者,你怎么来了?”“郑浪,你一个人在山顶都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能让我不担心吗?”果儿对郑浪关心道。

  “哼——青衣使者,不用你关心,我马上就能领悟到打败林敏这老妖婆的办法了。”郑浪对果儿冷冷的回应道。“郑浪,你真的有办法打败可以林敏?”果儿难以置信的追问道。郑浪听了果儿的话,不禁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可怕的杀气,果儿偷偷看了一眼郑浪的眼睛,她发现郑浪的眼睛显得有些微蓝。郑浪冷冷的对果儿说道:“青衣使者,你先下山去休息吧,我郑浪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林敏!”果儿从来都没有见过如此充满杀气的郑浪,她只好对他嘱咐道:“郑浪,那我先去山脚了,你要是有什么事就来找我!”果儿说罢,忧心重重的走下了山。

  果儿一个人来到了山脚下,她躺在了草地上,眼睛看着蔚蓝的天空,没过多久就睡着了。在梦里,果儿惊喜的发现自己穿上了一件红色的新娘衣裳。果儿要嫁人了,而她嫁的人正是郑浪,果儿很开心。可是等她要去坐轿子的时候,媒婆匆匆跑了过来吼道:“郑浪不见了,郑浪不见了!”果儿听了媒婆的话,非常的伤心,她的眼角里流出了泪水,不停的囔道:“郑大哥,不要离开我,郑大哥不要离开我!”

  “青衣使者,我郑浪什么时候说过要离你而去?”突然之间,郑浪的声音传到了果儿的耳畔,果儿被郑浪的声音给唤醒了。果儿一睁开眼就见到了郑浪,她情不自禁的双手抱住了他,激动的唤道:“郑大哥,答应我,无论以后发生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青衣使者,我郑浪答应你,永远不会离开你!”郑浪也被果儿的真情感动了,他也双手抱住了果儿的后背,对她承诺道。

  郑浪和果儿两人抱了好久,果儿依依不舍的松开了郑浪,对他关心的问道:“郑大哥,你怎么下来了?”“我已经有了打败林敏的招式,现在就迫不及待的想要让她知道我的厉害!”郑浪对果儿自信的回应道。“郑大哥,可是林敏这么厉害,你真的有把握?”果儿不禁追问道。“哼——这次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怎么,你怕我会再一次输给她?”郑浪对果儿不屑的回应道。

  “郑大哥,我有你在身边,什么都不怕,可是林敏这么厉害——”果儿当然相信郑浪,只要和他在一起,哪怕是最后一天也愿意,但是她还是有些担心郑浪。“哼——果儿,你不用担心太多,你快把你的那只巨雕叫来,我们现在就去雪山!”郑浪对果儿傲气的回应道。“郑大哥,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的雕儿已经死了!”果儿说着说着,不禁伤心的涌出了泪水。郑浪看着流着眼泪的果儿,傲气的性格被软化了,他假装满不在乎的说道:“不就死了只雕吗,等救出来了梁晴,我就给你再去买一只过来!”

  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反而更加的伤心了,她哽咽着说道:“郑大哥,你也许不会明白,雕儿从小就跟随着我,我待它就像亲人一般!”“果儿,我郑浪最不喜欢啰啰嗦嗦了,雕儿死了我们就走去雪山吗?”郑浪对果儿冷冷的回应道。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忍住了伤心,用手擦干了眼角的泪水,镇定的回应道:“郑大哥,我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出发吧!”于是,郑浪和果儿一起往雪山而去了。

  郑浪和果儿两人走了两天的路,终于来到了雪山脚下。“郑大哥,我们去雪家村看看吧!”果儿看着远处的村落对郑浪说道。郑浪回想起也好久没去雪家村了,就点了点头同意了果儿。郑浪和果儿来到了雪家村,可是雪家村里面早已经空无一人,难道他们全部都已经命丧与林敏之手。果儿焦急的往四处跑去,可还是没有见到一个人,果儿不禁气馁的停下了脚步,眼神里充满了绝望和无奈。

  “没想到林敏这老太婆这么恶毒,果儿,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雪山顶灭了林敏!”郑浪握紧了双拳,愤愤不平的说道。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只好跟着他走出了雪家村,往雪山顶而去。郑浪和果儿再一次来到了雪山山脚下,郑浪看着果儿,厉声说道:“抱紧我,我要施展轻功飞上去!”“郑大哥!”果儿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郑浪,不禁愣住了。“快啊!”郑浪见果儿发呆,不满的吼道。果儿反应了过来,她用双手紧紧抱住了郑浪。郑浪见果儿已经抱紧了他,施展轻功飞到了山顶。

  郑浪之前第一次飞到山顶还觉得乏力,如今他已经适应了,只是喘了几口气而已,他的内力并没有因此而消耗太多。当然了,这雪山的高度也远远没有楚云和明月那次掉落崖顶的那座。“郑大哥,也不知道梁姐姐怎么样了?”果儿看着郑浪担忧的说道。

  “哼——如果林敏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就让她求死不能求生不得!”郑浪狂傲的回应道。郑浪说罢,自顾自的往东走向了雪山顶的远处,其实第一次郑浪上雪山时是被四周的环境给迷惑了,他以为自己是在往前走,其实只是在同一个地方转圈而已,第二次上来的他已经有了上次的教训,可以辨清方向了。果儿见郑浪走向了林敏屋子的方向,担心郑浪会有危险,立马跟了上去。郑浪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之后,林敏的屋子就出现这里他的眼前。郑浪见屋子的大门紧紧的闭着,粗暴的一脚踹开了大门,走了进去。

  林敏正在屋子里看着雪家村的人造后花园。原来林敏觉得她现在住的地方虽然很有意境,可是没有花朵,所以她就来到了雪家村命令他们去给她造后花园。林敏的后花园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她后花园里的花也都是从各地采来的,因为雪山的坏境那些花朵都会被冻死,所以林敏就让他们造了一间密不通风的屋子。这是一项伟大的工程,林敏想要拥有神仙般的生活。但是今天,林敏的右眼皮跳的厉害,她不禁走了出去。

  郑浪来到了林敏的房间外,一脚喘开了门,只见梁晴正坐在床上发呆。郑浪不禁激动的走到了梁晴的面前,唤道:“梁大小姐,快醒醒!”可是梁晴没有因此而醒过来。果儿在屋外见了,走了进去,对郑浪解释道:“郑大哥,不如试试我的摄魂铃!”果儿说罢,晃起了手中的摄魂铃,发出来了“铃——铃——”声响,梁晴听了果儿的摄魂铃突然之间双眼变得血红,痛苦的呐喊了一声“啊——”晕倒在了地上。郑浪见了,不禁朝着果儿厉声吼道:“青衣使者,你在做些什么?”“郑大哥,我——我没有想到会这样!”果儿委屈的对郑浪解释道。“给我滚,给我滚出去,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郑浪对果儿大声骂道。果儿听了郑浪的话,没有难过,她只是默默的走出了屋子,她看到林敏就在她的眼前,她不禁吓得呆住了,说不出话来。

  “果儿,你来了,咦——你怎么了,是不是郑浪那臭小子让你伤心了!”林敏见到了果儿,她见果儿愁眉苦脸的模样,心中很是焦虑,不禁眼神中透露出一种难以让人摸透的情感,关心的问道。果儿见林敏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她觉得很恶心,她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

  郑浪在屋子里听到了林敏的声音,他将梁晴抱了出来,恶狠狠的盯着林敏说道:“老妖婆,你把梁晴怎么了?”林敏听到了郑浪说的的话,不禁反应了过来,她斜着眼看着郑浪,冷冷地笑了笑,用轻蔑的语气对郑浪说道:“郑浪,你是不是惹果儿伤心了?”“哼——是又怎么样,你能奈我何?”郑浪狂傲的回应道。“郑浪,你惹我我还可以让你慢慢的死,而你却敢让果儿伤心,啊——”林敏说着说着痛苦的咆哮了一声,眼神中充满了杀气,她看着郑浪厉声说道:“我要你死无全尸!”“哼——那就来吧,我也想让你知道一下我的厉害!”郑浪说罢,自信的摆出了作战的招式。

  “郑大哥,你不是林敏的对手,你快点带梁姑娘离开!”果儿见了,立马冲到了郑浪和林敏的中间,对郑浪吼道。“果儿,你为什么这么关心郑浪,你难道不知道我对你的一番情意!”林敏双眼柔情的看着果儿,手放到了胸口,伤心的问道,她的表情给人一种可怕的感觉。“林前辈,我知道你对我的情义,可是你也是知道的,我和你怎么可能——”果儿看着林敏,镇定的解释道。“啊——我不在乎,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林敏咆哮了一声,额头上浮现了几道皱纹,她的怨念已经渗透了全身。“对不起,林前辈!”果儿对林敏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的恳求道:“林前辈,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林敏听了果儿的话,不禁愤怒的一掌击向了身后,只见身后的屋子都被她给震塌了。林敏冷冷的对果儿回应道:“果儿,既然如此,那你就和郑浪一起去黄泉路上吧!”林敏说罢,一掌击向了果儿的胸口,“碰——”郑浪见了,施展“逍遥步”一掌接住了林敏的招式,结果郑浪被林敏震退了好几步。

  果儿见了,焦急的跑到了郑浪的身边,担心的问道:“郑大哥——你不要紧吧!”郑浪没有理会果儿,果儿惊讶的发现,郑浪的眼睛显得有些微蓝,她不禁感觉到郑浪的内力提升了好多,她想起来了,这是血於魔攻。郑浪怎么会血於魔攻呢,而且他的眼睛是蓝色的,据果儿所知,在她的印象里,练了血於魔攻的人眼睛会变成黄色和红色,可是郑浪怎么会是蓝色呢?不过最让果儿担忧的是练了血於魔攻的人在使用时基本上都会丧失心智的。

  “郑大哥——”果儿担忧的唤了一声郑浪,可是郑浪没有回答她。郑浪现在使用的正是血於魔攻,只不过这是他这些日子以来的领悟,他这也是第一次使用,他虽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提升了,可是却镇定不下来了,郑浪感觉到自己快要失去理智了。看来,我必须速战速决才行,郑浪想罢,猛地一掌击向了林敏。

  林敏见郑浪的一掌威力极大,也不禁虚了一下,不敢怠慢,使出了所有的内力,一掌接住了郑浪的攻击。“去死吧!”郑浪咆哮了一声,一掌接一掌的击向了林敏。林敏发现郑浪的攻击虽然威力强大,可他却像个疯子一样乱打一通。林敏镇定的接住了郑浪的攻击,找到了他的破绽,一脚踢中了他的腹部,郑浪被林敏一脚踢倒在了地上。

  郑浪从地上立马爬了起来,他的内心开始焦急起来,他越是着急,脑子就越是糊涂。果儿也发现了郑浪运用血於魔攻的后果,不禁厉声对他说道:“郑大哥,不要再用血於魔攻了,你那样会走火入魔的!”林敏听了果儿的话,知道郑浪快要走火入魔,趁机一掌向他的胸口击去,郑浪哪还知道抵挡,早已迷失了自己,被林敏一掌击倒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