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 武侠

    类型
  • 2016.12.29上架
  • 31.35

    完本(字)

110位书友共同开启《从此不再江湖》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青光剑重现江湖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6196 2016.12.29 18:55

  秦天缓缓地走进了夏家客栈。

  夏家客栈是洛阳城里的一家客栈,老板娘的名字叫做夏雪,她的厨艺很不错,所以来客栈吃饭住宿的江湖人士也很多。秦天是第一次来,但是他却认识老板娘很久了。夏雪见到秦天走了进来内心很乱:为什么他现在来了,我该怎么办?他们两人已经十八年没有相见了。秦天依然看上去豪气十足,三十八岁的他,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的魁梧了,他没有留胡子,因为他不喜欢让她看到自己苍老的模样。秦天深情地望着夏雪,十八年过去了,她看上去似乎没有岁月的痕迹,倒是更增添了几分成熟的魅力。

  “你来了,我就知道你会来。”夏雪走到了秦天的面前,语气中带了一丝无奈。

  秦天正要开口说话,就见两个人走进了客栈。这两人一男一女。秦天朝两人看去,男的留着胡子,大约四十几岁的样子,手中拿着一把大刀,背后背着东西用包袱紧紧的裹着,看不清楚里面藏着的是什么东西。女的十七八岁的样子,脸圆圆的,长的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留着长发,身穿红色的衣裳,看上去很有姿色,她的手里握着一把剑,这两人看上去应该是一对父女。

  少女对男的说:“爹,我们随便在这里吃一点再赶路吧!”

  “也好,烟儿。”那男的应道,他看着一个忙来忙去的少年吩咐道:“小二,马上给我们上一些酒菜过来。”

  这个少年是夏雪的侄子,名字叫楚云。楚云现在正是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光,十九岁的他看上去英气十足。他对那男的爽快的答道:“好的,客官,请稍等!”说罢,楚云就飞快地跑到厨房去准备小菜了。

  秦天感觉的出,那男客官的武功不弱,而跑去厨房准备小菜的少年的武功却更是在那男客官之上。他们是做什么的,他也没必要关心,他看着夏雪的眼睛欣慰的问道:“你把武功都教他了?”

  “是的,毕竟现在的江湖还是很混乱,我可不希望他有什么三长两短,这也应该是姐夫的意愿。”夏雪知道秦天在问楚云,向他冷漠的解释说。

  秦天听了夏雪的话,愧疚的沉默了,无奈的坐了下来。

  “你今天是来带我走的?还是……”夏雪没有坐下,依然站着,有些无奈的问他。

  秦天看的出夏雪的无奈,平静的问:“他叫什么?”

  “楚云。”夏雪回应道

  “名字不错。”秦天有点兴奋的说:“而且武功不在你之下!”

  夏雪听了秦天的话,用忧郁的眼神盯着秦天说:“云儿的学武天赋像他的爹一样,我教他的武功他都学会了,而且还超越了我。如果姐夫不死,他从小就跟姐夫学的话,现在就更加厉害了。”

  秦天被夏雪的盯得很难过,但他没有回避她的眼神。因为夏雪的姐夫楚阳是被他间接害死的。秦天陷入了沉思。

  这个时候客栈里又走进来两个人,从这两人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很可怕。一个手里拿着银枪,面色严肃,看上去三十几岁。另一个也三十几岁的摸样,只是稍微胖些,他的脸上有一道刀疤,手中并没有兵器,但是就凭脸上的刀疤就让人觉得心寒。秦天和夏雪同时向那两人看去,以他俩的感觉,这两人的武功都非常的高。夏雪借机向秦天推拖说:“我先去招待客人了,我和你的事待会儿再说吧。”说罢,夏雪就向那两人走去。

  夏雪走到那两人的面前,微微笑了笑地问:“请问两位客官要点些什么,我马上去做。”

  那两人好像没有看到夏雪一样,竟用眼睛盯着先前进来那个男子背后的包袱。过了片刻,手拿银枪的男子走到了背包袱男子的面前,冷冷地道:“周总镖头亲自压镖,不知这包袱里的是不是青光剑?”

  夏雪一听青光剑,不禁心中一动。以前她听姐夫说起过青光剑,据说青光剑乃是三十年前的江湖第一剑客元江的佩剑,此剑据说用玄铁打造而成,非常锋利,杀人于无形。后来元江隐退江湖,青光剑也就跟随着他一起消失了。现在青光剑怎么会又重现江湖,而且落入镖师的手中,三十年前的江湖第一剑客元江退隐江湖又有什么内情,这让夏雪百思不得其解。

  背包袱的人正是周海镖局的总镖头周海,在他旁边的是他的女儿周烟。

  周海镖局在洛阳城的西郊,是江湖上四大镖局之一。在七天前,周烟一个人到洛阳城里去买衣服,她在半路遇到了一个乞丐。这乞丐头发凌乱,面容苍老,躺在路边,好像很饿的样子,周烟看了十分的同情。周烟走到了乞丐面前,蹲下了身来,用细细的声音说道:“老伯,我这里有一些碎银,你拿去买吃的吧。”说完,周烟从腰间的荷包里拿出了30两银子给他。

  “小姑娘,这些银子你还是留着自己用好了,我已经是个快要死的人了。”这乞丐没有去拿周烟的银子,语气中带着一丝悲哀。

  周烟听了乞丐的话更加怜惜地说:“老伯,你是得了重病了吗,我带你去城里找大夫!”

  那乞丐听了周烟的话,眼角不禁流出了泪水,他有些激动地说:“小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的病我自己很清楚,最多可以再活一个月。”

  周烟听后没有气馁,抱着一丝希望地说:“城里的湖大夫医术很高明的,也许他可以治好老伯您的病。”

  “哎——还是算了,不用了,我再活着也没什么用了。”乞丐叹息着说:“小姑娘,你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吗?”

  “我叫周烟。”周烟对那乞丐并没有戒心,如实地与他说了。

  乞丐听了,略有所思地问道:“你是不是周海的女儿?”

  “周海正是我的爹,怎么,老伯,您认识我爹吗?”周烟好奇地追问乞丐。

  乞丐从地上站了起来,镇定的解释说:“我就住在附近,早就听说过周海是洛阳城里最厉害的镖师,小姑娘你姓周,我就猜想你是不是和他有关系,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女儿!周姑娘,你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老伯,您有什么事吗?”周烟好奇地问。

  乞丐从容地答道:“你去了就明白了。”

  周烟虽然不明白乞丐会带她去哪里,但是她很同情他,也就没有在意,欣然应道:“好的,请老伯带路。”

  于是周烟就跟随着乞丐去了,她跟着乞丐来到了一片竹林。这片竹林的竹子长的非常茂盛,周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竹子,内心非常的激动。乞丐又带着周烟在竹林里转了好几圈后只见一栋竹屋出现眼前。周烟跟着乞丐一起进了竹屋。竹屋里面有一张床,还有桌子和椅子,如果一个人可以住在这样的地方,也算是人间仙境。乞丐走到了床前,用手一推床,那床竟往左移动,随即,出现了一把剑。乞丐走了过去,拿起了剑说:“请周姑娘把这把剑交给我的师弟鲁雹,他现在在天林寺。”

  “老伯,这把剑是——”周烟好奇地问乞丐,周烟并不清楚乞丐的剑和他的师弟之间有什么关系。

  乞丐没有向周烟解释,又从床底下拿出了一封信递给她,说道:“一言难尽啊!等你把这封信交给你的爹看一眼,他自然会告诉你的。”

  周烟听了乞丐的话,心想:这位老伯要我把剑交给他的师弟肯定是有原因的,而且他还给爹写了一封信,爹和老伯一定认识,可是爹为什么从没向我提起过呢?周烟脑海里出现了无数个问号,但她相信老伯这样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也只好先答应乞丐道:“好吧,老伯,我一定会把剑交给您的师弟。”

  乞丐对周烟嘱咐道:“周姑娘,此剑千万不可落入恶人之手,你送去时需小心行事。”乞丐说完从枕头下面取出一块布将剑给包了起来。

  周烟从乞丐的手里接过了剑,她差点因力气不够而握不住,咬紧了牙关才勉强握住,她颇有自信的对老伯说道:“老伯你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

  乞丐听后点了点头,向周烟挥手道:“周姑娘,你去吧!”

  “好的!老伯!”周烟说罢就走出了竹屋。

  周烟怕宝剑落入恶人之手,立马就赶回了周海镖局,她把见到乞丐的事情向父亲说了,同时也把信和剑交给了父亲。周海看了信之后,镇定的对周烟解释说“烟儿,你见到的乞丐不是普通的乞丐,他可是三十年前的江湖第一剑客元江。”

  “第一剑客!”周烟惊讶的道。

  “是啊,他说他已身患绝症,活不过一个月,本来和水仙宫宫主燕虹约定两个月后决战的,所以他希望把剑交给他的师弟鲁雹,让鲁雹来替他决战。”周海向周烟解释道:“据江湖传闻,他们三人本来是同门师兄妹,后来因为燕虹被一个负心人抛弃,最终跌入了魔道,创建了水仙宫。不过,后来江湖传言,鲁雹因看透凡尘,到郑州的天林寺出家为僧了。”

  “那,爹——我们一定要去天林寺把宝剑送到元前辈的师弟手中!”周烟听后正义凛然的说道。

  “是啊,在这江湖上能和水仙宫宫主燕虹决斗的没有几个,而且爹也听说水仙宫在江湖上四处作乱,但是他们与江湖三大门派之间还是礼让三分的,只是他们日渐强大,对于武林盟主宋风来说也是维持江湖秩序的一种威胁。烟儿,等我处理好一些镖内事物我们就出发。”周海向周烟坚定的吩咐道。

  七天之后的早上,周海将所有事物处理完毕之后就和女儿周烟一起赶往郑州的天林寺了。周海父女两走了半天,终于来到了洛阳城内。周海父女看到了夏家客栈,又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便一起走进了夏家客栈。

  周海听了拿银枪男子的话,不禁心想:原来他们是冲着包袱里的青光剑来的,他们又是什么人。周海想罢,镇定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青光剑在我的手里?”周海临危不惧地盯着拿银枪的男子。

  拿银枪的男子听了周海的话,向他厉声威胁似的道:“我们是水仙宫的天地玄黄四护法之一,在我旁边的是地护法,四大护法中排行第二,而我是排在第三的玄护法。我们水仙宫的人遍布整个江湖,元江那死老头还想把剑交给鲁雹,还好五天前我们宫主得到消息说你们周海镖局得到了青光剑,所以宫主就派我们二人来一探究竟,没有想到青光剑真的会在你们手里。我奉劝你还是乖乖的交出青光剑,免得我们动手。”

  周海看了一眼玄护法,心想:这水仙宫的势力竟如此强大,看来这次是九死一生了。

  “你们把元老伯怎么了?周烟听了玄护法的话,不禁担心的问道。

  “哈哈哈,小姑娘你放心,我们宫主好歹和他是师兄妹,已经给他留了个全尸。你们只要交出青光剑我就可以饶了你们!”玄护法大笑一声冷冷的说道。

  “你们竟然杀了元老伯,我要替他报仇!”周烟听了玄护法的话愤怒的拔出了手中的剑,准备战斗。

  这时,楚云手捧盘子和酒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他看到周烟拔出了剑,好奇的向她看去,正是“柔水轻绸柳腰细,樱口叶眉诗情意”,不禁心中一动,难以平静。

  “哈哈哈!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那我就来陪你玩玩。”玄护法说完,一枪刺向周烟。周烟从小就跟父亲学武,虽然周海是用刀高手,但刀剑都在于一个快字,她的剑法也并不逊色。周烟见玄护法的银枪刺来,挥剑挡去。周烟哪会是玄护法的对手,被对方的银枪震的手都发麻,她也只是在招式上可以勉强和玄护法过招,但是力量却相差太远,不出十回,周烟的剑就被玄护法的银枪打飞了。玄护法趁机一枪刺向周烟的胸口。正在这危急时刻,周海拔刀相挡,大刀挡住了银枪。周海将周烟推开数步,挥刀向玄护法反攻。

  周海算是一个用刀高手,玄护法的银枪竟被他的大刀给压着了。玄护法也不是省油的灯,抖擞精神,将银枪挥舞的更加猛烈了。两人的激烈交战把在客栈里吃饭的人都吓的往外跑去,桌椅也被打坏了好几个。

  夏雪看了,愤怒的吼道:“都给我住手!这里不是你们打架的地方。”

  周海是很想停手,但是玄护法的攻势让他不敢停下来,两人势均力敌,一时难分胜负。夏雪终于冷不住了,她是个是非分明的人,运起内力一掌击向玄护法。地护法见夏雪的掌风击向玄护法,也一掌击去化解,他用眼睛冷冷的盯着她道:“老板娘好武功,难道也要加入争夺青光剑吗?”

  “哼!我对青光剑没有任何兴趣,只是你们在我的客栈里闹事我就要管!”夏雪镇定的回言道。

  “那如果我们不听呢?”地护法走到了离夏雪两三步处,挑衅的说。

  夏雪本不想在动武,但她却对地护法的行为已经恨之入骨,毫不畏惧的怒道:“那我就让你爬着出去!”

  “找死!”地护法听罢愤怒的大吼一声,向夏雪一掌打去。夏雪敏捷的出掌相迎,两人打在了一起。夏雪平时经常教楚云武功,因此她这十八年来武功不进也不落。夏雪本以为可以轻松的将地护法给打败,没想到竟一时难分胜负。其实这水仙宫的四大护法在江湖上都可算是一流高手,尤其是老大天护法,已经可和江湖八大高手过招了。

  夏雪是二十年前的夏家堡堡主夏雷的小女儿,夏雷在当时的江湖上排行第四。夏雷只有两个女儿,而夏雪又比她的姐姐夏霜学武天分高,夏雷将毕生的武功都教给了她。不过夏雪始终是女儿身,功力比夏雷要差一点。突然,地护法被夏雪的攻势给压倒了,露出了破绽,夏雪趁机使出了绝招“破冰掌”。只见一股寒气化作一道掌风飞般的击向地护法,其实刚才地护法是故意留的破绽,好使出他的杀手锏“夺命手”。“夺命手”是地护法的杀手锏,它可以把手变的像一把刀一样砍下对手的头。可是地护法哪能料到夏雪会“破冰掌”,眼下,他也只好运起内力出掌挡去。“破冰掌”的寒气打在了地护法的右手掌上,他的右手像是冰冻一样不能动弹。夏雪见地护法的手中了“破冰掌”暂时不能动,也停了下了,她并不想杀人,只想出口恶气,教训一下他。

  周海此时已和玄护法打了一百多个回合,他的身体被玄护法的枪刺中了好几下,鲜血直往外流,而玄护法也被他的大刀割到了好几处,两人都已受伤。周烟见父亲受伤严重,把掉在地上的剑捡了起来,愤怒地击向玄护法。加上周烟的攻击,玄护法逐渐落了下风。

  “哈哈哈——堂堂周总镖头竟还要女儿相助算是什么英雄好汉!”玄护法自知敌不过周海父女联手,迅速退回数步,故意挖苦说。

  “那好,我与你单打!”周海毫不畏惧地厉声道,“烟儿,你不用帮我,让我和他分个高低。”在周烟的心里,父亲一直是一个大英雄,可是现在性命相关,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使劲的摇了摇头说:“不行,爹,让女儿帮你吧,和这些江湖败类打根本就不需要讲什么江湖规矩。”“好!烟儿,你说的对,和江湖败类打是不需要讲江湖规矩的。”周海把大刀指向玄护法道:“玄护法,你若是现在逃的话我们父女还可以绕你一命!”

  玄护法并没有被周海父女的气势给吓住,说:“今日,我们就是拼死也要抢到青光剑。”话刚说完,玄护法的银枪又向周海刺去。周海十分佩服玄护法的胆色,如果不是敌人,也许他们还可以成为朋友。顿时,一刀一剑向玄护法袭来,他本就只能和周海打成平手,再加上原先的伤口,过不了多久就支撑不住了。周烟看出了破绽,一剑刺向玄护法的胸口。玄护法哪还来不及抵挡,被刺中胸口,随即他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地护法见玄护法倒在了地上,愤怒的用左手一掌击向周烟。地护法虽然刚才接夏雪的“破冰掌”右手还有点麻木,但他的内力并没有减少多少。地护法在愤怒时用左手使出的掌风虽不及右手,但却足可以将周烟打个半死。就在这危急时刻,楚云把酒菜一扔在地,出掌化解,打到周烟身上的掌风被化去大半。尽管这样,周烟的胸口还是被击中,吐出了鲜血。

  地护法见楚云出掌化解,不禁怒目看向他,威胁道:“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功力,实在让人佩服。但是你若是要阻止我们抢青光剑,我就算拼了命也要杀了你。”

  “你们的事和我没有关系,但是这里是我的客栈,我和姑姑是不会让你们在这里闹事的。”楚云看着地护法,镇定的解释说。

  地护法心里盘算了一番,看着周海挑衅道:“周总镖头,看来这里不是打架的好地方,你有没有胆量跟我到外面去打。”

  楚云听了地护法的话,镇定对地护法解释说:“我想你是误会我的意思了,有我在就不会让你们闹事。”

  地护法听了楚云的话,心中豁然明白,他这是要帮周海他们。刚才楚云在后出掌的情况下还可以化去他一半的掌风已让他觉得有些害怕。地护法能感觉的出,楚云的武功不在夏雪之下,和他打实在是没有胜算。地护法想了一下后打起来精神威胁道:“我奉劝少侠还是不要插手的好,不然整个水仙宫都会以你为敌,你不怕吗?”

  “就连天王老子我都不怕!”楚云从小就胆子大,他当然明白水仙宫的可怕之处,而且是他还有他父亲好打抱不平的性格。

  地护法只得佩服楚云的胆色,向他们骄傲的说:“既然这样,今天我们就放过你们,但是你们不要高兴得要太早,我们水仙宫有五千多人,随时都可以置你们与死地!”地护法说罢向躺在地上的玄护法走去,他封住了玄护法的血伤口,把他背在了肩上,缓缓的走出了夏家客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