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郑浪与梁晴前往雪山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448 2017.01.14 19:29

  梁晴因走的太伤心,竟没有留意摔倒在地上的桃儿,左脚一不小心踩到了她。桃儿“啊——”的一声尖叫,醒了过来,两眼呆呆的看着梁晴,好奇的问道:“小姐,我怎么会倒在这里?”

  梁晴被桃儿一这么问,连忙弯身扶起了她,释然的回答道:“桃儿你没事就好,果儿她是水仙宫的人。”

  桃儿一听梁晴的话,不禁吓得后退了几步路,焦急的问道:“那她没有对小姐怎么样吧?”梁晴含着泪水看着郑浪,轻声的回答道:“桃儿——我没事,多亏了郑公子,果儿才会原形毕露。”

  桃儿听了梁晴的话,看到了倒在地上的药,失声道:“糟了——我把给老爷的药洒地上了。奴婢该死!”桃儿跪倒在了地上,向梁晴自责道。

  梁晴连忙扶起了桃儿,安慰道:“桃儿,这不怪你,你现在再去准备一碗送给爹便是。”“是,小姐,奴婢马上就去!”桃儿一声应道,跑向了厨房的方向而去。梁晴见她跑远,心里也担心梁岭的病情,就焦急的往梁岭的房间走去。郑浪刚才一直没有进屋去休息,他的听觉比常人要灵敏很多,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致,他见梁晴如此的焦急,也跟随着她走了。

  梁晴走进入了梁岭的房间,只见梁岭躺在了床上,地上还有一滩血,梁岭非常的痛苦哽咽着:“嗯——”。“爹——你怎么了——呜——”梁晴见梁岭如此般的痛苦,跑到了他的床边,担忧地哭了起来。

  “哼——只知道哭哭滴滴,还不快叫人去请大夫!”郑浪猛的推开门,对梁晴厉声道。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屏住了眼泪,立马跑出去对一位下人吩咐道:“快去请城内最好的李大夫过来!”那下人听后,急忙回应道:“是的——小姐,属下这就去。”这下人说完就出去请李大夫了。梁晴吩咐完,见桃儿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梁晴对她焦急的吩咐道:“桃儿,快给爹去喝!”桃儿虽然是梁岭的丫鬟,平日里也主要是蔷儿伺候梁晴,但她也总会向梁晴传达梁岭的话,在她眼里,她从来没有见过梁晴如此焦急的模样。桃儿已经猜到了梁岭的病情很严重,也立马走进了屋,来到了梁岭的身边,喂他喝下了药。

  梁晴见梁岭喝下了药之后,病情似乎有所好转,心情也松担了很多,她来到了梁岭的床前,关心的问道说:“爹——您好点了吗?”

  梁岭闭上了眼睛,叹了一口气道:“哎——晴儿,爹的这个病,李大夫早在三个月前就说过,最多还能撑一年,只是爹放心不下你啊!”

  “爹——你会好起来的,李大夫马上就要过来了,他肯定会有办法的!”梁晴对梁岭安慰道。

  “哎——恐怕李大夫也无能为力了。”梁岭很是清楚自己的病情,他认为李大夫所说的话是真的。

  梁晴听了梁岭的话,又伤心的哭了起来。郑浪见梁晴哭泣,不知怎的,心里就很乱,他对梁晴怒道:“梁大小姐,你能不能不要总是这样哭哭滴滴,我用内力来助你爹战胜病魔!’郑浪说完,走到了梁岭的床前。梁晴含情脉脉的看着郑浪,哽咽着说:“谢谢你——郑公子!”梁晴说完,站起了身,向郑浪深深的鞠了一个躬,示意让郑浪用内力替梁岭运气调理经脉。郑浪二话不说的坐到了床边,用双手扶起了梁岭的半个身体之后,就双手支撑着他的后背,运用内力替他运功疗伤。

  过了良久,梁岭的疼痛消散了,他稍微恢复了些精神,对郑浪感激道:“多亏郑公子出手相助,我好多了。”郑浪听后,只是淡淡的回答道:“你不用感谢我,我只是用内力缓解你的疼痛而已。”梁晴听了郑浪的话,走到了他的身边,用双眼温柔的看着他道:“郑公子,我也替爹谢谢你出手相助!”

  “哼——我最讨厌听什么感激的话了,你先好好照顾你爹。”郑浪听了梁晴的感激,有些不耐烦的回应。梁晴听后,对郑浪点了点头,就去陪梁岭了。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那下人把李大夫请来了。李大夫约五十多岁模样,一半的头发已经变得鬓白,他缓缓地走了进来。梁晴见了李大夫,连忙走到他的面前,跪了下来,眼角里又涌出了泪水,焦急的对他说:“李大夫,请您想办法一定要救救我的爹!”李大夫连忙用双手扶起了梁晴,慈祥的说道:“你先起来,让我替你爹把把脉,看病情怎么样了。”李大夫说完,来到了梁岭的身边,替他把了个脉,他把脉之后,竟情不自禁的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安慰梁岭和梁晴道:“哎——梁老爷,你这个病在发作时没有及时吃药,已经恶化了,本来是活不过一个月的。不过,老夫感觉到似乎有人用强劲的内力暂时稳住了病情,但还是很危险啊!”

  “李大夫,请您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救我爹!呜——”梁晴听了李大夫焦急的恳求道,她一想到梁岭的病,又情不自禁的哭泣起来。李大夫低头沉思了会儿,一本正经的对梁晴说:“首先,老夫上一次的药方要加三成的量按时给梁老爷服用,这样梁老爷的病还可以至少撑半年。”

  “李大夫,你是说我只有半年的命了吗?”梁岭听了李大夫的话,有些无奈的问道。“梁老爷,老夫也是无能为力啊!”李大夫对梁岭充满歉意的回应道。

  “李大夫,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呜——“梁晴听了李大夫的话,哭泣着又再次跪倒在李大夫的面前,这一次她哭的更厉害了。郑浪见梁晴哭的满脸都是泪水,心中竟有些不舍,他淡淡的对李大夫问道:“李大夫,我的内力深厚,不知能不能帮上忙?”

  李大夫听了郑浪的话,深思了一会,对梁晴一本正经的说道:“老夫以前听说过在遥远的北方的雪山上长有千年一遇的雪莲花,听说人吃了之后就能治百病。”

  “李大夫,这是真的吗?”梁晴听了李大夫的话,不禁有了希望,心情也好了一些,她激动的追问道。

  李大夫对梁晴叹了一口气,解释道:“哎——可惜,老夫也只是听闻传言,并未见过那千年一遇的雪莲花,而且去雪山上采雪莲花也不是普通人就可以做到的。”

  郑浪听了李大夫的话,傲气的回道:“不就到雪山上采雪莲花吗,这种小事对我来说没什么难度。”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双眼充满了柔情似水的看着郑浪,轻声的问道:“郑公子,你愿意和我一起去雪山吗?”

  “哼——我只不过是去看看我能不能战胜寒冷罢了!”郑浪对梁晴冷冷的回应道。郑浪虽然可以在寒冷天气下保持功力不减,但他还没有真正的到极寒之地的雪山去尝试。郑浪一向自大,且天不怕地不怕,自然是敢上雪山的,而且他也担心梁晴去会有危险。

  梁晴听了郑浪的话,知道他是找个借口罢了,心里也对他没有怨言,对他温柔的感谢道:“谢谢你,郑公子!”“好了,你先休息去吧,时间紧迫,我们明早就要出发!”郑浪对梁晴冷冷的说道。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对梁岭斩钉截铁的道:“爹——女儿明天就去雪山替你把雪莲花采过来,你一定要等着女儿回来!”

  梁岭听了梁晴的话,知道她一旦决定的事是不可能放弃的,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对梁晴叮嘱道:“哎——晴儿,去雪山的一路上要听郑公子的安排,一路要小心,千万不要逞强了!”“爹——你放心吧,女儿一定会安全回来的。”梁晴听了梁岭的叮嘱,也知道梁岭对她的担心,对他保证说。郑浪见梁晴和梁岭说得差不多了,就自顾出去了。郑浪出了梁岭的屋子,突然他听到了屋顶有一丝奇怪的声音,莫非屋顶上有人?郑浪立马施展轻功飞到了屋顶一探究竟,只见一位身穿青衣女子正全神贯注在偷听他们的讲话。

  “你可真是阴魂不散啊——青衣使者!”郑浪对青衣女子冷冷的说道。郑浪认出了此青衣女子正是刚才逃跑的青衣使者——果儿。

  果儿不禁被郑浪的声音吓了一跳,差点从屋檐上摔下来,她郁闷的看着郑浪,钦佩的说道:“没想到你竟能知道我在上面?”

  “哼——你是不是已经听到了什么,不过你放心,我会让你见不到早上的太阳。”郑浪对果儿傲慢的回答道。郑浪说完,准备了攻击的手势,果儿见了,立马右手伸出了铃铛。郑浪见果儿还想对他施展摄魂铃,不禁嘲笑道:“呵呵——同样的招式对我用第二遍是不管用的。”

  “哦——是吗!”果儿说完,摇晃了一下铃铛。郑浪见果儿摇晃铃铛,他下意识的运用了内力去抵挡。果儿见了,只是微微一笑的朝天空一望,只听见从天空飞来了一只黄色的巨雕,巨雕飞到了果儿的面前停了下来。果儿轻轻一跃就坐到了巨雕上面。郑浪一下子还来不及反应,果儿就被巨雕带到了半空中,她对郑浪也用嘲笑似的语气道:“郑公子,我们有缘雪山再见了!”果儿话音刚落,就乘着巨雕飞走了。郑浪听了果儿的话,愤怒的咬了咬牙,心想:哼——没想到让她也知道了雪莲花的事情,等到雪山不要再让我碰到,不然,我要你的好看。郑浪也不知为何,他会如此的讨厌果儿,或许是因为在之前果儿对他施展的倩音妖娆走进了他自以为是的内心深处吧。郑浪不愿再去多想,他施展轻功从屋檐上飞了下来。郑浪见梁岭的屋子已经熄灭了蜡烛,他也回房去休息了。

  第二天天一亮,梁晴就跑到梁岭的房间,向他告了个别,就收拾了一下包袱,准备了一万两的银票做盘缠。梁晴向梁岭告别之后就来到了大堂,她见郑浪已经在那里等候她了。梁晴缓缓的走到了郑浪的面前,对他温柔的说道:“郑公子让你久等了,我让下人准备了一匹烈马,马上就可以出发了。”

  “一匹马?”郑浪听了,有些不解的问道。

  梁晴听了郑浪的疑问,对郑浪歉意的解释道:“对不起,郑公子,这里去雪山还有很多路,可我又不会骑马——“梁晴话还没有说完,郑浪就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问道:“你想和我骑一匹马?”梁晴听了郑浪的问题,歉意的点了点头。郑浪见了,不禁“哼——”了一声回应道:“你们大小姐真是娇生惯养惯了,我待会骑马的时候,你要抱紧一些我,不然你会摔下来的,到时候可不要怪我!”梁晴听了郑浪的话,知道他是答应了,不禁嘴角露出了笑容。郑浪见了梁晴的笑容,不禁失声赞叹道:“哼——你还是笑得时候好看。”梁晴听了郑浪的夸奖,笑得更加灿烂了。郑浪见了,知道自己刚才是一下子被梁晴的笑容迷住了,他立马又恢复了冷静,对梁晴冷冷的说道:“哼——大小姐,你有没有笑够啊,笑够了的话,我们就出发了。”

  “嗯,郑大哥,好的!”梁晴和郑浪虽然认识不久,但她觉得郑浪给她有一种亲切感,不禁改口道。郑浪听了,心中也是一动,他装做若无其事的模样,往门外走去了。梁晴见了,也跟随着他出去了。郑浪和梁晴他们一起走到了门外,只见门外有一位下人牵了一匹褐色的马,在等着他们。

  郑浪先骑上了马,他把左手伸了出来,对梁晴唤道:“喂——梁大小姐,快拉住我的手,好让我可以帮你骑上去,”梁晴听了郑浪的话,缅甸的伸出右手拉住了郑浪的左手,她的心也因此扑通扑通跳个不停。郑浪感觉到梁晴的手很柔软,他没有多想,用力一把把她拉倒了马背上,厉声说道:“抱紧我,要出发了。”梁晴听了郑浪的话,心儿跳的更加厉害了,她从来都没有抱过一位陌生男子呢。“梁大小姐,你到底还要不要去雪山?”郑浪见梁晴坐在马背上发呆,不满的问道。梁晴听了郑浪的话,不禁收起了心思,用她的倩倩玉手缓缓的抱住了郑浪。郑浪突然感觉到了一阵从来都没有的幸福感,但是骄傲的他,还是强忍着镇定了下来。郑浪用力一挥马鞭,唤了一声“驾——”,只见那马飞奔起来走远了。

  话说楚云一人骑马往京城方向出发,他度过了六个夜晚,终于在第七天的早晨来到了京城。京城很是繁华,比起洛阳城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楚云一下子还分不清楚东南西北。楚云见路上来来往往的江湖人士和做生意的人比比皆是,他心想:既然到了京城,就先去找姑姑吧,姑姑被秦叔叔带走了,应该就住在他那儿吧,就是不知道秦叔叔在哪里,对了,秦叔叔是个大将军,应该会有很多人知道他在哪儿吧。楚云想罢,就随便找了一位路人,面带笑容的问道:“这位大哥,你好,请问你知道秦天秦将军的将军府在哪里吗?”

  那路人约莫三十的模样,他微笑着看了楚云一眼,对他说道:“哦,你想问秦将军啊?他就住在紫禁城的西面。”楚云听了路人的话,还是有些疑惑的追问道:“大哥,是这样的,小弟是第一次来京城,也不知那紫禁城在何处。”“哦,是这样啊,你待会儿……”那路人见楚云面相和蔼,也向他细说了怎么去秦天将军府的具体走法。楚云听了之后,心中已经非常明朗了,他向那路人说了声谢谢后就去找秦将军府了。

  楚云骑着马走了半柱香的时间,只见一幢雄伟的将军府出现在他眼前,府外站了两个带刀的士兵。楚云向两位士兵走去。这两位士兵并不知道楚云的来历,拦住了他,厉声说道:“对不起,这里是将军府,闲杂人等不能入内。”楚云正要解释,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云儿,真的是你吗?”楚云听了,立马朝那声音寻去,正是从小抚育他长大的夏雪。

  夏雪的身边有一位拿着长刀的男子,这男子是秦天的左右将军之一的左将军——魏山。魏山比秦天小了五岁,他从小就力大,但是家里却是很贫穷,因此在他十四岁那年,他就出去应征军队了。魏山正好被分配到秦天的部下,他被秦天一眼看中,成为了他的得力助手。魏山随秦天四处去征战,几乎从来都没有被打败过,如今他的实力和秦天已经不相上下了。

  夏雪看到楚云成长了好多,不禁眼眶湿润了,她激动的说道:“云儿,这三年来你都没有来找姑姑,来,让姑姑好好看看你!”楚云听了夏雪的话,也眼睛有些湿润,虽然他是一个男子汉,但他在夏雪面前也毫无保留的向她飞奔过去,挽着夏雪的双手,哽咽着说:“对不起,姑姑,这三年来云儿遇到了很多事,直到现在才来看姑姑,姑姑您和秦叔叔还好吗?”

  夏雪听了楚云的话,不禁收起了眼泪,微笑着对他说道:“秦郎他待我很好,他现在就在里面等着我回来呢?”楚云见夏雪说话的语气中透露出了一股幸福感,也知道她和秦天在一起很幸福,心中不禁想着:也不知月儿在哪里,她会不会以后都不理我了。夏雪一眼就看出了楚云似乎有心思,对他关怀的说道:“云儿,你心中可有什么心思,不放说出来给姑姑听听。”

  “姑姑,也没什么,就是……”楚云从下就尊敬夏雪,就把和明月的事讲给了夏雪。夏雪听后,微微笑了笑的安慰楚云道:“云儿,缘分都是天注定的,我想有缘的话,你一定会和明姑娘再见的!”“姑姑——云儿知道了!”楚云听后,心情释然了一些,对夏雪回答道。

  “云儿,走,我们进去谈吧!”夏雪对楚云微笑着说道。于是楚云就随夏雪进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