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雪族密室的秘密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660 2017.02.25 20:03

  果儿惊喜若望的往第二条密道而去,走着走着,只见一道铁门挡住了她的去路。周烟也随后跟了上来,她见铁门紧闭着,不禁担心的问果儿道:“果儿,我们一路走来都没有看到郑浪,难道他被困在了里面?”果儿听了周烟的话,没有回答,她只是呐喊道:“郑浪——郑浪——”

  且说郑浪在密室里面支撑了半柱香的时间,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快要力不从心了。郑浪不甘心,他愤怒的大吼了一声,爆发了全部的内力,想要把铁门给震碎,可是依然只是扬起了些尘土,铁门还是丝毫没有损坏。郑浪只得施展“逍遥步”回到了密室里面,心有不甘的看着铁门缓缓的关上。郑浪很是无奈,他也因此消耗了太多的内力,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快没有了。郑浪只好蹲坐着闭上了双眼调息内力。

  “郑浪,郑浪——”果儿的呐喊声穿透了铁门,传到了郑浪的耳朵里。不知为什么,郑浪觉得果儿呼唤他的声音里充满了焦虑和不安,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向第一道铁门走去。郑浪走到了铁门的面前,镇定的回应道:“青衣使者,是你吗?”

  “郑浪,是你吗,你在里面?”果儿听到了郑浪的回应,激动的问道。“我在里面,你不是选择走第一条密道吗,怎么会来我这里?”郑浪听了果儿的话,淡定的问道。果儿听了郑浪的话,立马对郑浪解释道:“郑浪,你听我说,我们刚才也和你一样,被关在了密室的里面,可是我们正好瞎猫碰到死耗子,把密室的机关给破了。”

  “哦——是吗,你是想来告诉我破解密道铁门的机关方法?”郑浪听了果儿的话,竟然不屑一顾的回应道。“郑浪,你听我的办法,就能安全出来了。”果儿对郑浪焦急的回应道。“很抱歉,青衣使者,我郑浪想要靠自己的本事解开密道,取走雪莲花。”郑浪傲慢的回答道。

  “郑浪,你真是不识好歹,要不是果儿关心你,我才不会陪她过来找你!”周烟听了郑浪的回答,不满的骂道。“烟姐姐,就让郑浪自己想办法好了!”果儿无奈的对周烟说道。郑浪听了周烟的话,当然知道她的心意,果儿对她的那份情义,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可是梁晴因为他而被林敏所抓,他又怎么能辜负她呢,如果一直被困在这里,又怎么去救她呢?郑浪想罢,放下了尊严,只好淡淡的回应道:“红衣使者,你教训的很对,那你们倒是说说看,怎么破机关?”

  “哼——郑浪,算你识相!”周烟得意的回应道:“你在密室里面可有发现雪白色的花?”“我当然发现了,怎么,你们去的那条密道也有?”郑浪不禁惊讶的追问道。“是啊,不过我和果儿采了一半,密道的铁门就自己打开了,郑浪,你也可以去试试看啊!”“哼——放屁,我采下来的花没过多久就会变成黑色,你还想让我去采?”郑浪听了周烟的话,不满的问道。

  周烟听了郑浪不满的话,轻蔑的回应道:“郑浪,你爱去就去,不去就在里面等死吧!”“哼——再过半柱香的时间,我就会恢复功力了,到时候直接用内力就可以把铁门给震开,不用你操心!”郑浪才不理会周烟,自信的回应道。

  “郑浪,你就照着烟姐姐说的去做吧,这铁门密不透风,又岂是能用内力就可以破坏的?”果儿对郑浪真诚的回应道。果儿说的很对,郑浪刚才已经尝试过了,可是结果却是个悲剧。“好吧,那我郑浪今天就相信你一次!”郑浪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同意了。说罢,郑浪将地上的宝箱放回了原位,只见第二道铁门发出了“咔咔咔——”的声响,打开了。

  郑浪沿着铁门,走进了密道,来到了水潭面前。郑浪在刚才已经恢复了大半的内力,他不假思索的施展内力到水潭去摘花朵。郑浪照着周烟和果儿的意思,不顾三七二十一的一朵一朵的把花朵给摘了下来。

  正当郑浪摘了一大半之后,他也因此沉浸在摘花朵的快乐之中时,只见水潭里突然冒出了一条巨大的蟒蛇。那蟒蛇见到了郑浪,竟然猛地向他攻了过去,郑浪不禁大吃一惊,立马施展轻功飞回到了地上,躲开了蟒蛇的攻击。

  那蟒蛇见了,从水潭中流了出来,张开了巨大的嘴,一口咬向了郑浪。郑浪见了,镇定的运用轻功飞到了半空之中,躲开了蟒蛇的攻击。可那蟒蛇也是灵性之物,它探出了头,猛地击向飞在半空中的郑浪。郑浪见这蟒蛇的攻击威力异常可怕,也不敢和它硬拼,只能躲开。

  蟒蛇攻击不到郑浪,突然停了下来。郑浪见了,也不禁叹了口气,心想:总是躲来躲去也不是办法,倒不如直接把它击倒。郑浪想罢,运起了内力,趁蟒蛇还没有反应过来猛地一拳击向了它庞大的身体。那蟒蛇被郑浪击中了一拳,立即反应了过来,扭动着庞大的身体想要将他盘住。

  “糟了——”郑浪不禁紧张的自言自语道。眼看蟒蛇将要将他盘住,郑浪立马双手汇聚了一股强劲的掌风,郑浪一声呐喊替自己加威:“啊——”的一声爆发了出来,击向了蟒蛇的身体。“碰——”的一声,蟒蛇被郑浪的攻击击中了身体,疼痛难耐,猛地一甩蛇尾,正好甩到了郑浪。郑浪也被那蟒蛇击倒在了地上,蟒蛇没有因此去攻击郑浪,反而趁机游了出去。

  郑浪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的内心难以平静,心想:没想到这水潭里竟然有这么大的一条蟒蛇,也不知道这水潭里还有些什么?郑浪想罢,施展轻功飞到了水潭面上,看了一眼,只见水潭里面竟然有好几条小蟒蛇,想必这些应该是那条大蟒蛇生的。

  郑浪看着这些游来游去的小蟒蛇,不禁升起了怜悯之心,他心想:这蟒蛇刚才受我一击,也不知伤势如何,它离开了水潭,这些小蟒蛇不知该如何生存,我要想办法让它回到水潭里去。郑浪想罢,施展起了“逍遥步”向大蟒蛇追去。

  郑浪一直追到了第一个密室里面,只见大蟒蛇躺在了地上,没有动弹。郑浪担心蟒蛇快要死去,不顾三七二十一的运用内力将它抗在了肩膀上。那蟒蛇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它似乎很懂灵性,没有趁机去攻击郑浪。郑浪拖着蟒蛇,来到了第二个密道,它运用内力猛地一甩将蟒蛇扔回到了水潭之中。那蟒蛇回到了水潭之中,就像是重生一般似的,立即恢复了意识。郑浪看了看水潭上雪白色的花朵,他终于明白了刚才蟒蛇为什么要攻击他的原因了。原来是郑浪将花朵给破坏了,从而打搅了蟒蛇的生活坏境,郑浪自知他为了自己太过于自私了,而他也不是一个贪生怕死之人。

  郑浪看着水潭之中的蟒蛇,顿时觉得心情舒畅很多,就算被困死在这里,又有何妨?“郑浪——”郑浪正在冥思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果儿的声音。郑浪不禁转过了头,只见果儿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你——怎么进来的?”郑浪惊讶不已的问道。

  “郑浪,这密道铁门不是你打开的吗?”周烟也走了过来,她好奇的问郑浪道。郑浪听了周烟的疑问,看了看水潭中的蟒蛇,只见那大蟒蛇竟然直接探出了头。

  “啊——”周烟一见蟒蛇,不禁吓得尖叫一声。果儿见了,也害怕的后退了几步,只有郑浪镇定的站在原地,没有后退。郑浪用手轻轻地抚摸了蟒蛇的头,微笑着说道:“谢谢你!”那蟒蛇似乎听得懂郑浪说的话一般,任由他抚摸。郑浪抚摸了会儿,松开了手,向蟒蛇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要离开了。那蟒蛇似乎领会了郑浪的意思,又回到了水中。

  “郑浪,这怎么回事啊?”果儿见了这一幕,不禁好奇的问郑浪道。郑浪对果儿镇定的解释道:“青衣使者,我们还是离开这里吧,我刚才差点破坏了它们的生活。”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她不禁看了一眼郑浪,果儿一直以为郑浪是个自负的人,可没有想到他却是个善良的人。果儿对郑浪投向了钦佩的眼神,回应道:“郑浪,那我们现在就离开这里吗?”

  “不离开这里还待在这里做什么?”郑浪听了果儿说的话,傲气的问道。周烟不禁搭话道:“也不知道雪姑娘她们怎么样了?”“对啊,我一时激动都忘了雪姐姐和小婷姐姐了!”果儿焦急的说道。周烟听了果儿的话,不禁“噗呲——”一笑的调侃道:“果儿,刚才是什么事情这么激动啊?”果儿一听周烟的话,不禁小脸通红,郑浪正好瞧见了,竟也一时看的呆住了。郑浪立马运用内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傲慢的说道:“不要再说废话了,我们现在就去第三条密道看看!”果儿和周烟经郑浪这么一说,也紧张起来,随着他一起走了出来。

  郑浪走了几步路,就不耐烦的说道:“你们两人太慢了,我先走一步!”说罢,郑浪施展起了“逍遥步”一溜烟儿的功夫就不见了踪影。果儿和周烟也不甘示弱,加快了前进的步伐。

  郑浪来到了第三条密道,果然和他之前的那个密道有些类似,不过让郑浪想不通的是第一条密道的铁门是敞开着的。郑浪立马走了进去,只见雪灵和小婷躺在了血泊之中。郑浪一见就感觉到了不妙,飞快的来到了她们的身边,他用手指碰了喷她们的鼻子,可是已经没有了气息。

  “雪姐姐,小婷姐姐——”果儿也赶了过来,她见她们躺在了血泊之中,不禁眼眶湿润了,焦急的呼唤道。“她们已经死了!”郑浪淡淡的回答道。周烟也来到了密室,她目睹了这一幕,不禁也很是难受,她听了郑浪的话后,环顾了四周,不解的说道:“为什么会这样,这里也没有看到什么机关?”

  果儿听了周烟的话,也仔细看了看四周,的确四周都是墙壁,根本看不到什么机关,她又将眼睛看向了雪灵和小婷,她们的身上并没有兵器,难道是中了毒?想罢,果儿从包袱里取出来一根银针,小心翼翼的插进了雪灵的胸口,然后再缓缓的取了出来。银针并没有变颜色,果儿无奈的将银针扔在了地上,对郑浪和周烟说道:“雪姐姐和小婷姐姐也不像是中了毒,郑浪,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郑浪听了果儿的话,也看了一眼密室的周围,镇定的说道:“我只是好奇,为什么这个密室没有看到通往第二条密室的铁门。”果儿听了郑浪的话,得到了启示,她走到了墙壁的面前,用手敲了敲墙壁,墙壁发出了“咚咚咚——”的声响。周烟见了,也和果儿一样,走到了墙壁面前敲了起来。

  “果儿,这块墙壁的声音像是敲铁的声音!”周烟敲了两三块墙壁之后,不禁听到了眼前墙壁声音的不同,激动的说道。果儿听了周烟的话,立马走了过来,也用手敲了敲,的确这墙壁应该就是铁门。“郑浪,你有办法打开铁门吗?”果儿转过了头,焦急的问郑浪道。

  郑浪听了果儿的话,镇定的回答道:“我尽力而为!”说罢,果儿和周烟都后退了几步,郑浪双手汇聚了一股强劲的内力,猛地出掌击向了铁门。“碰——”的一声,雄厚的掌风击在了铁门之上,可是铁门还是丝毫没有破损。

  “可恶,竟然没有用!”郑浪不甘心的吼道:“你们两个使者把内力借我一用,我就不相信还打不开了!”果儿和周烟听了郑浪的话,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他的身后,一只手运起了内力将全部的内力都灌输给了郑浪。郑浪隐隐约约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增加了许多。为了找出雪灵和小婷死亡的真相,郑浪也索性将体内剩余的全部内力都汇聚在了双手上。郑浪大吼一声,使出了惊天动地的力量,那一股内力“轰隆——”一声的击在了铁门之上。郑浪和果儿、周烟也因此消耗了太多的内力,瘫倒在了地上。

  郑浪乏力的看向了铁门的方向,只见铁门还是丝毫没有被破坏,自负的郑浪不禁流出了不服输的泪水。“郑浪,你不要太难过了,也许这铁门是有什么机关也说不定。”果儿见郑浪竟然也会流出泪水,不禁安慰道。“哼——机关,怎么找?”郑浪不甘心的追问道。果儿被郑浪这么一问,不禁无奈的摇了摇头。

  “碰——”突然之间,那铁门突然倒在了地上,周烟惊喜的往铁门望去,只见从铁门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啊——”周烟不禁被那人的脸吓了一跳。果儿也转过身看了一眼,竟也吓得说不出话来。郑浪也好奇的看了一眼走进来的人,只见那人的脸已经完全被毁容,只有一双眼睛正恶狠狠的看着他们,他的内心也不禁感觉到一阵寒意。

  “你是什么人?”没过多久,周烟镇定了下来,她的内力稍些恢复了点,从地上站了起来,气势凌人的问道。“哈哈哈——你们是和这两个人一起来这里的吧?”那人说话的声音有些阴沉,不禁给人一种害怕的感觉。“哼——少啰嗦,问你是什么人就不要撇开话题!”郑浪傲气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严肃的问道。

  “你还没有资格和老夫谈条件!”那人不满的对郑浪说道,说罢,只见他猛地一掌击向了郑浪。郑浪此时的内力还没有恢复,哪能抵挡,被他一掌击中了胸口,吐出了鲜血。“郑浪——”果儿见了,不禁焦急的一声唤道,一掌击向那人。可是果儿还没有靠近那人,就被他的内力震倒在了地上。周烟见了,也不甘示弱,一掌击向了他,可也被他轻轻一挥手,弄倒在了地上。

  郑浪擦去了口中的鲜血,不满的说道:“哼——趁人之危算是什么英雄好汉,如果不是我消耗完了内力,你又岂是我的对手!”“哈哈哈——老夫在这个密道里已经住了五十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的高手,的确,也许老夫不如你,但是现在,你却是老夫的手下败将!”那人听了郑浪的话,不禁冷冷的笑道。

  “哼——雪姑娘和小婷姑娘救是你杀的?”郑浪不屑的追问道。“哈哈哈——没错,你们难道没有听过传说,没有人可以进入到密室的最深处,那是因为,他们都被我们给杀了!”那人对郑浪冷笑着回答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密室里面?”果儿从地上爬了起来,忍受着疼痛,厉声追问道。

  那人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冷笑着解释道:“哈哈哈——既然你们已经死到临头,那老夫就告诉你们吧,我就是守护雪莲花的第二十代传人——聂醒!”“守护雪莲花的传人?”周烟听了聂醒的话,不禁不屑的吐了一口痰的回应道:“我呸——就你这丑八怪还是守护者?”

  “找死——”聂醒听了周烟的话,愤怒的一声吼道,猛地一掌击向了她。果儿见了,竟不顾自己的生死,替周烟挡了一掌,果儿被聂醒一掌击中了胸口,口中吐出了鲜血,晕倒在了地上。

  “你这个混蛋!”郑浪见果儿被他打的奄奄一息,愤怒的一掌击向了聂醒。聂醒一只手就接住了郑浪的攻击,“不自量力!”聂醒不屑的说道,另一只手汇聚了内力,一掌将他击倒在了地上。郑浪的意识开始模糊了,他支撑着站了起来,不甘心的看着聂醒。周烟见果儿为了她而被打倒在了地上,心急如焚的跑了过去,她用手摸了摸果儿的心脏,她的心脏还在动。周烟见果儿还没有死去,心里终于舒畅了很多,脸上露出了笑容。

  聂醒见周烟面露喜色的表情,心里已经知道果儿还有一口气,他早已想好了怎么折磨他们。聂醒用冷冷的眼睛看着郑浪,对他镇定的说道:“我可以给你一次打败我的机会!”郑浪听了聂醒的话,不禁打起了精神,追问道:“哼——说来听听!”“很简单,就是你杀了她!”聂醒伸手指着果儿说道。“哼——聂老头,你也太瞧不起我郑浪了,我是不会杀了她的!”聂醒听了郑浪的话,很是生气,他伸出了手运用内力竟将郑浪吸到了自己的面前,一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威胁道:“不要以为我不会杀了你!”

  郑浪并没有被聂醒的话给吓住,他双眼坚定的盯着他,没有说一句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