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神秘的雪族村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879 2017.01.17 20:14

  “大师兄!”小婷和马双见了这白发老人,尊敬的异口同声道。原来此人就是李单,李单的武功只是略低于林敏而已,从他的年龄就可以看出此人的武功深不可测。

  “师弟,你怎么会被他打败,我都看到了,他的武功只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李单冷冷的的责怪马双道。马双被他说得沉默的低下了头,他不敢在李单的面前争辩,因为他的性格变化的太快了,让人措手不及。李单也是一个自傲的人,他平生只服林敏,对马双和小婷也只不过是处于林敏的面子而不敢瞧不起。

  郑浪手捂着胸口,支撑着站了起来,他临危不惧的看着李单道:“哼——偷袭算什么,有本事和我当面和我打!”“哈哈哈——那我就成全你!”李单说罢,瞬间消失了,还未等郑浪反应过来,他就出现在了郑浪的面前。李单一掌将郑浪打飞了数米,郑浪倒在了地上,口中喷出了鲜血。郑浪哪能想到李单的行动速度竟会如此之快,以他现在的功力根本无法和他过招。

  我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被打败,郑浪的内心在督促着自己,他将内心的傲气爆发了出来,呐喊了一声“啊——”施展起了“逍遥步”,出掌击向了李单。郑浪瞬间出现在了李单的面前,一掌击在了他的胸口上,李单措手不及,被郑浪的攻击后退了几步路。

  “哈哈哈——有点意思,看来你也不是省油的灯!”李单不禁冷冷的笑道,瞬间又移到了郑浪的面前。郑浪这回看清了李单的行动,出掌向他击去,两人斗了十个回合之后,郑浪的内力已经有些虚脱了,他气喘吁吁的已经没有什么力气回击了。李单见了,阴冷的笑了笑,运起了内力,一掌将他打到了半空之中,郑浪只是感觉到头晕目眩,分辨不出东西南北了。难道我郑浪就会死在这里吗,郑浪的内心在呐喊着,他从半空中摔倒了雪地上,只剩下一些意识。

  “大师兄——他已经快要被打死了,求你放了他吧!”小婷见郑浪已经奄奄一息了,焦急的对李单恳求道。小婷从来都没有向李单求过情,一方面是因为她尊敬李单,另一方面是害怕李单,这种又敬又怕的感觉她对林敏也是这样。不过林敏毕竟抚养了她长大,所以她不会背叛林敏。“哼——师妹,你是了解我的性格的,如果你再求情,我就连你也一起杀了!”李单面无表情的对小婷冷冷的说道。

  小婷听了李单的话,竟想要去救倒在地上的郑浪,马双连忙拉住了她的手,怒斥道:“小婷,你是想去送死吗?”“师兄,对不起,我太冲动了!”小婷被马双拉住后,稍微恢复了些理智,她只能同情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郑浪。

  郑浪的意识只剩下一点点了,他现在连站起来的力量都没有了。李单用藐视的眼神冷冷的看着郑浪,左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掌风,想要一掌击向郑浪。

  “轰——”突然之间,雪山发生了难遇的雪崩,只见一个巨大的雪球滚了过来。雪球正朝着郑浪和李单的方向滚来,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李单连忙施展轻功飞到了半空中,躲开了雪球的袭击。小婷和马双也是连忙向后退了数步,没有遭到雪球的袭击。唯独郑浪,他被卷进了雪球,他不甘心的闭上了双眼,失去了意识。

  “我这是在哪里,你是谁?”郑浪也不知道他昏迷了多久,他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只见他躺在了一张床上,他的周围没有一个人,他不禁在内心深处疑问着。此时进来了一位年轻的男子,这男子一副异族人的装束,他看到郑浪醒了过来,微笑着走了过来。这男子的手上还捧着一碗药,很明显这碗药是给郑浪准备的。

  年轻男子见郑浪醒了过来,对他佩服的说道:“你醒了,你是中原人吧,你的命可真硬,竟然还可以活下来!”“我怎么会就这样死去,这是在哪里,你是什么人?”郑浪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他心有不甘的对男子说道。

  “你知道吗,你都昏迷了三天了,是我们的族长救了你,我们的族长一知道你上了雪山顶,就料到你会有不测!”男子镇定的对郑浪缓缓的解释道。男子说完将药替给了郑浪,继续说道:“来,你把这碗药给喝了,就会好起来的。”

  “不用了,你们是什么部落,和雪山老妖又有什么关系?”郑浪是个自负的人,他现在只想弄清楚这个神秘的部落是怎么回事。男子听了郑浪的疑问,沉重的叹了口气,对他真诚的说道:“雪山老妖一直想得到我们雪族的至宝雪莲花,想必你也是为了这雪莲花而来的吧!”

  “没错,你们族有雪莲花,现在在哪里,快拿来给我!”郑浪听了男子的话,焦急的说道。“我们族长不会把雪莲花交给任何人的,雪莲花是我们雪族看守的圣物,它只能交给有缘人。”男子对郑浪镇定的解释道。“哼——有缘人,我最讨厌听这种话了,你要是不拿来给我,我就杀了你,啊——”郑浪因刚才说话激动了一点,胸口的伤口不禁一阵剧痛,他失声叫了出来。

  “郑大哥,你醒了!”梁晴见郑浪醒了过来,兴奋的跑了过来,坐到了他的身边。郑浪一见是梁晴,心中不禁有些惊喜,但是他还是假装镇定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郑大哥,我那天在山脚下一直等不到你过来,怕你会有什么闪失,只好先到那个木屋看看有没有人可以帮忙。没想到在木屋遇到了桃大哥。”梁晴对郑浪深情的解释道,“桃大哥一眼就看出来我们来雪山的目的,他体会到我救爹的心情,他告诉我郑大哥上雪山顶一定会遇到雪山老妖的弟子,而且雪山老妖的弟子的武功更是深不可测,所以他让我先到村里住下。然后桃大哥他就去汇报族长了,让族长想办法救你。”

  “我后来把情况和族长说了一下,她就派人悄悄地在山顶做了个雪球,想要用雪球救你一命,族长知道这样做太危险了,但还是只能拼拼运气,没想到你的生命力真的很顽强啊!”男子对郑浪微笑的解释道,这个男子是雪族人,叫桃木,他们雪族人一辈子都为守护雪莲花而生。现在雪族的族长就是雪灵,雪灵虽然是一位女子,但是她足智多谋。雪族的人一生都为守护雪莲花而活,所以他们祖传的阵法可以抵御任何人的来犯,哪怕是雪山老妖林敏也没有任何的办法。不过林敏已经有足足三年没有来夺取雪莲花了,这也让雪灵有些担心。毕竟这林敏的武功是一年胜过一年的,也许她下一次就会破了他们的阵法,因为三年前的那次也是林敏的功力反噬才退去的,又有谁能知道现在她的武功到达什么境界了呢!

  “其实我们族长救你郑大哥也是想借你郑大哥的力量消灭雪山老妖!”桃木对郑浪和梁晴说出了实情。“哼——是不是我帮你们对付了雪山老妖你们就会把雪莲花交给我们。”郑浪明白了桃木的意思,不禁追问道。

  “这个自然!”此时门外进来了一位年轻的女子,这女子长得非常的清秀,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一身淡蓝色的衣裳配上乌黑的头发,显得格外醒目。这女子就是雪族的族长雪灵,雪灵向梁晴微笑了一下,又看了看郑浪道:“郑公子,不知你意下如何呢?”郑浪看了一眼雪灵,傲气的说道:“我和雪山老妖的这笔账迟早要算,既然你愿意拿出雪莲花来,那是再好不过了!”

  “郑公子有信心打败雪山老妖的四个弟子和她本人?”雪灵不禁用怀疑的语气追问道。

  郑浪自然是听不惯雪灵的话的,傲慢的回应道:“哼——明天我就上山顶灭了他们!”郑浪话刚说完,一激动,胸口又隐隐作痛了。“看来郑公子的伤势还得休息几天才行,桃木,替我照顾我郑公子!”雪灵对桃木命令道。“族长放心,包在我的身上!”雪灵对躺在床上的郑浪微笑着道:“我三天后再来看你!”说罢,雪灵走了出去。郑浪心中虽然自负不满,但他也是没撤,他现在的伤势的确还需要好好休息几天。

  话说,果儿和周烟当天离开了水仙宫后,她们就骑着白雕往雪山出发,她们也终于来到了雪山底。

  “这里就是雪山,没想到这么高,雪莲花就在这上面吗?”周烟问果儿道。果儿对周烟说道:“烟儿姐姐,我在来雪山之前就听说过雪上顶上有雪山老妖,而且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如果我们贸然上去,实在太危险了。”

  “那果儿你说该怎么办,义母让我们来找雪莲花,我们总不能空手而归吧?”周烟心急的问果儿道。“烟儿姐姐,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你看那儿有一个部落,我们去那儿问问!”周烟听了果儿的话,朝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一个部落的影子浮现在了她的眼前。周烟对果儿点了点头,两人决定去远处的部落看看。

  “站住——”这时在果儿和周烟的面前出现一个人拦住了她们的去路。拦路的正是马双,原来马双在山顶看到了一只白雕飞过,就猜想到会有人过来,于是用轻功飞到了山底,果不其然,遇到了周烟和果儿。马双见周烟和果儿都是大美女,心中早已有了非分之想,他的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

  周烟哪能看得惯马双的这份淫贼的模样,愤怒的一掌向他击去。“啊呦——还会三脚猫的武功!”马双见周烟向他出掌,不禁挑衅道。马双接住了周烟的手掌,竟直接把她给拉住了,马双一用劲就把周烟拉到了自己的怀里,不禁对她轻薄道:“哈哈哈,小美女,遇到本大爷,你还想逃吗?”周烟愤怒的挣脱了马双的手,从腰间拿出了一把细剑,一剑刺向马双。

  马双见了,镇定的运起了内力,左手一掌掌风击向周烟。周烟刚才只是轻敌才会被马双给占到便宜,这次她可就不会这么容易就会被打败了。周烟的挥剑挡住了马双的掌风。马双见了不禁拍手叫好道:“不错嘛,我就喜欢这种有点性子的!”马双说罢,猛地爆发了体内的内力,双眼变成了黄色,他运用了血於魔攻,使自己进入到了疯狂状态。周烟和果儿不禁看的呆住了,她们都知道,马双运用的就是她们义母的血於魔攻,虽然没有燕虹那般厉害,但也让人看了感到害怕。马双对周烟一阵冷笑,他再次出掌击向了周烟,这次他的掌风威力比刚才要强大了很多,周烟被他的掌风逼得后退了好几步。

  果儿见了,担心周烟有事,也迎了上去相助,两人一起夹攻马双。丛然马双运用了血於魔攻,但他也双拳难敌四手,被周烟的剑刺中了胸口。马双捂着胸口后退了数步,他恶狠狠的盯着周烟和果儿道:“没想到你们两个婊子还有这些能耐,呀——”马双愤怒的吼道,强行提升了一层的血於魔攻,此时的他只剩下一点点意识那就是要打倒周烟和果儿。

  马双掌风的威力变得更加强大了,周烟和果儿都被他的掌风给逼退了。这样下去,周烟和果儿或许会被马双给打败的。“铃铃铃——”果儿只好对马双施展了摄魂铃,只见她将手上的铃铛轻盈地摇晃了起来。

  此时马双的心智已经因强行提升血於魔攻的功力而失去了分辨的理智,摄魂铃的效果竟对他起不了作用。马双一掌击向了施展摄魂铃的果儿,果儿被他一掌击中胸口,口中吐出了鲜血,倒在了地上。周烟见了,愤怒的向他一剑刺去,她的剑刺进了马双的右肩。可是马双已经心智迷糊了,根本不在乎这些疼痛,猛地将内力爆发了出来,只见马双右肩上的鲜血也因此流了出来,可是周烟也因此被内力震飞到了地上。

  马双右肩上的鲜血流个不停,他的意识已经变得越来越模糊了,他最终因失血过多,也倒在了地上。周烟和果儿各自捂着伤口站了起来。周烟缓缓的走到了马双的面前,一剑割向了他的喉咙,果儿不忍看到这一幕,闭上了双眼。周烟冷冷的看着马双的尸体,不禁向天空呐喊道:“哼——天下的所有负心人都要死!”果儿知道周烟是受了当年的刺激,她对周烟关心道:“烟儿姐姐,又想起了以前的往事了?”

  “我没有,果儿我现在真的很羡慕你没有什么挂念,这段时间我是不是也变了很多?”周烟说着眼角里涌现了几颗泪滴,她羡慕的看着果儿,真诚的问道。“烟儿姐姐,我感觉这些天你都很失落,虽然我不清楚原因,但我还是希望烟儿姐姐可以活的开心一点。义母她是太在乎那个负心人,才逼得使自己变得那么无情,那么冷酷,我知道烟儿姐姐不喜欢那样子。”“果儿,谢谢你,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周烟恢复了平静,对果儿说道。“烟儿姐姐,我们去那儿看看吧,不然他的同伙来了,我们就走不了!”果儿对周烟提议着说道。周烟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她们一起朝雪村的方向走去。

  周烟和果儿走到了一半,只见路边晕倒了一个姑娘。果儿蹲了下来,看了那个姑娘一眼,只见这姑娘约二十多岁的模样,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像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这姑娘正是小婷,她怎么会如此凄惨的倒在这里,难道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果儿见小婷还有一口气,连忙双手对着她的背,给她灌输了一些内力。小婷得到了果儿灌输的内力之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她吃力的回头看了看果儿,心急如焚的说道:“快去雪族村,快去告诉他们——”还未说完,小婷又闭上了双眼昏迷了过去。

  “果儿,我们快去那村里看看,那村是不是就是她口中的雪族村!”周烟不禁好奇的问果儿道。果儿听了周烟的话,又看了看小婷伤痕累累的模样,思索着道:“烟儿姐姐——或许这雪莲花和雪族村有关,这个姑娘或许知道很多的事情,我要把她背过去,好让雪族村的人救她!”周烟听了果儿的话,虽然觉得她是在找麻烦,但是她也一头雾水,只好听取了果儿的意见,对她道:“果儿,你刚才救她消耗了点内力,我来背她过去。”“谢谢烟儿姐姐!”果儿微笑着对周烟应道,说罢,她将小婷交给了周烟。

  于是周烟接过了小婷,背起了她,和果儿往雪族村的方向走去。她们二人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来到了雪族村,村外有两个守卫拦住了周烟和果儿的去路。果儿走到了那守卫的面前,对他轻声说道:“我们有事找你们这里的族长。”

  两个守卫听着果儿温柔甜蜜的声音,不禁感到飘乎乎的,不假思索的应声道:“你在这里等着,我们马上去通传族长!”说罢,一个守卫匆匆跑了进去。

  “青衣使者——我要杀了你!”此时梁晴正好路过了村口,她一眼就认出了果儿,她想起了她是水仙宫的人,不禁愤怒对她吼道,一拳向她击去。果儿一见是梁晴,轻松躲开了她的一拳,二话不说点住了她的穴道,解释道:“梁大小姐,有什么恩怨到时候我们再解决,现在我们是站在一条船上的人!”梁晴被点住了穴道,委屈的涌出了泪水,她看到周烟的身后还背着一个伤痕累累的女子,心中一片的迷茫。

  “梁大小姐,我知道你现在很疑惑,等我们见到了族长,事情就应该明朗了!”果儿见梁晴还是很疑惑,对她镇定的解释道。果儿说完,解开了梁晴的穴道,继续道:“我想郑浪应该也在这里吧?”

  “郑大哥受了伤,你该不会趁人之危吧?”梁晴对果儿不满的问道。

  “本来会的,但现在可不一定了!”果儿对梁晴风趣的挑逗道。“你——你最好不要伤害郑大哥,呜——”梁晴说着说着,不禁哭了出来。果儿见梁晴优柔寡断的性格,不禁安慰道:“你放心,郑浪还有利用价值,我们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周烟听了果儿和梁晴的话,心想:这郑浪难道就是江湖排名第二的高手,连他都受了伤,那这雪山老妖的传说难道是真的?

  “你们是什么人?”雪灵在守卫的带领下来到了村口,她看到了果儿和周烟,还有周烟背着的女子又似曾相识,不禁好奇的追问道。

  果儿对周烟说道:“烟儿姐姐,把这位姑娘交给族长吧,或许能解开所有的谜团!”周烟听了果儿的话,就将小婷交给了守卫,那守卫一见是小婷,不禁吓得后退了几步,口中不禁喃喃自语道:“是雪山老妖的弟子!”雪灵镇定的看了一眼伤痕累累的小婷,对那守卫命令道:“不要担心,给我好好照顾她,我要让她明天就可以醒来!”

  “可是族长——”那守卫担心的道。“不碍事,我自有原因!”雪灵对那守卫解释道。那守卫听了雪灵的话,只好接过了小婷,把她带到屋子里去治疗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