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青光剑的真正秘密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650 2017.02.09 06:50

  “云哥哥——要小心呀!”明月深情的对楚云说道。楚云郑重的对明月点了点头,一掌击向了其中的一位和尚。另外的十二个和尚见了,一拥而上的和楚云斗在了一起。楚云和他们斗了一百个回合,不分胜负。“少侠——好俊的功夫!”那位年长的和尚不禁赞叹道。

  “呀——”其实,楚云刚才和十三个和尚交手也只不过是适应恢复后的内力,他感到自己的内力已经适应的差不多了,立马逆转了气息,使用了逆元功。这一次,楚云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比先前那次的状态要好很多。楚云一掌接一掌的和那十三个和尚相斗。在斗了五十回合之后,楚云一掌将其中的一位和尚打倒在了地上,又一脚将另一位和尚踢倒在了地上。楚云将两位和尚打倒在地上之后,气息也开始有些反噬了。楚云把握了最后的机会,又将两位和尚打倒在地上,而他自己也因内力反噬被另外的九个和尚打倒在了地上。

  剩余的九个和尚停止了对楚云的攻击,那位年长的和尚走到了楚云的面前钦佩的赞叹道:“少侠——你还是第一个以一人之力将我们四人打倒的,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好好把握!”楚云捂着胸口从地上爬了起来,对九个和尚真诚的说道:“多谢大师手下留情!”

  “少侠,你的武功很不错,只不过还未到火候,你现在只有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们九个人也不会再对你们手下留情了!”在九个和尚之中有一位穿灰色僧裤的和尚也对楚云告诫说道。“啊——你说你们刚才没有用全力吗?”明月此时内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她听了那个和尚的话,不禁吃惊的问道。

  “善哉善哉,女施主,贫僧不打诳语,贫僧还是劝你们放弃为好!”那个和尚听了明月的疑问,对明月奉劝道。这和尚是十八铜人的二师兄,而那年长的和尚则是大师兄,他知道他们九个人合手的威力是任何人都抵挡不住的。“云哥哥,你怕了吗?”明月听了之后,不禁问楚云道,她知道楚云会说出她心里的答案。“当然怕!”楚云镇定的回答道:“我怕我们会失败,月儿,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我们待会索性拼了吧!”

  “嘻——我就知道云哥哥会这样说!”明月娇气的回应道。“善哉善哉,既然如此,二位施主先恢复功力再向我们挑战吧!”穿灰色僧裤的和尚对楚云和明月镇定的说道。楚云二话不说,蹲了下来,运用调气心法恢复内力了。

  一炷香的时间后之后,楚云就恢复了全部的功力,他虽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力比上一次更加平稳了,但是他要和明月一起挑战九大高僧,他也不敢怠慢。“云哥哥,他们有九个人,要不待会儿你对付六个,我对付三个如何?”明月靠近了楚云的耳朵,轻声的建议道。“月儿,那样太危险了,你对付两个就可以了!”楚云不禁摇了摇头的说道。“云哥哥,我才不听,我先上了——”明月娇气的一跺脚,一掌击向其中的一位和尚。

  楚云见明月如此任性,心中很是担忧,也只好出掌攻了上去。九位和尚见楚云和明月一起朝他们攻过来,也是分成了两队人,其中一对三人,另外一对六人,分别功向他们二人。明月本以为她可以轻松应付,却没有想到,竟被完全压制了。明月只好施展出了逆元功来抗衡,可是三位和尚围攻她一个人,她根本就占不到什么优势,渐渐的明月就开始败下陈来,她被一位和尚一掌击中了胸口,吐出了鲜血。眼见明月被打伤了,楚云二话不说立马施展了逆元功,想要去帮明月,可是楚云却被另外六个和尚给围住了,他现在连自身都难保。

  明月忍受着胸口的疼痛,和三位和尚相斗,仅斗了十个回合,明月又被另一位和尚一掌击中了胸口。明月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声,“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月儿——”楚云见明月被打成重伤,不禁发出了一声呐喊,他将内力全部汇聚在了双手上,施展出了“破冰掌”击向那六位和尚。六位和尚见楚云起了杀心,连忙齐心协力的抵挡住了他的寒气。楚云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把内力源源不断的化成了一股股的寒气,击向那九位和尚,六位和尚竟有些抵挡不住了。另外三位和尚见了,连忙上前相助,终于,他们把楚云的寒气全部给驱散了。那位年长的和尚见机封住了楚云的穴道,楚云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股可怕的杀气。

  “善哉善哉——少侠,请不要动了杀念!”穿灰色僧裤的和尚见了,镇定的对楚云提醒道。楚云听了他的话,还是没有镇定下来。此时,明月也支撑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见楚云为她差点着了魔,心中又是担心,又是惊喜。明月走到了楚云的面前,含情脉脉的看着他的眼睛,柔情的对楚云说道:“云哥哥,你刚才的样子好可怕啊,你不能因为我而这样对九位大师!”

  “月儿——对不起,刚才我差点犯了大错,还好大师及时阻止!”楚云看着明月,眼神中的杀气慢慢的消散了,他稍微恢复了一些理智,他运用逆元功冲破了穴道,对明月歉意的说道。“云哥哥,你没事就好了,咳——”明月说着说着胸口的疼痛又上来了,不禁咳了出来。楚云焦急的伸出了手,搀扶着明月,对九位和尚说真诚的说道:“大师,我们输了,我们这就离去!”说罢,楚云就想扶着明月离开。

  “少侠——你赢了!”穿灰色僧裤的和尚对楚云微笑着说道。楚云听了穿灰色僧裤的和尚的话,顿时疑惑了,他停下了脚步,一脸疑惑的看着穿灰色僧裤的和尚。那位年长的尚念叨了一句:“阿弥陀佛”后缓缓的解释道:“一直以来都没有人可以打败我们,但是每一个失败之后的施主都会因此而自暴自弃,甚至有的会发疯入魔,而少侠你刚才虽然差点入了魔,幸好及时醒悟了过来。少侠和女施主可以勇敢的面对自己的失败,也是难能可贵!”

  “大师,我们——”楚云的话被那位年长的尚打断了,他问道:“少侠,你的武功很是奇怪,怎么会突然之间增加内力?”“大师——这是我秦叔叔自创的逆元功,可以增加一个人的内力!”楚云自豪的回答道。

  “善哉善哉——原来如此,不过少侠似乎还不是很掌握!”那位年长的尚说道。“嗯,逆元功如果用的不好,内力就会反噬,我练了一年多,也只能用两成。”明月对那位年长的尚解释道。“不过,少侠经过刚才和我们的比试,想必已经可以灵活的运用两成了吧!”穿灰色僧裤的和尚听了明月的话,搭话道。楚云的确感觉到他刚才使用两成的逆元功只有些微弱的内力反噬,可以说他已经了掌握两成的逆元功。楚云想罢,镇定的回应道:“大师所言非虚,我现在觉得使用两成逆元功内力稳定多了!”“很好,少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武功修为实在是很难得。少侠,切记一定要用在正道上,不过逆元功正如你所说,内力会反噬,以后还是尽量少用为好啊!”穿灰色僧裤的和尚听了楚云的话,语重心长的说道。

  “多谢大师提点!”楚云双手抱拳的感激道。“很好!青光剑就在那里,你拿去看吧!”那位年长的尚用手指指着他们身后的一个大木盒说道。“多谢大师!”楚云说罢,就走上了前去,他缓缓的打开了盒子,只见一把宝剑出现在他的眼前。明月也好奇的走了过去,她拿起来了青光剑,取下了剑鞘,明月不禁失声道:“这把剑好重啊,怎么是用黄金做的?”

  “这就是青光剑的秘密。”穿灰色僧裤的和尚从容的解释道。“什么秘密?”明月好奇的问道。“当年智全师叔在圆寂之前把他以前做过的罪念都告诉了方丈师父。”穿灰色僧裤的和尚回忆道:“二十年前,对燕虹做过不洁之事的就是智全师叔,他也因此一直活在自责之中。在这剑鞘里本来有一封信是要交给智全师叔的,可惜他圆寂了,你们看了就会明白!”穿灰色僧裤的和尚说罢,拿起了剑鞘,他将剑鞘倒了过来,只见一封折好的信掉了出来。明月连忙弯下了腰拿起了信,读了出来:

  “师弟,等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想我已经不在了。当年你做的事情,师兄我都清楚,本来我是想为师父清理门户的,可是当我得知你遁入了佛门之后,我就知道你是因为内疚才这样做的,所以我并没有再来找你。哎——当年的我实在是太痴迷剑法了,为了锻造一把举世无双的宝剑,我杀了很多的江湖人士,得到了很多的金银珠宝。我找遍了整个江湖,终于找到了江湖第一铸剑师,锻造了这把黄金剑。可是当我后来得知燕师妹已经误入歧途的时候,我就发现我错了,我太自私了,没有在燕师妹最失落的时候照顾她。我那样痴迷宝剑和剑法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师弟,如果你看到这封信,也不用急着替我报仇,我希望你可以和燕师妹化解当年的事情,也好让燕师妹可以放下仇恨。作为一个师兄,我希望你们可以在一起,这把青光剑就交给你了,你可以把它当了,就会有很多的财富,希望你可以和燕师妹过的幸福!”

  “原来是这么回事!可是元前辈还不知道当年燕虹还认识了陆前辈,哎——这真的是一场孽缘!”楚云听完了明月念的信,不禁无奈的说道。“那我们快回水仙宫把这件事告诉燕虹,希望她可以放下一切,退隐江湖!”明月对楚云建议道。

  “哈哈哈——难得二位施主有这个心,实在是江湖之福,只不过这青光剑乃是用黄金铸造,如果再次流入江湖,势必又是一场争夺,二位切记不可泄露啊!”穿灰色僧裤的和尚叮嘱楚云和明月说道。“这个当然!”明月坚定的回应道。毕竟明月是金枝玉叶,什么金银财宝她没有见过,一把用黄金做到宝剑她也只不过是好奇而已,而楚云也对宝剑无所谓,因为他不会剑法。

  “好——既然如此。二位施主想什么时候离去就离去吧!”那位年长的尚会心的说道。

  “咣——”铜人阁的铁门突然间又打开了,只见一个年纪约三十的人狼狈的走了进来。“陈将军——你怎么来了?”明月一眼朝那人望去,不禁吃惊的问道。楚云也定睛看去,此人正是秦叔叔的左将军陈冰,陈冰虽然已经三十有二,但却是风度翩翩的君子,他不是混进东厂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公主——您怎么也在这里?”陈冰对明月叩拜道。“陈将军无需多礼,这个说来话长,不知将军为何来这里,而且还搞得如此的狼狈?”明月连忙伸手扶起了叩拜的陈冰,担忧的问道。

  “原来女施主是当今公主,难怪气度不凡,实乃百姓之福啊!”那位年长的尚对明月夸赞道。“大师,还请你们保守我的身份!”明月对那位年长的尚谦虚的说道。“善哉善哉,这个自然!”那位年长的尚镇定的回应道。

  “哎——公主,此事说来话长,先从我离开秦将军府后开始说起吧!”陈冰叹了一口气的说道。

  话说当日陈冰离开了秦将军府后,他就乔装打扮了一番,剃掉了自己的胡须,混进了东厂里面。陈冰混进了东厂之后,为了不让其他人觉得可疑,他改名成了小里子。陈冰在混进了之后东厂就四处打听商阴的一些事情,那些手下对陈冰的好奇心也没有起疑心,都告诉了他一些商阴的事。

  就这样,陈冰孤身一人在东厂着等待时机,大概等了七天的时间,终于他得知商阴要出去几天。陈冰知道机会难得,于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悄悄的溜进了商阴的房间。陈冰先从商阴的大床开始找起,可是却一无所获。陈冰并没有因此而放弃寻找,他发现商阴的桌子十分的可疑,于是他搬动了桌子的位置,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块墙壁发出了“咔咔咔——”的响声,一条黑漆漆的密道出现在他的眼前。

  陈冰小心翼翼的走进了密道,竟然发现这是一个天牢,只不过这么大的天牢里竟然没有一个人。陈冰不禁心想:这商阴老贼,造了这么一个天牢,到底想干什么,我先走到尽头看看再说。陈冰想罢,继续往前去了,他发现前面的牢里有一个人躺在那里。

  “快醒醒,快醒醒!”陈冰连忙跑了上去焦急的呼唤道。天牢里的那人被陈冰的叫唤声唤醒了,他双眼愤怒的看着陈冰骂道:“狗太监,老夫绝对不会把粮仓的机关破解方法告诉你的!”

  “张大人!怎么是你?”陈冰定睛看向那人,那人约四十多的模样,留着一道胡须。突然陈冰一下子愣住了,他认出了天牢里的人,激动的问道。

  “啊——你是——你是陈将军,你怎么会在这里?”张大人一见是陈冰,激动的问道。

  “秦将军怀疑商阴这狗贼在密谋造反,所以派我混进来寻找证据。”陈冰和张大人见过几次面,因为他派兵去出征,就要找张大人分配粮食。张大人为人耿直,陈冰很是信任他,如今他竟被商阴这狗贼给抓了起来,那商阴难不成真的想造反?

  “陈将军,秦将军猜的没错,老夫在一个月前就被这商阴老贼的人给抓了过来,商阴老贼的手下都杀人不眨眼,我的守卫全部被他给杀了!”张大人痛苦的回忆道:“这商阴老贼抓了我之后就逼我说出进入粮仓机关的破解之法,这破解之法除了我和当今皇上之外是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的。”

  “这下可糟了!”陈冰不禁失声说道:“那现在的那个张大人是商阴这老贼的人假扮的?”“没想到这老贼竟然找了个替身,咳咳——”张大人说着说着咳嗽了起来。张大人被商阴抓起来后,商阴每隔三天就会来盘问他粮仓的机关破解方法。张大人是一个忠心耿耿的人,他宁折不屈,商阴对他使用了很多的酷刑都没有办法让他说出来。

  “张大人,你不要紧吧!”陈冰担忧的问道。张大人对陈冰摆了摆手道:“老夫不碍事,陈将军——你快离开这里吧,要是被商阴的爪牙发现可就糟了!”

  “张大人,我想办法救你出去!”陈冰镇定的回应道。陈冰说罢,直接用双手猛地拉天牢的铁杆,可是铁杆却丝毫无动。“这天牢竟然如此坚固!”陈冰满头大汗的怒道。“唉——多谢陈将军的好意,这天牢没有他们的钥匙你是救不出老夫的。”张大人对陈冰无奈的叹了口气的说道。

  “那钥匙在何人的手中?”陈冰追问道。张大人听了陈冰的话,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他颤抖的说道:“老夫也不知道那人是谁,只知道他的刀法很快,老夫的亲信就是被他的刀给砍死了!”“岂有此理——张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杀了他,拿来钥匙救你出来!”陈冰咬紧了牙关,坚定的回应道。

  张大人听了陈冰的话,对他真诚的说道:“陈将军,你在这里待了这么久,老夫怕惊动他们,你先离去吧。”陈冰听了张大人的话,充满信心的回应道:“张大人请放心,我现在还没有熟悉这里的地形,等我熟悉以后,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陈将军,万事要小心!”张大人对陈冰感激道。

  陈冰对张大人双手抱拳以示决心后离开了天牢。陈冰小心翼翼的将桌子的位置移了回来,突然间,他发现了在桌子底下还有一封信。陈冰好奇的拿起了信,藏进了衣袖,悄声离开了商阴的屋子。

  两天过后,商阴回到了东厂,他似乎并没有发觉有人来过他的房间。陈冰后来暗自看了信的内容,他不禁大惊失色,原来商阴真的想要谋朝篡位。陈冰本来是想溜出东厂的,可是张大人还没有得救,万一他离开了东厂惊动了商阴,那他或许就会对张大人不利的,所以他只能等待机会救出张大人。按照张大人所说,天牢的钥匙在一个用刀人的身上,可是陈冰在东厂待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就是没有找到张大人说的这个人,这个用刀的高手究竟会是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