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从此不再江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魏山大战江湖第一刀客

从此不再江湖 COYWU 5771 2017.02.09 06:52

  话说当时魏山因陈冰一个月都没有消息,这使他很担心,所以他也换了一身的太监衣服,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也神不知鬼不觉的施展轻功混进了东厂。魏山知道陈冰混进东厂之后改名叫小里子,于是,他悄悄走进了一间屋子,看到有十几个太监躺在床上睡觉。魏山随便叫醒了一个,镇定的问道:“你知道小里子在哪里吗?”

  那太监睡眼朦胧的看着魏山,疑惑的问道:“你是哪里的小太监啊,怎么以前我没有见过,是不是新来的啊?”

  “哦——我是今天刚来的,我叫小山子。”魏山对那太监撒了个谎道。“哦——你是小山子啊,我想起来了,你是不是那个卖身葬父的那个?”那太监听了魏山的话,略微清醒了一些的问道。“是啊,是啊!”魏山索性应和道。

  “放肆——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们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山子,更加没有卖身葬父进来的人?”那太监听了魏山的话,一声大吼的厉声问道。他的吼声把整个屋子的十几名太监都叫醒了。那些太监都醒了过来,怒视着魏山,像是要把他给吃了一样。

  魏山一时不知所措,心想: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如此的狡猾,我还没有找到陈冰,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出事。“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那太监咄咄逼问魏山道。魏山见他身份败露,镇定了下来,心中默默想道:事已至此,我也只能硬闯出去了,可是我现在没有带剑,我该怎么办呢?

  “快——把他给我抓起来!”那太监见魏山迟迟都没有回答,厉声命令道。那些太监听罢,想要一拥而上去抓住魏山。魏山虽然善于使用剑法,但他的力气还是很大的,那些太监竟也抓不住他,都被打倒在了地上。那些太监都被魏山打晕了,魏山逃了出去,他知道他现在逃跑是很安全的,可是他还没有找到陈冰,所以他决定冒险再进一个太监屋子看看。

  于是,魏山又走进了一间太监屋子,他发现里面竟然空无一人。魏山见这屋子里面没有人,只好转身离去。“魏将军,你怎么来了?”熟悉的声音在魏山的耳畔传来。魏山激动的朝那声音寻去,只见一身太监打扮,年纪与他相仿的人出现在他的面前。“陈将军,原来你在这里,你还好吗?”魏山认出了他这个多年的战友,激动的走上前去。

  “魏将军,这里很危险,你来干什么?”陈冰看着魏山焦急的问道。“公主和秦将军都担心你出事,所以就派我来看看,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商阴作恶的证据?”魏山镇定的回应道。魏山一见到陈冰,早就忘记了他在之前被识破假身份的事情。

  陈冰听了魏山的话,低下了头,从鞋子了里取出了一封信交给了魏山。魏山接过了陈冰手中的信,信的落款名竟是郎赛,魏山默念了信的内容:

  “九千岁大人,如您所愿,我们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准备好了作战计划。只要九千岁大人一声令下,这美好江山就是您的了。”“商阴这老贼想造反?”魏山念完了信的内容之后交还给了陈冰,愤怒的说道。“如果不是张大人在他们的手中,我早就回来找你们了!”陈冰听了魏山的话,无奈的回应道。

  “什么?商阴这老贼竟然抓住了张大人,可是秦将军前些天刚和张大人见个面啊?”魏山一脸惊讶的追问道。“哎——那张大人是商阴的手下假扮的,只要救出真的张大人,再依靠这封信,就能指正商阴这老贼了。”陈冰镇定的解释道。

  “不行——陈将军,这样太危险了,要去救张大人你我一起去!”魏山听了陈冰的话,连忙阻止道。“魏将军,今天正好商阴那狗贼不在,我这次一定要救出张大人,这封信要不你先收好,如果在天亮之前我还没有回来,你就先带着这封信去见秦将军。”陈冰说罢,就想把信交给魏山。魏山接过了陈冰手中的信,只好点头同意了,毕竟如今还是要以大局为重。陈冰对魏山告了别后就拿了他的宝剑离去了,陈冰在东厂毕竟待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已经摸透了东厂的地形,因此他很快就来到了商阴的屋子,悄悄的溜了进去。

  魏山在陈冰的屋子里等着,他等了一炷香的时间都不见他来,不禁担心起来。魏山担心陈冰会有什么闪失,他按耐不住想要出去看看,可是他又想起来要以大事为重,所以他只好继续等待。

  “快——去这个房间搜搜,一定要找出那个人!”突然间,在门外传来了不男不女的声音。魏山这时才回想起来他之前被人揭穿了身份,怎么办呢?魏山并没有因此而乱了陈脚,他镇定的看了一眼陈冰的房间,猛然发现他的房间内还有一把大刀。魏山拿起了大刀,他心想,万一被他们发现,索性就杀出去了。

  魏山想罢,拿着大刀,悄声走了出去。“快——他在那里!”可是魏山还是被他们发现了,那些太监一拥而上的围住了魏山。

  且说陈冰一个人偷偷混进了天牢里,他来到了关押张大人的地方,他不禁呆住了,张大人竟然没有在里面。这这么回事呢?难道陈冰的行踪已经被泄露了。陈冰认为他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很小心,应该不会被发现的,他想张大人会不会换了个地方。陈冰想罢,索性找遍了整个天牢都没有发现到张大人的人影。陈冰一时不知所措,只好先离开天牢。陈冰离开了天牢,准备去找魏山会和,只听见有外面人在喊:“快——抓住他,抓住他!”陈冰一听,不禁紧张了起来,心想:难道我被发现了,看来只能硬闯出去了。陈冰还以为是自己被发现了,他只好把宝剑扔在了草堆里,想要借机混进人群中溜走。陈冰安全的混进了人群,那群太监里有一个正是当时发现魏山身份的人,他看到了陈冰,走到了他的身边,不满的道:“小里子,你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去给我抓人?”陈冰听了他的话,一时愣住了,他惊讶的问道:“抓什么人?”

  “哎——那人和你长得差不多,还敢说是新来的,他现在在你的房间附近,你没有发现他吗?”那太监是追问陈冰道。陈冰听了他的话,这才反应过来,他立马面不改色的说道:“我这就去抓他!”“嗯——”那太监其实是商阴的红人,所以他在东厂的地位很高,他从小就跟随商阴了,名叫小德子。陈冰说罢,焦急的跑了过去,他心中很是担忧,他知道他们要抓的人正是魏山,也不知道魏山怎么样了。

  陈冰一路跑了过来,只见地上躺了很多的太监,而魏山的大刀也因此沾满了血迹。那些太监见魏山如此的厉害,都害怕的不敢靠前。这时小德子也走了过来,他见魏山如此厉害,立马吆喝道:“你们这些没有用的奴才,给我抓住他!”

  魏山挥舞了一下手中的大刀,厉声吼道:“谁敢来送死!”陈冰在太监群中走上了前,他担忧的看着魏山。魏山也留意到了陈冰,他见陈冰安然无恙,心中就像落了一块石头,他镇定的厉声吼道:“谁敢来送死的话就尽管上吧!”陈冰的心里很难受,如果他现在和魏山一起逃出去的话,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他就怕张大人会有安危。魏山自然是知道陈冰的担忧的,他用必死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陈冰知道,魏山是想以死来保全他和张大人的安危。陈冰沉默了,他只能静观其变。

  那些太监都畏惧魏山的气势,不敢上前去。正在这个时候,只听见不远处有一个太监呐喊道:“九千岁来了——”陈冰在东厂待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商阴。陈冰怕商阴认出他的身份,又躲到了太监群中。那些本来围着魏山的太监和陈冰都畏惧的叩拜道:“参见九千岁,千岁千岁千千岁!”商阴傲慢的走到了魏山的面前,在商阴的身边,有一位手中握长刀的中年人。陈冰定睛的朝那中年人看去,只见他一身的杀气,莫非他就是当初抓住张大人的那个人。商阴冷冷的对魏山笑道:“呵呵——咱家倒是哪只小老鼠,原来是秦天的右将军魏将军啊!”

  “呸——狗贼,有本事和我大战三百回合!”魏山握着手中的大刀,临危不惧的说道。“哈哈哈——”商阴不禁冷笑了起来,看了一眼在他身边的那个刀客,挑衅道:“咱家倒恨想看看战无不胜的魏将军能不能打败江湖第一刀!”原来那位刀客就是江湖八大高手之一的卫雨。卫雨听了商阴的话,双手抱拳领命道:“九千万,我必不负你所望!”说罢,卫雨拔出了长刀,镇定的走到了魏山的面前。

  “好——看招!”魏山抖擞了精神,大喝一声,一刀砍向了卫雨。卫雨见势,立马出刀相挡。两人经过这么一试都心知对方乃是劲敌,不敢怠慢,两人大战了一百个回合未见胜负。在魏山和卫雨周围的太监们都看的傻了眼,毕竟他们都没有见过如此惊心动魄的对决。

  魏山刚才被那群太监围攻的时候,已经耗去了一部分的力量,因此在又斗了一百个会和之后,他就被卫雨的长刀打的快要喘不过气来了。魏山大吼了一声,爆发出了洪荒之力,猛地砍向了卫雨的头颅。卫雨见魏山如此拼命,心中一慌,连忙后退了几步,差点跌倒。“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如此大的力量!”卫雨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钦佩的说道。其实,卫雨和魏山都善于使用刀法,论刀法的招式是卫雨略胜一筹,而魏山的实战经验却比卫雨要丰富很多,因此两人的实力是差不多的。

  “哼——怕了吗?你们抓住了张大人,如果你们放了张大人,或许我还可以饶你不死!”魏山镇定的回应道。“哈哈哈——张大人,张大人早已被我杀了,这个冥顽不明的糟老头,简直是死有余辜!”

  “什么?你说你杀了张大人?”陈冰听了卫雨的话,终于按耐不住愤怒,从太监群中走了出来,厉声问道。

  商阴一见陈冰走了出来,不禁阴冷的大笑道:“哈哈哈——原来是你。咱家一直在暗地里查,究竟是谁偷偷溜进了天牢,又是谁偷走了咱家的信。咱家查了三个月都没有消息啊!”商阴说着说着,用阴冷的眼神看着陈冰继续说道:“所以咱家认为,肯定是有内鬼,内鬼都是很狡猾的,肯定不会自己出来,所以咱家就想了个妙计!”

  “你这狗贼,所以你就杀了张大人,以绝后患!”陈冰愤怒的问商*******哈哈哈——张大人并没有死,他现在在卫雨的快刀门里好好待着呢!咱家的这招调虎离山之计就是想要逼出内鬼,本来咱家还以为内鬼就只有一个,现在看来不只一个啊!”商阴得意的大笑道。

  “哼——狗贼,竟然如此,那么我就替天行道,杀了你这个狗贼!”陈冰说罢,想要拿出宝剑,可是他的宝剑刚才扔到了草堆里了。陈冰一时愣住了,没有剑,他怎么杀出去?

  魏山看着陈冰,知道他的宝剑不在身边,他从腰间取出来一包迷香,用力一挥,四周突然变得烟雾缭绕。魏山早已在这之前吃了解药,因此他看的很清楚,他急忙拉住了陈冰的手,施展轻功离开了东厂。魏山和陈冰逃到了东厂的附近,魏山的黑马正好在那里,正当他两想要骑马逃走时,卫雨一刀砍向了陈冰。魏山见了,立马护住了陈冰,可是还是被卫雨的长刀割破了胸口,鲜血从他的胸口的破口处流了出来。魏山镇定的扯下来衣袖,包扎了伤口。

  陈冰见卫雨竟然追来,对魏山焦急的关心道:“魏将军,你还好吧?”“这点小伤不碍事!”魏山镇定的回应道。“魏将军,我们一起上,杀了这败类!”魏山听了陈冰的话,拒绝道:“陈将军,这败类让我一个人解决,你趁现在快去快刀门救张大人!”

  陈冰听了魏山的话,知道了他的用意,但他还是有些担心魏山。“陈将军,你还在犹豫什么,等商阴这狗贼的人追来就来不及了!”魏山见陈冰还是犹豫不决,厉声说道。“哎——魏将军,你要保重!”陈冰无奈的点头说道。说罢,陈冰就想要骑上黑马离开。卫雨见陈冰想要逃走,又是一刀砍向他,魏山这回可看的清楚,也挥刀挡住了他的招式,吼道:“你的对手是我!”陈冰见魏山替他挡住了卫雨,只好拍马就走。

  “哈哈哈——那就让我和你来个了断!”卫雨见陈冰走远,只好放弃了追赶,对魏山不满的回应道。“好——”魏山挥舞了手中的大刀,镇定的回应道。说罢,两人都挥刀砍去,又是斗了一百多个回合。魏山刚才因胸口被卫雨的刀伤到了,因此在打斗的时候,时不时的回隐隐作痛,他一直都忍受着剧痛。卫雨也从来没有和一个人可以打这么多的回合,他心里很佩服魏山,如果不是各有其主,那他一定会和他成为知己的。“如果再打下,你一定会败在我的长刀下的!”卫雨发现了魏山一直在忍受着剧痛,停止了攻击,对他好心说道。

  “那可不一定!”魏山临危不惧的回应道。“你就不要在我的面前逞英雄,我劝你还是跟随九千岁,只要相助九千万成就大事,你就会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卫雨也是英雄惜英雄,他可不想魏山和他作对。“要我做这阉狗的走狗,那是不可能的,我这一生只跟随秦将军!”魏山厉声拒绝道。秦天和魏山、陈冰不仅情同手足,而且他们都是不惧权贵的忠义之士。

  “啪啪啪——”突然传来了鼓掌声,魏山好奇的朝那拍手的方向看去,只见商阴身后跟随了很多的太监走了过来。商阴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魏山道:“你说咱家是阉狗,你们又何尝不是昏君的狗奴才!”“皇上只不过是被你这阉狗蒙在鼓里罢了,只要我和秦将军把你的阴谋揭穿,我相信皇上必不饶你!”魏山强而有力的解释道。

  “哦——那咱家把你杀了不就没有人知道真相了吗?嗯——不对,陈冰呢?”商阴得意洋洋的说道,突然间他又马上想起来陈冰不见了,不禁咬牙切齿的问卫雨道。

  “九千岁,陈冰应该去快刀门了!”卫雨对商阴解释道。“嗯——那你还不快去给我追!”商阴不满的命令卫雨道。卫雨听了商阴的话,颇为不满的应和道:“九千岁,我在助你之前不是说好我和你之间只是合作关系,你助我坐上武林盟主的位置,我助你登上九五之尊之位。如今你却一再要我为你做牛做马,请恕我恕难从命!”“卫雨你——”商阴右手汇聚了一股内力,想要一掌击向卫雨,但他转念一想还是忍住了。商阴只好妥协道:“那好吧,卫掌门你想怎么做呢?”

  “我和魏山的决战还没有分出胜负,待我和他分出胜负之后我自会去追陈冰!”卫雨镇定的解释道。“好,那咱家就在这里看你杀了魏山!”商阴对卫雨说道。

  卫雨看着魏山道:“魏将军,让我们一决胜负!”卫雨说罢,出刀击向了魏山。魏山在刚才卫雨和商阴说话的这段时间,稍微恢复了一些体力,他也不甘示弱的挥舞起了大刀,再次和卫雨斗在了一起。

  魏山和卫雨又是大战了一百个回合,两人都已气喘吁吁。卫雨感觉到自己连拿长刀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同样的,魏山的体力也支撑不住他手中的大刀了。魏山索性脱去了衣服,大吼一声,用出了最后的力量挥刀击向了卫雨。卫雨见魏山竟然还有力气,也是挥舞长刀相挡。结果卫雨的长刀被魏山打飞在了地上。尽管如此,魏山也同样握不住手中的大刀,“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围观的那群太监无不看的惊呆。只有商阴依然非常镇定的看着两人的决斗。魏山和卫雨两人都已失去了兵器,卫雨的心中很钦佩魏山的武功,魏山不愧为一名厉害的武将。此时卫雨已经不敢妄自出手,因为一旦出手就有可能因为失误而被对方打败。卫雨只能等待魏山先出招,然后再找寻破绽。商阴见卫雨已经有些胆怯,不禁冷笑道:“哈哈哈——就让咱家来结束这场决斗吧!”

  说罢,只见商阴右手汇聚了一股强大的内力,施展轻功飞到了魏山的面前。魏山此时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他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商阴的偷袭,被商阴一掌打中了胸口。魏山先前胸口的伤口也因此变得更严重了,鲜血从他的胸口流了下来。魏山渐渐失去了意识,“扑通——”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