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我有一尊万界轮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散功

我有一尊万界轮 山海奇藏 1 23 21422022.03.10 14:00

  而见宗恕如此动作,雷霍宇更是大惊失色,不可思议地看着宗恕,顾不得仪态,艰难质问道:

  “宗伯伯,你散了他的气血,废了他的劲?”

  这时,反而传来宗英昌强自压抑痛苦的低声嘶吼:

  “宗大少,是我的功夫练错路了!

  这一点我一直都知道,但是直到昨天看到杨显和那两个魔怪的厮杀,我却连插手的资格都没有的时候,我才真正下定决心,要散功重修!”

  他语气低沉颤抖,显然是散功的痛苦令他这样的硬汉都难以忍受。但言语中却饱含决绝,显然是经过了深思熟虑。

  杨显面色闪过一丝不自然,宗恕眼中却满是认同,喝到: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英昌,你从小要强,难听人言,做人如是,练功也如是。

  你为了逞强,不让我教你,只是自己埋头苦练,所以即使我知道你功夫练得仍有瑕疵,有失圆融,也没有出言提醒,而是希望你自己能发现!

  现在你既然发现问题,那我就助你散功重修。而这里,你一定要记住‘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这八个字!”

  宗恕两手成剑指,如飞叶穿花,在宗英昌身上轻点:

  “记住这股劲力!你的千踪劲之所以练歪了,就是差着一股气!庄子所说的‘真人之息通于踵’,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我密宗拳虽身法灵动,拳架扑朔,但并非无根漂萍,相反是要气息深沉,扎根社稷,上应日月星。你说,我传授你密宗拳时,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拳术工顺、真。”

  宗英昌忍着散功后气血胡乱冲击带来的剧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词。

  “没错,就是顺、真二字!

  你原来练功只练‘形真’,没有练到‘意真’,仅仅把握到密宗拳的皮毛,只顾着把身躯练到至柔,犹如猿猴,却忘记了密宗拳‘得而复失、失而复得’的八字真要!

  我现在把你的劲力打散,你马上在心中观想心猿,越暴躁越好,越狡猾越好!然后屏气凝神,以意志降伏之!

  以之炼出新的劲力,把它紧紧咬住,然后放置涌泉,周而复始,循环往来,前任后督,大气滚滚!”

  宗恕毫不避讳还有其他人在场,立刻指点宗英昌密宗拳各种精要、密仪。显现出一种不囿于拳术门户,要统合四方武林、打破千载隔阂的大气魄来!

  杨显与雷霍宇见状连退两步,各自分立密室角落,就见宗恕忽然动身,灵活如山中老猿成精,在两丈见方的斗室里来往跳跃。

  脚下踏罡步,手舞如长剑,口中长啸,身法如电,卷起烈烈大风,拍打在墙壁上,风力回返纵横,将整个密室打造得如同风眼一般,巨大的压力骤然镇压下来,令三个年轻人都齐声发出闷哼。

  动作间,宗恕白眉飘扬,运目冲斗牛,全身上下筋肉紧绷,鼓荡衣袍,仿佛身上披铁衣,显现出一种坚不可摧的意味来。

  双手探如天星,唰、唰、唰、唰拍遍宗英昌上下各处穴位,每一下都崩出流水潺潺,血液奔流的声音。

  杨显立刻知道,这是密宗拳搬运气血、拿捏劲力的秘要。

  他不禁感叹,寻常拳师,别说师徒,就是父子之间,这类秘密关节,也是要等到老死之前才能传授,是不传六耳的紧要传承。

  如今宗恕竟然毫不避讳,当着他和雷霍宇的面施展。

  一方面是把宗英昌身上各处已经成型的劲力与气血打散,让他重塑根基;另一方面也是有传授拳术的意思在里面,实在是有一种“敢为天下先”的磅礴大气,令杨显为止叹服!

  半晌,宗恕双足运力,脚掌如生出吸盘一般,稳稳的站立在天花板上,倒挂下来如同醍醐灌顶,轻轻叩响宗英昌天门穴。

  “咚”的一声,好似水滴石穿,顿时宗英昌如同过电,全身猛烈颤抖,皮肤宛如烧红的大虾,瞬间涨红,向外喷吐出丹红的气血。

  才两三个呼吸,气血就如红云,将他周身紧紧包裹,以杨显的眼力,百米之外能见飞蚊之足,也只能看到宗英昌在当中气血散尽,身形突然一滞,周身红色退去,肤色如金纸一般干瘪下来。

  “好!散尽了!英昌,记得我说了什么吗?得而复失,失而复得!”

  宗恕见到了关键时刻,也是高声起来,又并拢五指,撮成仙鹤嘴,在宗英昌因气血散失而有些干瘪的身躯上,连点七下,戳中七处大穴。

  宗英昌立刻发出解脱般的呻吟,就地盘坐下来,默念运功。

  此刻,在杨显看来,宗英昌气血之虚弱,简直犹如风中残烛,轻轻一吹就要油尽灯枯,但就是在这样的状况下,居然隐隐透露出一股微小但顽强的火焰,从他身体里诞生出来。

  “成了!”宗恕笑道,从怀中掏出一个玉瓶,倒出最后几丸药丹,轻轻推进宗英昌嘴里。

  药丸遇到津液,登时化水,一股异香扑鼻,在密室中荡漾,杨显与雷霍宇两人只是闻了一口,就立刻感觉身上酥酥麻麻,似乎筋肉、气血都吃到什么大补药一般,要猛烈增长起来。

  见两人面露陶醉,宗恕白眉一挑,似乎又回返老顽童的性子:

  “你们两个毛猴子可别馋,这是我年轻时托醒三那个假和尚炼制的‘天罗大丹’,只一颗就能顶的上武师级一年的苦修。”

  他看向雷霍宇:“你爹的金身丹不必我这天罗大丹来的差,你还不回家要两颗来尝尝味道?”

  雷霍宇又被打趣,脸上只得露出苦笑。

  又过半晌,见宗英昌渐渐面色平缓,气息茁壮起来,宗恕放下心,转过头来看着两人问道:

  “密宗拳,你们看懂了吗?”

  雷霍宇沉吟片刻,似乎还有些顾忌,但杨显却直来直去:

  “看懂了。”

  “很好。”宗恕两条银眉一抖一抖,显得老怀大慰。

  他轻轻将宗英昌挑起,送到太师椅上,又发动劲力在宗英昌衣袍上一翻一抖,立刻宗英昌全身袖袍如同充气一般鼓荡起来,好似气罩包裹全身,把他的身影都遮蔽了。

  做完这一切,宗英昌目光灼灼,大喝道:

  “接下来,就该说说你了,霍宇!”

  轰声若天怒,这位总要馆馆主,猛然转身,如同天神俯首人间,口含天宪,喊出真名,让雷霍宇全身的鸡皮疙瘩都震悚起来,几乎要拿捏不住气血!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