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你说你叫什么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435 2019.07.05 12:09

  闲逛到临近傍晚,比较巧的是,又遇到了午间那个少妇,就是被岳老三他们拦截的那个。她正赶在街市收摊前大肆采办酒肉。

  张子文观察了少顷道,“她这是要宴请贵客的模样,四九,我们跟去瞧瞧。”

  “这不大好吧,她一看就是有妇之夫,随意尾行会生事的。”四九对此不是太看好。

  “然而我不太在乎这些。”

  张子文果断开始跟着,四九当然也只有跟着。

  行走了一段少妇发现有人跟随,皱眉回头看的同时呵斥:“宵小之徒,家夫乃是禁军军官,武艺彪悍,还不赶紧退开,否则叫他打断你们狗腿。”

  “既是武艺精湛的军官,何故你会被几个混混勒索?”

  因天色暗了,张子文走近后,她才发现是白日见过的那个俊俏读书人。

  虽说给过钱就不欠他了,但人在无助时,还是需要这种有正义感的人支持的,何况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在这年景有特别意义。

  “原来是公子,妾身失礼了。”少妇急忙见礼。

  张子文微微点头:“你没失礼。但你不是说你男人是禁军军官吗,这不应该怕流氓才对。我只对这事好奇?”

  “哎,一言难尽。”她又是有所顾忌的样子。

  张子文也就不直接问了,岔开道:“你买这么多东西,看似要宴请,既如此,我来你家吃点酒肉你不反对吧?”

  “!”

  少妇一听也算很高兴,“求之不得,只是不知公子为何一定要沾这浑水?”

  “浑水才好模鱼。”张子文道。

  好吧……这也算个回答,少妇并不反对有这么个读书人介入。不指望他能帮什么忙,但有个读书人作为见证,极端起来闹去官府时,希望也会大些。

  行走间,少妇又问道:“对了,小先生是府学的学子吗?”

  府学就是开封府的官学,在大宋算是中学。

  张子文摇头道,“不是。”

  少妇皱了一下眉头,又有些失望。

  “但我是太学生。”张子文又道。

  少妇当即又高兴了,不免又多看了张子文几眼,这样的话更好。这小先生会更有地位,他的证词更容易被人采纳……

  少妇家的条件还不错,在东九巷这边有个并不算小的宅院,有一个佣人兼管家。

  “娘子也算回来了。”

  一个身高六尺的神勇大汉站在堂屋前,却疑惑的看着张子文,“这位是?”

  少妇急忙介绍,“好教夫君知晓,这小先生便是日间热心帮忙,吓走岳老三他们的人。”

  大汉略有些皱眉,白日那根本不是热心,而是个要钱的市侩小子。

  不过想想,拿钱办事倒也无可厚非,好歹他还有点契约精神,又是读书人身份。

  这个大汉便也见礼道:“原来是小先生,感谢白日帮扶我家夫人。”

  少妇又道:“小先生为人热心肠,妾身琢磨着反正酒肉也足,便答应请他来家里坐坐。”

  大汉有些皱眉,酒肉招待帮过忙的人当然不是问题,只是正巧多事,他在这里这似乎也没多少用处?

  不过暂时也想不出更大的坏处,既然是夫人的意思,大汉只得拱手感谢:“小先生是读书人,通情达理会说话,在这也好,否则徐宁粗野不会说话,恐将误事。”

  “你说你叫什么?”张子文有些愕然。

  大汉说道,“在下金枪班都巡徐宁。”

  好吧……有点意思了。

  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

  戏说中有梁山一百零八将,不过正史里只是三十六人,其中一个就是徐宁。想不到现在他真在殿前班值当差?

  至于林冲则没有,急于找贴身护卫的张子文私下问过陆谦他们了,都说不认识这么一个人物。于是张子文也就没多管了。却想不到遇到了徐宁,不如林冲些,但差不多的性格,也算高手。

  不循规蹈矩又武艺强悍的人,不可能选为殿前班值。

  简单点说,殿前班值就是大内高手。属于禁军编制,却不归禁军三个司令部率领,相当于三衙挑选骨干组成的“皇城警卫处”,算独立部队,防区就是皇城,乃是枢密院京畿房直管。

  皇城司不属于禁军,属皇家内卫,都管一般任用太监,算皇城内卫处。和殿前班值相互监督节制,不相同属,但同样也是枢密院京畿房代管。

  当然也不绝对,譬如仁宗皇帝麾下的皇城司枢密院就管不了,是皇帝自己管。但正因为这样,仁宗皇帝被那一时期的宰相们弄的头大,宰相们一言不合就说皇城司不像话,砍编制,一砍再砍,治权和编制越来越小。

  最终到了赵佶这个没心没肺的皇帝手里,除了皇家联赛他什么都不关心,皇城司就等于是枢密院的部门了。

  皇城分别由驻地警卫,贴身警卫,以及流动警卫三部分组成。三种警卫来自不同的部门,但都叫大内高手。

  驻地警卫的使命是和驻地共存亡,譬如崇政殿警卫不跟人,岗位在崇政殿,谁在崇政殿他们就保护谁。贴身警卫反过来,贵人们去哪他们就去哪,没有驻地,理论上他们阵亡前不允许保护对象出事。

  这两部分是皇城司的两大分部,内外勾当局。

  流动警卫不跟人也不驻地,职责是机动巡逻,哪里有事支援哪里。或者不同的殿堂举行不同的大型会议时,他们也去增援执勤。这部分叫殿前班值。徐宁就是其中的一个小队长,都巡是巡逻都头的意思,相当于后世连长。而整个殿前班值编制是一个军(相当于团)。

  考虑着,张子文知道这算个比较好的贴身保镖,但也没有马上表现出求贤若渴的模样,而是等着观察他的方方面面,因为张子文选人是有标准的。

  “徐都巡到底为了何事为难?”张子文试着问。

  徐宁像他夫人一样唉声叹息,“一言难尽啊,这事说起来复杂,小先生恐怕也理解不了。暂时便不说了,小兄弟热心肠却不知世事凶险。其实你不知道内幕也好,只需以读书人身份于此留作旁证,徐家便感激不尽。”

  “感激不尽到底等于多少钱?老听闻这词,却没谁给我量化一下。”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

  徐家夫妇大皱眉头,这货的面目终于露出来了。

  但无法多说,这时外面来了一群人。当先一个身着高端华丽的制式盔甲,看得出来军职不低,禁军中一般只有统制(团长)以上武官才配发这样的盔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