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便官服务中心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430 2019.07.08 12:13

  清早出门来,看到了徐宁穿着殿前班值的制式盔甲,手握着腰刀,在院子里连走路都会咔嚓咔嚓的产生铠甲联动声响。

  “公子。”

  见张子文后徐宁急忙过来见礼。

  不等张子文出去玩,老妈徐徐走了来。

  她首先没收了张子文的空鸟笼,说道:“小文别就知道玩,去雇几个牛车,把你老头的钱从户部拉回来。”

  张子文道:“娘,这些事老爹自会办理的吧。”

  “他那么忙哪有时间,现在小文开窍懂事了,也要学着当家,快去吧。”

  她又摸摸张子文的头,“账房等着钱呢,张屠夫往家里送的肉,顾小娘子晚家里送的鸡蛋,还有陈掌柜往家里送的胭脂水粉等等,昨日就该结算,拖到今日已经不好意思,再拖下去他们往后就不送了。”

  “好吧,娘别担心,儿子这就去把老爹的工资拉回来。”

  张子文不想去的,但做人要孝顺,不能一直拒绝张母的要求。

  大户人家一般就是这样操作,每日定点定时,有供货商把果蔬肉蛋等各种东西送来,次月结算。

  这种生意省心又简单,不过价格会高的多。因为这已经和政府采购差不多了,在街市三文钱的东西,类似张康国这样的客户他们就会报价在六至七文。家里的管事也是要吃一笔回扣。

  这几乎不能杜绝,家业越大问题越严重。不过相对来说张家结构非常迷你,康国老爹也没心思管这些,工资虽然高,却是花起来也像是流水。

  去了户部设在外城的派出机构——便官服务中心。

  前日就是发薪日了,所以今日这里几乎没人,几个吏员和一个绿袍小官,正守着天大一堆物资驱赶苍蝇,时而喝一口酸梅汤。

  “小子来此干啥?玩耍去别处!”

  军士和吏员们不耐烦的摆手轰人。

  张子文过去,直接把康国老爹的“身份证”甩在桌子上道,“我乃是张相爷家的嫡子,来拿钱的。”

  这几个家伙顿时有些被吓怂的节奏,还有些脸黑。

  脸黑是因为他们从未见过如此自报家门的人,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脑残子弟来拿钱,往常都是等结束后派人主动送去张家。

  但也不容迟疑,全部人都纷纷忙碌起来,衙内长公子短,还有人抬来了冰镇酸梅汤。

  另外一边,军士和吏员们照着户部花名册开始清点物资,然后搬运出去装车。

  “已经办好了,请公子清点。”

  那个户部口的绿袍小官走过来赔笑着。

  张子文开玩笑道,“你们像是不怎么聪明,仅仅一张身份文书,就又伺候又装车,万一我是假冒的咋办?”

  这些家伙脸更黑了。寻思这种事虽然也有,但也不是很多钱,很容易就捉住贼人砍了挂在城墙上,有必要这么一惊一乍啊?

  张子文也就不逗他们了,此番来主要是测试一下康国老爸在户部的影响力,顺便找些户部的小辫子捏在手里。

  “大人贵姓?”张子文起身的时候道。

  那绿袍小官抱拳道:“在下赵全。”

  “麻烦赵大人。”

  这让他们小小的受宠若惊了下……

  张康国工资每月是“四百千”,也就是四十万铜钱。算购买力等同于后世月薪60万,不算寒碜,但比苹果CEO还是不能比。

  王安石大刀砍下来前更高,一个头衔一份钱,每个职衔都有对应的钱。也就是说张康国的开府仪同三司衔以及资政殿委员身份,加起来又能入手四百千左右。

  元丰改制后虽然理论工资没减,但不能重复拿钱了,王安石说了,不论有多少职务只能拿一份钱,就依照最高的那一项拿。

  这个制度延续到了现在,很多年都没加了。

  不过现在财政盈余那么多,老蔡为了拉拢人心已经在研究加工资的方案。目测三年翻一倍应该没问题。

  枢密使工资比蔡京还多,四百千。依大宋律两省宰相只是三百千。

  除了钱还有盐,酒,茶,娟,绫,棉等等,不过这些是半年领一次,所以真的太多了,需要雇佣三台牛车。

  徐宁的官职是进武校尉,工资每月三贯,且没有盐酒茶三项供奉,史料记载为“并料钱三贯”。

  料的意思是盐酒茶三项,钱的意思是工资,并的意思是综合。也就是说三贯包括了全部,给了钱让徐宁自己去买。

  临时工么没补贴也正常,一千年后也照样不会有。

  不过有布,徐宁这职务枢密院会给春冬娟各三匹,算是劳保用品。领下来也就穿在徐夫人身上了。

  康国老爸的春冬娟是各三十匹,另外还有锦,绫,都是高端面料,也都是二三十匹,反正张子文懒得细点了。

  在牛车里找了一下,还有马饲料。这可以类比后世公务员的“车补”。大宋缺马,没那么多“公车”拨给官员使用,于是鼓励大家自己养马,但马的伙食费由朝廷承担一部分,大抵就这意思。

  一边走,张子文指着马饲料对徐宁道:“这些你拿回去,另外锦也带上两匹。”

  徐宁吓了一跳,急忙摇手:“使不得,马料卑职可以拿些,我也养了一匹马。但这可是上好的特供蜀锦,街市上想买都难买到,卑职如何敢收。”

  “拿去吧,当做我送给嫂子制作几身新衣,别太寒碜。”张子文道。

  “既如此……卑职代贱内谢过。”

  徐宁非常高兴,收到礼物还是次要,主要是感觉跟了个不错的人。

  先把东西送去徐宁家,否则一但入府,想拿出来基本就难了。

  “真好……”

  徐家夫人真高兴,觉得男人出息了,正拿着两匹蜀锦心爱的摸,口里一个劲道谢。

  徐宁则在用高档马料尝试喂马。

  张子文也凑过去观察一下,抓一把马料闻闻,又自己尝了一些。主料是常见的脱水马草,混合一些豆子,但草的质量很一般。

  味道只能说马虎,是那股原生的粮食味道,夹着些草腥味,这代表脱水工艺太差。同时配方太差劲粗糙,他们当然不知道马到底需要什么,也弄不懂怎么搭配吸收率更高、成本更低。

  徐宁见他这么尊贵的人居然吃马料,吓得惊呼,“公子快吐了,不能吃。”

  张子文放下马料,“其实也不难吃,质量不算太差,由此我知道户部的这笔生意不是张小国他们做的。”

  徐宁有些尴尬,“您不会想介入这生意吧?”

  “为什么不。我真要开个饲料厂和他们竞争。老杨的钱送来后必须运作起来,否则我岂不是变资金盘了。另外户部花同样的钱,买到质量更好的马料有什么不好?”

  张子文道。

  徐宁有些尴尬又担心,“这样一来,您等于动了许多人饭碗,这可不是小事。”

  张子文道,“商场就是战场,在战场上你不能指责敌人持有管制兵器想行凶,他们应该知道这事才对。”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