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各自心怀鬼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632 2019.07.02 12:34

  燕九等人也有些懵逼,因为事出反常,也就暂时先观察一下。

  张子文又道,“我不逼思怡不娘,三千贯和五千贯你自己选择。给钱就等于契约,有契约就等于合作,你愿意与这燕九合作,还是与我合作,想清楚后选择。如果你决定给燕九也行,但我要一百贯跑路费,且后续若有麻烦我不会再管你。”

  王思怡还是不敢答应,却利用角度偷偷对张子文点了一下头,算是答应了三千贯。

  “那,我就当做咱们契约成了。”

  张子文说这么说,其实这妞过后若赖账,似乎……也拿她没啥办法。

  张子文这才看向燕九道:“把张怀素叫来。”

  “好大的胆子,敢直呼师公之名。”一个年轻道士怒斥。

  燕九毕竟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越来越觉得不对,知道张怀素的人多,但知道这道观是张怀素的就很少,就此惊疑不定的看着张子文。

  “谁找贫道!”

  正在这时,正门进入了一群人,来人正是这一时期在东京城呼风唤雨的半仙张怀素,也是那个去家里给张子文驱魔的“张真人”。

  张怀素眼高于顶的看着天空,大摇大摆走进来。

  像是教父登场,包括燕九在内的近百个道士纷纷退开站在侧位,低着头把呼吸放得很慢。

  话说这年景里一般的事张怀素也不想管,这次主要是听闻和某军头家的儿子牵连上,这才带人来看看。

  走到近处看了看着满意狼藉,张怀素铁青着脸先看向了燕九。

  燕九大气不敢喘,把头低一些,再低一些,又低一些。

  忽见张子文在侧面道,“看着我,你看他干什么?我找你,不是他。”

  张怀素怀着凶狠神色扭头,却难免惊了一下,竟是张康国那失心疯的儿子在这个地方?

  一个属下凑过来低语少顷,张怀素了解到燕九的作为后,心中怒火升腾,燕九无非就是打了几个人,说错几句话而已?

  在张怀素看来,这张子文虽然不算阿猫阿狗,却就是个小屁孩,他家里人都当他是个傻子,否则还要本座去他府上驱魔?大可不必把他当回事,以免在属下面前丢了面子。

  想定,张怀素淡淡的道:“张公子,这只是小事,贫道虽是方外之人,但这京城里里外外的人和事都很熟悉,公卿贵胄多半都会给贫道个面子。要不这事……就过去了吧?”

  张子文险些怀疑听错了,想了想道:“道长觉得这是小事?”

  满场也有些哗然趋势,逐渐躁动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谁,但见素来一言九鼎的张怀素被人这么顶撞对待,所有手下愤怒了起来,纷纷握紧了拳头,就等着那一句话出现。

  富安这种从小在市井长大的人,太知道张怀素的黑料和能耐了,眼见这事闹的有点大,富安吓得呼吸都很谨慎,知道这次麻烦真的大了。

  高衙内也有些欲哭无泪,当心被人误会为一伙的,而受到牵连。高衙内平素无法无天,但这人是高俅老爹离京前真真实实交代过不能惹的首列。

  张怀素虽然清楚惹张康国的儿子不好,但又觉着这是个失心疯的傻子,他家里人也未必信他。

  当着这么多手下一味退让会导致威望不存……考虑到这些,张怀素道,“为这一点小事,公子真的不给贫道这个面子?”

  张子文想都不想,起手又幻影似的一巴掌甩张怀素脸上。

  这下更是惊得富安等众人心惊肉跳,因为更具富安的经验这接近失控的边缘了。

  张子文这才淡淡的道:“如果道长觉得这是小事,那我仅仅抽你耳光,算不算更小的事?”

  “你……”

  张怀素暴怒,险些就想动手把这小杂种给一刀两断了!

  但他就算是个冲动的小屁孩傻子,毕竟是张康国的儿子,就此铁青着脸,不言不语,只是冷漠的看着张子文。

  咦?

  富安王思怡等人感觉背脊都是湿的,却又很意外,自己们竟是还没被这些狠人给剁成肉酱?

  如此对持了少顷,张怀素脸颊微微抽搐。此番真是丢脸丢的太严重了,此子竟是为了区区小事和阿猫阿狗似的吓人,当众严重挑衅。

  可惜基于他是张康国的儿子这一事实,哪怕怒极了,也不能一句简单的“剁了他”报复回去,要回应要报仇看来只能另找机会了。

  心思周密的张怀素下意识认为,既然现在不能把他怎么样,那么耽搁下去只会更丢面子,更在属下面前失去威严。

  就此,心中哪怕极端不愿意妥协,也只得冷着脸看向了燕九。

  燕九也不敢跑,腿一软就跪了下来。

  张怀素指指地上一把用来练功的石锁,淡漠的道:“咬紧。”

  燕九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实上他也经常这么对待别人,但现在只能无奈的咬住了石锁手柄。

  张怀素微微点头后,一个膀大腰圆的人走过来,从后面狠狠一脚踩在燕九脖子上。

  既然咬紧了岩石,这一重击导致燕九牙齿几乎全飞,满口是血,当即成了现场最凄惨的人!

  这……这尼玛是怎么回事?

  富安觉得不可思议,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也不知道这小子是谁?但竟然能让一向眼睛揉不得沙子的张怀素妥协,为了这小子,不惜重处手下悍将燕九?

  富安虽然不知道全部内幕,但被判了死刑的燕九,被张怀素找门路给捞出来,肯定是有原因的,这足以证明燕九对张怀素很重要,相互捆绑很深!

  “这个之前被鄙视的小子,竟是弄出了这么大的场面!”

  富安高衙内等人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不信又不行,因为就是真实发生了。

  就连张怀素的属下们也都心惊肉跳,想不到张老大竟是真的对这个场面妥协了,把麾下燕九整得这么惨?

  实际张怀素已经到了爆发边缘,却仍旧面沉如水的抱拳道,“请公子给个面子,如您所愿,首恶也罚了。”

  听他语气真的像是处于失控的边缘了,对这人张子文另有打算,没兴趣现在继续试探他的底线。

  于是对富安等人一甩头,“这事到此为止,跟我走。”

  就这样,张怀素神色难明的看着他们一行人离开了成天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