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我的错咯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864 2019.06.30 11:34

  次日没下雨,早早便有城市的喧嚣声隐约传入府内。

  由于昨日买了个鸟笼,从感观上讲四九更想里面有个鸟,便跑来建议今日出城抓鸟。兴许四九对昨日晚间因没鸟而被嘲讽的事印象深刻吧。

  也好,掏鸟窝这种事在现代几乎绝迹了,对此张子文也好奇,便打算和四九出游。

  来到了固子门附近,可惜出城仍旧要排队。眼看终于排到,后面来了一群咋咋呼呼的九纹龙:

  “闪开闪开,别拦着!”

  所谓九纹龙就是宋代的刺青文化,出来混的人多以刺青为美,又在皮肤上抹油。譬如梁山九纹龙史进就是最美的纹身,其行为模式也是黑帮混混们的偶像。

  当先一个华服年轻人摇着折扇,大摇大摆的走来。而那群帮闲护在旁边,但见拦路的百姓都叫骂或伸手推搡。

  这边几个军士顾不上查验行客的货物,暂时“闭关”,全都过去列队见礼:“参见衙内!”

  “不错,赏他们些铜钱买茶喝。”

  贵公子言罢,一个属下撒了把铜钱在地上,就此扬长而去。

  走得几步,那衙内忽然回身看着队列前排的张子文,正巧张子文也正看着他。

  “看什么看?”

  他没把张子文放在眼里,只呵斥了一句就不关注了,一行人扬长而去。

  好不容易再次“开关”查验。

  但又没能顺利,后面来了个身材曼妙的女人,带着丫鬟和两个护卫。一副大腕明星范,戴着一块轻纱遮掩着脸,有种若隐若现的朦胧感,不过很直观就能看出,她是昨日那个台唱的名姬。

  这种气质的大角出现,引起了现场一些骚动,人们纷纷打量又指指点点。

  “吆,是思怡姑娘,这是要出城?”

  几个军士又不查验四九的包裹了,一脸舔相的过去迎接。

  思怡姑娘轻声道:“几位兵哥客气了,这是出城去成天观上香火。”又对随从道,“给几位兵哥茶钱,莫要怠慢。”

  便又是一串铜钱落在了那小军官手里。

  离开前,思怡姑娘不经意的侧头看一眼,发现竟是昨日在茶舍惹事的张子文,皱着眉头才带着随从离去。

  张子文看着她的背影,又听闻军士高声叫道:“你两小子过来啊,快把包裹打开让本军爷查看,若不违禁便放你等出去。若敢隐瞒贵重物资不申报便算走私,少不得把你们弄进号子里去尝尝滋味。”

  ……

  “四九,你会不会觉得跟着我寒碜?”

  出城后张子文好奇的问了这句。

  四九想想道,“少爷从小就寒碜,但四九习惯了。您还很小的那阵子,四九把你背在背上带您去掏鸟窝呢。”

  张子文微微点头:“那你知道什么地方鸟多?”

  四九说道,“成天观附近是传说的风水宝地,有很多金丝雀,可好看了。”

  就此走向成天观的路。

  随着逐渐远离城池,古代大自然的美感也开始浓厚起来。远途能看到些天晴出游的文士三五成群,所讨论的内容大抵会和夏日郊外景色有关。也有些富家小姐在讨论最近某名人的名词名句。

  不久后,还遇到了思怡姑娘一行人在前面。

  “自初识伊来……”

  思怡姑娘走的很慢,正在轻声念叨,“便惜妖娆艳质,美眄柔情。”

  “这个嘛……小姐的格律掌握真是炉火纯青呀。”丫鬟道。

  “贫嘴,现在走在路上换气不顺畅,我都已经慢了一个调。”思怡姑娘迟疑着。

  “哪怕就是慢了,以小姐的气场和唱腔,辞又是如此优美,那也不叫错误叫风格。大家都会喜欢的。”丫鬟说道。

  “倒也是。”

  思怡姑娘点点头,又找了点情绪,接着唱道,“桃溪换世……桃溪换世……”

  她像是在排练剧本,却老对这节拍过度不满意,便反复念叨。

  听还是很好听的,正在路过的张子文想了一下是周邦彦的辞,又想到昨晚老周那碉堡的性格,便也没兴趣参与讨论,加速走。

  思怡侧头一看发现是他,便道:“怎么又是你……你干嘛追着本姑娘一路?”

  张子文不是文绉绉的讼棍,没说“路是皇帝的”这种弱鸡才说的话,只翻翻白眼了事。

  思怡想了想也拿他不太有办法,索性显得大度些,不理会,又开始轻声排练:“自初识伊来……便惜妖娆艳质,美眄柔情。”

  无论如何,古代唱法相对现代是有些单调落后的,又听她来来回回唱这么两句,更是别扭。

  难免张子文的强迫症就有点小发作,换现代唱法接上道:“游丝荡絮,任轻狂、相逐那啥……啦啦啦,流水长东,难负深盟。”

  原想和她开个玩笑,但接上她这首周邦彦的辞时有两句真给忘了,只能用“那啥和啦啦啦”代替,这就导致有些尴尬,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适合吟诗撩妹的。张子文觉得自己就非常不适合。

  思怡姑娘听后却是楞了楞,下意识觉得他这唱法韵律实在有些意思。

  回念了两句,感觉很好,可惜每个时代都有固定潮流,走颠覆路线风险很大。名不见经传的新人想冒头,或许可以用这种出奇制胜法,但已经有了固定风格和人气大角,便只能把这当做一种欣赏和阅历了。

  咦……思怡姑娘忽然惊到了,这才发现他接唱的也是《长相思》,这首辞是大博士周邦彦没上市的新作。理应没有第三人知道才对?

  若非凭借着无可比拟的人气唱腔,又花费许多时间讨好周先生,怎能随便获得。现在竟是能被他张口接上了?

  “等等!”

  她便脸色凝重的叫住了张子文,“你这首辞从何而来,快些交代清楚,否则……”

  “喔,然后呢?”张子文感觉被她当做贼对待了。

  “否则姑娘便去官府告状!”

  她大为焦急的样子,还有些眼睛发红,“我花费许多财物,才独家买断的周先生新词,这都还在理解意境排练剧本,你怎能这样毫无廉耻和良心,把别人心血占为己有?”

  张子文大抵知道她意思了,却寻思穿越原本就是实力之一,不服气找老天咯,总不能把我脑子格式化了啊。

  “你到底是怎么知道这新词的?”思怡继续着急的追问。

  “这个嘛……几句说不清楚。”

  张子文一副你不懂的样子便想离开了。

  “站住!”

  思怡不禁急的呵斥,“我知你不怕事,昨日周先生修养好不和你计较,但你真以为开封府大堂是好说话的地方?周先生也是京官,官府必然相信周先生人品不会自己泄露。到了那时,你百口模辩!”

  “……”

  张子文觉得这小娘子考虑的变量太少了些。

  “你休想耍赖,我王思怡什么样的人没见过,什么样的事没应对过。虽然来京不久,但也有许多人脉渠道,这事你若不给说法,必叫你没好果子吃。”王思怡又道。

  张子文想想,“那你说咋办吧,总不能强制我忘记啊?”

  王思怡一时也没好办法,说道,“总之你也别想跑,我自是也不会仗势欺你,你便和我一路,待成天观事了后,和我一道去官府说清楚就行。”

  “看在你这要求似乎也不过分……好吧这次我答应你。”

  张子文便暂缓了掏鸟窝进程,选择留在她身边观察一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