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6章 荒唐俊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398 2019.07.05 12:06

  有点遗憾,文峰楼今天虽然有王思怡的专场,但她是晚场而不是午场。

  张子文专门过来是有些小心思的,不好意思直接催促王思怡“打钱”,却想着来里露个面,万一她想起来就马上付钱了,可就不算逼债了。

  现在就只能喝着很贵的茶听听曲。

  间或进来了几个流氓姿态的人,正是之前在街市上要挟少妇的那些。

  张子文便漫不经心的看着那个印象深刻的刀疤脸,而刀疤见张子文坐在这里时皱了一下眉头,最终却也没说什么的走开了。

  正好有小厮过来添水,张子文道:“脸上有刀疤那人是谁?”

  “那是岳三爷,怎么公子遇到麻烦要找他?”小厮没多想。

  “你为何会觉得我有麻烦要找他?”张子文眨了眨眼睛。

  小厮道:“听公子口音外地人吧,这个大东京城复杂着呢,又是不夜城,没有宵禁一说。到了晚间,这整一条酒楼街各路牛鬼蛇神混杂,差人也不巡逻,官府也不办事,最容易出乱子。岳三爷很有名气,正是咱们文峰楼看场,里里外外的人都认识,只要是我们的客人,遇到麻烦都可以找他出面。”

  “好,没事了。”

  张子文打赏了一个铜钱给他。

  小厮一脸鄙视,寻思这家伙真小气,就连点茶水都挑最便宜的,乡下土包子……

  差不多时候午场结束,依照惯例,身价不够高歌姬都会在结束后来各桌巡游一番,大抵是感谢捧场顺便讨点打赏的用意。

  “妾身献丑了,公子可还听的高兴?”

  漂亮歌姬很成熟的年华,到了这边徐徐一福,一福魅人的笑容等候着。

  “唱的还可以。”

  张子文便打开荷包,寻找了五个铜钱给她。

  竟是给的这么少?还敢说本娘子唱的只是“还可以”?

  这歌姬顿时一脸黑线,不过发作是不可能发作的,环境不允许,此外读书人喜欢文绉绉的引经据典挑人毛病,都相对比较麻烦。

  就此歌姬白了他一眼,徐徐走开了。

  “来这里,我倒是觉得你唱的很好。”

  旁边桌子是个二十多年纪颇为英俊的文士,他瞅了张子文一眼后对歌姬招手。

  这次歌姬过去后倒是不脸黑,但脸红,因为这位文士打赏一两银子的同时,顺手在歌姬大臀上偷袭了两下还是三下,反正张子文也没好意思盯着去数。

  最终歌姬脸色数变,也不敢掩面逃走,有点无奈的敬礼,“谢公子打赏。”

  现在她相反觉得张子文不算恶劣了,不禁又瞧来一眼。长的倒是很帅啦,可惜就是年纪有点小,人还比较小气,估计是家里牛不多田也不多,房子不大的那种。

  见歌姬看着张子文若有所思,那文士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便主动开声问张子文,“哪里人士?”

  问的时候他还展开名贵的折扇,显得风度翩翩。

  “扬州。”

  这乃康国老爸的籍贯,张子文也得跟着认。

  “也……算个好地方吧。”

  文士讽刺意味笑笑,言下之意和东京相比就是乡下。

  “两位聊吧,妾身还要排练,告退了。”

  歌姬携带着略慌张神色离开,更具阅历她觉得这里马上就要闹矛盾,所以走远后又和一个小厮凑着嘀咕了两句。

  见妹子竟是跑了,年轻文士眼里闪过一丝阴晦,盯着张子文,这小子不但小气还无知,不折不扣的搅屎棍。

  气不过便拍桌子道,“你个傻不愣登的扬州蛮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在这里这么跳,你爹知道吗?”

  “他还真的知道。”

  张子文的神色古怪了起来。

  真杠起来后,全部人的目光顿时注视着这边。

  还道是要大发神威展开相扑呢,却是这时,那个脸上有条刀疤的岳老三过来了。

  岳老三是这里的看场,专门处理这些问题,刚刚歌姬叫小厮来说这边兴许会打架,于是只得赶来看看。

  一看,岳老三吓了一跳,急忙恭敬抱拳道:“见过唐公子,没想到是唐大状师大驾光临?”

  唐公子哼了一声,也不说话,冷冷看着张子文。

  岳老三便转身呵斥张子文,“小子你还真爱惹事。街市上的事就不想说你,现在连唐大状师你都惹?你知不知道,开封县上上下下都是他熟人,他学富五车精于诉讼,只要你有哪怕一点毛病,就能告的你生活不能自理。”

  封建时代中,宋代法制最全,风气和思想相对开放,所以的确讼棍很多。专门帮土豪大户打官司的报酬会非常恐怖,另外也能由此组织起强大的人际关系网。

  简单说权贵用不到状师,比较能用到张怀素那种“清道夫”,但黑帮和各类大商号经常为了利益和弱者起纠纷,就比较能用上这种人了。

  “还不给唐公子道歉,你知道他除了是大状师,还是新任河东转运使唐恪相公的侄子吗?唐俊红是也。”岳老三继续怒斥。

  唐俊红得意非凡,继续冷笑看着张子文。

  “人比人能气死人啊,我也是读书人,却混的没有‘荒唐俊’好。”

  “人家脑袋好使,家里有钱有势,还是新贵唐恪的侄子,你洗洗睡吧。”

  周围羡慕的人群就此纷纷议论起来。

  听说这人就是绰号“荒唐俊”的大状师唐俊红,贵人啊,于是先前那个歌姬又急忙从远处过来,慌张又崇拜的道,“小女子不懂事,刚刚怠慢唐公子了。”

  “无妨。”

  鉴于人多,唐俊红表现出了风度翩翩的模样。

  美貌歌姬想讨好荒唐俊,便也一副气不过的样子看着张子文。

  张子文想想,欺负这些傻子也没什么卵用,没多少优越感,最终道,“四九,咱们走吧。”

  就此带着四九起身离开。

  “你给本公子小心些,不要让我找到纰漏。”

  唐俊红看着张子文的背影扔了句场面话。

  美貌歌姬也帮腔道,“装什么硬气,错了都不会给唐公子道歉,真是的。”

  岳老三也冷哼一声:“你小子总这么惹事,这里不欢迎你,要来捧场可以,但你最好先弄清楚,这里谁是东家!”

  张子文迟疑少顷回身,分别看了他们每人一眼,微微点头道:“感谢提醒,我会去弄清楚这里是谁的产业,业务是什么。”

  ……

  离开文峰楼,张子文脑袋中出现一副人际关系逻辑图,把尽量多的东西联系在了一起。

  上香时候富安说岳老三是张小国的人,这里就应该是张小国产业,未必是名誉掌柜,但幕后老板肯定是张小国。

  岳老三现在是有根的人了,一定程度已经算上了台面,不至于一言不合就当街耍流氓。那个少妇根本没多少钱,也没漂亮到让岳老三这种身在花丛的人忍不住的地步?

  到此张子文肯定:岳老三勒索少妇不是为小事,应该是替张小国出面。

  王思怡是个机灵又实际的人,当时她说要去樊楼演一场,这可以看做跳槽前的试场。她在文峰楼是台柱子,愿意放弃凤头身份去那边做凤尾,兴许是她看出这个地方是非多?

  嗯,把这些联系起来后,感觉有些东西正在浮出水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