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3章 群芳之首是…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131 2019.07.13 11:29

  “胖子,哥几个快看,这株胖子原来躲在这角落里?”

  四大才子在另外一边遇到了张子文带来的花后,又指着喧哗了起来。

  其中一个看了一下摇头,“其实它虽然胖,但也高,如此就不算胖子了,算是高壮魁梧。”

  另一个道,“三弟说的有理。虽然不胖了却很傻,像个没脑子的熊。”

  又有一个道:“老四没说对,它虽然高壮又比较傻,却没恶态和戾气,于是不算熊花,只能说是忠厚沉稳。”

  “咱们四个真是太有才了,哇哈哈哈!”

  他们围着花自语间,又纷纷大笑了起来。

  如此导致周围的小姐们掩面而走。真是的,他们竟是能对花草用上了诸如“胖熊傻”之类的形容词,如此导致了附近的人纷纷离开,真的没兴趣看这株花了。

  远些的地方,唐俊红和宋押司大皱着眉头看着这边,觉得这四个祸害真的太低俗了,很是想找机会教训他们。

  转眼却见原本都打算离开的吴清璇好奇的神态,便朝着四大才子那边走了过去。

  于是,荒唐俊和宋押司也急忙跟了过去。

  “咦……”

  吴清璇从几个方位看看这株牡丹后,有些楞了。

  停留的时间竟是比宋子铭的花还长,此外她脸上也首次出现了比较古怪的表情。

  如此又导致那些被四大才子吓走的人们围笼了过来,一些人好奇的看着吴清璇,一些人又好奇的看着花。

  “似熊非熊,似胖非胖。”

  吴清璇自语着少顷,侧眼看看他们四个,“四大才子果然是……名不虚传,有点意思。”

  四大才子不禁有些懵逼的模样,面面相觑了起来?

  宋押司嫉妒的要死,却也不方便发作。只是眼睛像是要喷火的看着这四个,寻思你们给老子等着,要不是你们四个傻子哪来这么多的事?如果今年花魁易主,不弄死你们就跟你们姓。

  “不过……你们说的也不完全。”

  吴清璇歪着脑袋想想又道:“这颗花的确是这里最有意思的,但不能说好,因为……”

  她迟疑了一下道,“这个‘胖子’的胖并不是缺点,不过其神韵是伪装出来的。是有花道中的绝顶高人临阵磨枪加以塑造,可惜了,最终……只是有其形而无其神。”

  宋押司道:“吴小娘子评语精辟,一语中的,的确是有其形而无其神,长城不是一天造成的,花卉一道就像学问,需要从小熏陶积累,否则只是惹人笑话。”

  吴清璇微微一笑,又不说话,换个方向走开,看似她打算离开这相国寺了。

  宋押司有些不甘心,整理了一下衣服,更加儒雅风度的样子抱拳躬身道,“请教吴小娘子最后一句评语,在下的解语花和这株伪装憨厚的花,哪个更好?”

  “当然你的更好。”

  吴清璇轻声说着,没回头就走远了。

  宋押司这才松了一口气,抬手抹去额头的汗,既然有她这句评语,而妙灵禅师也多少要看开封县一些脸色,于是这届花魁应该不至于旁落了。

  花魁的名誉对宋子铭至关重要。

  因为周邦彦以及宫里的一些娘娘们都喜欢这些东西,而她们多半只会关注每次的花魁。是否能飞黄腾达不说,但皇家以及有钱文青的生意最好做,花魁的噱头能挣不少钱毫无疑问。

  想着,宋押司面露一些得色。

  时间逐渐接近下午,大相国寺方面、以及民间权威人士所组成的“评委会”,经过了整个早晨的评选和观赏,又综合了大家的意见后,总算是开始公布本届的结果。

  妙灵禅师站在高处,得道高僧的样子清了一下嗓子道,“本届花魁是……”

  大家顿时停止了呼吸。

  妙灵禅师又看了一圈,整理了一下衣服,再道:“崇宁三年,应今上选花的氛围所举行的花会,本届花魁即将产生……”

  大家又一次停止了呼吸。

  “本届,即将出现在大家面前、万众瞩目的群芳之首是……”

  妙灵禅师说到此处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次导致不少人想用泥巴石块把老和尚打死。。

  “我雷震锤,锤的他屁滚尿流。”

  “我云长刀,斩的他不敢耽搁。”

  “我飞鸿笑,笑的他结结巴巴。”

  “我王曦风吹的花儿七零八落,让他选都没得选,还敢吊胃口,哇哈哈哈哈。”

  四大才子又开口时,妙灵禅师的脸也黑了下来,想去后面菜园把那个能倒拔垂杨柳的酒肉和尚喊来教训他们,让他们知道相国寺的厉害。

  不过其他受够了高僧营销手段的人倒是开始喜欢四个活宝了。

  四大才子还真不是虚名,大抵上他们就是这样纵横东京的。老大名叫雷震,老二名叫云长,老三叫祝飞鸿,老四叫王曦风。的确是他们的本名。

  宋押司正在紧张着,于是脸色更加难看,冷冷看着四大才子道:“你们几个打横的傻子给我等着,过后我让你们后悔做人。”

  四大才子又有些懵逼了,缩着脖子不敢说话。

  妙灵禅师又再次郑重宣布:“本届之花魁,属于四十九号。”

  四十九号青石展台放着宋押司的花。到此他才松了一口气,携带着儒雅的笑容,朝四处拱手。

  四九寻思我的名字叫四九,可四九号为什么是别人的?

  “少爷,咱们落选了,没博得花魁。”四九很失落的道。

  张子文微微点头,“倒也算……实至名归吧,这些人还真有些水平。如果咱们的花真进了前三名,就代表欺世盗名,东京花会不过如此。”

  “真的算公正吗?”四九在迟疑。

  “相对的,永远没有绝对。”

  张子文不是很在意的起身道,“时间不早了,去带着花我们回吧。后面的名次已经不重要了。其实老妈不关心名次,她主要是让我出门走走,来找千金小妞练练胆子。”

  “可惜你胆子没炼出来,夫人会失望。”四九说道。

  “乱讲,我的胆子还用练?”

  张子文道……

  出相国寺大门的时,见几个公差冷着脸快步走来。

  “闪开闪开别拦着。”

  但他们不是冲张子文而来,粗暴的拨开张子文和四九后,朝相国寺里面去了。

  这么看来是冲四大才子去的了?

  “四九,我们回去看看怎么回事。”

  张子文又不急于走,携带着诡异的神色返回了相国寺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