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1章 清奇之处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215 2019.07.07 12:29

  就此不由分说,早就按捺不住的张小国猛的起身过来,捏着张子文的脖子就临空提着往外走,导致张子文话都说不出来。

  四九眼泪一下就出来了,又因木讷不怎么会说话,只会扑过来撕扯着张小国的手臂喊道:“放开我家少爷,放开我家少爷……”

  “滚!”

  却是被武艺高强的张小国一重拳打在胸口,力量奇大,哪怕四九如同熊一般的身体也倒飞出去,撞在墙壁上,受了不轻的伤,暂时竟是起不来。

  不过四九还是一直叫喊道:“放开我家少爷,你快放开我家少爷。”

  宋乔年冷冷道:“你家少爷惹事时候你咋不拉着呢?来啊,把这刁奴也拖出去乱棍伺候。”

  却是张小国才把张子文拖到门口,帘子掀开,竟是红牌王思怡进来了。

  她暂时来说是张小国手里的摇钱树,人气非常好,于是张小国耐着性子道:“你来有事吗?这里正乱呢?”

  王思怡一看这形势险些被吓得跳了起来,急忙凑在张小国耳边道:“爷请息怒,他是……张子文。”

  张小国一听不禁微微色变,急忙松开了手,快步走过去宋乔年身边耳语了几句。

  宋乔年听后不禁大皱眉头,却是意外的也没有想象的那般慌张,不想就此表现得掉格。

  迟疑少顷,自是不可能再教训他了,不论如何也要交代一声,于是宋乔年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走到张子文处,注视了他脖子上被捏出来的红印少许才道:“想不到又是你张子文在这惹事?”

  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感觉他这“又”字用的好奇妙哦,会用这个字……难道他和张怀素捆绑很深,是站在张半仙的立场上用的“又”字?

  又迟疑了少顷,宋乔年道:“既是公子在此,算是个误会吧,其实都是自己人……”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谁和你是自己人?”

  张子文说的同时,反手一耳光就抽在宋乔年脸上。

  “你!你敢打我!”

  就算他真是张康国的儿子,但宋乔年何曾吃过这样待遇?勃然大怒,盯着张子文的目光像是要喷火!

  张子文道:“你真个病的不轻,国战时期,身为枢密院重臣你把京畿军政管的一团糟,还拉偏架打压杨家将,感情你是敌国派来的奸细,帮倒忙还是怎么的?”

  听这无良子弟张口就扣这样的帽子,宋乔年惊得跳了起来:“你莫要血口喷人!也不要以为本官真怕你们张家,否则拉了你一起,去找蔡相公和你父亲当面理论,啊……”

  又被一耳光抽脸上。

  张子文道:“理论你大爷,我就抽你了,要怎么样。”

  “你,本官只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你有点误会而已,你竟敢殴打朝廷大员……”

  宋乔年险些气昏厥过去,觉得这是个不可理喻的傻逼败家子,他脑壳一定是被牛踩过的,根本无法和他讲道理。

  抽这几个耳光差不多了。

  理论上这些人和事也不是那么简单,张子文毕竟是白身,看得出来张小国真是狠人,如果这些亡命徒从震惊中醒悟过来,又有宋乔年狗急跳墙下的命令,难说这里就要失控。

  毕竟他宋乔年是朝廷大员,而张子文是民。

  想定后张子文不再动手,又看向张小国淡淡的道:“小国是吧,传说中白天开封府说了算,夜间你说了算的那个张小国?”

  这是陆谦和富安爆料的。

  张小国低着头道:“这是朋友们乱传的……公子切莫当真。”

  张子文不想留下节外生枝了,又道:“多的就不想说了,徐宁的盔甲若你还想要,来相府找我拿。”

  “不敢。”

  张小国声音越来越低。

  “杨守威。”

  “末将在。”

  杨守威很机智的赶紧跑来张子文身边站着。

  “还有徐宁,我们走。”

  宋乔年铁青着脸,看着他们离开……

  离开文峰楼后天黑了,杨守威和徐宁亦步亦趋跟在张子文后面,心思各有不同。

  统一的一点是震撼,不可一世的重臣宋乔年,蔡京相爷的人,竟是被这家伙几个耳刮子抽得凌乱了?

  要说往前会有这种事杨守威和徐宁绝对不信,但是无奈今晚却亲眼目睹了。

  徐宁较为单纯,高兴于此大衙内最后那句霸气凌然的“想要徐宁的盔甲来相府拿”。

  杨守威则是思维更复杂,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这纨绔子弟太惹事了,他其实不用抽宋乔年,和和气气叫声叔伯,那什么事都能摆平,自此你好我好大家伙,变成了一伙朋友,多了许多渠道人脉。

  但这个脑子有坑的少年选择了在众目睽睽下、用耳光把宋乔年打蒙了。

  看得出来,这不良子弟这么做不是冲动,而是故意的。并且这么做了后,他最后那句“杨守威咱们走”,等于被动上了贼船,像是隐约成为了宋乔年的对头。

  妈的现在越想越心惊肉跳,宋乔年那级别的人遇到了这样的事,结仇真的结深了。老宋或许咬不动张子文,但我杨守威那不得死在他手里?

  “……”

  杨守威还无比懵逼。起初也就想装个逼弄笔钱,谁曾想稀里糊涂就摊上了这么严重的事?

  “那宋乔年可不是小喽啰,是蔡相公的人,是大员,还是长辈,公子您这样对他真的好吗?”杨守威还是无比担心。

  “这样当然不好。”

  张子文神色古怪了起来,“但只要弄明白了谁是敌人谁是朋友就是干。张小国敢这么肆无忌惮一定有原因,从老宋进入酒楼拉偏架那个时候起,我就已经知道了他的属性。他和张小国这样的人卷在一起,又身在高位和要职,会导致许多事都不简单。现在还不到你们害怕的时候,我有预感,这京城会出现更大的风雨!”

  张子文没再提这些问题,已经在心理把杨守威这老狐狸定位,他未必是朋友,但应该也不是敌人,否则宋乔年张小国他们没理由设局坑老杨的。

  “不谈这些了,说说其他事。”

  张子文又看着徐宁道:“禁军里真的没有林冲这人吗?”

  徐宁一脸茫然,思考顷刻抱拳道:“回公子,卑职愚钝,的确不认识这号人。”

  “那就算了,你顶上也行。”张子文说道,“从今往后你来我府当差,不知愿意吗?”

  徐宁不禁又惊又喜,急忙军礼跪地,“卑职愿效犬马之劳。”

  “瞎说,我不缺马也不缺狗,买这两东西不花多少钱。但我缺少忠于职守的军人,我以为你是这种人的,你却装作一匹马到底几个意思?”张子文道。

  “……”

  徐宁发现了此大衙内的清奇之处。

  张子文又看向杨守威道,“徐都巡转掉相府的事虽然不归你杨将军管,但你应该可以做到的吧?”

  杨守威有些尴尬,“当然……这只是小事,公子只管放心。”

  这事杨守威的确可以办到。甚至不用撤销徐宁的殿前班值职务。先不谈大宋规矩,以康国老爸的规格,不论在哪朝哪代都享有大内高手保护待遇,这是国家配给他的合法资源。

  而派遣皇城司内卫于说法有些不通,所以一般是派遣禁军编制的高手。就平时所见,张子文一共在家里看到过两个大内高手,一个驻地一个贴身跟着张康国。

  现在正值国战关键期,给大宋枢密使家里多派一个大内高手完全没毛病,连挤占资源都不能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