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趁火打劫

我真的是宰相儿子 灰头小宝2 2484 2019.07.02 12:33

  看着看着,感觉真的有些不对了。

  帮闲们一边打一边报出高衙内名头,对方却根本不在乎,赶来助拳的道士越来越多。

  眼看越来越乱,富安退了回来道:“小的在这里顶一阵子,衙内赶紧走。这次遇到硬茬了!”

  高衙内是开场就被人劈面一拳打的满口是血,现在也有些怕了,赶紧拉着王思怡起身:“思怡姑娘咱们走,让他们这一局,待我去叫了天武军的兄弟来砸了这场子。”

  这是常例,以往的确被高衙内这样操作,砸了几个娱乐场所。

  但这次富安猛摇头,“不能,此番若叫天武军兄弟来就闯祸了,他们会掉脑袋,矛盾也会升级。卑职顶在这里,您去开封府求助,拿了府尊的书信再来救我等。”

  “我不服!”

  高衙内又伸个指头戳富安,“我高衙内什么场面没见过,为啥要这样怂了?”

  “衙内快走啊!乘现在围观者众多他们不敢过激,一会人慢慢散了真要出事。在东京混久了的人都不会喜欢这成天观,进来时卑职见到个以前认识的人,叫燕九,以前在西水门一代专吃血饭的狠人,前阵子这人被判了死刑的,却真没想到现在他又穿着一身道袍,堂而皇之的在这里护观?”

  富安一副护主苦谏的模样,“这是张真人地盘,燕九明显已经跟着张真人了。”

  高衙内真就懵逼了,因为张怀素就真牛逼了,至少和朝中权贵皇亲国戚的三分之一熟悉。有个绰号“清道夫”,听说有一阵子专门给权贵处理不方便曝光的那些事。这些都是高俅老爹离京前专门交代过的。

  “可张真人不是在清风观吗,这是成天观啊?”

  高衙内也是真的急了。

  富安道:“其实……东京大多数道观都是被他们承包的。前阵子那个香火不错的红叶观背景也不差,就是被唐老六他们强行抢了下来的。抢红叶观时死了两人,但开封县黄都头带队过去却没找到尸体。最终,唐老六他们还拿出了礼部‘民宗司道士房’文书,证明唐老六就是红叶观掌事,道籍如假包换。”

  “这些若不是手眼通天的人决计办不到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唐老六是个亡命徒,最早在屠夫帮混,因手脚不干净又勾引二嫂,险些被挑了手筋,但因他曾经给张真人做过事,张真人去了个帖子,屠夫帮几个当家动都不敢动,眼睁睁看着唐老六这祸害大摇大摆离开。”

  “自那之后巨鲸帮,海沙帮,包括东门码头船帮,谁都不敢用他。还以为他唐老六去外地混了,却又怎能想到忽然成了红叶观掌教。而红叶观的原掌教戚老头则不知去向了。”

  到这里眼看围观人群逐渐少,赶来的道士却越来越多,富安无法说的更多了,硬把高衙内推出去:“衙内快走,记住找谁都没用,找开封府出面。其他能摆平的人不会见你的。去的时候就说你是高俅的儿子,高俅将军正追随刘仲武大将军为国出阵,青塘决战在即,康国相爷眼下非常关注这些问题,所以开封府一定重视你的。”

  哎吆我去!

  富安这才说完,被正好腾挪过来的燕九一棍子砸在后脑,当即倒在了地上。

  高衙内推都被推出去了,却又折返回来,想拉着王思怡一起走。这下就被捉住了,被燕九一勾拳打在胃部,高衙内躬着身体喷出一口血来!

  又一个膝顶,高衙内连话都不会说,满脸是血仰面栽倒!

  王思怡更是吓得尖叫不止,一跳一跳的拖着伤脚想跑,却被燕九扯着她头发抓回,两巴掌打倒在地,一脚踩着脸:“臭娘们!都是你弄出来的事!”

  王思怡又惊又哭,仓惶挣扎着尖叫:“大哥饶命,大哥饶命……小女子有钱,小女子陪您钱!”

  “钱?”

  燕九又一脚踩在她小肚上,“臭娘们你赔得起?扭了脚就扭了脚呗,你在道观惊慌失措的喊个什么,事后还敢责怪说我道观布置不合理,进而引出这姓高的傻子殴打道士,最后闹得这么大,影响了多少香火你赔得起吗!”

  眼见香火真的是鸡飞蛋打了,过度到了现在,香客几乎走了一个不剩,对此燕九越想越恼怒,也因为没人而有恃无恐了。

  “我……我有钱……”

  王思怡嗓子都要哭哑了,“请大哥高抬贵手,别把事闹大,开个价格?”

  “五千贯!”

  燕九冷冷道。

  “行!我,我给钱,我给你五千贯!”

  王思怡心提到了嗓子口,暂时连心疼都顾不上了。

  燕九倒是楞了楞,和周围鼻青脸肿的道士们相视了一番后,又看着王思怡道:“你真有五千贯?”

  “有,我有的,但是需要回去拿,啊……”

  说不完又被燕九一脚踢在臀上,“你当老子傻,叫别人回去拿了再来赎你!”

  不过现在就连丫鬟都已经被打了倒在地上了,王思怡仓惶间偶然回头,却见还有两人没跑,正是张子文带着四九,在近处围观着。

  王思怡急忙指着张子文:“我,我认识这位小哥,请他回去拿钱就行。他应该会帮忙的。”

  燕九便冷冷看着张子文道:“你,滚过来!”

  “你在……和我说话?”张子文指着自己的鼻子。

  “就是你,看热闹有趣吗?现在都还留着,你想在这里生什么事!”

  就此一群假道士便把张子文和四九围了起来。

  燕九面无表情的大步走过来,一耳光抽在张子文脸上,“你不但认识他们,还和他们一路的,你只说,回不回去拿钱?”

  张子文没答应,眯起眼睛看他。

  啪——

  燕九又是反手给张子文一耳光:“问你呢,哑巴了,去不去拿钱?”

  富安暂时还没死,醒转过来后一模后脑全是血,急忙对张子文使眼色,意思是快走,好歹把消息送出去。

  王思怡哭的很伤心,近乎哀求的道:“小兄弟帮帮忙,我必有答谢,去文峰楼找陈管事拿五千贯,我写信给你为凭,他们会给你钱的。”

  张子文却仿佛没听见,漠然看着燕九少顷道:“给你个机会,想明白你该说什么,我保证你下次开口第一句话,决定你和你跟班的命运!”

  “你到底去不去拿钱!”燕九瞪着眼。

  张子文微微点头,“你果然是够玩命的……”又看向王思怡道:“你愿意出五千贯摆平这事?”

  王思怡早哭成了泪人,什么也不会想,只是猛点头,“愿意的,但请小哥帮忙跑这趟腿,事后我给你五十贯跑路费?”

  张子文却道,“别给他。给我三千贯,我摆平这事,不晓得你会觉得我业界良心呢还是无耻之徒?”

  “!”

  没死的高衙内和富安彻底懵逼了,感觉这小子也太不知道死活了。

  王思怡倒是觉得,抛开他玩世不恭此点,这虽然像是趁火打劫,但和丧心病狂的燕九相比,他当然也算业界良心了。

  不过现在形势有些诡异,燕九等一群亡命徒虎视眈眈着,王思怡如何敢答应张子文,只是低着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