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71 可记仇呢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64 2019.07.10 20:32

  待到打开包袱一看,竟是一件崭新的女装以及另几张丝巾。这些丝巾倒是没有先前送给自己的菱绮珍贵,却是带着些许颜色、且款式不一的。

  顾南琴很快便猜到了江璃的用意。

  若是每日都带着同一张白色面巾出门,很容易引起旁人的在意。可若是多换了些颜色、款式,这出门的时候,也能少引得些旁人的目光,更能减少邻里对自己出入的印象。

  顾南琴思忖了会儿,还是转身换上了江璃送来的衣裳。

  乍看之下,和寻常姑娘家的衣物没什么区别;但将衣裳穿上了身的顾南琴却意识到,这看似普通的布料内里,却是另加了一层软和丝织品的。

  呃……这等心细程度,好可怕。顾南琴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但也没有换下来,只是叫悠然和清绮守在客栈,自己则是带着萧子安和冬温出了门。

  “来了?正好,本相缺个丫鬟,南琴可愿来?”江璃正在客栈不远处拐角守株待兔,待到顾南琴一来,就跟大灰狼逮着了小兔子一般,捉了个正着。

  顾南琴扁了扁嘴,看着这家伙一片云淡风轻的脸,心下一阵嫌弃。

  江璃面色不改,也不再继续劝说,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似是笃定了顾南琴不会拒绝。

  要知如今顾南琴是偷偷跟着长乐而来,皇宫上下本就不知道她究竟去了何处。再者,长乐又被牵扯进了南宫青禾的案子,即便顾南琴想插手,也决不能以永嘉长公主的身份。

  顾南琴也不傻,脑中思绪飞转,很快便想明白了这其中的道理。

  虽有些不情愿,顾南琴片刻之后还是泄了气儿又认了命:“……多谢江丞相。”

  江璃眉梢弯弯,竟也是难得一见地露出孩子般的得意之气。

  顾南琴上下打量了会儿自己身上穿着的这衣衫,果真有个丫鬟样子,看来这江璃也早就算准了自己会穿,才在此堵人。

  唉,论心思,果真还是江璃这块“老姜”要辣得多。

  两人在前去府衙之前,细细在马车上讨论过了这案件中的所有细节。两人各有不同的消息渠道,同时也能弥补上对方所了解其间漏洞。

  当然,顾南琴能借以助力的势力不多,其间情报自然来得不如江璃那边的多。

  只是,江璃却是丝毫未曾介意,反而悉心补全了顾南琴这边所有的情报疏漏之处,更是认真又谨慎地为顾南琴提了不少建议。

  顾南琴好久未曾与人这般坦诚相处过,刚开始有些不适应,后来却是跟江璃越发混得熟络,甚至连思路也渐渐被江璃的谆谆话语理清,总算是对这偷盗一事了解得深入了许多。

  可是,也不知为何,即便两人之前并没有相处多长的时间,更没有什么机会试探对方的用心,顾南琴却总揣着私心,且觉着这江璃不像坏人。

  忆起自己在认识江璃之前,对丞相江璃的否认态度,再借着眼角余光悄悄扫过江璃那派正经的俊颜,顾南琴难得的面色一红。

  不是吧?难不成自己也是个好“色”之徒?呸呸呸,徒有其表而已。谁知道是不是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货。

  江璃正在款款而谈,却陡然察觉到顾南琴眸中的愤然。怔愣了会儿,看到顾南琴面上还未褪去的红晕,江璃随即明白过来,失笑道:“南琴这般看着我干什么?难不成看上了江某的皮相?那倒也不是不可……反正陛下正欲指婚你我二人,若是南琴没有意见,江某自愿与南琴结百年之好,携手白头。”

  顾南琴闻言,瞬间撤了面上的红晕,转而化为满腔羞怒,气急之下往马车门边直钻。

  可人还没来得及探出车门儿呢,忽然又似记起了南宫长乐此刻还被困囚牢。

  顾南琴压了压心头火气,转而又回头,安安稳稳坐回原位,目不斜视却是带着丝丝冷笑:“江丞相说笑了。本公主这般身份,自是比不上您那红颜知己——玉姑娘那般体贴入微。”

  江璃听她提起这名儿,面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完了,这姑娘,可记仇呢。

  顾南琴则是一片坦然,摆出一副“本小姐大度,懒得跟你一般见识”的模样,反而重新拾起了之前讨论的案件情况,再度神色自若地与江璃商讨其间猫腻。

  待到两人下车之时,萧子安几人只纳闷觉得两人间气氛有些诡异,却又说不上来究竟是哪里不对。

  江璃面色幽幽,虽然被顾南琴一语噎得有些难堪,可倒是说话算话,不仅堂而皇之地带着“自家丫鬟”去了府衙看了贪污案的档案,还带着她进了地牢,见到了在地牢下已经被困数日的南宫长乐。

  顾南琴扫了一眼,长乐除了住的地方稍有潮湿,其他的布置却是跟个简陋客栈似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仅有床有桌,还有一壶看上去品质不错的清茶摆在桌面儿上。

  “你竟真来了?还跟这人一起?”南宫长乐到底是南宫家的长女,没有被受到丁点虐待,却是被几个牢头看得死紧,生怕她凭借着自己高超武艺直接逃狱。

  顾南琴看着这牢房的布置,还有那几个站在不远处、虎视眈眈的牢头,好笑得紧:“他们想得太多。就算你被困此地,心急青禾,但你还是不会逃狱的。”因为,你最看重的,还是南宫家,又怎么会舍得连累?

  长乐一笑,点了点头:“是了。对了,你对这偷盗之事的情况了解多少?”

  “十之八九,只缺了你那一环。”顾南琴微微而笑,却是给长乐递了个眼色。

  长乐瞬间会意,借着两人面对面的角度,选了个牢头们看不着的位置,悄悄递了个什么东西到顾南琴的掌心。

  顾南琴指尖一动,便就这么神不知鬼不觉地将这东西藏进了袖口,就连目力不错的萧子安也未能来得及瞅清这究竟是个什么玩意。

  倒是江璃目光微动,似是猜着了此物的用处。

  几人再谈了些不咸不淡的寒暄话语,便也就此道别离开。

  除了几个牢头面色有些纳闷古怪,顾南琴几人倒是一派轻松——总算,拿到了最重要的东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