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60 容貌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32 2019.06.29 17:34

  江璃认真翻看几眼,却是忽然道:“长公主体质偏寒,这第二张药方中的土茯苓得减去二两……其他倒是可行。”

  说完,便自然而然地从书桌上取来笔墨,在这药方上勾勾画画几笔,又顺手递交给了双眼哭得通红的盈袖:“拿好,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长公主身边没什么可用之人,你可得好好照顾她,没时间分心在此哭哭啼啼。”

  盈袖惊讶之余,还是吸了吸鼻子,伸手接过这药方。

  反倒是御医几人面面相觑,似是在惊讶这江璃的医术不输旁人。

  待到御医们相继离去,盈袖和清绮忙着抓药、熬药,江璃独自一人立在顾南琴的床前,看着这姑娘眉目紧锁,昏昏沉沉,又似是在叫些“父皇”、“母后”之类的言语。

  长叹一声,江璃忍不住伸手抚了抚她眉心的褶皱。

  只可惜,抚平也是容易,可自己掌心才刚刚离去,她便又重新蹙起眉头。

  江璃有些失笑。即便是昏迷之间,她也没忘了和自己较着劲。

  重新将目光聚集在顾南琴的面容,其上遍布着从高处跌落而成的道道伤痕。

  大部分已经在回宫前用过良药,止住了血流,却是没法让其恢复完全。

  江璃伸手触了触她已经结痂的伤处,指尖一片凹凸不平……江璃眉心一紧,随即却是心疼地要命。

  虽然这家伙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但好歹也是个姑娘,总不会对自己脸上的伤疤视而不见?一想到这里,江璃又忍不住自责起来。早已察觉玉花愁存着异心,只可惜自己一时心软,未能早些对此作出得当处置。若是早些将她处置了,也不会酿成今日大祸。

  “丞相,此乃公主闺房,还望丞相注意男女礼顺。”萧子安的礼节向来很是到位,可明眼人一看便晓得这是憋着股气来的。

  江璃只是多看他两眼,却并没有作任何辩解之词,只是踏步而出。

  萧子安看着江璃离去的背影,目光夹杂着一丝复杂。

  “萧子安!”盈袖急匆匆地跑来,小脸上也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公主刚刚唤了我的名儿,可我不敢进去……”

  “她醒了?”萧子安攥了攥拳头,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她能再休息会。现在醒来,若是瞧见了自己的样貌,只怕又是心伤……”

  盈袖红着眼点点头:“……我也是不知该如何面对主子,才来找你……”

  “让我去吧盈袖姐姐。”清绮也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手中沉甸甸的药材尽数交到盈袖手中,认认真真道,“我去见主子,她跟盈袖姐姐要好,若是心力交瘁之下见了你,保不齐要哭的。若是我去,公主说不定还能坚强些。”

  萧子安和盈袖皆是沉默,可这也是不是办法中的办法。

  得了两人默许的清绮转身便往殿内而去,顾南琴正好已经坐起身,脑袋昏昏沉沉,似是想找点水喝。

  “来了来了,主子先坐会儿,动作别太大,御医嘱咐过要好好休息的。”房内一早晾好了茶水,清绮很快便倒好端来,入手温温热,不算太热也不算冰凉。

  顾南琴似是发烧了太久,浑身有些脱汗,接过茶水,咕嘟咕嘟几口便一饮而尽。

  “什么时辰了?”顾南琴才刚咽下最后一口茶水,便睡眼朦胧道。

  清绮垂眸不敢看她:“已经申时了。”

  一来是不忍心看她几近被毁容的脸,二来是怕自己的表情漏了馅儿。

  可顾南琴亦不是笨蛋,眼瞅着她这不自然又不敢抬头的模样,心下对现在的状况也有了七八分了然。

  本想伸手摸摸脸上的状况,无奈这清绮吓得直哆嗦,连手脚都端不稳茶杯了,顾南琴见状也只能灭了这查探伤势的想法。

  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顾南琴又道:“今日都有谁来过?”

  “那、那个,禀主子,江丞相来过,陛下也来过。孝明王派了人过来送了些东西,说是近几日不在皇都,无法探望。另外,娴妃娘娘也送了些东西……”说着说着,清绮的情绪也已经逐渐稳定下来,不像之前那般紧张,甚至还敢直视顾南琴的眼了。

  顾南琴认真又专注地看着她掰着指头给自己数着人,自己则是总算松了口气。

  “陛下见着我了么?”顾南琴又笑吟吟道。

  也不知是被顾南琴的笑容给感染了还是怎么的,清绮也没了进门之前的紧张不安,心态逐渐放松了下来,认真道:“还没,江丞相说主子还未清醒,待到主子清醒便会派人去知会一声的。”

  “那他人呢?”顾南琴话头一转,清绮很快反应过来她问的是江丞相,想了想便回道:“江丞相在偏殿休息,刚刚萧大哥已经去通知了。”

  “他怎么还没走?不知道男女大防吗?”顾南琴一惊,却是嘟嘟囔囔道。

  “长公主乃千金之躯,不仅关系到您个人的安危,还牵连着国本,本相自得好好关心关心。”江璃闻声却是踏步而入,声音略有嘶哑,似是带着疲惫之意。

  一路以来,顾南琴虽说一直处在记忆朦胧之中,但也能对他的所作所为稍有印象。

  他自山壁下不要命般的接住自己,之后再到医馆,几乎一路都未曾再放开过。

  他那柔和的嗓音和温润的声线,到现在还让顾南琴觉着脸红心跳。

  好像说了些情意绵绵的话语,可惜具体却是不怎么记得清了。

  “哎哎,冬日天黑的早,你再过来,可算是玷污了本公主的名誉。”顾南琴眼角一挑,却是没丝毫没顾及面上的伤痕,直视着他的眼。

  而江璃则亦是面色丝毫未变,也没把她脸上的伤痕放在心上的样子:“陛下忙于国事,把照料长公主一职交于本相,本相自得好好尽责。”言罢,还似是挑衅般的再往前多走了两步。

  顾南琴眼角抽抽。看着这家伙一向青山不改的面色,更是有些气闷。

  “照料归照料,你走这么近干什么?也不怕本公主这副面容吓着你。”顾南琴无奈翻了个白眼。

  可本是玩笑话,在场的几人听来却俱是沉默了。

  一时间屋内尴尬气氛蔓延,顾南琴自醒来便没见着自己的面容,虽然猜着不会好到哪儿去,但也没想到自己只是提了这么一嘴,竟让大家这么沉默。

  唉,看来,果真是伤得不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