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30 欢天喜地迎进门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18 2019.06.06 17:54

  接下来一路,直到回了公主殿,顾南琴都未曾再说一句话。

  外人看来跟哑了似的,实则她本人则是脑中千回百转,细细思索着每次与那“姜”公子见面的情景。

  两人见面次数不多,但巧合的是,每每都恰巧是顾南琴有难之时。

  第一次,是在逃离万花楼之时;

  第二次,是在探查万花楼之时;

  第三次,则是在自己假扮南宫长乐的侍女之时……

  要说是巧,这一连串的偶然,未免也太巧了。

  可若说是人为——顾南琴也不管盈袖好奇的目光,只是自顾自地闷声摇头:不可能,自己这几次都是全凭兴致出行,根本无人知晓自己的行踪,就连萧子安也不能。

  那么这“姜”公子,自然也不可能有这未卜先知的能力。

  “子安,帮我查一下那个常星渊,平日里有没有跟哪个朝中人来往。……呃,算了……万一那个什么‘姜’公子,是以别的身份与他交好的呢?这样,什么人都别放过,但凡是常星渊的好友之列,都给我列出来。”盈袖正为公主的木桶中撒着花瓣呢,却冷不丁听到公主来了这么豪气万丈的几句。

  盈袖实在有些哭笑不得,外头的萧子安则在一阵哑然之后更是手足无措。

  本只是站岗,却听得里头的水声与话语声,脑中浮现出公主边沐浴边跟自己讲话的模样,亦是忍不住红脸。

  “公主……您可还在沐浴哪,怎么就叫起萧子安了?”盈袖笑骂着,没好气道。

  好在这是个公主,若是个寻常人家的女孩子,这名声还要不要了?连自己都替咱们家这平时看起来精明能干、又偶尔脑子少根筋的公主害臊。

  “啊?对哦。”顾南琴忽然回神,也意识到了自己在沐浴之时叫萧子安有些不妥,顿时只剩了干笑两声……而后尴尬地把自己埋进了水底。

  盈袖见状,倒是好笑得紧,唇角弯弯,顺手又为公主往浴桶里添了两把花瓣。

  ……

  “南琴姐姐,来,给你瞧个好玩意儿……”小皇帝大早上的就一脸兴奋进门,似是刚刚下了朝回来,小脸儿在秋风中冻得红扑扑的。

  顾南琴才刚刚起床,本是脑袋晕晕,此刻听得小皇帝这么大惊小怪的一声,脑中瞬间转了清明:什么玩意儿?

  盈袖急急迎出门,又赧又无奈地叩头:“禀陛下,公主昨晚惊悸忧思,睡迟了些,才刚刚起床,妆发未妥,还请您在主殿等候些时辰。”

  若是别人,哪敢让陛下亲自等候这许久?

  但小皇帝待永嘉公主宽厚亲昵,自然不会计较这么点小事。此时只是像个小大人儿般地失笑两分,便也笑着迈步朝主殿而去。

  盈袖擦了擦面上被吓出的汗珠子,为顾南琴整理妆发之时,眼神幽怨而又委屈:“公主,刚刚盈袖可是为您找借口了的,您可别在陛下面前说漏了嘴。”

  顾南琴抿唇偷笑:自己昨日哪里是惊悸忧思,分明就是看话本子看忘了时辰。这盈袖妮子,竟也开始学着如此牵强附会。

  今日既是在自己公主殿中,顾南琴自然懒得多用脂粉首饰,甚至干脆连个钗子也未曾用上,只是简单绾了绾发髻,便浅笑盈盈地进了主殿。

  “今儿是什么风,竟把咏德吹来了。”顾南琴眼见着这小皇帝今日心情不错,便也干脆不叫尊称了,只是亲昵地叫着他的名。

  小皇帝也没觉得这称呼有什么奇怪,刚刚进门时的那股兴奋劲也没过去,面上依旧笑得开怀,一副小孩子讨赏的表情,颇有些神秘道:“姐姐你可算是来了。不如先猜猜,今儿个朕给你带什么好东西来了?”

  小皇帝既然兴起,顾南琴也是一副受宠若惊状,故作敛眸皱眉:“这可难猜了。咏德坐拥天下,乃真龙天子,姐姐可怎么晓得你备了什么好东西?”

  小皇帝今天心情倒当真是极好,即便是听出了顾南琴言语中的调笑之意,也没觉着有任何不妥,反而是朗声笑着:“姐姐不敢猜,那朕也也不卖关子了。喏,你瞧瞧这个。”

  说罢,小皇帝便伸手递上了一张叠了又叠的白纸。

  其上有些墨迹透出,似是谁人写下的信件或是文书。

  顾南琴下意识地接过打开,可入目的却是些……名字。

  正疑惑着这名字都有何用,顾南琴忽而灵光一现:这竟像是些年轻的朝中官员的名字?!

  心头略有些抵触与无奈,可惜面前这小皇帝正是兴致勃勃,顾南琴也只得“惊喜而笑”:“咦?这些该不会是……”

  “是,姐姐聪慧,这便是朕这么些日子以来,琢磨过的驸马人选。”小皇帝兴味盎然,丝毫没察觉顾南琴眼底悄然滑过的尴尬,笑着继续道,“这些可都是文武兼备的栋梁之材,有的人家中虽已娶妻,但姐姐嫁去,他自然得为姐姐腾一个正妻之位。至于其他的妻妾,则任姐姐打发便好。当然,朕也私底下观察过了,这些人长得也是皆能入眼,无一不是眉清目秀,玉树临风之辈……”

  他越是兴致勃勃地说着,顾南琴的心底就越是抽抽:啥?废正妻?赶妻妾?眉清目秀?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无奈此刻也不好破坏了小皇帝的兴致,顾南琴只得稍稍将笑容压下些许,装作低头羞赧,面色稍带粉红:“哎呀,这也太突然了些,姐姐年纪也算不得大,可还不急着嫁人呢……”

  小皇帝只当顾南琴是不好意思讨论这话题,便也没当回事,只是颇为潇洒地挥了挥袖子,一副恩赐了什么特大恩典似的傲娇模样:“姐姐尽管挑就是了,朕保证他们什么废话也不敢多说,只会欢天喜地地迎姐姐进门……呃,姐姐若是喜欢住在宫里,朕便与孝明王商量一下,看是否能给姐姐留住这公主殿,再将驸马迎进宫内……”

  顾南琴饶是脾气再好,现在面上也忍不住抽抽:什么?!废了人家的妻妾,竟还要把驸马迎进宫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