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44 原形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223 2019.06.20 11:07

  “当然,若是姐姐不满意,朕也可为姐姐再配良人。”

  “等等,这事儿,皇叔是私底下与陛下说的?”顾南琴很快从刚刚的言辞中找着了线索,急急一问。

  “对。皇叔也甚是关心你的婚事,他也道,若你不乐意,他不会强求。”小皇帝虽是没明白为何顾南琴有此一问,可也乐得回答。

  顾南琴心下微暖。

  好在只是私下提议,并未放到明面儿上来,还有调解的余地。

  但,为何孝明王会提这人的名字呢?

  “这人究竟有何长处?竟能得陛下和皇叔如此器重?”每到此时,顾南琴就特感谢自己这副女儿家的身躯,能借着这骄纵之名,半是正经半是玩笑地问出不少实质性的问题。

  小皇帝自是对顾南琴这傲然性子不作追究,甚至还真回答起了顾南琴这问题:“江丞相为人清廉,更是一身正气、品貌非凡。二十有二却还孑然一身从未婚娶。放眼望去,整个朝堂唯有此一人能与永嘉长公主相配。”

  顾南琴唇角抑制不住地抽抽:哪怕用脚指头想想,也该晓得这几句绝对是孝明王的原话无疑了。

  想不到皇叔年岁不小,管得也宽。竟连这婚事也已为自己配下,而自己,则是连个拒绝的借口也找不到。

  “那,姐姐能不能先见见此人,再做打算?”顾南琴半是娇羞半是微恼,憋足了气才弄了张小红脸,“陛下和皇叔看人的眼光啊,我可不信。这江璃若真如你们说的这般,那岂不跟个神仙似的?不近女色又貌若潘安,只怕不是断袖便是另有癖好……”

  小皇帝闻言却是皱眉:“见见倒是可以,但江丞相当真不是你说的那般不堪。……唔,他最近忙着替朕处理庆江水患一事,似是有些抽不开身……这样,再过段时日,朕设宴款待于他,就说是感谢他这些年来的教导引路之恩,你到时也和瑶嫔一同参宴,不就瞅见他了?”

  顾南琴一喜,赶忙跪拜谢恩。这下可好,竟误打误撞地能一睹这江丞相的真容。

  若他是个良善之辈也便罢了,若他对这晋元的江山存着什么不臣之心……哼哼。顾南琴心内嗤笑,那让她嫁过去又有何难?自己嫁过去那日,便是此人身死之时。

  遥在宫外的江璃,却在这堆着暖炉的温暖屋内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嗯?这分明窗子也未开过,门也合得严严实实。哪儿来的寒风?江璃莫名一望,还当是自己多心,转而失笑几声,才继续埋首于公务之中。

  ……

  “青雉姑娘?”清绮自打进了这公主殿的门,就常常伴在公主身旁,地位只差了盈袖一等,却足以让公主殿中的其他丫鬟们羡慕不已。

  “对。之前萧子安曾去找你问过,记得么?”顾南琴今日也不知为何,起的特别早,甚至连情绪也挺高昂,几乎天刚蒙蒙亮便起身了,惹得盈袖直呼公主转了性子。

  “嗯,奴婢记得的。但青雉姑娘在万花楼神秘得很,奴婢也不过在很久之前偶然见过两面而已……”清绮咬着下唇,垂眸似是在认真思考那人的样貌特征。

  顾南琴眼角稍挑,微微一笑:“不必回忆了,等会儿你随我出门一趟即可。”

  清绮纳闷皱眉,可当她见着迎面而来的瑶嫔之时,差点就直勾勾地瞪着、忘却了礼数。

  好在盈袖事先得过顾南琴的嘱咐,此刻一见她面色不对,便赶紧拽着她噗通跪下,迎向瑶嫔款款而来的方向,垂着脑袋不再抬头。

  顾南琴则是淡然向前两步,安然受了瑶嫔一礼,便不动声色地给身后的盈袖比了个手势,又道:“竟在这碰着你了,看来瑶嫔娘娘近几日在陛下身边很是得宠呢。”

  瑶嫔面上娇羞一笑,又恭恭敬敬道:“还得多亏了长公主的福。不知公主今日准备去哪儿?瞧着这路,似是往陛下的天禄阁而去?”

  “自然。”顾南琴见她一副想要邀请自己同行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模样,倒是正中下怀,“若是瑶嫔娘娘不嫌弃,不如你我同行可好?”

  瑶嫔今日出门本就未乘轿撵,自然乐得与长公主亲近,听完此话便笑着迎来,甚至亲昵地挽住了顾南琴的胳膊。

  而顾南琴身后的盈袖早已接收到公主的讯息,此刻躬身向前:“公主,奴婢出门时慌了神,忘给公主拿披风了,不如奴婢现在先行回去取来可好?”

  顾南琴面上显现不悦,一副骄纵模样倒是演得活灵活现、愤然轻啐:“怎么竟连披风也给忘了?蠢货。”

  盈袖嘭地跪倒,一副欲泣欲诉的可怜模样:“是奴婢的错,竟忘了这茬。可公主跟前少不得人伺候,不如奴婢叫清绮回去取着?”

  顾南琴抬眸瞅了瞅天,似还真是风大,也只得故作无奈地摆了摆手:“罢了罢了,便叫她去吧,你还是先随行伺候着。本公主身边没个丫鬟可怎么行?”

  盈袖连忙道好,而旁边的清绮则是如释重负,应声便溜。

  一只小小的插曲而已,并未多引得瑶嫔注意,而顾南琴这边则是准备就这么把怀揣着真相的清绮放回公主殿。

  萧子安一直在不远处跟着,只要清绮能到萧子安那处,那她的安全也算是有保障了。

  想到此事至此,几乎已经万无一失,连平日里不动声色的顾南琴此刻也不由得挂了笑意于唇边,心下激动得很:想不到,挣扎了这么久的麻烦事儿,竟解决得如此轻松。

  “……长公主和陛下姐弟情深,想来可真是难得的缘分。”瑶嫔一边跟顾南琴并排而行,一边添油加醋地羡慕着。

  顾南琴温和而笑,看着她的眼神和以往并无不同:“缘分两字哪儿是用在姐弟身上?分明用在陛下和瑶嫔娘娘身上更为适合……”

  瑶嫔羞赧之下,取了帕子遮面而笑。

  而顾南琴则是一双灵动的大眼盯着瑶嫔的面孔,眨也不眨,似是通过那帕子看透了这人的内心。

  ——根据清绮的反应,这广瑶便定是万花楼那消失无踪的青雉无疑了。

  无论是萧子安还是舅舅,皆是三番两次地去查那青雉的消息,却始终一无所获。

  本以为这线索算是断了,但顾南琴那日恰巧听闻了瑶嫔与娴妃之间的对话,这才将自己的疑惑之处正正对上了号——

  “……陛下说你最近性子比过去温和了不少……”

  ……联想到过去那些广瑶的传闻,一件一件,如同拨云见日般在顾南琴面前逐渐显了原形。

  心下一点一点展露了一个更为诡异的想法——

  这广瑶,怕早不是真正的广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