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四 自己找台阶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271 2019.05.11 06:22

  “呵,左等右等等不来,本想来看看你是不是出了什么急事,想不到你却抱着个姑娘回来了?唉,可真是美色误人哪……”江璃前脚刚踏进自己别苑的门,后脚便听得这么又酸又刺耳的一句。几乎连头都不用回就知道此人定是刚刚被自己放了鸽子的常星渊本人。

  常星渊虽甚少在外头沾花惹草的,但还是凭借着生意场上练就还算毒辣的眼色,很快便认出这窝在江璃怀中的,是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江璃面不改色,更是一点儿也没有放了人家鸽子的愧疚感,只是脚步顿也未顿地兀自抱着顾南琴大步往前:“……今日出门脚疼,所以爽约了,抱歉。”

  明明是在道歉,却偏生听着跟强买强卖似的……常星渊看着他脚下生风、健步如飞,只觉眉心微跳:这家伙,又是玩的哪一出?

  明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大权在握,却偏偏不多结交大臣权贵,只爱独来独往。最多也就是跟自己这么个经商世家的少爷偶尔相邀着论画品茶。若不是今日见他抱着个姑娘回来,常星渊差点就以为这人是龙阳之癖看上自己了。

  等到这人小心翼翼地把姑娘放到床上,常星渊才侧靠着门框戏谑调笑:“……怎么,哪阵风吹来的姑娘?”

  “皇宫。”江璃轻描淡写一句,仿佛完全没觉得有什么问题,顺手接来燕染递过来的纱布与药膏,便亲自为这姑娘的手腕上起了药。

  常星渊嘴角又是一抽,眼色古怪道:“……偷人偷到宫里去了?长洲,你特么还真嫌自己命长啊?”

  “那倒不是。”江璃已经上好了药,此刻正在细心为姑娘包扎,顺手还给她掖了掖被角,语气淡漠得仿佛只是在说自己出门捡了只无足轻重的鸟儿,“……她身份特殊,若是死了,有人做梦都会笑醒。”

  “这姑娘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症状,让她好好休息几日,其间可能会有些低烧,按时服药,不会有什么大碍。”苏遐观刚从江府策马赶来别苑,此刻立于床前,给这床上的姑娘把脉过后,一脸古怪地躬身行礼,算是给了江璃一个交代。

  “汤药?怎么服,给她灌下去?”江璃听得认真,似是并未瞧到苏遐观眼里的古怪之色。

  “嗯。”苏遐观虽是江府的大夫,但已在江府任职多年,足智多谋又得江璃赏识,两人更似朋友关系而非主仆。

  “好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江璃极为自然地伸手为苏遐观斟茶,“这姑娘和我没什么关系。只是顺手一救,不想叫某些暗中作祟的人得逞罢了。”

  “……”苏遐观很想说自己压根没准备问,但这样岂不是会让主子下不来台?罢了罢了,主子愿意撇清就撇清吧,是不是此地无银也难说。

  其实江璃的目光总黏在姑娘身上这事儿,不仅是心思细腻的苏遐观发觉了,就连一向粗神经的常星渊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然而这人除去煮茶论酒之外,几乎就是个闷葫芦。就连朝堂之上,他也向来只管出谋划策、直言相谏,再不济就是拆穿点群臣的小动作,似是多与旁人说上一句都嫌费劲。

  两人八卦之心顿起,无奈江璃只是目光未有丝毫波澜地打发着两人出去,两人只是对视一眼,还是识趣离开。

  已经沉睡了一个多时辰的顾南琴似是在应验苏遐观的诊断一般,逐渐起了低烧。

  梦中有着不少人的身影,有去世的父皇母后,还有自己那个不争气的太子哥哥。

  那时先帝只有太子与南琴一子一女,南琴自小便受尽宠爱,甚至在不满五岁那年就得封号永嘉。

  只可惜,先皇后却是身子骨薄弱,仅在南琴八岁那年,便与世长辞。

  先帝痛失所爱,无论大臣们多少劝谏之言,都被先帝抛于脑后,誓再不立后。

  而先帝也是终日神思恍惚,在一次出行中坠马,无奈缠绵病榻多年,只得将大权交由太子掌控。

  好在太子虽是刚刚及冠,却文德兼备,善用贤良,自是在政务处理上颇有章法,群臣们皆是由衷赞叹江山后继有人。

  可好景不长,一年黄河水患,太子良善有余,谋略不足。

  虽是在太子的决策下重建黄河堤坝,无奈决堤,洪水一泻千里,顿时整个晋元王朝遭难之人哭天抢地,饿殍遍野。

  偏偏更巧的是,有大臣上谏曰太子谋逆,先帝震怒之下派人彻查太子府,倒是真搜出来了谋逆证物若干,气得先帝吐血于朝堂之上,下令关押太子于大理寺,择日再判。

  企料,顾南琴还未来得及求情,甚至也未曾来得及去大理寺见上哥哥最后一面,就已经听闻了太子在牢里畏罪自戕的消息。

  震惊悲痛之下,顾南琴在仅十二的年纪,就亲眼见证了这场皇室纷争。

  先帝独子已亡,后宫诸妃再无所出,江山无以为继,群臣哗然,瞬间又起朝堂纷争。

  好在孝明王出头,不仅为先帝挡下了不少纷乱,还安抚了那时茫然不知所措的顾南琴,甚至谏言可立先帝庶兄平阳王的遗腹子——顾咏德为太子。

  权衡之下,顾咏德年岁虽小,倒也真真是皇室血脉,再加上平阳王早逝,不必担忧其以亲父之名把控朝纲,遂先帝下诏立顾咏德为太子,同时又请帝师宁庭柯的关门弟子江璃任丞相之职,辅佐幼帝登基,保江山万里太平。同年,顾南琴作为先帝嫡女,得敕号永嘉长公主。

  江璃,字长洲,便就此出山任职,上可劝谏君王,下可惩处乱臣,一时间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掌权辅政之人……

  顾南琴似是在梦境中又忆起了当年的朝堂乱斗、内外纷争,长兄双亲相继去世,已然开始微微啜泣起来。

  江璃蹙了蹙眉,眼见着她开始唤着“父皇”,心中略有些不自觉的怜惜:这长公主常年久居深宫,虽然偶有顽皮出宫,其实也该是个本本分分的皇室娇花才对。只是不知为何,就连这先帝的孤女,竟也有人敢打上了她的主意。

  忍不住伸手触及她光洁的额上,又停留了一瞬,还真是烫手得很。

  “把叶嬷嬷叫来。”江璃的目光在顾南琴惨白发汗的小脸上停留了会儿,忽然道。

  当叶嬷嬷应着吩咐而来,倒是难得听闻江璃带回来了一女子,正在好奇之下,却瞥见了这姑娘的容貌。

  叶嬷嬷也曾在宫中当值,自然是见过顾南琴小时的容貌,此刻倒是立马对上了号,顿时有些皱眉:“主子,这姑娘可不是您能……”

  “好好照顾她。”江璃倒是一点儿未介怀这姑娘的身份,只是叮嘱两句,便起身回了江府。

  叶嬷嬷敛眸屈膝:“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