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三 脸盲的通病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35 2019.05.10 08:51

  但那时候的顾南琴还没有意识到,这人为什么一眼就看穿自己是个小姑娘。

  顾南琴只是被这俊脸震得心口狂跳,正欲从这人怀里起身拜谢他仗义出手,这人却忽然敛了刚刚那抹杀气,朝那两名杀手温和一笑:“……暗杀啊?那你们继续。”顺势还撤了刚刚紧紧环抱着顾南琴的双臂。

  噗通一声,顾南琴在嗷嗷叫唤中,还是屁股着了地。

  ——但总算不是脸朝下。

  继续你奶奶个腿!

  咬着牙恨恨起身,顾南琴怀中匕首未收,狠狠地瞪了旁边这又救又扔的家伙一眼:麻蛋,好想把这个见死不救的货拉下水!

  然而顾南琴还是稍敛心下这抹恼意,镇定心神继续瞅着面前这两个杀手:这些家伙身手不俗,就连轻功也是更甚于我,究竟是谁的人?

  只可惜,手腕上的剧痛未减,现下反而更甚,疼得顾南琴又是一阵头昏眼花。

  咬牙蹬脚躲开其中一杀手飞射而来的两只银镖,顾南琴往后稍退两步,正欲飞身再跃墙头,却被身后那人再一次整个环抱了腰身,虽是看似随意地抱着,实则却让自己完全找不着破绽挣脱开来。

  顾南琴还未来得及骇然于这人竟能无声无息地靠近自己,便听着这高过自己一头的男人低头在自己耳边轻笑:“……既然伤了,就别乱窜了。”

  一道明晃晃的寒刃出鞘,在顾南琴惊愕的目光下,自这男子身后陡然现出护卫装扮的一人,又是在顾南琴丝毫未察觉的角落中窜出,随着一阵刀剑之光以及寒刃相撞之声,这护卫凭借着自身矫健的身手,竟是一时间让那两个杀手无从反击。

  杀手似是见此次刺杀已败,再不可能从这几人手中强杀永嘉长公主,相互对视一眼,飞身便跃离了此处。

  这护卫寒刃回鞘,仿若刚刚什么事儿都未发生过一般,恭敬拱手:“……属下来迟,还望主子恕罪。”

  “无妨,燕染,你来的正是时候。”这环抱自己腰身的男人却是片刻都不肯松手,只是眉眼带着笑意低头看着顾南琴,“小姑娘,读过书么?”

  顾南琴不知其意地茫然点头,甚至也被这美色唬得忘记了要挣脱,这人随即满意一笑:“世人都说,救命之恩,只能……”

  似是示意顾南琴继续往下。

  顾南琴很快回神,肉眼可见地抽了抽嘴角,指着旁边那被称作燕染的护卫:“……救命之恩,我自当嫁你。”

  一阵诡异的沉默过后,燕染原本还算清冷的面容上逐渐浮现了层层汗珠,连习武的身子也似秋风落叶般飘摇,猛地在自家主子的眼刀下噗通跪地:“姑娘莫要开玩笑了!燕染可不敢!”

  “你知道我是谁?怎么就不敢了?”顾南琴冷笑两声,没忘了一脚踩在身后这人的脚上,也不管人家这鞋上镶的玉石究竟价值几何,总归是这么一脚下去,果真让身后这人闷哼一声,倏然松了困着顾南琴的手臂。

  顾南琴刚刚虽是一时被这家伙的美色迷了眼,眼下现在却是一片清明,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人的衣着和这护卫的衣着,顾南琴几乎已经可以确认这人身份不俗,甚至很有可能正是朝中之人。

  按理说,朝中之人,顾南琴这个堂堂的永嘉公主自然是应该认得的。

  无奈她是个脸盲。

  无奈她甚少在群臣面前露脸。

  更无奈的是,孝明王总也不许她出宫,更不许她干涉朝政,害她每次想为小皇帝做点事,还得偷偷摸摸地翻墙溜出宫,即便是能把朝堂之上的名字与官职倒背如流,可又怎么能真的认识多少朝中官员?

  费心细细思索了几瞬,还是未曾想通这人究竟是谁。

  算了,是恩是仇,以后自有分晓。

  顾南琴眼角扫过这一人一卫,一个眉宇间带着勾魂夺魄的笑,一个垂首跪在地上依旧未敢起身。眼看着这两人似是对自己并无恶意,那自己若是就这么跑了,他们也该是不会追吧?

  思及至此,顾南琴拔腿就准备开溜,无奈手腕上的血痕太深,又未曾来得及上药包扎,此刻早已是泛了一片殷红在袖口,即便是顾南琴再怎么强忍,此刻也是一阵头昏眼花,终究还是脚步虚浮两下,迎面栽地。

  好吧,既然救下了自己,又认得自己的身份,应当是不会对自己不利的……吧?

  这是顾南琴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而江璃,则是在又一次眼疾手快地接下顾南琴后,把这浑身脱力的姑娘拦腰抱起,才轻轻松了口气:这家伙,怎么每一次都脸朝下摔?倘若是自己没接着呢,这脸还要不要了?

  再转头看了看跪在地上不敢起身的燕染,江璃眼皮不自觉跳了跳,口气无奈又好笑:“……无碍,你起来吧,她就是随口一说,想试探你的反应,顺道猜猜我们知不知晓她的身份。”

  燕染这才战战兢兢地起身,瞥了一眼自家主子:就算是试探,可这自家主子的眼神也太狠了吧?生生看着跟要活劈了自己似的。

  啧啧,这公主,还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吧。

  “主子,咱们这是回府了?那常掌柜那里……”燕染看着自家主子小心翼翼地把这永嘉公主抱在怀里,似是生怕碰着摔着似的,竟也不嫌胳膊酸,这等稀奇之事,等回了府中,定然又得引来一场八卦闲谈。

  “星渊那边……”江璃微微蹙眉,“等会你帮我过去说明,就说我路上摔着了,脚疼,去不了了。”

  燕染:“……”这借口该是有多不走心啊主子。

  而这江璃心下思虑的却是另一事。

  先帝子嗣单薄,仅正宫皇后育得一子一女,其余皆是早夭。自打当年的太子被废,先帝遗诏立了已故的平阳王遗腹子为帝,现在这顾南琴可是唯一正统的皇室血脉,又得封号永嘉长公主,按理说该是个无忧无虑的公主身份才对,可现在竟是被人围堵在此?

  江璃心下发着冷,连俊逸的面容上也多了两分凛冽的杀意:该不会有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