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28 深藏不露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36 2019.06.04 14:38

  “唉?”顾南琴脑子一嗡,被银钗上的鲜血映红了眼,面上又惊又忧,“抱歉,我……”一时间,愧疚和心虚一同自心底而起,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反倒是江璃,虽然胳膊上有伤,神色却是依旧平淡如常,仿佛这伤口压根不在自己身上。

  看着面前这姑娘的愧疚模样,江璃稍稍压低声线,嘱咐道:“……此处毕竟人多,若是稍不留神被人瞅见,你这声名还要不要了?再者……”说到这里,江璃叹了口气,声调拐了个弯儿,略夹着些戏谑,“……再者,这翠青蛇,根本无毒。”

  顾南琴一脸懵懂,本就被蛇惊了一下,现在立时间脑子也暂时转不过弯儿来,只是单手揪着江璃破损的衣袖,直勾勾盯着这胳膊上的血流如注,可另一只握着银钗的手却是依旧发着颤。

  “好了,没事,一点小伤而已。”虽是安慰之语,江璃心内却是有些止不住地偷笑:看来,这丫头,竟也不似初见一般天不怕地不怕嘛。

  顾南琴好不容易回神,却又手忙脚乱地扯了怀中手帕为他包扎,哪儿还有点平日里的沉稳公主模样?

  但这公主不介意,这江璃自然乐得见她如此慌神:咳咳,反正这慌神也是为了自己,有何不可?

  “你怎么也不知道躲?还自个儿撞上来?”顾南琴好不容易脑中反应过来,这才边包扎边咬着牙埋怨,眼角划过地上那只翠青蛇,此刻却早已被人用银针钉在了石缝之中。

  脑中思绪转得稍快,顾南琴很快便明白了这银针必然是面前这“姜”公子的所作所为。

  那时他不仅拦得快,还以顺发之势将这蛇钉于石缝,看来果真是个深藏不露的武功高强之人。

  只是……顾南琴眼眸半眯,总算记起生气:这丫的,明明不怕这蛇,更知道这蛇无毒,却丝毫不出言提醒,反倒顺势诓骗了自己,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闹笑话。真是可恶!至极!

  大约是顾南琴这银牙咬碎又千变万化的面色有趣,江璃噗哧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经历了这么个事儿,顾南琴也没了往日的风度,出言便是没什么礼貌,“怎么,不够疼是吗?”言罢,又狠狠给他系紧,下手再不留情。

  江璃这下可算是栽沟里了,胳膊上的伤口本就深得很,又给这么系紧……毕竟不是铁打的身子,此刻疼得嘴角直抽抽:“你干什么?这是为谁受的伤,这么快便忘了?”

  即便明知面前这人有错在先,顾南琴见了这伤口被她勒得泛红,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稍稍缓了口气:“好好,是我的错。出了这凌华园,我给你找大夫可好?医药费给你包了,再请你吃一顿大餐,这样如何?”

  这样的条件若是对没什么权势或是没什么钱财的人,可能或许可行。

  但眼前这可是丞相江璃,于是,这条件便只能在江璃眼中化作了别样的光彩:“呵,就这么打发我?你当打发叫花子呢?”

  顾南琴倒是也没指着这没脸没皮的家伙一次性便答应了条件,此刻眸色只是稍有变化,便也自然而然道:“那我再陪你三百两,权当你今日受惊赔偿,这样总该好了吧?”

  三百两,对于普通人家,自然不是个小数目。但眼前这人,看着衣着朴素,却又独自成就一副世家公子气度,这三百两于他,当然算不得什么。

  江璃倒是如顾南琴所料,并没有对这三百两显现出别样的情绪,只是唇角微微上扬,眸中笑意泛开,似是又在琢磨着些什么顾南琴看不透的东西。

  但顾南琴此刻眼下一片清明,脑中更是早已打定好了算计:这三百两,不仅可以用来套出他的家底,更是可以用来套出他的住址。比如……

  顾南琴眉梢微挑,朱唇轻启,声音虽小,一字一句却又清晰无比:“本姑娘今日出门并未多带银两,‘姜’公子可否告知家住何处,等我回去取了银两,便亲自把这三百两给您送到府上。”

  江璃何尝不知她这点小算盘,只是由于某些原因,现下还不能叫她知晓自己的身份。于是江璃敛了敛眸中光芒,只微微轻笑,神色平静如常:“……这三百两,在下府中倒是不缺。”

  顾南琴本还准备了些理由应对他报出别苑的住址,却没想到这人竟连自己别苑的住址也不报了,拒绝得干脆果断。

  罢了罢了,好歹省了三百两。顾南琴面上犹疑之色闪过,还是在心内如此安慰着自己:这人的身份和府邸,还是之后再找机会查吧。

  可这念头才刚滑过,这江璃却又换上了一副深不可测的笑颜,这笑中又透着股说不出的诡异:“……那,把这三百两换作请在下吃饭可好?”

  听闻此话,顾南琴面上原本还算淡然的轻笑便就在这么须臾间换成了一副吃屎般的表情:“……?”

  开什么玩笑,在晋元皇都吃顿饭,哪怕是顶贵的酒楼,也不过二十两。这丫的开口就是请他吃三百两的饭菜?这得请多少次啊?!

  然而,这江璃不爱山水不爱花,更对寻常女子无意,却偏偏爱看顾南琴这副吃了瘪的羞恼模样。

  眼看着这丫头面色沉沉,似是被霜打过的茄子,江璃这心中才是说不出的畅快。就连刚刚受过伤的胳膊,似也不觉着那么疼了。

  顾南琴柳眉微拧,正欲找个茬免了这三百两的饭菜,却听得石头后边多了一道长乐微乎其微的声音:“……小琴,你在里面么?”

  “在。”顾南琴盯着面前这“姜”公子的脸,头也未回地小声回应。

  长乐听得里头有顾南琴的声音,倒也算是松了口气。刚刚流云过来,差点就察觉了顾南琴的身份。好在顾南琴躲得竟也快,没给流云几人发现。

  拿她画的那画交了差,又草草敷衍几句瑶嫔,再转头回来之时,长乐却差点找不着她的人。

  正在火急火燎之时,却隐隐听见这几块大石头中间稍有动静,才会如此出言一问。为了以防万一,长乐问的还是“小琴”,并非“南琴”。

  待长乐拎着裙角偷溜进这石头中间,本是还算轻松的情绪,却又被面前这身带血迹的一男一女还有这石缝中的一条小翠蛇给惊了个呆:……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