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74 得手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284 2019.07.13 15:16

  “主子,听说……二小姐一听闻青禾公子认了罪,气不打一处来,直接砸了牢房中所有陈设。包括桌椅啊、床铺啊……”冬温在汇报此事的时候,面色犹豫,似有些难以启齿。

  “长乐砸了牢房?”顾南琴一阵唏嘘,“谁跟她说的青禾的事儿?我还特意没敢告诉她,得,肯定是江璃那混蛋说的。……不行,我要去问问他究竟要干嘛!不是说来帮我?这不是专门给我找茬来了么?他人在哪儿?”

  “可现在二小姐正在牢里撒着气呢,江丞相又和安知县会面去了,主子这身份,可不好出现啊……”萧子安沉吟半分,很快给出了想法,“不如,主子先等他二人见过面,再由江丞相领着去,这样便不会太引人注意。”

  顾南琴眉心一跳,之前的那股怪异感再次涌了上来:“之前你不是瞧他挺不顺眼的吗?怎么这几日都开始为他说话了?你就不怕他有什么阴谋?”

  萧子安闻言一愣,倒是转而换上一副清冷的面容,正色道:“……主子严重了。之前他身份未明,确确实实不值得信任。但现在他既然是丞相一职,自然是要对主子的安危负责的,料他也不敢对主子别有想法。”

  冬温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顾南琴扁了扁嘴,先支开冬温去帮清绮熬药,才正正经经地问了一句:“……父皇去世前,是不是特意把你叫去说过些什么?他已仙逝那么多年,你总不会还瞒着我?”

  萧子安明显地有些怔愣,但依然坚定道:“先皇去世前,确实叫子安前去说过些‘好好照顾公主’之类的话。子安并非有意欺瞒,只是并不觉得需要刻意告知。”

  “不对。”顾南琴眸色一转,带着些许探究地正视着萧子安,“……不对。我原先并没有发觉,但那日江璃与你说了类似的话语,却是叫我‘南琴’。那时我才记起,自父皇母后把你安排在我身边起,你便一直叫我的小字‘阿婳’。只是,后来时间久了,我也差点忘了,好像自从父皇仙逝,你便改了口,变成了‘公主’。对不对?”

  萧子安移开了目光,但瞬间又转了回来,重新凝视着顾南琴:“……称呼而已,子安并非刻意改口,只是……不愿在宫中落人口实。那时公主身份有些不同,常常受人暗害,若是在这称呼上也被人拿了把柄,只怕日子更不好过。”

  “罢了罢了,难得从你嘴里抠点什么。”顾南琴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正巧冬温和清绮端了刚熬好的药碗过来,顾南琴接过后也不管烫或不烫,憋着股气就端来一饮而尽,吓得清绮连连直拍胸脯:还好是吹凉了点才端来的。

  “我去找一趟江璃,你们几人都在这守着,不许跟来。”顾南琴显然心情并不是多好,发话之时也是一副气汹汹地模样,不容几人拒绝。

  几人面面相觑,顾南琴则是仗着这两日已经好了大半的身子,踏着轻功便往知县那儿赶。

  长乐那儿的动向,江璃肯定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但他还在与安知县会面,只怕是……从安知县那儿探出了什么,或者……想要探出什么。

  顾南琴脑中思绪飞转,似是有什么一闪而过,却是怎么也抓不着。

  “小琴?正找你呢,也不知野哪儿去了。这次出门本相可就带了你这么一个丫鬟,你这到处乱跑乱窜,倒是害本相身边连个斟茶的人都没有。”江璃听着风声一阵变化,再看着门口多出来的鹅黄色布衣少女,依旧一派神色自若的模样,朝顾南琴招了招手,似是真叫自家丫鬟来着。

  安知县只是斜着眼瞅了瞅这个面上覆着面的丫头,并没有过多在意。

  而顾南琴则是早就做好了当人丫鬟的准备,在江璃唤自己过去的时候,微微躬身,又猫着腰过去给人斟茶倒水,还顺带剥了颗葡萄像模像样地喂进江璃的嘴里,还真有点丫鬟的样子。

  江璃余光扫过她假惺惺的笑容,心下却是一片柔和。

  顾南琴则是借着“丫鬟”的名头,老老实实待在江璃身边,看似老实又温吞的模样,实则几乎竖起耳朵听着两人的对话。

  两人都是官场上的老油条,你来我往的,一人一句,没有硝烟战场,更没有刀光剑影,有的只是两个心平气和的人在谈着这偷盗案件走向。

  顾南琴听了半晌,虽说每字每句她都懂,但怎么合到一起来,就这么难以理解?

  听着听着,忽然听见江璃在叫她的名字。

  “主子有何吩咐?”顾南琴恭恭敬敬一礼,江璃温润而笑:“你随小翠过去拿那画吧。”

  小翠,便是安知县身边那丫鬟的名字。

  顾南琴顺着他的画应下,心下却是有些狐疑:啥画?

  随着小翠转了个墙角,这姑娘却是忽然转身,一副恭恭敬敬地模样:“……奴婢去取春明图即可。姑娘顺着这路往下走,第一个岔口左转往前,便能看见书房了。”

  顾南琴一惊:这也是江璃的人?

  小翠并未多给她机会问话,便稍稍屈膝一礼,转而真往画房而去。

  顾南琴心下转了转,这江璃不会贸然派自己行走于这安知县的府邸之中,既然有此安排,必然是要自己去取什么重要的东西。至于长乐那儿的动静,只怕也是江璃刻意为之,就为了叫自己前来。

  思及至此,顾南琴也不再犹豫,当真往那书房而去。

  一路未出什么岔子,顾南琴也不由得开始感叹江璃的能力:只怕这人早已将安知县纳于掌控,竟连将时机掐得如此之准,连守卫的巡逻也叫自己完美避了过去。

  匆匆赶到书房,这门却已经上锁。

  好在这安知县似是对自己府邸内的布置与守卫甚是满意,连书房的锁也并不是什么坚不可摧之物,顾南琴只是拔下发髻上的银钗,稍稍使了点巧劲,便还算是顺利地将这书房的门锁给撬了开来。

  书房内不见一人,却是满桌案地文件,略显凌乱。看来,为了不叫文件被人泄密,这安知县也是许久未曾叫人进来整理过了。

  只可惜,这一次,他却没能挡下江璃的手眼通天,还叫顾南琴这么轻而易举地闯了进来。

  顾南琴也不犹豫,飞速瞄了两眼桌上的文件,挑了其中和青禾有关的几样,便顺手塞进了袖中。

  转而再出书房,正好在不远处瞧见了已经取到了画作的小翠。

  两人再度同行,直到回了江璃面前,顾南琴才稍抬眉眼,眸中带光。

  江璃见状,立马会意,随即微微而笑。

  有时候,同心合力,竟连句话语也不多用。

  顾南琴垂眸凝神,心中却有涟漪泛过,好像除长乐之外,就再也没有过这种同舟共济的感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