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九 给自己挖坑里了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64 2019.05.16 14:09

  “南琴姐姐,今日怎么有空过来?”小皇帝刚刚下朝,正是满面的不开心,就差没给自个儿脸上贴上“生气”两个大字了。

  “来看看你。”顾南琴面上虽是和往常一样轻笑,内里其实却在盘算着怎么才能从小皇帝这里套出些信息。

  “等会儿跟朕一起用午膳吧,今儿个御膳房新进了些生鲜。”小皇帝点了点头,心下也琢磨着姐姐八成又是踩着饭点来蹭吃蹭喝的,失笑之间,也不戳破她这点小心思。

  “娴妃呢?她今日不陪你吃?”顾南琴很自然地寻了个离小皇帝不算太远的地方坐下。

  这娴妃娘娘是小皇帝新立的,或者说,是群臣上书之下,让小皇帝新立的。因为小皇帝年岁太小,前几年后宫一时无人,于是,今年群臣便在年初时琢磨着该是为小皇帝充实一下后宫了,所以才从几位老臣家里选了些姑娘送进宫来,其中娴妃比小皇帝大了两岁,但最受小皇帝青睐,又是位份最高,所以顾南琴才有此一问。

  瞧瞧,生在天家,就连家室都有人替你操着闲心。顾南琴心中稍有哀叹,倒是小皇帝不觉得奇怪,只是道:“她等会儿可能也会来,到时一起用膳便是,姐姐无需介怀。”

  倒也不是我介怀呀,是你家娴妃莫要介怀才是。顾南琴心中暗忖着这娴妃向来跟自己不大对盘,等膳食端来之时,自己还是找个借口溜走算了。

  “今日又有人在大殿上跟你置气啦?”顾南琴小心翼翼地看似随意地问着,眼角偷偷扫过小皇帝的眉眼,看他果真皱了皱眉道:“是啊,一个一个的,都仗着年长些,总拿些老祖宗的规矩说事儿。”

  顾南琴唇角扬了扬,悄然将话头转向了官员的年纪:“……不该吧?听说朝中新进了些年轻有为之人,年岁跟你差不了太多才是?”

  小皇帝向来喜欢顾南琴,此刻一点儿也未有多想,只是自顾自地抱怨着:“是来了些,但那一个一个的,大多是些读死书的书呆子们,又是新入朝堂的小官儿,哪有人敢多说什么?”

  顾南琴闻此一言,又有些疑惑。那日救下自己的人,似是内力深厚,该不是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才对。面上表情转换成了淡淡的惊讶:“是吗?那不是书呆子的呢?也不敢多说话么?”

  “呃……倒也是有些年岁小些又敢于谏言之人,但……”被问到此处,小皇帝才有些惊讶于顾南琴今日的话多,思绪稍转,忽然有些恍然大悟,猛然拍掌惊坐,“……姐姐难不成是在考量驸马人选?”

  顾南琴一口茶还未来得及下肚,又被吓了这么一下,差点喷了小皇帝一身:“……什么?”

  “也是,姐姐也到了出嫁的年纪呢,就连朕也已有了娴妃等人,姐姐的终身大事自然是得好好解决了一下了。”小皇帝竟是露了副小大人的深深笑容,“……放心,姐姐的事,朕自会替姐姐好好操心的。到时也可问问孝明王的意见,他在朝中多有人脉,该是对此事有所打算才是。咱们永嘉长公主的驸马,定然得是一等一的人品才行。”

  难得给顾南琴闹了个脸红。但转念想想,这还真是个找人的好借口。毕竟忽然要向小皇帝套出些年轻官员的名字,再怎么掩饰也还是容易被人起疑。若是凭借着招驸马为借口,到时不仅不会引人起疑,反而还会让小皇帝开开心心地给自己递上一整份名单。

  思及至此,顾南琴很快从讶然转化成了一脸娇羞:“……哎呀,陛下又在取笑姐姐了。这事儿咱们可别劳烦孝明王了,他若拍案定论了,姐姐可就没得挑了,不如咱们先私底下讨论着?”

  小皇帝对顾南琴此言深信不疑,很快便上了钩:“好!既然姐姐想自己先看看,那朕也陪姐姐研究研究!”

  顾南琴挑眉稍笑,可怜的盈袖只能闷着脑袋呆立一旁,差点憋笑出声。

  说到这里,小皇帝也来了兴致,正打算与顾南琴好好商讨商讨驸马人选,却忽然听闻外头的小太监尖着嗓子通报一声:“娴妃娘娘已在门外候着了。”

  小皇帝面上一喜,看得出来很是喜欢娴妃:“快请进来。”

  小太监回身之际,娴妃已然迈了轻盈的步子进来,发间珠翠虽是轻晃却也不显得轻浮,只是略为这张颠倒众生的面庞增添了两分灵动,声音也是娇俏悦耳:“……妾身见过陛下,见过永嘉长公主。”

  言语上可是得体得很,甚至身为皇妃还给顾南琴行了个屈膝礼,只是,这面上的傲色可是半分未减,看得顾南琴嘴角一阵抽抽。

  呵,若不是今日还跟小皇帝有正事要忙,顾南琴简直想翻脸走人。但面上还是要显得和蔼可亲,顾南琴嫣然一笑:“……娴妃娘娘安好。”

  娴妃自然而然地走来却看着椅子不坐,非得当着顾南琴的面儿坐在了小皇帝的腿上,娇笑道:“陛下,今日不是说陪妾用午膳的么?怎么……”

  得,这是在说自己多余了。顾南琴心中白眼都快翻上了天,面上依旧不显,反而摆了一副姐姐模样:“……今日是姐姐多余了,只是现下还有些事得与陛下商讨商讨,不知娴妃娘娘是否介怀?”

  娴妃面上稍显不悦,一张小巧的朱唇翘得老高,两只秋水眼更是滢滢动人,直勾勾地望着这小皇帝,似是在等小皇帝把顾南琴给打发走。

  无奈小皇帝接收到了顾南琴的暗语,正正经经发了话:“确实还有要事相商,今日咱们三人便一同用午膳吧,下次朕再择个日子专门陪陪娴妃。”

  娴妃只得娇声应好,只是她的目光却悄然扫过顾南琴,眸色复杂又颇有忿忿之色,顾南琴只是闷头喝茶,只当自己没看见的。

  一顿午膳吃得顾南琴牙酸,然而对面两人却是情意浓浓恩恩爱爱,顾南琴只差没拍了筷子走人:欺负人单身是不是!等本公主找了驸马,也来恩爱给你看!

  虽是心里这么想着,但顾南琴也对自己的处境很是无奈:驸马之位,多少人得虎视眈眈地盯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