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61 凭借着智慧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35 2019.06.30 19:47

  江璃率先打破了沉默,面上浮现了些笑意:“长公主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么?”

  “什么?”顾南琴被他这么一打岔,忽然有些懵。

  “从前,你问我姓名,我却避而不答。不知长公主还记得么?”江璃幽幽而道,面色忽然泛起了一丝狡黠。

  “嗯?”顾南琴脑中忽然浮现出了他的那句——“现在不说,是因为想在将来给你一个惊喜”。

  江璃见她面色变了又变,也猜着她已经记起那日所言。清了清嗓子,江璃笑意更深:“那这惊喜,南琴可猜着是什么了?”

  顾南琴一噎。还真没猜着。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能有什么惊喜?没惊吓就不错了。

  尤其是他这由“长公主”转向“南琴”的称呼,更是让顾南琴不寒而栗:咋了,又该出什么幺蛾子了?

  ……

  江府别苑,夏清正握着燕染差人递来的短匕发着呆。

  这匕首他见过,正是江璃一向配在身边的东西。而江璃的意思他也明白,无非就是让自己自证清白。

  颠了颠匕首,重量极轻。放在手掌只是若有若无的轻重,可其利刃却是削铁无声。

  那日,冬温悄然取了青雀和玉花愁联系,自己并非不知道。只是长夜漫漫,窗外的孤寂和儿时一般无二。那时也是两人,现今也是两人。

  这么长的路,踏着血腥前行,一个人,总归是太孤单了。

  脑中念头转了几转,夏清认真看了看囚牢内被几根精铁链缚得老老实实的冬温,心内波澜渐起。

  “……药拿到了?”夏清头一句,便是这么没头没脑的一问。

  冬温眸光变了变,有些震惊。

  “不必如此,你我虽是表兄弟,可这么多年来的情分,实则也跟亲兄弟一般无二了。对你,我还是能猜上个七八分。”夏清言语不疾不徐,缓缓道来,“玉花愁承诺要给你花青丹吧?可她虽然聪明,却也不是个良主。承诺了你的,也未必就真能兑现啊……”

  冬温垂了眸子,看向自己脏兮兮的衣摆,不发一言。

  “……我体质不好,所以从小习武就很费力。好不容易到达暗卫的程度,却被大夫诊断此生气力已尽。”夏清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眼角眉梢都是笑意,“花青丹……是你从古书中看来的吧?可连主子都未能找出法子,就你懂的那点皮毛医理,你以为真能找得到解决办法?你入手的那本古籍我已经看过了,其间虽然谈不上漏洞百出,但也是纰漏不少。我估摸着,这便是玉花愁提早为你设下的一局吧……”

  冬温闻言猛然抬眸,眼中尽是不可思议:“怎么会?这古籍,我并非从她那里所得……”

  “可她也未必不能从别人手上递给你啊?”夏清叹了口气。这表哥平日里看着精明的很,却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被玉花愁摆了一道,当是心里难过得很吧。

  “唉,罢了。是我不当心。”冬温默了默便很快一笑,似是展尽笑颜,“既然主子派你过来,便是给了你一个自证的机会吧。虽然我背叛了他,但他总归还是没有要牵连你的意思。”而后,似是又认真想了想,才道,“表哥除你之外,无亲友、无红颜,走得也算是坦坦荡荡。只是,唯有一事想求你,不知你可否……”

  “我不会替你向主子道歉的。”夏清还未等他说出口,已经一口回绝。

  冬温愣了愣,还是略带苦涩地笑道:“那便罢了。”

  “主子教你我习武,又教你我为人处世,再教我学医养身……其实,在我心里,主子和你,都是我的亲人。”夏清抿了抿唇,垂眸又看了一眼掌心的匕首,“此事一出,主子还能用我,我已是大幸。但这件事伤了主子的心上之人,必得有人为此承担责任……”话到此处,冬温忽然听出了什么别的意思,一惊,可夏清却是悠悠然继续:“……你若真心悔过,便在将来,好好替我为主子效力吧。”

  此言一尽,夏清提匕一划,刀口不深却足以割断脖颈血脉,一片猩红喷涌而出,随即又是一声“咚”的叩响,正是夏清栽倒在地的声音。

  冬温压根还未从夏清所言中回神过来,便已经直愣愣地看见了如此决然的一幕。

  “阿清!……”最后一句脱口,只可惜,却是身子一阵虚脱,再站立不稳,只能颓废而坐。

  ……

  “成亲?!!!”顾南琴惊得下巴都快掉了,“和谁?”

  “自是和……本相。”江璃温润而笑,满面的戏谑已经消散不见,只剩了一张正经脸。

  “为什么?”顾南琴脱口而问,忽然又记起之前顾咏德确实和自己提过此事,便又换了一种问法,“不是才提出么?怎么就敲定了?也没人来问问本公主的意思?”

  “原来南琴也听闻过此事。”江璃说着惊讶,其实心内早已知晓小皇帝和顾南琴研究着驸马人选,只是装作不知,“看来南琴对与本相的婚事,也是满意得很。”

  顾南琴:“……?”所以你究竟是从哪儿听出来的满意?

  “好了,夜色已至,南琴身子还未恢复,还是早些休息为好。”江璃并不多等顾南琴回话,只是瞅了瞅外头的夜色,便拱手而礼,“陛下约莫过会儿也会来,公主还是早些做点准备为好。”

  准备?什么准备?

  忽而,顾南琴从桌边的镜子一角中瞥见了自己的容貌,这才明白了江璃这话的意思。

  待到他踏步出了门口,顾南琴心下才算是稍有放松,转而唤了清绮:“……你去库房给我拿块白巾来,要质地轻柔的,不怎么伤皮肤的那种。”

  清绮纳闷应声而去,而门口的盈袖却是依旧迟迟不敢进来。

  “好啦,我都见着你的裙摆了。”顾南琴有些好笑,招招手让她进来,“不就是一副皮相么?有什么好大不了的?你以为本公主是凭借着一副好皮相苟活至今的么?明明是凭借着智慧!”

  这话一出,倒是门口的盈袖率先忍不住噗哧笑出了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