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二 打不过就跑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30 2019.05.09 07:36

  几名跟来的杀手倒是训练有素,无论是身手还是脚步都是轻巧至极却毫无虚浮之貌。

  顾南琴一边踏着瓦片疾速奔走,一边还得躲闪着身后几人的各路暗器。

  呵,倒是做足了功课。顾南琴这人,向来不善单打独斗,每每乔装出门,总是凭借着还算过人的轻功开溜。

  这下子好了,这来下杀招之人,竟是派了群同样轻功过人的好手,这一路下来,即便是顾南琴能躲得过一时,也必不可能全身而退。少条胳膊少条腿都得算运气好了。

  再者,这些杀手各个杀招尽显,连飞镖短匕都直往顾南琴胸口招呼,自己若是等伤了再硬拼,岂不白白给人可乘之机?

  更别提自己还是女子,无论如何,这脚程也是比不得这些个汉子的。

  心思至此,顾南琴咬牙点脚回身,单脚踹在侧后方一处矮墙之上,杀了个回马枪,掌中更是几枚银针瞬间脱手,弄得这四名杀手意料之外地脚步稍顿,其中一人惊诧之下躲闪不及,被一根银针刺中了足踝之处,正中骨节相交之处,异常疼痛,更是一个趔趄便跌下了墙头。

  这墙头虽是不高,但那人足踝已废,接下来就算还能动弹,也未必能动得了本就有些功夫傍身的顾南琴。

  她悄悄松了口气,又从袖口摸了一枚短匕握在掌心,却不敢对剩下三人掉以轻心。

  武功路数,总有长处短缺,顾南琴才不信这些脚程如此厉害的杀手还能有着过人的近身格斗之术。

  顾南琴像个猫儿似的躬起了腰身,趁着几人被自己的回马枪杀得稍显怔愣之际,轻踏两步,欺身上前,朝着这就近一人便以短匕为器,直逼对方破绽处而去。

  但这杀手毕竟训练多年,刚刚虽说被顾南琴一个转身银针给激得稍有恍神,此刻却早已恢复了平静。

  眼看着这年纪不大又纤细瘦弱的小姑娘执着短匕靠近,这杀手只是稍稍叹息一瞬,还是猛然拔剑,“当啷”一声便震得这丫头后退两步。

  说实话,即便自己是受命而来,却依旧有些同情叹息于这姑娘的美貌与身手,毕竟两者兼得之人,实在少之又少。

  可就这么一个念头刚刚闪过,顾南琴却是顿然止住了后退的步伐,重起攻心之势,极快地判断出对方有一刹那的愣神,顾南琴便已然毫不犹豫地将短匕没入了对方的心脏。

  这杀手瞪着一双惊诧的眼,就这么死不瞑目地掉下了墙头。

  好,还剩两人。顾南琴握着短匕的手稍颤,虽然自己也不是头一次遇险,更不是头一次杀人,但这人刚刚眼中流露出来的一刹那同情,顾南琴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但自己还是毫不犹豫地杀了他——决不能手软。

  然而这两次偷袭成功,皆是由于对方小觑了自己。那么,剩下的两人定然也起了戒心,自不会再允许自己这么偷袭成功。

  顾南琴咽了咽口水,满头细汗却已经出卖了她的体力。

  轻叹一口气,顾南琴还是甩了一把银针,企图吸引这剩下两人的注意力。

  这两人手中长刀出鞘,几道金属相撞之声,不过片刻就已经将顾南琴所抛出的银针尽数击落。

  顾南琴自然没打算就凭借着这么几道银针就解决了对方,只是在抛出银针的刹那,自己也借着银针的掩护欺身上前,手中短匕寒光一现,誓要与这两人拼个你死我活。

  这两人自击落银针后,自也不是站着等死的。长刀带着片片刀风猛然向顾南琴劈来,顾南琴凭借着自己还算灵巧的身形侧身躲过一刀,却是不得不硬抗下这几乎没有什么间隙的第二刀。

  这柄先帝赠予自己的短匕,虽是精巧又锋利,但此刻还是抵不过这杀手长刀下的力道,差点给顾南琴震了个手腕酸麻,就连这短匕也差点脱手而出。

  咬牙再是瞅准空隙,银针自另一手送上,顾南琴眼看着就要把这银针送于对方腰间,心中正是窃喜之际,却被另一人捕捉到了这点小动作。

  几枚飞镖自另一杀手而来,顾南琴咬牙只得抽回了这握着银针准备偷袭的手腕。

  唉,双拳难敌四手。顾南琴一击未中,也不敢恋战,抽身便后退两步,头也不回地转身就跑。

  奶奶的,打不过我躲还不行么?!躲不过四个我还躲不过两个么?!顾南琴心中暗骂两声,却无奈于自己体力和力气皆是玩不过人家,还是先溜为敬。

  然而这两杀手显然在几次吃瘪之后没打算手下留情,袖箭一闪,竟是数十枚袖箭同时往着顾南琴逃跑的方向而去。

  顾南琴饶是耳力脚力再好,也敌不过这同时而出的数十枚袖箭。

  破空声自耳旁划过,顾南琴陡然觉得手腕一疼。

  糟糕,竟是右手手腕么?

  握着短匕的右手微僵,但好在还是没有把这匕首遗落。

  咬着牙拼了命似的疾速奔走,顾南琴左手紧紧握着右手内腕上的血口,生怕在逃亡过程中成为追踪自己的线索。

  可这血口太大,顾南琴虽是费心费力想掩人耳目,无奈时间一长,却敌不过这失血太多。

  当脑中一片眩晕之感袭来的时候,顾南琴脚步已然有些虚浮,一脚踏空,竟是眼看着便要从墙头跌倒在地。

  可这“嘭”的一声,却是并没有预料的那般疼,反而是投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更是有些淡淡的木香味缓入了顾南琴的鼻尖。

  顾南琴本是闭了眼落地,却没料到会有这么一出,不禁吸了吸鼻子,以确认究竟是梦境还是幻觉。

  咳咳,反正不可能是真的。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竟有男子声似笑非笑地自头顶传来:“四个人,刺杀一个小姑娘?”

  声线略微低沉,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磁性,倒是好听。只是,这透露出来的杀意也是明显。

  若不是顾南琴听出了他功力深厚,对付剩下两个绰绰有余,此刻只怕还得担心这丫的会不会平白惹来杀身之祸。

  既然这人功力深厚,又有着一颗救下自己的心,顾南琴这才松了口气,连带着手腕上的痛感也随着心境的平复转而强了几分。本来只是想睁眼瞧瞧这救命恩公的相貌,到时给钱还是赠宝,总该有颗报恩的心。可这一睁眼,顾南琴满心只剩下了自创的清心咒——红粉骷髅,非礼勿视!

举报

作者感言

若有所思的猫

若有所思的猫

唉一个人的开书多么落寞……

2019-05-09 07:3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