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55 猜测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42 2019.06.27 17:39

  玉花愁算计的不错,萧子安正是依顾南琴所言,先行寻求救兵去了。

  但稍有偏差的是,萧子安并没有去皇宫,反而是直奔江璃别苑而去。

  “……她是‘姜’公子的人,帮我去找他。”顾南琴临别之际,只来得及说上这么一句。

  萧子安虽是极为看不惯“姜”公子那副对顾南琴别有居心的模样,可此刻生死之际,权衡之下,还是断然决定先依着顾南琴的命令行事。

  而顾南琴在被玉花愁拆穿的那一刻,不仅猜到了冬温的背叛之举,还由此联想到了“姜”公子。

  冬温是这人的手下,却选择了帮玉花愁。

  原本,顾南琴是该怀疑那“姜”公子和玉花愁联起手来祸害自己,但夏清是被顾南琴自己支开的。

  若是冬温、夏清早早受了“姜”公子的指使,顾南琴在吩咐夏清前去南宫府之时,他倒不见得真的会依言离开。

  但如今的状况是,夏清还真被顾南琴支开了,反倒是留下冬温一人和玉花愁联手擒下了顾南琴。

  如是,顾南琴心思转了两转,这冬温的举动只怕并不在“姜”公子的计划之列。

  虽然这冬温、夏清号称是“姜”公子一手调教出的好暗卫,但人心难测。顾南琴带着几分戏谑再稍加猜测:再说,那“姜”公子长得那般好看,说不定这冬温求而不得呢?这不也是个合适的理由?

  在这世上,顾南琴倒是早早地就学会了莫要过于信赖他人。香盈袖和萧子安两人能走入顾南琴的心扉,主要还是由于从小一同长大的缘故。至于清绮……她能在生死面前断然选择跟着自己,倒是真出乎了顾南琴的预料。

  至于那“姜”公子嘛……应当、可能、或许、大概真能来救下自己和清绮吧?……苦闷一笑。

  只是……顾南琴此刻被人捆了手脚扔进马车里,连同不会武功的清绮也被捆的严严实实,马车又连窗都从内封得严严实实,不像是寻常人家出游用的马车,倒像是特意为绑架自己备下的。

  好在并未蒙眼,顾南琴上上下下打量过这马车,红木所制,衔接之处俱是层层加固,根本连个缝隙都未曾留下,哪怕在这青天白日,马车里也是黑咕隆咚的一片,隐隐透着车前门缝中的丝丝光晕。

  刚刚的清绮也算是忠肝义胆的,可现今大约是缓过神来了,浑身战栗不止,似是到这时候才记起害怕。

  两人的唇口皆被布条缚得牢牢实实,顾南琴即便想安慰她两句,也无从开口。

  斜着身子好不容易摸着了清绮的双手,才让她的情绪逐渐平和下来。

  待到两人心绪皆是有所放松,顾南琴脑中也开始琢磨着这萧子安究竟跑出去了没有,可别又被玉花愁的人给逮了回来?

  不过,想到这里,顾南琴兀自强按下心头那抹不安,给自己鼓了鼓气:以萧子安的功夫,即便救不下自己,搬救兵应当还是没问题的。

  那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那“姜”公子,究竟肯不肯相助?

  也不知为何,大约是身为女子的直觉吧,顾南琴倒是觉着这玉花愁似是对“姜”公子带着些别样的情感。

  而事到如今,事实也算是明了——

  玉花愁与“姜”公子的关系匪浅,同时被派至张子文身边当细作。一边为张子文做事博取他的信任,另一边则是悄然执行着“姜”公子的命令。

  否则,一个温文尔雅的姑娘,怎么会特意潜入万花楼为张子文做事,还毫不留情地斩草除根?宁可覆灭了万花楼,也要将张子文全家入狱?

  若非是情系他人,顾南琴还真想不着什么别的理由。

  ……当然,这玉花愁的击鼓鸣冤应当也在“姜”公子的计划之列;只是,她的忽然倒戈却是未必……

  马车行驶了一段后,顾南琴便听得玉花愁唤这驾车人为“花粼”,又叫他停下,似是有话想说。

  可这玉花愁本就是人精中的人精,怎么可能叫顾南琴听去了壁脚?顾南琴将耳朵贴在车壁,却是一个字儿未曾听着。

  心下略有懊丧,可顾南琴瞬间又想到了别处:既然玉花愁做事小心谨慎又滴水不漏,那日在万花楼和张子文谈话之时,又怎么可能正好叫自己撞见?还被自己从头到尾听着个完全?

  顾南琴的眉心微微蹙起,连面色也沉下了三分:这事儿,只怕从一开始,就是个圈套。

  此念头刚起,便听得几人继续启程。

  只是,饶是顾南琴在车厢中不辨东西的,也能感受到外头几人的诡异气氛。

  在前一段路途,几人还偶尔不咸不淡地交谈两句,可这剩下的路程,不仅是这几个护卫的声音再没传来,顾南琴反而还敏锐地察觉到这马车似是减缓了速度。

  若是上坡,倒还情有可原,但这可是一马平川啊……

  顾南琴闭眸沉思,额间的蹙起却是再没散开过。

  就这么走了大半日,天已黑透之时,顾南琴才听闻前边儿又传来了动静。

  一人猛地拉开了车门,低沉道:“……下来。”

  顾南琴略有所思地瞅了他一眼,而后便和在马车上晕得七荤八素的清绮一前一后下了车。

  此处依旧是荒无人烟之处,只是稍稍多了几声鸟鸣,才算是让顾南琴一颗悬着的心有了着落。

  玉花愁在此荒山野岭中,依旧面不改色,甚至半分尘土未染,和往常的清尘脱俗之貌一般无二,只是柳眉间多了两分疲惫。

  “两人一组,每两个时辰换人。”玉花愁嗓音依旧清亮,不带一丝犹豫,“……卯时继续动身。”

  花粼几人并未多有反应,只是闷着声应答。

  顾南琴瞥着眼朝几人面上的神色一一扫过,在刚刚为自己开门的护卫脸上多停留了两眼,最终却是老老实实地坐在篝火较远端,靠着树便睡下,一副“不指望你们还记得给我弄吃的”的表情。

  玉花愁美目流转,只是看着她似是不准备多加无畏的反抗,才重新将目光放在了花粼身上,微微叹了口气。

  这人,对公子太忠诚了。即便自己前两日已经威逼利诱,叫他顺从了自己的计划,可刚刚一路走来,这人心性似又有变化。看来,如今最稳妥的,便是另寻他法……

  唇角的微笑慢慢抹平了弧度,看着面前跳动的火光,玉花愁两眼看似无神,实则聚着逼人的锋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