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42 性子温和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02 2019.06.18 16:05

  “我也挺惊讶,但那玉花愁的态度不假。”顾南琴很快瞅出了他面上的疑惑之色,继续解释道,“我原先还在想,是否有可能是他人陷阱。毕竟,若这张子文真是背后金主,何苦要在万花楼三楼设下桌宴?分明可以直接将桌宴设到四楼。

  那楼梯间的暗器与机关,怎么也能挡着些想一探究竟或是心思不轨之人。但有意思的是,后来玉花愁与他多说了两句,我才晓得,这张宗正在三楼设宴另有缘故。毕竟坊间早有传闻,说是万花楼四楼常人不得入内,入内者非富即贵,所以觉着在四楼设宴太过张扬,才选择了寻常客人都能到达的三楼。只是……”

  顾南琴眼珠子转了转,面上也泛着些疑云,又继续道:“只是,我总觉得,玉花愁这些话,是故意说给窗外的我听的。”

  “嗯?公主的意思是……”萧子安本就心怀疑虑,现下联想到公主今日涉险,神色一沉,更紧张了几分,“玉花愁刻意叫您知晓那张宗正的身份,而后便诱导您去调查张宗正?”

  “对。可又怪得很……”顾南琴美眸稍垂,长长睫毛似是挂着点夜露,在这月色朗朗下,眉目分外动人,“你说,她既然为张宗正接管了万花楼,又为何要刻意让我知道?

  难道是她和张宗正之间出了什么嫌隙,或者,她其实根本就……”顾南琴心头掠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却被旁边一轿撵打断了思路。

  “哟,今儿个月黑风高的,妹妹这是要去哪儿呀?”这细尖嗓子一亮,便是娴妃无疑了。

  而另一轿撵嘛……顾南琴悄无声息地和萧子安一同将自己隐在墙根月影下,稍作打量那轿撵,便认出了那人是小皇帝的新欢——瑶嫔。

  瑶嫔似是性子更温和些,不敢与娴妃相争,只是道:“娴妃姐姐安好。广瑶这是想趁着还有几分月色,去湖边走走,赏赏月色,散散心。”

  “是吗?可我怎么听闻,陛下说你最近性子比过去温和了不少,为人又知书达理,所以特邀你一同赏月呢?”娴妃这话似是在醋坛子里溜过,一句比一句带刺儿,隔着这老远顾南琴也闻着了这酸溜溜的老醋味儿。

  “这,不过是陛下抬爱罢了。姐姐若是也爱赏月,不如一同前往?陛下见了姐姐,定然龙心大悦。”瑶嫔也不知是本性如此还是刻意压制,说得坦然大方,倒显得娴妃小气。

  两人不欢而散,娴妃也算是识趣,也没真的上前跟着瑶嫔一同去湖边赏月。

  顾南琴眼见着娴妃唤轿夫启程,可面色依旧难看得很,似还生着闷气。

  “公主,这两人的闲事,还是少管为妙。”萧子安见顾南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生怕她又跟从前一样出手搅合,引得满宫人说她偏帮瑶嫔,于公主名声无益,便赶紧出言一劝。

  顾南琴却是转了目光回来,直愣愣地看着萧子安:“……性子温和了不少?”

  萧子安闻言一愣,瞬间明白顾南琴的怀疑所在,却没吱声。

  这事情,似是往更诡异的方向发展了啊……

  ……

  三日后,顾南琴派萧子安去城东门接了青烟回来,可萧子安回来之时,却是满面铁青。

  “怎么了?”顾南琴暼眼看向老老实实跟在萧子安身后的青烟,见她身上布衣朴旧、素颜无饰,虽是战战兢兢的模样,却也并无不妥。

  “公主事先怎么也不说一声?”萧子安难得发脾气,盈袖只是看了一眼,便赶紧向顾南琴请辞,一溜烟儿地就带着青烟去了侍女的住处。

  顾南琴也是聪慧之人,见着萧子安难得的暴怒面容,心下了然:“你是说她的身份?那有什么,她也是自幼被卖去青楼,身不由己。现在也就是为我办点事,给她重新换个名字,也便无伤大雅。”

  萧子安面上愤然丝毫未减:“多少双眼睛看着您,生怕给你挑不出错来!现今倒好,您反倒自己惹祸上身!就算给她换个身份换个名字,她在青楼侍奉过那么多人,但凡有心人稍加探查,很快也便只能被暴露人前。到时,人人议论这公主侍女出身青楼,又该如何是好?”

  顾南琴扁了扁嘴,面色黯然了两分:“……反正我声名也如此了,他们想不想给我泼脏水我也不太在意。只要不影响到咏德,我就算是被百姓唾骂也没什么关系。再说,我也是看她身世可怜,虽然被长期压抑在那种污秽之地,却从来未曾真的放弃过自己,所以我才……”说着说着,顾南琴的声线越来越低,更是显得委屈巴巴。

  萧子安被她这软言软语弄得一窒,虽然还在气头上,但也没忘了礼数,找了个借口便反退了出去,似是被顾南琴气得不轻。

  顾南琴则是只剩了自己个儿杵在屋内,兀自把玩了会儿笔杆,脑中灵光一现,很快便在白纸上飘然写下两字:清绮。

  ……

  “嗳?公主为我赐名?”青烟也是到了这公主殿才后知后觉那日的女子竟是永嘉长公主——那个传闻中不学无术、面首百人的长公主。

  “是。公主赐你名清绮,而公主赐名的侍女皆以香为姓,所以,你全名便为香清绮,可得好好记着。”盈袖上下打量了一下这姑娘,大约也是同为女子,挺能感同身受,并没有像萧子安那般反感,反倒是言语里透着一股子亲切劲儿,“我也是公主赐名,是她身边的一等侍女,香盈袖。以后,你便叫我盈袖姐姐,可记清了?”

  “嗯。”清绮悄悄念了两遍自己的名儿,又念了两遍盈袖的名儿,这才有些惶惶,“伺候公主是不是挺难啊?”

  “那倒不是。”盈袖笑着摇头,“我们公主性子温和,待人宽厚。你只要忠心,好吃好喝便是一辈子不愁的事儿了。”清绮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似是下定什么决心一般,眸中重新燃起了点点星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