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52 风向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64 2019.06.25 20:19

  和娴妃不咸不淡地寒暄了两句,顾南琴还是收下了她送来的一大箱药材。

  “要不要叫御医来看看这药材有没有问题?”萧子安自从听闻今日顾南琴遭遇了不测,便一直愧疚不已,无奈事情已了,自己则是根本毫无用武之地。

  “不……”顾南琴正欲拒绝,就听闻一直默默杵在暗处的夏清自告奋勇:“长公主,夏清对药材还算有点研究,不如让属下来看看?”

  顾南琴一怔,倏然而笑:“可以,当然可以。”

  夏清听命上前,在路过萧子安之时,却是差点儿被对方眼里的寒光给瞪出个窟窿。

  可这夏清也是个木讷的主儿,任凭萧子安如何瞪他,他也只是视而不见,朝着顾南琴恭敬一礼,而后便开了药箱,正儿八经地一一翻看起来。

  顾南琴原本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他查看这些药材,毕竟这药材是娴妃所赠,若是真找御医前来,只怕得落人口实。

  现在夏清自告奋勇,倒是一举两得的美事。

  可眼看着他这副架势,每拿起一药材,端详得仔细又认真,时不时还凑近闻闻,偶尔面上会显出嫌弃或是欣喜的表情,还真像是个郎中的模样。

  顾南琴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一下这冬温、夏清两人,两人虽然同为暗卫,但比起后者,这冬温的性子显然更为沉着又叫人摸不透心中所想。

  “禀长公主,这些药材并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其中有两样似是被收藏得太久,隐隐有些变了味。”夏清恭敬呈上两枚古怪的、果子形状的玩意儿,顾南琴抬手叫盈袖接下,才笑道:“多谢你。想不到你在‘姜’公子身边,竟还能学到医术?”

  “夏清所学,未及主子万一。”夏清说话也简单得很,只是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并没有多余话语。不像是邀功谄媚之辈,更像是随着主子吩咐而本本分分地做事。

  如此想来,那时在医馆,“姜”公子应该是嘱咐他们要好好照顾自己吧?

  顾南琴不自觉地扬了扬唇角:“……你也不差。子安,他们俩从今以后便是我的护卫了,你安排一下。”

  “为何不是暗卫?”冬温不明其意,有些疑惑道,“主子叫我们前来,是护着长公主的,不需要再作其他安排。”

  顾南琴认真又有些探究地看着他:“在这皇宫里,暗卫之职,若是被人察觉,容易被人诟病。”

  本是脑子一热才出言抗拒,想不到皇宫内竟还有这一茬。想起主子走前吩咐的那句“全听她差遣”,冬温瞬间有些不好意思,叩首道歉:“……冬温不该多加揣测,还望长公主恕罪。”

  除去自己的身家性命和这两人息息相关之外,顾南琴本人也对他俩很有好感。冬温年长,性子沉着;夏清年幼,性子孤僻却医武皆通……还真有意思。

  当然,有意思的还不止他们两人……顾南琴遥看着两人随萧子安离去的背影,良久才回神:“……你说,今日的事,会是‘姜’公子一手策划的么?”

  盈袖正在准备浴桶,可这水声稀里哗啦的,盈袖一句也没听清,疑惑回头:“公主?您说什么?”

  顾南琴微微摇头,没再说话。

  回宫后三日,顾南琴原本还算空荡荡的公主殿已经被赠礼塞了个满满当当。

  其中,陛下后宫嫔妃送来的最多,有些是小女儿家的小物件儿,有些是同娴妃一样,送来了些药材。

  若说这些便已经让顾南琴意外了,那接下来朝中重臣送来的一溜儿珍奇异宝,才真是让顾南琴差点惊掉了下巴。

  “公主,查到了。冬温和子安在跟踪其中几位大人的过程中,听闻他们在讨论这次张宗正被拉下马的事情,说是公主乃先帝留下的孤女,想不到却也遭此横祸,差点香消玉殒,实在是辜负了先帝遗命。自此往后,长公主再不能只是空有其名,必得有点震慑朝堂的威信,才能不负先帝所托。”萧子安徐徐汇报而来,顾南琴听得傻傻直瞪眼——

  “这都怎么了?本公主怎么记得今年春天,他们还说本公主纨绔,只懂风花雪月、不懂人情世故,闹得皇宫鸡飞狗跳,还不如早些撤了长公主之位为好?怎么才大半年的功夫,他们就给忘了?”顾南琴眸中复杂难以言喻,弯弯柳眉蹙起,伸手便从盘中取了一块糕点压压惊。

  “并未多言,只是说长公主孤身一人在深宫中长大,颇为不易。”萧子安同样也被面前的局势扭转弄得晕头转向,只能将自己所听所见一一向公主汇报而来,也算是略尽绵薄之力。

  顾南琴垂眸不言。

  “恕冬温直言,此刻朝堂风向已变,总归是往好的方向而去,长公主又何必忧心?只需坐享其成便可。”冬温这人脑瓜子转得极快,只从这几日的变化中,便想到了此事的某种可能——江璃。

  放眼朝堂,既为公主着想,又能以此翻天覆地之势替公主扭转乾坤,不是丞相江璃又是何人?

  如此,冬温的想法也是简单至极:让公主安心承下这份情,不要另做他想。

  但顾南琴却在他开口劝解的那一刻起,脑中千回百转,亦是想到了某种可能——“姜”公子。

  这两人都是“姜”公子的手下,本该只是奉命来保护自己性命,此刻却忽然出言相劝,那便只能说明此事与他们主子有所关联。

  可想到这里,顾南琴心下却是寒凉:这家伙,手这么长?竟还能管到朝堂、管到皇宫?

  可怕,真是可怕至极。

  “主子,清绮回来了。”盈袖本在门口守着,此刻却是又惊又喜地敲门而入,“主子要见见她么?”

  顾南琴笑道:“好,你带她过来。子安和冬温先下去吧,这次多谢你们。正巧各宫送来了不少东西,你们、还有夏清,每人挑上三件,别客气,本公主也只是借花献佛而已。”

  两人叩首谢恩,踏出门时,正好碰上了被盈袖带进门的清绮。

  清绮刚从宫外回来,只穿着寻常百姓的衣服,可在和冬温稍稍错身之时,有些好奇地多张望了两眼,只觉有些眼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