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49 碧浪银河畔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80 2019.06.24 13:58

  皇都贵女们皆爱踏青,更爱春日里结伴同游湖光山色;于是在这秋风萧瑟的山头上,只剩了顾南琴与南宫长乐两人。

  “风景不错。碧浪银河畔,金风玉露时。”顾南琴美眸流转,看向这片零落的秋景,半是促狭半是戏谑道。

  长乐本来今日算好了时辰出门,想带着顾南琴来见见这秋日下的湖光山景——最好能见着这阳光洒满湖面、又与湖边山木相护映衬的美貌。可不料,天公不作美,分明该是个晴空万里的好日子,此刻却是乌云密布。

  别说什么秋日了,就连这四周的树木似也受到了这寒风的波及,在这片乌云密布下,显得更为萧瑟。

  顾南琴饶有兴致地看着长乐这副委屈模样,却仍觉着今日来对了。

  虽然没见着什么山水美景,但能吹吹秋风,感知一下这天地秋冬相逢,也算是让心情放松了不少。

  “好啦,你瞧瞧,这景也不错了,真的。”顾南琴摆着一副认真脸,信誓旦旦道。可长乐反而开始闷闷不乐。

  只是,两人调笑之际,皆是察觉了身边一阵不太寻常的风吹草动。

  长乐功夫强于顾南琴,闪身便是一躲,又毫不留情地狠拽了一下顾南琴的袖口,顾南琴一个趔趄,却是恰恰躲过了从西南方向飞来的一支冷箭。

  “有埋伏。”顾南琴面色不改,刚刚稍稍被这冷箭吓着了,此刻心绪平复,总算是脑子清醒着,“冷箭从西南方而来,咱们朝后躲。”

  “嗯。”长乐与顾南琴相视一眼,很快闪身朝东北方向的一处乱石而去。

  “等等!”两脚才刚于乱石丛中站稳,顾南琴却是忽然觉着不对劲,“这石子儿被人动过。”

  长乐飞速瞥了一眼地上似是被人挪动过的几处痕迹,很快也明白了顾南琴的所思所想:此处,只怕也得是个陷阱。

  两人还未来得及撤离,东南方向的弓箭手似也没了动静,取而代之的,则是更为密集的一阵箭雨。

  长乐的长剑早已出手,顾南琴今日也带了佩剑在身,两人虽算不得个中好手,却也勉强能在这箭雨中堪堪保全自身。

  只是,这保命容易,却不晓得这暗里之人还有没有留着其他手段。

  顾南琴自小遭遇刺杀不少,凭借着敏锐的感知,果断猜到对方是来拖延时间、消耗两人体力的。

  本想出言提醒正在箭雨中闪躲的长乐,可却眼见着长乐面色越来越难看。

  “你受伤了?”顾南琴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长乐刚刚一个健步过来,虽是为自己挡下了一支冷箭,而她自己则也是被其中一暗箭所伤,腰部正汩汩往外冒着血,伤得不轻。

  “没事,一点小伤。你赶紧后撤,他们轮番上阵,箭雨不会停的。”长乐分析过周边形势,敏锐地判断出此刻的困境所在。

  顾南琴跟着长乐往山下稍退,长乐似是失血过多,此刻面色苍白,连执着长剑的手也颤颤巍巍,似是气力将尽。

  “……别慌,咱们再撑一刻。”顾南琴眼角余光瞥向长乐的手,却是收了面上的冷冽,反倒出言安抚。

  “什么意思?”长乐未懂其意,但右手微微用力,再次握紧了长剑,顺势就再劈开了面前一支冷箭,“往林子里撤?虽然地形未知,也好过当人瓮中之鳖。”

  “无妨,再等等。”顾南琴神色却是越发轻松,此刻也不知是幻觉还是看走了眼,长乐竟觉着旁边这姑娘似是笑了一下。

  正狐疑着这顾南琴是不是脑子抽了,下一刻便明白了为何顾南琴会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暴雨已至。

  猛然间,暴雨倾盆,不仅浇了顾南琴与长乐两人一头一身,更是毫不留情地耽搁了那片攻势猛烈的箭雨分毫,同时也让弓箭手的视线稍稍有了点阻碍。

  顾南琴瞅准时机,扯着长乐便往山下跑。

  长乐腰间疼痛虽剧,此刻却因着这突然而至的暴雨而情绪高涨:“真是老天作美!”

  此处距离城镇不远,只要能摆脱了身后这些弓箭手,便算是成功了一半。长乐心下松了口气,却冷不丁地看见顾南琴脚下一顿。

  “怎么……”长乐才脱口了两字,便似是见鬼般的同顾南琴一道怔在了原地。

  ——前边的杀手,更是只多不少。

  眼瞅着面前立着一排手中执剑的蒙面黑衣男子,顾南琴可不会天真地以为对方是救兵。

  手中握紧了佩剑,顾南琴冷着脸,面色沉沉,心下却是飞速计算着长乐还能撑多久。

  这种前有杀手、后有弓箭手的情况下,哪怕两人武功全盛之时,也未必真能全身而退,更别提现在的长乐还有伤在身。

  刚刚在箭雨中的一阵殊死抵挡,早已耗光了长乐所剩不多的最后一点气力,现在在失血如此之多的情况之下,长乐还能站着已经是万幸。

  顾南琴半眯着眸,无意识地咬着唇:难不成真得束手就擒?可在敌暗我明的状况下,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命丧他人之手,可真是……不甘心啊!

  长乐此刻几近虚脱,只能半靠着顾南琴才能勉强站立。本想劝说顾南琴弃械投降,好歹是长公主身份,对方说不准还不敢动她性命。

  可冷不丁地,顾南琴只是伸手拽着长乐坐下,自己便毫不犹豫地欺身上前,眸中闪烁着刀剑之光,似是要一举跟面前几人拼个鱼死网破。

  长乐大惊,伸手便要拦,可腰间一阵剧痛,又在大雨之间,一时间竟是根本站不起身。

  而顾南琴则是三步并作两步飞速向前,每剑每步都稳稳当当,看似是要跟对方拼命,可动作前后却是让长乐觉着怪异得很:她要干嘛?

  还未来得及想通,顾南琴那边已是双拳难敌六人,不过才撑了两三个回合就已经生生受了三处剑伤,虽不致命,但这样下去,倒地而亡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长乐心焦难熬,正欲拔剑上前相助,却又见着顾南琴单手执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昂首傲然一笑:“……万花楼的杀手!”

  黑衣人虽掩着面容,眸中的惊骇却是显而易见。

  顾南琴在这暴雨中,无丝毫畏惧地扬着手中一物,更是看得那些黑衣人心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