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72 精明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67 2019.07.11 18:07

  “南宫长乐的信物?”江璃微微一笑。

  见她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还差点走岔了路,江璃也就自然而然地伸手拽起了顾南琴的袖子,轻轻将她拉回正确的路线。

  顾南琴并未在意这点小细节,只是攥着掌心中的玉佩,眼中疑惑更起:“……按照刚刚长乐说的那些,这南宫青禾似是自己往陷阱里钻的。可我小时也见过他,无论学识还是人品,都算得上是人中翘楚,又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人哄骗?还一溜儿地把偷盗帽子整个扣头上?怎么想都觉得有些奇怪……”

  “江某也稍稍查过。”江璃敛下了目光,似是有些欲言又止,“……他确实不像是会中如此圈套的人。若说是你,江某可能还信了……”

  顾南琴依旧垂眸凝思,丝毫没注意到江璃言语中的调笑,反倒是江璃本人给自己闹了个尴尬脸。

  “我还想去见见……”顾南琴这半句才刚出口,便被刚刚吃了个瘪的某人拦下:“不可。南宫青禾也算是此贪污案的重要疑犯,可不跟见南宫长乐一般容易。再者,你越是掺和此事,便越是容易被人察觉身份。如此冒险,不值得。”

  顾南琴的请求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就这么被噎回了肚里,心下一片懊丧。

  而某人却是揣着袖子淡定如常,颀长的身形一副安然自若的模样,似是对这“回礼”开心得很。

  “好吧……”顾南琴喃喃两声,却忽然感受到脑袋顶传来的一片温热。

  江璃借着身高优势,顺手便摸了摸她的脑袋,感受到掌心青丝划过,心头没来由的多了点燥热。不,也不算是没来由吧……

  “干嘛?”顾南琴只是怔愣片刻,便毫不犹豫地伸手拍开了他的手掌,蹙着柳眉,气鼓鼓道。

  江璃面不改色,可手腕上一片红彤彤的爪印还清晰得很。他也并未恼,只是道:“……你所求之事,能答应你的,江某都已经做到。剩下的事,便交给江某来办吧。”

  顾南琴忽然从这话里听出了什么别的意思:“……你想好该如何救下她了?不,救下他们?”

  江璃一笑,这次却是轻轻搭上了顾南琴的肩膀,认真道:“南琴所求,江某定竭尽所能。”

  顾南琴脑中一嗡,心中浮现的却是萧子安的脸。他曾经也说过类似的话语,却稍有不同。

  他说的是“公主所求,子安必披荆斩棘”。

  江璃带着燕染离去,而顾南琴却是久久未能缓神。

  “你叫我什么来着?”萧子安正担心着顾南琴,可刚靠过来,便听到顾南琴这么一句。

  萧子安怔愣半晌,看着顾南琴直直瞅着自己的眼,还是道:“……叫您,公主啊……”

  “哦。”顾南琴转身合上了房门,留下冬温和萧子安两人在门外面面相觑:怎么了?

  顾南琴独自一人闷在房内,断断续续的记忆从脑海中片片滑过。

  总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还未来得及理清思绪,顾南琴便听闻悠然前来报信:“小姐,南宫家来人了,是主母的亲信,正在客栈外候着,等待小姐发话。”

  这“小姐”称呼,也是顾南琴让悠然改过的。否则在这客栈这么一嚷嚷,还不得引来一堆人的注目礼?

  但这南宫家的主母嘛……自然是王菁无疑了。

  顾南琴揉了揉眉心,整理了一下今日所见所闻,掌间的玉佩被攥得发烫。

  “叫他进来。”顾南琴重新坐直了身子,恢复了先前那片云淡风轻的模样。

  “顾小姐好。”男子不过二十多岁的样貌,生得清秀,可这脚步一听便是个练家子。

  “你晓得我的身份?”顾南琴莞尔,给他递了一杯水,“刚刚才赶到便来了吧?辛苦了。不知南宫夫人叫你来找我,是为了何事?”

  “南宫家接连遭人陷害,已是让夫人忧心忡忡。只是这青禾少爷一事,夫人身为南宫家主母,不方便插手,怕引得外人闲话。此事,只怕还得多劳烦顾小姐操心了……”男子声线不轻不重,垂着眸也看不清所思所想。

  顾南琴的笑容逐渐融化在面上,转而换上了一片淡漠,冷声道:“……所以,她便是叫你来传达这么个没用的话?”

  “不,夫人还说,若是顾小姐有什么所需所求,南宫家必倾力而为。”说罢,这男子还伸手从腰间解下一个布囊,恭恭敬敬呈上。

  顾南琴接过布袋子,才只一捏,便晓得其内只是几张银票。

  “厉害。南宫家接连两人入狱,主母却是只准备用钱财助我一臂之力?呵,果真不愧是南宫家主母,算起账来可是精明得很呢。”顾南琴毫不客气道。

  “……夫人说了,不是她不乐意出力,主要是南宫家的百年基业以及积攒下来的口碑不能落人口实。而这其中影响,想必二小姐也清楚才对。”男子依旧不卑不亢。

  顾南琴扬了扬眉,不置可否。

  但这男子转而又继续道:“……只是,夫人还说,南宫家百年基业,早就有不少人家看不顺眼了。而家传玉佩又在顾小姐这儿,只怕还会给顾小姐引来些不必要的祸事。

  南宫家已经少了青禾少爷和长乐小姐,再不能连累到顾小姐等无辜之人。若是可以,还望顾小姐能顾全大局,把玉佩交于属下,属下会拼死相护,定不会让顾小姐被贼人算计。”

  顾南琴嘴角一搐:果真是冲着这玉佩来的。

  “什么家传玉佩?本小姐怎么不晓得?”顾南琴故作无知。

  男子却似是早已肯定这玉佩落在了顾南琴的手里,继续叩首:“……经此一事,南宫家族几近名誉扫地,还望顾小姐能……”

  顾南琴闭了闭眸,似是有些心累:“行了,你走吧。”

  “可属下是夫人派来协助顾小姐的……”

  “走。”顾南琴只发一字,却是颇具威严,生生震得这男子抖了抖。

  沉默片刻,为免多起事端,男子还是依言离开。

  偌大的房间内,又只剩了顾南琴一人。

  冬温和萧子安一直守在门口,见她如此模样,本欲上前宽慰,却被顾南琴“嘭”地一声给完完全全关在了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