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40 顾姑娘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93 2019.06.16 15:17

  顾南琴眼底神色千变万化,江璃则是全然忽略,面上笑意深漾,却一步未挪地挡在这顾南琴身前,似是绝不再让她往宗正大人府前靠近一步。

  如此一来,顾南琴哪还能不晓得这人的来意,心想今日这事儿定然是成不了了,倒不如跟这“姜”公子去吃顿饭,说不定还能套出点别的信息,也免得自己每日跟个无头苍蝇似的瞎晃悠。

  江璃眼瞅着这姑娘面色略有缓和,这才笑道:“姑娘,离这儿不远处新开了一家酒楼,听闻其间叉烧鹿脯甚是不错,咱俩反正都是孤身一人,也没个伴儿,不如正好一起去试试菜?”

  顾南琴听他如此一说才注意到他身旁并无那侍卫燕染。只是,这样的公子哥儿,出门竟会不带侍卫吗?

  心中虽是疑虑重重,顾南琴还是面色丝毫未显,眼角扫过周边,似是真的无人在他身前,这才认真点了点头。

  江璃面上喜色泛起,而此刻正被迫远离主子的燕染则是满面无辜:主子啊,您要跟公主搭讪就搭讪嘛,怎么还把我支开得如此老远?

  燕染独自一人趴在隔着几条街外的屋顶之上,高处不胜寒,只得闷声感受着这迎面而来的秋风萧瑟,果真是“主子心如海底针”!

  待到了这“姜”公子所说的酒楼,顾南琴才是更好奇了。

  这酒楼似是这两日赶工完成,其间装饰与材质竟都是自己喜欢的。

  比如这月牙白的青璃灯,还有这些个古朴的桌椅,雕琢甚少,只是还原了原本的简单质朴之貌,恰恰是顾南琴最爱好的样貌。

  而这店家与小二也是翩翩有礼却又不显得殷勤,给人一种极为愉悦的舒畅之感。

  还有这菜色——鸡鸭鱼为主,猪肉牛肉几乎不见,其余都是些精致小食。

  虽然还未来得及一一细品,但顾南琴也极为敏锐地察觉到,这些都是自个儿喜欢的菜色。

  心下一片说不出的滋味酝酿而开。

  “怎么?这菜色你不喜欢?”江璃虽是随口一问,实则早已对顾南琴会有此反应有所预料,可偏偏又要装作面上不解,“我也是今日才听闻此酒楼开张,你若不喜欢,我们再寻别处也可。”

  顾南琴眼色复杂地瞅了他一眼,见对方眸色波澜不惊,心下也觉着自己是不是多想了。

  毕竟自己也是堂堂一国长公主,平时除了盈袖几人,其他人也不怎么得机会接近自己,喜好又是哪里那么容易被人传开的?

  可若说是巧合,这一连串的巧合未免也太……

  “既是你请客,我便也不客气了。”江璃倒是泰然自若,眼角扫过店家,瞅见对方眼底的笑意,便不动声色地瞪了他一眼,声线却是优柔平和,“给我们来一份花香藕盘、鸡汤海蚌,叉烧鹿脯……”

  顾南琴抬眼望去,对方认真而又专注地念叨着菜名,倒真像是头一次来。

  店家涵养也挺好,话不多,却是字字用心,每一句都伴着浅浅的笑容,让人看了也算是舒心。

  可这总觉着吧……这酒楼不对劲,哪哪儿都不对劲。顾南琴不由得揉了揉眉心,却又完全想不出其中的门门道道。

  而江璃则是满脸无辜,一本正经:“怎么?你这是看我点得太多,心情不好?唉,反正说好了三百两,我多点一点,将来能少请我几次。……嗳?难不成你是想着将来多见我几面,才担忧我这一次点得太多?”

  顾南琴本是忐忑的心情瞬间被这人的话语气了成了筛子:“啐!想得倒美!”

  “今儿个怎么有空叫我吃饭?”顾南琴思来想去,问出的这句话却依旧是漏洞百出。

  话才刚出口,顾南琴已经恨不能缝上自己的嘴。

  明明是打算着套话,没想到这么一开口便直愣愣的。别说套话了,没被面前这条大尾巴狼给笑死已是万幸。

  但江璃却没有如她所料地不回答或是顾左右而言他,反而是停下了正在为她夹菜的动作,眸中深沉却又泛着一种莫名的光,既认真又严肃:“顾姑娘,有些事情,你还是得躲得远些才好。”

  顾南琴心口一窒。

  其实,自己的身份会被他知晓,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就已经被顾南琴试探出的事儿。但后来的每一次碰面,两人似都是各怀心思,且并未道明。

  现在他这开口一声“顾姑娘”,显然是要把话挑开了说,反倒是让顾南琴这边有些招架不住。

  顾南琴神色略有挣扎,还是故作轻松道:“什么事儿?我不过出来玩玩罢了,你这人,可真会说笑。”

  江璃微微而笑,一点儿也没有要戳穿顾南琴的意思,只是伸手又为顾南琴夹了一块鹿脯,细心而又体贴:“慢点儿吃,别噎着了。”

  顾南琴情绪正纷乱异常,也没顾得上感受他这点昭然若揭的情意,只是兀自斟了一杯花茶,又给江璃添满了茶水,倒是浑然不觉两人这举动已经跟寻常夫妻一般无二了。

  江璃眉梢轻动,看着顾南琴的目光更是柔和了些许。

  唇边笑意更深,这次却是为顾南琴再叫了一份红枣雪蛤,说是“听闻女子该多食红枣”。

  顾南琴一怔,这才恍然回神:咦?分明是该自己请他吃饭的,怎么现今反倒像是他处处照顾自己?

  尴尬而笑,正欲起身为江璃添些菜,江璃便又道:“你胳膊伤着,还是少动为妙。”

  顾南琴闻言,倏而瞪大了眼,音调稍作拔高:“你怎么知道我伤着了?”

  江璃面色未改,浅笑似是不以为意:“你这袖子里鼓鼓囊囊一片,若不是偷抢,便是受伤包扎过了。你说,我猜的对么?”

  顾南琴满面语塞,可他这说法,似是又没什么漏洞可循。

  “那、那就当我是偷抢过了,袖子里满满都是贼赃。”顾南琴没好气地白他一眼,还是伸手要为他夹菜。

  江璃也不多说,只是倏而抬手握住了顾南琴纤细的手腕,反力给她轻轻按回椅子,勾唇而笑:“好,真是敌不过你。我跟你今日碰上的常星渊算是老相识了,且用他的名字购置了之前安置你的别苑。这样的解释,你可还满意?”

  顾南琴怔愣之中,心下之谜再解,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