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11 情深义重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57 2019.05.18 17:27

  萧子安熟练地单手置于顾南琴腰间,感受着她轻盈娇俏的身形,左手微微使劲一带便将她整个带离了地面,自宫墙墙根而上,一跃即到了墙头。

  顾南琴还未来得及欣赏半分这墙头的美景,便又感受到腰间力道加重两分,很快便又双脚触地。

  “还去万花楼?”翻离了宫墙,萧子安已经主动减免了公主的尊称,眼中更多了两分淡然与平静。手中似是还残留着公主的温热,萧子安心绪不宁,略有些走神。

  而顾南琴则是丝毫未有察觉,只是深深吸了口气,倒也毫不客气:“对!”

  既然已经出了宫门,顾南琴便也不用再担忧被自己脚步太重被侍卫发现,这下子连萧子安的协助也用不着了,整个儿就跟放飞了的鸟儿似的,蹬着脚便上了别人家的房顶。

  萧子安一字未发,只是默然跟上。虽是走过同样的路线,明明是踏着顾南琴走过的步伐,相较之下,这脚步声却是小了不少。

  顾南琴则是一路踏着瓦片向前,趁着夜色,直直向着万花楼飞奔而去。

  呵,又不给调查又派了杀手,本公主倒是想看看,你究竟想藏着掖着些什么?

  ……

  万花楼一如既往地人多,更是鱼龙混杂。

  主门处依旧遍布着摇着帕子婀娜多姿的姑娘们,而楼内却是琴声袅袅、棋子儿清脆,再伴着各色姑娘们的娇声腆笑,整个万花楼依旧如往常一般的热闹不已。

  顾南琴眉间溢着得意之色,这次突然而来,那背后作怪之人定是没有防备才是。于是,就这么着,顾南琴选了个侧门准备就这么溜进去。

  萧子安没有问为什么,甚至也没有稍作犹豫,只是跟着顾南琴从一侧门闪身而入,丝毫未加怀疑,倒是个称职的护卫模样。

  因着两人衣着皆是朴素,虽是闪身而入,倒是没多引得人注意。

  顾南琴翻了翻掌心,一枚银针从袖口而出,悄然在指间停留,若不细看,自是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之时,给敌人来那么一下偷袭。

  于是,顾南琴和萧子安便就着侧门,正儿八经地入了万花楼之内。

  据传,这万花楼来头可不小,似是与皇都某官员交情匪浅,所以才能在这皇都安然立足多年。

  至于其内的老鸨以及姑娘们,则都是各个清秀水灵,琴棋书画总有一门长处,更是能引来不少公子哥儿们竞相争逐。

  而那日顾南琴前来,也是为了查清这万花楼背后之人。可惜,还未来得及动手,便已然落入了他人的圈套。

  顾南琴此刻趴在栏杆上看着这满目繁华,有些咬牙切齿:究竟是谁,要专派了四个杀手,就为了杀我一个?一个顶着名号又无实权的永嘉公主而已,究竟碍着了谁的路?

  虽然不知道这人的目的与缘由,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定然是早已知晓自己会来查探万花楼的情报,所以才派了人过来蹲守。

  顾南琴怎么想,都觉得像是为了保护万花楼背后金主而制造的障碍。

  那么,既然舅舅那里没什么头绪,不如干脆自己来查吧!

  万花楼总共不过四层,其间三层都是为了迎客而设立,而姑娘们则是统一住在另一偏楼,排舞、住宿、练琴互不干扰。而这第四层嘛……听说从未有人上去过,甚至连皇都最金贵的客人来了,也只能在下三层住下,半步入不得这第四层。

  上次潜进来,顾南琴就是为了这第四层而来。只可惜未能得门而入。

  这次再来,顾南琴便干脆捞了捞袖子,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直勾勾地盯着那传说中的四楼,招呼了一声身后的萧子安,刚要单脚上去,忽然被人从后头一拽,直扯在衣领上,劲道之大,差点让顾南琴直接滚下了楼梯。

  好在拽她的那人还有点良心,似是见她未能来得及抓上扶手,干脆伸手给她垫了一下背,姿势虽是暧昧了点,总归也算是免了顾南琴灰头土脸地滚下去。

  直觉告诉顾南琴,这人的力道和动作,都不像是萧子安所为。

  “何人!”顾南琴刚刚站稳,回头便是一声轻喝外加指间银针微露锋芒。

  “慢着,别急。”那人笑着出声,甚至两手空空地摊开来表明自己并未带任何利器,“姑娘可还认得在下?”

  顾南琴怔了怔,这才从这人明显掩饰过的面容上找着了点初见时的惊为天人:这不就是那日救下自己的人么?

  “你怎么在此?”虽然这人的身份还未查清,也算是敌暗我明的状态,顾南琴却还是莫名地对这救过自己一命的人稍有放心,眼见着四下并无人过来,便悄声问道。

  萧子安刚刚本就惊骇于这人的悄然近身,又忽然朝公主出手,虽是未伤着她,却还是让萧子安提起了十分警惕,正打算拼死护主,没想到现在画风一转,这人竟是公主相识的?

  “这人,便是上次救下我的恩公。”顾南琴眼见着萧子安提剑,稍稍解释两句,算是先压下了萧子安的震怒。

  “姑娘问得好,在下怎么在此?自然是因为姑娘踏遍皇都瓦顶之时,扰了在下的浅眠。”江璃眉心微动,又转而抿唇一笑。

  “……哦。”原来是来的时候踩着他家房顶了。顾南琴嘴角微微抽了抽,还是道:“那,公子是来寻仇的么?”

  “自然不是,就是好奇,顺便来看看你。”江璃倒是性子直,这话分明暧昧至极,偏偏由他上下嘴皮子一碰,便说得正正经经,仿若阅读公文般一脸正色。

  “……”这句太难,顾南琴不是很想接茬。

  但萧子安也不是个摆设,此刻听出了话中暧昧之意,果断为顾南琴解了眼下困境:“那日多谢恩公救下我家主子,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一口一个“恩公”地叫着,然而江璃又怎能听不出其中半坛子醋给打翻了的酸味?暼眼望了望顾南琴身边这人,年岁不大,倒是功夫挺好。除了脸长得没自己好看,个子没自己高挑,气质没自己出众之外,其他倒是不错。嗯,是个老实孩子,更是对公主情深义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