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七 无法放心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42 2019.05.14 15:43

  “殿下,您在写些什么哪?”盈袖自小跟着自家公主,自然晓得她甚少写字。人家大家闺秀们都是打小练得一手簪花小楷,可自家这位呢,虽是书读得不少,但这一手毛笔字就……呃……

  “写信给舅舅。”顾南琴一边漫不经心地答着,一边拿笔杵着面上浅浅的梨涡,琢磨着该怎么给舅舅说这事儿。

  顾南琴舅舅姓徐,溧阳徐氏,可是赫赫有名的百年世家。入朝为官者自是不少,但最打响其百年名号的,却是出了一位正儿八经的皇后娘娘。

  虽然先皇后已经过世,但溧阳徐氏也趁着这几年内坐稳了在这晋元王朝的地位,现今早已今非昔比,自然也是宠爱自家的这位长公主,金银宠着,暗卫护着,生怕这公主在这深宫中受了人欺负。

  其中,属舅舅徐元铮最为爱护顾南琴,对顾南琴的求助求问,几乎是有求必应。

  顾南琴不自觉地咬了咬笔头,最终提笔寥寥几字叙述了一下自己遇害经过,又仔细描述了那些个杀手的体貌特征以及惯用招数。

  “唉,也不知道舅舅会不会怪我……”顾南琴写完了书信,将信纸摊于桌上晾干,又是忽而叹了口气。

  “怎么可能?徐大人自是……”盈袖正打算说徐大人对顾南琴的宠爱无所不用其极,却也同样意识到了什么,“……您是说,他可能会怪您偷偷溜出宫去?”

  “是啊,舅舅待我虽好,但管得可不比孝明王少。”顾南琴面色稍有犹豫无奈,还是将晾干的信纸折了折,放入一个信封,又亲写了“舅舅亲启”四字,才认真递给了萧子安,“帮我。”

  萧子安虽是一直在殿外守着,但对这主仆二人的对话也听到了不少,此时一脸漠然接过,转身便闪出了门外。

  顾南琴看着萧子安冷静淡然的背影,稍稍出神,又摇了摇头,还是把目光移到了盈袖身上:“……今日什么时辰了?”

  “快午时了。”盈袖垂首恭谨道。

  “陛下是不是说了今日要过来?”顾南琴歪着脑袋想了想,盈袖笑道:“是了,听说今日上朝时江丞相又把人气得差点吐血,估摸着到现在还未下朝呢。”

  “这么厉害啊?”顾南琴有些唏嘘着。这江丞相的大名自己自然是有所耳闻,甚至也常常听顾咏德说起。

  但这人似是手段太过厉害,无论朝臣们给小皇帝软磨硬泡还是上书谏言,只要事情过了江丞相的手,基本也就没小皇帝什么事儿了。甚至于,小皇帝处理不了的棘手问题,到了江丞相这里,几乎也算不得什么问题了。

  小皇帝每次谈论起此人,都是一脸崇拜,虽然总是懊恼于这江璃布下的课业,但实则心内还真把这人当了自己导师般尊敬。

  然而顾南琴却是一直对此事持保守态度。

  虽说这江丞相号称是先帝帝师宁庭柯的关门弟子,但这人的来历身世,顾南琴是一点儿都没摸着。甚至连舅舅徐元铮也未曾摸清过,仿佛这人就是那么凭空跳了出来,又凭空接了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就算手段再厉害,顾南琴也总不敢尽信此人。

  如此想着,正巧小皇帝就气呼呼地进了门:“南琴姐姐,我可不想玩儿这劳什子皇位了……”

  话还未落,顾南琴也顾不上这脚上未愈的伤痛了,三步并作两步就冲上去堵了他的嘴:“瞎说什么……”

  小皇帝怒气未消,却又不敢对着顾南琴发火,只是屏退身后跟着的几名小太监,才道:“朕只有在南琴姐姐面前才这么说,姐姐放心。”

  “到哪儿都不能说!”顾南琴板了脸,难得的一本正经。

  “好好,姐姐,朕错了,朕错了还不行么……”小皇帝自己也知道说错了话,嘟嘟囔囔地果真还是个孩子样,“今日在朝堂之上,若不是江丞相为朕说话,那几个老臣可差点没把朕逼死。”

  “什么死啊死的,这个字也不许乱说。”顾南琴见周围只剩了盈袖,干脆伸手给了小皇帝一个爆栗,“姐姐平时怎么教你的?还有,老臣就是老臣,你再怎么不喜欢,也不许你跟他们怄气吵架,知道么?”

  “好好……”小皇帝倒是挺喜欢顾南琴,就连这种行为也不觉得自己受了委屈,只觉得是姐弟亲昵,“姐姐,你说,这老臣们是不是就是嫌朕年纪小,所以才总跟朕对着干?若是朕能年纪大些,是不是也能少受些气?”

  顾南琴也不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毕竟自己小时见着的父皇,也常常为了群臣意见不合而焦头烂额。咳咳,看来这皇位好不好坐,果真不是年纪的问题。

  虽是如此想着,顾南琴还是柔声宽慰道:“……等你年纪大些,能处理的事情多些,自然也就能少手些委屈……”

  小皇帝今日似是被气坏了,趴在顾南琴的书桌上直接装死,顾南琴又是哄又是劝,还悄悄命盈袖去弄了些小吃食来,才让小皇帝面上的阴沉之色少了些许。

  眼看着这位依旧稚气未脱的小皇帝在自己跟前闹着别扭,顾南琴心下却是有些难言:这样的孩子,将来究竟能不能守好这晋元的万里江山?

  待到小皇帝吃也吃好了,该抱怨的也抱怨完了,才抹着嘴巴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认真看着顾南琴:“……还是南琴姐姐好,将来若是姐姐有了驸马,那也必然得是比朕还珍惜姐姐的人。”

  听到此话,顾南琴心口一暖,连带着看向小皇帝的目光也更是温柔了三分。

  这孩子虽不是自己的亲弟弟,但也算是跟自己在这四四方方的宫里相依为命了多年,今日能得此一言,顾南琴越发觉得两人不是亲姐弟却胜似亲姐弟。

  “……多谢陛下。”顾南琴由衷道,小皇帝则是灿然一笑,带着身后几个小太监,径直离了公主殿。

  顾南琴犹自坐在书桌前,直愣愣地看着小皇帝留下的空了的食盘,唇角微微勾了勾:咏德啊咏德,虽然你不是我亲弟弟,但我也会拼尽全力助你在这龙椅上坐稳的。

  盈袖不知顾南琴在笑什么,只是有些好奇地瞥了两眼,还是伸手撤下了这些个空盘。

  顾南琴收回目光的同时,目光陡然由温柔变得凛冽,若是查不清这丞相江璃的来历,自己可算是永远无法放心了。

举报

作者感言

若有所思的猫

若有所思的猫

有没有活着的读者小可爱?【跪倒式哭泣卖萌脸】

2019-05-14 15:4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