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27 遇蛇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30 2019.06.03 16:06

  常人或许不晓得,但长乐与顾南琴相处甚久,自然也早已知晓:顾南琴虽不善书法,却是个丹青妙手。

  长乐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这姑娘作画,提笔如生花。鸟兽虫鱼皆活,山川草木有灵。

  啧啧,这个公主,竟也不是白当的。长乐垂着眸稍笑,安然坐下,而后又取了一盏香茗入口,心内惬意悠然:看来,今年的才思会,是定然不会再如前些年那般丢脸了。

  顾南琴自小爱画,今年考题简单,只是作秋日之画,自是更不在话下。

  本来还想多融些巧思在这画内,想不到长乐却并不求在众人中出彩。

  如是,顾南琴便也就老老实实地画了一片山水秋色图,算是勉强交差了。

  带她长舒一口气,这山水秋色图已然完成。

  顾南琴笑着收手,把笔搁在一边笔架上,这才似是松了口气一般伸了伸胳膊伸了伸腿。

  而长乐只是简单瞥了一眼,心内已经骇然:其内湖光山色、点点鱼鸟,俱是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果真是妙不可言。

  “太好了,今日这关便算是过了。”长乐不等顾南琴说话,便兀自松了口气,惊叹不已,随即卷了这画作在手,半是羡慕半是打趣道,“从前就觉着你画画不错,想不到现下已经画得如此传神。将来若是成名,我便把这画作拿出来,折作现银用。”

  “嗤……”顾南琴毫不客气地噘着嘴斜眼瞧她,“我还以为等我成名,你得给用作传家宝呢,谁知道竟转手就卖了……你可真是我的好损友……”

  “……损友也是友。”长乐很快接了她的话茬,微笑满面,同时也没忘了唤人进来,“本小姐已经作画完毕了,还请通报瑶嫔娘娘一声。”

  外面的两位小厮很快应声,一个弓着腰为长乐引路,而另一人则一路小跑着去给瑶嫔报信了。

  而顾南琴却在垂首出门的前一刻,听闻外头另有一姑娘声:“哟,二小姐画完了?正好,听闻南宫大小姐也来了,正好让咱们一起见识见识南宫家的千金小姐们的才艺……”

  顾南琴闻声冷不丁止住了脚步,而原本走在斜前方的长乐也飞快反应过来,悄无声息地稍挪两步,恰恰站在了顾南琴的正前方,替她挡住了视线。

  长乐立在台阶之上,正好居高临下地瞧着站在刘姑娘身边那身着藕粉百褶裙的温润姑娘——南宫流云。

  不仅是南宫家大小姐,更也是后来被娶继室的蜀南王氏王菁的唯一女儿。

  话说回来,这王菁也算是好手段了,不仅在长乐出生前生下了流云,还在长乐生母逝世后占了南宫夫人的位置,生生把南宫家的长女变成了南宫家的嫡长女。

  一字之差,却是嫡庶尊卑。

  要说这南宫流云嘛,姿容与气质本在南宫长乐之下,只是,她自小就还算温吞柔婉的性子,和顽劣不堪的长乐比起来,倒是在长辈面前留下了不少的好印象。

  虽然文文弱弱,倒也不像王菁那般有心计。

  长乐虽然看不惯这姐姐,好歹两人平日里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如是,长乐此刻浅浅勾唇,笑着礼道:“……长姐好。”

  顾南琴自始至终跟在长乐身后,未曾敢多抬头半分,实则也是因为自己与流云是相识的。若是此时被流云察觉,旁人自然也能猜到两人在场的真正缘由,到时这长乐请代笔的名声,可就比以往的顽劣之名更差了三分。

  正犹豫着该不该跟着南宫姐妹二人去见瑶嫔,顾南琴脚步稍顿之时,就被身后一人拉入了一块巨石之后。

  本是该惊呼出声的,偏生顾南琴自己理亏在先,自然是不敢朗声呼救。

  好在身后那人身上浅浅的木香还算是惹人印象深刻了,顾南琴很快便分辨出了来人的身份。

  “姜公子,您可算是老大不小了,想不到竟还喜欢玩这种神出鬼没的游戏?”顾南琴没好气道,小脸儿一副气哼哼的模样,又如初见一般,一脚踏到了身后那人的脚背之上。

  但江璃这次没有松手,即便是察觉到了脚背的疼痛,依旧是默然不言,用双臂圈着顾南琴不肯撒手。

  本只觉得这人是个登徒浪子,可脚下嘶嘶声传来,顾南琴才陡然明白为何他此时也未见松手——这石头边竟有条蛇啊!

  俩人一个想躲,另一个想帮着躲,竟没一人发觉此处有条碧油油的翠蛇。那蛇芯子嘶溜溜一吐,骇得顾南琴脑子一木,整个没了思考的能力。

  顾南琴不怕鬼神,却是真怕蛇虫。

  那蛇似乎被人扰了好梦,此刻正吐着蛇芯,扭着身子,嘶嘶朝着顾南琴而来。

  顾南琴这下子也被惊得小脸儿惨白,却又碍于南宫流云未走远,不敢高呼出声,只剩汗珠子满面,又惊恐又无助地颤着舌头问着江璃:“唉、唉……你、你怕蛇吗?”

  “我怕。”江璃本是不怕蛇的,更别提面前这翠青蛇根本就是无毒之蛇。可此刻看着这姑娘煞白的小脸,心中戏谑之意泛起,便忍不住出言调笑一句。

  可没想到此时的顾南琴已经完全没了分辨话语真假的能力,竟把江璃的话当了真,一听他所言,小脸儿更是惨白了两分,连一只小手也不知什么时候攀上了江璃的手臂,惊得再后退两步,连后头早已被退得没路了也未曾意识到。

  “嗯?姑娘,你把我拉到这阴暗偏僻之地,男女独处,似是不大好……”江璃悄然无声地瞥了一眼被顾南琴揪皱了的衣袖,更是好笑不已,偏偏又要装作嫌弃,才有了这么句夹杂着一丝暧昧与偷笑的话语。

  可顾南琴此刻哪来得及管这些,唯一还剩的念头就剩了俩:一,自己怕蛇;二,身边这家伙也怕蛇。

  咽了一口口水,顾南琴竟也不知从哪儿来的勇气,伸手便拆了头上那支锋锐银钗,眼中决绝之意一闪而过,待江璃反应过来之前,她竟是一副要跟这蛇拼命似的架势,使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拽着银钗便直直往那蛇身招呼而去。

  江璃眼见事情超乎所料,生怕顾南琴被蛇反扑伤着,来不及思考之下,抬手便拦。

  只可惜这顾南琴整个儿一拼了老命的模样,此刻陡然被拦,一时间,掷出的银钗亦是来不及撤回,生生在江璃胳膊上划了一道深深血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