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63 道别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05 2019.07.02 19:40

  自此以后,公主殿又多了一名正儿八经的护卫,冬温。

  顾南琴本想给他赐名,而后想想,自己赐名的小可爱们都同时赠了“香”姓,比如香盈袖啊,香清绮啊……一个男子若是改叫香温……呃,实在是有些不妥,于是还是作罢。

  冬温不知自己就这么逃过一劫,只是自打上次出了玉花愁那档子事儿,冬温整个人都几乎已经没了话语能力。

  无论谁来,无论谁问什么,冬温都只是以点头或是摇头作答,实在不行便也就蹦一到两个字儿出来,能用一个字解决的问题,坚决不会用两个字。

  萧子安不止一次前来报告这人的状态不佳,但顾南琴也都只是听听,并无多作处理。

  既然他喜欢如此,那便由着他吧。反正他的命也不是用来说话的。

  这几日之间,天气逐渐更冷,雪也越积越厚。

  瞅着公主殿的人来人往,几乎把门前的雪都给踏平了,顾南琴才开始略有感叹:今年果真和往年不大一样啊……

  以前的公主殿,那是当真门可罗雀。

  除了小皇帝偶尔来看看自己,这公主殿几乎在这皇宫内就是个摆设。

  但今年……顾南琴望着几乎被人踏破的门槛,招招手叫来了萧子安:“今年咱们是不是该换门槛儿了?”

  萧子安一顿,也猜着了顾南琴的心思,便道:“孝明王这两日带了人过来,说是公主殿人手太少,需要加强守卫。之前的事不可再出。”

  “多少?”顾南琴呆呆地撑着下巴,眼睛也不知望着哪处,倒是脸上的白巾依旧刺眼。

  “十五名护卫,外加十名侍女,都是孝明王亲自选的。侍女之中,还有两名是会武的,不知公主可要把她们调进内院?”萧子安一向负责诸多杂事,对这些事也处理得当。之前一直没说,是怕扰了公主的静养。既然现在顾南琴主动问起,萧子安便悉数道来。

  顾南琴没有多大反应,继续失神道:“……你看着办吧。侍女先别弄进来了,人多了看得心累。”

  “好。”萧子安认真注视着她,而她却毫无所察,小脑瓜里也不知在想着什么。

  “今儿个又在发呆?”江璃这两日来得勤快,每每下朝便来了,一点儿也没有住在宫外的自觉。

  “没有。”顾南琴也算是跟他混得还算熟,没什么温言软语,连装模作样的礼节也没有一个。

  “那你在干嘛?想着晌午吃点什么好?”江璃似笑非笑的的样子,让顾南琴蹙了蹙眉:“你又打什么歪主意,我这两日病着,药也没吃完,可不会请你出门吃大餐的。”

  江璃失笑道:“怎么,我的坏主意便是叫你请我吃大餐?堂堂一个公主,竟然连这么点伙食费都舍不得?”

  “……怎一个穷字了得!”顾南琴也没有要辩解,干脆顺着他的话继续往下说,“那丞相大人是不是该给本公主贡献点银子?好歹一国公主,过得太穷有损皇家体面。”

  “损就损吧,皇家体面由你皇弟撑着便好。”江璃毫不留情地回绝,倒是叫燕染递了一个盒子上来,“来,瞧瞧这个。”

  顾南琴纳闷之下,还是伸手接过,这盒子普普通通,并无多少特别之处。

  可一打开,顾南琴便被其内的素色乘云菱绮给惊了个呆。

  菱绮本就是织品中的千金难得之物,更别提这素荼色的,更是精品。

  瞅着顾南琴一脸讶然的样子,江璃噗哧一笑:“这算不算资助了你银钱?”

  “不算,我要现银。”顾南琴嘴上如此说着,其实心内却跟开了花儿似的,捧着这菱绮便不肯撒手,丝毫没有“不食嗟来之食”的气度。

  “可这用来干嘛?这大小看上去也不像是可以做衣裳的……”顾南琴忽然有些奇怪,“难不成你要我拿这个做帕子?有点浪费吧?”

  江璃只是微笑着做了个覆面的动作:“看你这两日一直带着白巾,应当还是有些在意的。但你的白巾不够柔软,只怕会伤着你的疤痕,所以给你弄来了这个,轻薄些,也不至于勒着你的伤。”

  一听这话,顾南琴有些不乐意了:“怎么,还非得让我遮上?我堂堂一国长公主,长得丑又有什么人敢说个不字?”

  “是、是。”江璃失笑,却是温柔地伸手摘下了她面上的白巾,细细看了看她的伤痕,面上没有丝毫诧异或是厌恶之色,神色正正经经,语气又带着些心疼,“……不流血了,伤口结痂也还算顺利。这两日还是吃得清淡些,不许得意忘形。”

  顾南琴一懵,有些不习惯于对方的亲近之举,可也不知怎么的,竟也没有拒绝,只是愣愣地看着对方查看自己的伤口。

  萧子安神色微凛,可看着顾南琴并未多有拒绝之意,便也压下心头怒火,默然不言。

  “最近,我得出门一趟。”江璃见着顾南琴此等反应,心中稍有愉悦,却也不得不先以朝堂之事为重,“庆江水患你可听说了?陛下派我前去庆江处理些事情,所以先来知会你一声。”

  顾南琴满眼纳闷:你出门便出门好了,跟我说干嘛?

  但人家已经说出了口,顾南琴也不好置之不理。尤其是刚刚还收了人家那么贵重的东西。

  “那……你一路平安。”闷头闷脑地说了这么一句,顾南琴却差点咬着了舌头:呸呸,怎么说得跟老夫老妻似的。

  江璃倒是不介意,反而目光越发柔和:“……好,你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顾南琴:“……”大哥,您这是在养兔子呢?

  “听说孝明王给你配了几个会武的侍卫侍女?”江璃倏然将话题引至别处,又凑到顾南琴耳旁,再多嘱咐两句,“……侍女紫璞,你可放心用。”

  顾南琴心头一窒。

  也就是说,这紫璞是他的人。

  但这人分明是孝明王送来的?那么也便是说,他连孝明王那儿都有眼线有人脉?真是可怕,可怕的大尾巴狼。

  但他又为何要告知自己呢?是怕自己不敢随便用人?还是觉得自己不会防范他送来的人?怎么想都觉得很可疑,对,可疑。顾南琴美眸一蹙,还是道了“好”。

  江璃笑意深深,却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算是作了道别。

举报

作者感言

若有所思的猫

若有所思的猫

菱纹绮是真有哈……菱绮,嘿嘿,编的。【转身就跑】

2019-07-02 19: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