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65 缺钱专业户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89 2019.07.04 20:23

  “唉……知道知道。”长乐被她逗得一乐,可又想到了什么,忽然转上了一脸严肃,“……对了,你带我出趟门,就跟王菁那边说,你缺个玩伴,非得带我不可。”

  “为何?”顾南琴抿了抿唇,心下想着这长乐难得求人,只怕此事不那么简单。

  长乐神色忧虑,果真似有难言之隐。

  “你不告诉我,我可不帮你了。”顾南琴趁机扭头甩脸,一副不问出来就不帮忙的架势。

  长乐犹疑会儿,想了想,还是老老实实坦白:“我要去庆江。”

  “干嘛?水患刚过,那处疫情必也蓄势待发,你一大姑娘往那边跑算怎么回事?”顾南琴一惊,很快又道,“该不会是为了你堂哥吧?好像听说他也去了。”

  “嗯,是。”长乐垂了眸,“赈灾一事,哪朝哪代都得有些难以言说的隐秘之事。可偏偏这次,有人自个儿将手伸向了赈灾粮款不说,还把锅扔给了青禾哥哥,告他一个‘盗取赈灾银粮’。现在他已经入狱,就等着问斩了,所以我得去瞧瞧。”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也是知道的,青禾哥哥从来就不是会做这种盗窃之事的小人,又怎么可能会偷这么重要的赈灾粮款?……况且,长这么大,南宫家可就青禾哥哥对我好了,我不去一趟,会愧疚一生的。”

  “我看你根本就不是为了见他一面,而是为了帮他洗清冤屈吧。”顾南琴唇角一弯,“……我跟你一起去。”

  “不行,你才刚受过伤,怎么可能如此长途跋涉?”长乐瞥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再说,你去的话,目标太大了。我还没见着青禾哥哥,就得先被追杀你的人给缠上。这买卖也太不划算。”

  顾南琴瘪了瘪嘴,正好听见门口有人进来,一个回头,正巧和流云打了个照面。

  “流云见过长公主。”南宫流云和和气气地一礼,嘴上虽然不说,但面上也是一副不大情愿的样子。

  “你娘让你来的?”顾南琴常常和长乐厮混在一起,自然跟流云也还算说得上话,“你娘也真是煞费苦心。”

  “长公主难得屈尊前来,流云迟迟来接,确实是流云的不是。”流云眼角偷偷瞄了两眼这个脾气跟长乐一般暴躁的长公主,又道,“……流云刚刚不巧听见了长公主和舍妹所言,不知是如何打算的?流云也可以帮得上些忙。”

  顾南琴一乐:“你能帮什么忙?你还不得什么都听你娘的。别泄密我就谢天谢地了。”

  “不不……我不敢泄密的……”流云小脸儿一惊,赶紧撇清,“可……你们出门,总要车马吧?”

  长乐眼珠子转了转:“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借我们车马?”

  “嗯!啊,也不对。”流云才刚点头,又要摇头,“我没有车马,但我可以给你们钱啊。”

  说得那叫一个真诚坦然。

  长乐:“……”万恶的继母。

  顾南琴:“……”万恶的有钱人。

  本还存着这流云是不是来诓她们的心思,但当眼见着流云随手就取了五百两银票出来,顾南琴也长乐也顾不着那么多了,蹦起来便捧在手心,只差没对着这银票吧唧一口亲上去了。

  而这流云则是一脸茫然地看着两人如此欣喜,似是实在不解这有什么可高兴的。

  但这下子,顾南琴算是理解了王菁叫流云过来的心思。

  明知道这两人是缺钱专业户,又专门派流云过来,可不就是为了让流云在顾南琴眼里留下个好印象?即便长乐和顾南琴交好,经此一事,流云也生生在顾南琴心里埋了个念想。

  将来哪怕顾南琴再不待见王菁、再不待见南宫家,也不得不念着今日这“救命”之恩。

  可话又说回来,这招也太“狠”了。就算顾南琴猜出来了王菁的心思,也不得不在此时承下流云的“救命”之恩,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顾南琴心思通透,很快猜到了所有的原委,扁了扁嘴,还是感激道:“多谢你了,日后定当有借有还!”

  流云满面无辜:“不必,这本也不是什么大钱,长公主不必放在心上。”

  顾南琴:“……”妈耶,这还不叫大钱?上次欠了江璃三百两的伙食费,可都差点把自己给心疼死。

  待到流云离开,顾南琴便依长乐所言,找了个借口将长乐从南宫府弄了出来。

  这大冬日的,白雪纷飞,长乐蜷在刚雇来的马车里瑟瑟发抖,却冷不丁瞅见旁边的顾南琴并没有要下车的意思。

  “怎么,你还真打算去庆江?”长乐小脸一垮。

  “对啊,这可算是你姐姐借给我的钱,我不去,多划不来?再说,我最近在宫里混得还算风生水起,皇叔对我的看管也稍稍放松了些,自然懒得在意我去了何处。”顾南琴没好气道,又是往长乐身边挤了挤,“对了,你的侍女悠然呢?怎么不见她?”

  “她也被罚了,等会儿再过来。”长乐一笑,“到时,见着你家的萧子安,只怕她又得开心的疯掉了。”

  “若是两人互相喜欢,成全他们也并无不可。”顾南琴却没有笑,只是垂着眸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舍得?”

  “我有什么舍不得的。”

  长乐幽幽看着她,没有再说什么。

  “公主,宫里已经知会过了,只是盈袖和清绮一定要和您一起去,说是可以路上照顾您。子安琢磨着,冬温和子安都是男子,并不方便照料公主,所以便自作主张把清绮带上了。盈袖更熟悉宫内的情况,所以便叫盈袖守着宫内。”萧子安在马车外遥遥一礼,算是禀报完毕。

  顾南琴琢磨了会儿,却道:“你去给舅舅那边送个信,这段时间状况不断,他也着急得很。我这边有冬温便好,还有长乐的悠然也在,不愁有危险。你我直接到庆江碰头就行。”

  萧子安一愣,可又不怎么放心冬温这人。本想找个借口跟着公主,但顾南琴随即又发了话:“舅舅那边忧心得很,没有熟识的人去递消息,他是断断不肯信的。所以此事,还非你不可。”

  萧子安默了默,还是应声离去。

  而马车里的长乐则是一脸不解,悄悄耳语道:“不是听说冬温曾叛主么?你放心他跟着你?”

  顾南琴微微而笑:“……这不是还有你和悠然么?我可放心了。”

  长乐没好气地白她两眼,正巧悠然也到了,于是,浩浩荡荡一行人,该乘车的乘车,该骑马的骑马,直往庆江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