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56 真实身份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53 2019.06.27 17:49

  “主子,他们人在呈郧郡外二十里处的汝山。”燕染骑的是丞相府最快的赤焱马,一得到消息便前来向江璃报信。

  “好。把这令牌递给呈郧郡的尚大人,叫他带上呈郧郡的所有侍卫前去汝山下守着,少了一个人便叫他全家来赔吧。”江璃并未多作犹豫,伸手便递了一张令牌给燕染,眼下肃杀之气几乎比这冬日的北风还要寒凉透骨。

  “你究竟是谁?”萧子安一边策马一边警惕地盯着他,本想看清那令牌上究竟是何字,无奈已经飞扬起片片白雪,哪怕萧子安寻常目力惊人,也未能在这狂奔的马儿上看清那令牌上的一行小字。

  江璃并不多讨厌这萧子安,反倒还真心欣赏此人的能屈能伸的性情。

  这萧子安分明对顾南琴有点“别样居心”,又明知自己对顾南琴“不安好心”,却依旧能在此危急时刻选择依她所言前来寻求帮助,不可谓是难能可贵了。

  “在下,江璃。”江璃深深地望了一眼这萧子安,唇角微扬,却是道出了实名。

  萧子安心口猛地一跳。

  ……

  初雪,寒夜。

  若不是头顶的几棵参天大树,顾南琴只怕已经被这风雪埋没了半身。

  卯时,玉花愁跟整夜未睡似的,定时定点地起身,一声轻喝在这冰天雪地里显得格外清脆:“马上动身。”

  “今日大雪,只怕前路车马难行。”一护卫恭敬禀报,顾南琴瞥向那人,正好是自己昨日觉着有些怪异的那个护卫。

  “不必过多忧虑,这初雪到午时便能停了。”玉花愁对此质疑不紧不慢地回道,反倒是眼色有些复杂地看了一眼那护卫。

  “是怀林多疑了,谢主子提点。”这自称怀林的护卫一向不怎么说话,今日却是话多。

  顾南琴听着两人的对话眉间一动,又继续装睡。

  “别装了,你的援兵来不了那么快,再拖时辰也是无益。”玉花愁美目温和,没有凶光却是让顾南琴打了个寒颤。

  既然无从反抗,顾南琴还是选择了乖乖巧巧地钻进马车。

  清绮今日状态比昨日更加不好,甚至面色略有青色,似是半夜冻着了。

  毕竟不是习武之人,在这寒风中吹了一整晚,哪怕有火堆烤着,也无法避免身子骨的薄弱啊……顾南琴略有微叹,神色却敏锐地注意到了一处鸟儿振翅而飞。

  可这冬日里,荒郊野岭的,哪儿那么多鸟?顾南琴心下一阵狂喜,面色却是淡然未动,只是不动声色地示意着清绮和自己一同面朝下地趴在马车之中。

  那名叫怀林的护卫今日依旧行车夫之职,神色木讷又不多话,却叫玉花愁越发觉着有哪里不太对劲。

  玉花愁带着几人继续前行,前路是漫漫白雪,路虽难走却也不是什么生死攸关之事。

  按理说,在行动之前,玉花愁已经测算过今日初雪只会持续到中午,应当不会出什么大事才对;可隐隐间,也不知是女子敏锐地直觉还是心悸忧思引来的联想,玉花愁总觉着自己策划的这一切被人暗中监视着。

  犀利地目光一一扫过自己精心挑选的这几名护卫,玉花愁心里却愈发发着慌:这些护卫的确是自己挑选的不假,除去这花粼原先旧主是公子之外,其他人应当和公子没多大关系才对。可换言之,若是公子对自己的一举一动了解得透彻,提前送了一批可能会被自己选中的护卫,隐在这些被自己选中的人中间,也不是毫无可能。

  思及至此,玉花愁呼吸逐渐不再平稳,心跳更是快得异常,连拎着缰绳的双手也倏然攥得更紧。

  不,不会的。他怎么会来?他明明远在皇都,明明该是全心全意辅佐君王才对,又怎么可能关心自己这么个已经被利用完的棋子儿的动向?

  玉花愁跟着江璃的日子已经很多年了,可在这多年里,自己只是空有一片暗许芳心,却从未得那人多瞧一眼。

  哪怕是扒心扒肝地想为他做事,想成为他的助力,想成为他的依靠,想走进他的心房……最终却被他抬手便送给了张子文。

  他无情也好,无意也罢。玉花愁本已不在意这副皮囊的所属,只要他乐意,就算刀山火海、人间炼狱又如何?自己去了也便去了,绝不会再多说一个“不”字。

  可如今,他却变了。

  为了这顾南琴,他一而再、再而三地冒险在张子文的眼皮子底下递书信,更是一次又一次地救她、照顾她。

  凭什么?

  凭什么她就能入他的眼?

  凭什么这个无才无德的公主就得被人捧着?

  那自己呢?为他忍辱偷生,为他舍了这一身清白,为他去服侍那个老态龙钟的张子文。现在利用完了,棋子儿该弃了,她也早有预料,甚至也不想多做反抗——但既然要走,我要连她一起带走。

  玉花愁的眸光一片凛冽。

  心内的不甘与愤懑如同野兽一般侵蚀了自己原本还算温柔良善的内心,一点一点,吃干抹净。

  ……

  原本清绮还只是纳闷,可接下来马车却是狂奔起来,和之前平稳行驶的状态截然不同。

  两人即便已经在马车里趴的老老实实,可依旧被这一阵猛烈的行驶跌得七荤八素。

  顾南琴个子稍稍高挑一点,还能勉强用脚抵着这车壁,叫自己不会跌得太过惨不忍睹;但这清绮可就麻烦了,不仅顺着车势甩来甩去,还差点儿一头磕在车壁上。

  好在顾南琴虽然被缚住手脚,也还算眼疾手快地给她蹬了个垫子过去,恰恰接住了她倒向车壁的额头,免了一场血光之灾。

  可恰巧是在这片摇晃中,顾南琴忽然察觉了手腕上的一个绳结有了松动的迹象。

  伴随着心内的狂喜,顾南琴左右挣扎一番,这绳扣还真给挣开了。

  马车的摇晃更加剧烈,但顾南琴愣是凭着自己这股子拼命劲、还有身体的柔韧性,不出片刻便将自己和清绮身上的绳子给解了个一干二净。

  “外面情况不明,任发生什么,都别叫出声。”顾南琴才刚刚解开了这些束缚,便被一个摇晃跌到了车壁之上,疼得龇牙咧嘴,却也没敢叫出声,只是沉着声这么嘱咐一句。

  清绮似也意识到了此刻外头状况堪忧,不敢多话,只能闷声点头。

  好在现在两人都算是自由之身,无论这车马再怎么摇晃,两人也牢牢给自己扣在地上,静观其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