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32 线索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044 2019.06.08 14:26

  若是巧合也罢,若是这两人当真有什么关系的话……顾南琴眸中倏然重现光彩:这百思不得其解之事,竟可能在这不经意的花样上找着了开锁的钥匙?

  “嗳?这有什么大不了的?”盈袖听到主子解释完,却是瞪大了眼,一张小脸无奈又充满着不可思议,“……主子您这是糊涂了吧?这并蒂莲可不是什么稀奇花样。

  民间嫁娶、婚配,都喜欢些并蒂莲啊、比翼鸟啊之类的小玩意儿,再或者,绣着鸳鸯的也不少。多绣几个并蒂莲有什么好奇怪的?

  若是主子喜欢,盈袖今晚撑着不睡也给主子弄个比她那精致百倍的并蒂莲花样出来,可好?”

  经她这无脑地一阵打岔,顾南琴差点笑岔了气。

  好在萧子安观察细致,记性也好,很快蹙眉记起:“……对,她香囊上的并蒂莲,并不常见。”

  盈袖又是差点瞪出了一双大眼珠子:啥?你俩一个男子,一个不沾绣工的公主,竟在这大言不惭地讨论花样?

  但很快,盈袖这嘲笑的目光便转换为了惊愕——

  “这并蒂莲,是蓝色的。”顾南琴如此幽幽一句,瞬间堵住了盈袖的口。

  那瞬间的一瞥,虽然并未瞅清那花样的具体模样,可那并蒂莲上的青蓝之色却是惹眼,叫顾南琴就在那么瞬间便记在了心内。

  “那,主子的意思是……”萧子安似是从顾南琴眼中接收到了什么信息,很快便躬身反退到了公主殿外,而盈袖则是又云里雾里:……他干什么去了?

  顾南琴眉梢微挑,似是心情也轻松了不少。不待盈袖继续好奇宝宝似的发问,顾南琴便迈步进了小厨房。

  不过一炷香的时辰,顾南琴已然笑意盈盈地亲自端了两盘糖蒸酥酪进门:“呼,小厨房今日正好做了这个,陛下和瑶嫔娘娘快来尝尝,这可是咱们公主殿最有意思的小玩意儿呢……”

  面上一副骄傲期待的模样,让小皇帝和瑶嫔皆是有些忍俊不禁。

  两人皆是依言取了一块入嘴,都颇给面子地赞不绝口起来。

  顾南琴则是一副全然忘了刚刚那并蒂莲之事的模样,唇边漾开一抹笑意,又是兴奋又是嘚瑟地就这么冲着二人讲解起这糖蒸酥酪的做法来。

  盈袖垂眸立在一边,见着自家主子这高兴劲儿,脑中却是纳闷更甚:主子这是在高兴什么呢?难不成这每日必点的糖蒸酥酪,竟给主子吃出毛病来了?

  顾咏德和广瑶直到天都快黑了才意犹未尽地离开,倒不是顾南琴招待得好,而是公主殿那新招的厨子真心不错。

  不仅宫廷大菜样样拿手,甚至还甚是会做这些个姑娘们喜欢的小点心,惹得顾南琴直呼这新来的厨子是她莫名捡来的宝贝。

  顾南琴面上带笑地目送着二人你侬我侬地并肩离开,瑶嫔似是难得与小皇帝如此亲近,面上几乎笑灿了一片桃花,比上次在凌华园相见之时倒是更明媚动人几分。

  只是,待两人走过转角,再也见不着身影之时,顾南琴才遥遥望着视线尽头,面上带着些莫名的哀伤。

  “公主怎么了?”公主殿里的丫鬟小锦只是负责厨房小点,甚少在公主面前露脸,此刻看着自家主子怅然若失地站在公主殿门口,颇有些好奇地问了盈袖一句。

  盈袖似也和公主同心,也是面上一片怅然之色,此刻听得这丫头一问,却忽然回神厉色:“公主是你能议论的吗?”

  小锦年纪小,被盈袖这么不轻不重地骂了一句,小嘴儿一撇,似是马上那串眼泪珠子就要掉下来了。

  盈袖扯了扯嘴角,面上又缓和了几分,略有些怜惜地看着自家公主,似是在说给小锦,又似是在说给自己:“咱们家公主啊,这辈子,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碰着个知心的人。若说不受宠的瑶嫔娘娘可怜,那咱们家主子,才是当真可怜呢……”

  小锦抿了抿唇,年岁不过十二的她根本没听懂盈袖话语间的意思,只是垮了小脸,小小的眉目间尽是忧愁,似是想要跟公主感同身受。

  顾南琴只是呆呆望了会儿便转身回了屋,一眼撇过去,俩丫鬟都跟傻了似的跟在自己后头,满目的杞人忧天,惹得顾南琴一阵恶寒,一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你俩干啥?”

  盈袖和小锦被顾南琴的陡然一句吓了一跳,这才躬身行礼,却又支支吾吾什么也说不出来。

  顾南琴满面的莫名其妙。

  ……

  倒是萧子安这次查探得快,不过才刚刚入夜,萧子安便已然带了消息回来,浑身上下风尘仆仆却也遮掩不住面上的喜色:“公主,找到了。”

  “多谢。”顾南琴深知他为何只说“找到了”而不说“查到了”,正是为了防着这隔墙有耳。

  能有这样贴心的侍卫,还真是上辈子修来的。

  顾南琴带着心内的一片暖意,支开了其他的丫鬟仆从,只留了盈袖和萧子安在书房内,这才深吸一口气,略有些急促问道:“什么状况?你直言无妨。”

  萧子安自也明白公主的急切,然而向来都很谨慎的他还是感受了一下书房周围未有多余的呼吸声,确认了周围无人,才缓道:“子安找着了那个青烟姑娘,她说她的花样确实是从另一万花楼的姑娘那儿取来的,名青雉。只是,其他的,她皆是不太晓得,只算是相识却并不相熟。

  子安本想趁着夜色看看那传说中的青雉究竟是何人物,可查遍了除去四楼之外的所有地方,却并未见到这号人物。若她不是藏匿于四楼,那便只能是……”……消失了。

  顾南琴默默念了几遍那名字,确认自己之前在查探万花楼之时,从未听说过这名字,才认真抬头道:“你觉得,这事儿能跟广瑶有关吗?”

  萧子安抿了抿唇,面上却是显了一丝狡黠:“子安顺便还逛了两处皇都最大的绣坊,却都是未曾听闻过青蓝色的并蒂莲。好在一处绣坊的老板见子安是从宫里来的,这才透露了些关于青蓝色并蒂莲的传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