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有凤难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章66 打劫

有凤难逑 若有所思的猫 2105 2019.07.05 21:49

  只可惜,庆江之行,并不算多顺利。

  顾南琴带了清绮和冬温,长乐身边有悠然,总共只有五人之数。

  可本该还算灵活的小队,也在不得已间碰上了不少麻烦。

  今年秋日的水患一事早已闹得沸沸扬扬,随着水患而来的疫病和难民更是不计其数。

  为了防着身带疫病的难民将病情带往别处,每个城镇都布下了不少关卡来筛查能进和不能进的人群。

  为了避免自己的身份引来祸事,顾南琴只说自己和长姐走访亲戚,守卫们见她们只是几名女子,也没有多想,简单盘查过后,便将他们放出了城门。

  可这头才前脚踏出城门,顾南琴几人后脚便碰上了山贼。

  听着马车前还算清亮的一声“打劫”,顾南琴和长乐相视一眼,算是都从对方眼里读出了一丝复杂。

  轻轻掀了掀窗口帘子的一角,顾南琴和长乐几乎同时看见了站在马车前的一群人。

  “呃……你确定这是山贼?”顾南琴面上讶色闪过,看向长乐的神色变得忧色冲冲。

  倒不是因为这山贼有多来势汹汹,反而是因为这几名山贼看上去……有点弱鸡。

  顾南琴拿毯子把自己这病怏怏的身子包好,稍稍从车门探了半个头出来,犹犹豫豫道:“……这天寒地冻的,你们在此等候许久了吧?想劫点什么呢?若是力有所及,本姑娘定竭尽所能。”

  此话一出,山贼群中一个半大的孩子倒是率先“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一群比顾南琴还病怏怏的“山贼”们,外加几名老弱病残、却还扛着锄头扛着镐的“山贼”,眼看着这看似有钱人家的车马上露了个白巾蒙面的姑娘,面面相觑,犹豫一番,其中领头人却又继续道:“姑娘,你若肯留下些银财钱粮,我们也不会给你多添多少麻烦。”

  “多少钱粮能救你们这么些人?或者你可能觉着,我出门真会随身携带如此多钱粮,就等着救济你们?”顾南琴莞尔一笑,“你们不如说说看,究竟是什么把你们逼上了如此绝境?”

  面面相觑一番,倒是领头之人似是察觉到了顾南琴的身份不俗,在顾南琴的马车前扑通跪下:“小姐,还请救救我们!”

  顾南琴眼角扫过拔了武器的冬温和悠然,两人会意立马将长剑插入剑鞘,不再作剑拔弩张之势。

  一阵冷风袭来,顾南琴探出来的半个脑袋着了点凉,咳嗽两声,才道:“你们好好的良民不当,为何要扮作山贼?前两日才听闻孝明王亲率兵马,才刚踏平了秦山一带的山贼老巢,你们就不害怕?”

  “怕自然是怕的……可这附近多的是强盗、贼匪,就连我们整个村子都缺粮少银,除了这下下之策,我们还能如何呢?”领头之人并不健硕,看上去倒更像是个书生,此时在这冷风中潸然泪下,更是显得可怜。

  “我记得,咱们晋元早已设下过粥棚、医所,专为民众看病,不收取银两,你们怎么不去碰碰运气?好歹也能蹭一口热粥,也免得在这当什么山贼,反倒容易染上风寒。”顾南琴眉心微蹙:虽然宝贝这晋元的江山,却也不是烂好心之人。若是这些人真有冤屈,自己还愿竭尽所能帮上一帮……可若是这几人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不愿相信朝廷、不愿接受救济,那便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领头之人垂着眸并不敢抬头,隐隐察觉面前这姑娘来历不小,说不定还能成为拯救全村人的一根救命稻草,便老老实实答道:“……不瞒姑娘,确实有地方设下了您所说的这些东西。原本还真能给上一口救命的粮食,但近几日以来,粥棚的梁也断了,只剩了些白水似的稀汤;医所里的大夫也不知去向,只剩了些七八岁的药童。”

  顾南琴闻言,沉默了会儿,先未答话,只是撤回马车里,好奇地看着长乐:“你听见了?可有此事?”

  长乐并不像顾南琴那般身处深宫,对这百姓疾苦也算是稍有了解,此刻只是道:“……哪朝哪代没有趁着赈灾进行贪污的?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那……唉。”顾南琴美眸流转,却是倏然叹了口气,“……南宫青禾的事儿刻不容缓。不如你与悠然、还有清绮先走,我和冬温留下,先知会了附近城镇负责赈灾的官吏,再行启程与你们汇合,可好?”

  “那不行,你留在此处太过凶险,不如我将悠然也留下,她武功底子好,好歹能护你一时平安。”长乐虽也想跟着留下,但眼下青禾那边的事儿怕是来不及了,所以便提出了另一种方案,又道,“反正我也会武,赶去庆江不算太难。”

  “得了吧,我们这一路,碰上的乱七八糟的事儿还少吗?就你一人,还带着清绮,我能放心?”顾南琴失笑两声,还是把悠然往她那里一推,“我也会武,冬温身手又好,还没什么行李包袱拖住步伐,实在出了什么事,我俩跑就行了,用你操个什么心?”

  长乐皱着眉还想说什么,顾南琴已经从马车座位底下翻了个狐裘袍子出来,披在身上,又唤来了清绮和冬温,稍稍说下眼下的计划,便冒着风雪踏出了马车,连个道别也未曾给长乐留下。

  长乐怔怔看了半晌,却是有话如鲠在喉。

  “二小姐,怎么了?”清绮有些担心。

  “没事,就是觉得,心里压得慌。”长乐微微叹了口气,还是叫悠然继续前行,可心中的堵塞之感却是并没有消退。

  心有余悸般地拍了拍胸口,这股子堵塞之感才算是散去了些许。

  顾南琴目送着这马车远去,面上平整淡漠,丝毫看不出所思所想。

  反倒是冬温在旁略有复杂地瞥了她一眼:就这么独留自己一人在她身边?她也不怕自己再背叛她一次?

  “你、你、你……”顾南琴随手点了几个看上去还算身子骨不错的人,“你们五人,跟我一同前去最近的府衙,我会试着为你们求来些粮食。若是不能,我们再另想他法。”

  顾南琴也没有把话说死,只说“试着”,一则是为了显得自己不是那么万能,二来也是为了让这几人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